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ay4-1

      在两人认识的第四天,边黔醒来,阳光大好。
      他抬手想要摸手机,却牵动了身后过度使用的部位。
      很痛。
      身后私密处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边黔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他所想看见的人。
      Joe走了。
      屋里很安静,身下的床单明显被换过,整整齐齐地铺在床上。
      前天刚买的新枕头只剩下了一只,另一只则不知去向。
      他缓缓地掀开被子,忍着疼痛下床,手撑着桌子借力站了起来。
      然后他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边黔靠在桌子上适应了一会儿,随即走向卫生间。
      昨晚的床单被晾在了冰凉的暖气片上,洗手柜上的洗漱用品只剩下了一套,毛巾架上的那条他故意给Joe的粉色毛巾也没了踪影。
      他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身上干净得很,没有暧昧的痕迹,没有吻痕,什么都没有。
      Joe把他的一切痕迹都抹去了。
      边黔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急促地呼吸着。
      镜中的他双眼通红,泪水争先恐后地从他眼里涌出。
      他以为自己在经历那么多以后不会再感觉到痛了,可是当他真正意识到Joe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心痛的还是如刀割一般。
      Joe就如同他生命里的过客,留下深刻的痕迹后悄然而逝。
      他抓都抓不住。
      
      今天来上课的同学们明显感觉到边黔和平时大有不同。
      以前这个独行侠虽然不太和别人说话,但绝对不像今天这么低沉,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没了魂一样。
      但即使边黔没了魂,他还是那个只要想就能carry全场的学神。
      于是那些想要看边黔笑话的人再一次被狠狠打脸。
      
