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ay3-2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Joseph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着了,正准备跟边黔详谈,却收到一条紧急开会的短信。
      他看看手机上的信息,又看看自己刚刚睡下的孩子。
      他去开会了谁给他看孩子?
      然后,他想起了那个坐在一边翻资料的学生。