      放学时分,边黔像往常一样卡点走出了班级,坐上了自己的车,一个甩尾便向东开去。
      他把车开的飞快,呼啸着超过路上正常行驶的车辆,发动机的轰鸣声和车身破风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风从全开的窗户径直吹到边黔的脸上,车内的纸张被风吹得乱飞,宛如纷纷扬扬的大雪。
      如果这时Joe在他身边,应该会笑出声吧。
      然后他会宠溺的开口问:“又是谁惹着小猫了?”
      但是他已经离开了,不会回来了。
      边黔板着脸,脚下用力,开的本来就快的车竟然又加了速,平时用时一个小时左右路程,今天竟用了二十分钟不到就走完了。
      边黔不能再让自己想那个人了,他要用各种心理战术和精确算法麻痹自己的大脑。
      这一整天,他脑子里想的全都是Joe。
      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样貌,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切。
      即使边黔的理智不停地告诉他不要想,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越想,心越痛。
      他走进赌场,兑换了比平常多一倍的筹码,找了个新位子。他一坐下,低气压就从这桌蔓延开来。
      不过桌上的其他五人本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此时被低气压一笼罩,虽然有点不舒坦,但还影响不到他们的发挥。
      况且他们早就想会会这个赌场的神话究竟有没有那么神。
      可他们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今天的边黔格外的专注,平时多多少少输几把,但今天却一直在赢。
      平时这些赌客都很有风度,毕竟是高端赌场,素质都摆在那,规矩也都摆在那。就算输了内心妈卖批,他们明面上也得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一是彰显出自己的大度,二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
      开设这个赌场的人是他们城中混遍黑白两道的大佬,年轻的时候打打杀杀,老了之后却再也不想见到这些破事了。于是,他就在自己的赌场里立下了这样一条规矩——不允许寻衅滋事,不论输赢。
      一开始,有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但那些在赌场里斗殴的人都不知去向了。
      从那之后,此处才渐渐成为最“和谐”的赌场,也没人再惹事了。
      但今天,他们实在忍不住了,毕竟是高端赌场,大家赌得都不少,赌了这么多把一把没赢,输钱是小事,丢脸是大事。赌桌上摔牌的摔牌,骂街的骂街,虽没动手,但场面也是一度混乱。直到一人骂骂咧咧地拿着自己仅剩的筹码去玩别的场次,迎来了一位新的赌客,赌桌旁才渐渐安静下来。
      那位赌客站到了边黔身旁的空位前,提议道:“我们换种玩法吧。”
      说罢,他从自己的风衣中抽出了一把□□,放到了赌桌的中间。
      边黔冷冷的抬眼,眼中全是淡漠。其余四位赌客则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好赌,但也是惜命的,如果这位赌客所给出的条件不能令他们心动,他们宁可转身就走,也不会冒生命危险与这个疯子赌。
      “六个人,六个弹巢,”赌客介绍到,“生死局。”
      其余四人已经开始收面前的筹码,准备换桌了。
      赌客又拿出了一个布口袋,仍在□□旁边,扎紧的袋口因为受到撞击松开,露出了里面满满一袋的钻石。
      钻石被切割的很好,折射率达到最高,赌场穹顶的灯光照耀在钻石表面,又反射到四面八方。那耀眼的光芒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一些零散的赌客渐渐凑到边黔这一桌的旁边盯着那袋钻石窃窃私语。
      四位赌客在看到钻石的瞬间,离去的动作瞬间止住。
      那可是整整一袋钻石啊!
      上千万都有了!!!
      谁曾想,这还不是全部,赌客再次开口:“十袋钻石,赢者分。”
      四周一片哗然。
      四位赌客也心如擂鼓。
      屮!十袋!就算是只分到一成也足够逍遥好久了!!
      四位赌客果断将自己的筹码全部押了上去,生怕围观者抢了自己的位子。有这么个冤大头,此时不押更待何时!
      赌客笑了笑,侧身看向还未说话的边黔,询问道:“这位先生呢?”
      边黔二话不说,把所有筹码敛到袋子里,转身就走,好像没看见桌上那在赌场明亮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的钻石。
      赌客眼中露出一抹惊讶,Joe找的这个姘头,竟然看见这么多钱都不为所动?
      不错,这位赌客便是那晚与Joe单方面起了争执的Bill。
      他在昨天半夜接到组织通知,说是Joe与这个时代的人发生了关系,派他来歼灭意外因素。
      也就是边黔。
      Bill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睡眼朦胧,但是在任务播报的声音停止后,他瞬间精神起来。
      虽然他还是没能够代替Joe的位置去完成这个重要任务,但能够铲除自己死对头上心的人,让Joe受到冲击,也不失为一桩美差。
      于是,他便用一天的时间将既定的计划一步步实施。
      他要用边黔最引以为豪的赌博杀死边黔。
      但是,若是边黔不赌,那这个局就没什么意思了。
      一位从乌乌泱泱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挤出的围观者正要坐下,就见毫不心疼拿出十袋钻石的赌客摁住椅子,阻止了他的动作。
      围观者刚要开口理论,却被Bill一个眼神给吓退了。
      Bill开口,仅仅一个词就叫住了已经走出几步的边黔——
      “Joe。”
      边黔停住。
      Bill继续随意道:“他现在,可不太好过啊。”
      Bill看到边黔的身体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僵了一下。
      看起来他对Joe这人挺上心嘛。
      但是边黔已经和Joe再无干系,就算他再怎么爱Joe,现在也只是陌生人而已。
      他压下心中的担忧,冷声反问道:“他好不好过关我什么事?”
      Bill嗤笑一声,卖关子似的缓声道:“真的不关你的事吗?他的情况……可是很不乐观啊。”
      边黔一听,立刻回头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他眼中满是杀意,直勾勾地盯着Bill,竟让身为编内人员的他感到了一丝胆寒。
      那眼神,就像Joe一样。
      边黔冷冷的看着Bill。
      他知道Bill的工作性质,因为他从Bill的衣服上看见了那个组织的徽章。
      Joe也有一个。
      “想知道?”Bill整了整刚买的风衣,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玩赢了才能告诉你。”
      边黔毫不犹豫地上前,抄起枪就要往自己脑门上扣。
      不得不说,Bill虽然次次都被Joe整的挺惨,但他还是玩弄人心的一把好手。
      若是放在平时,冷静的边黔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被激怒,也很容易能看出其中的关节。
      前脚Joe刚走,后脚就有人来不怀好意地要和他赌命。
      他昨日刚刚和Joe分手,今天就接到Joe有危险的信息。
      这是为了清理。
      清理Joe在这里留下的痕迹。
      但是现在,边黔实在是想不了那么多了。
      他不想Joe出事。
      但就在他扣下扳机前的一刹那,一只微凉的手紧紧的握上了他的手腕,夺下了边黔手中的□□。
      边黔感受着手腕上熟悉的温度,瞪大了眼。漆黑的眼眸迅速积起泪水,滚烫的泪滴落到了赌场华贵的瓷砖地面上。
      他握着拳,用力到掌心溢出血丝才将将克制住自己翻涌的情绪。
      是Joe。
      Joe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Joe又回来了……我就呵呵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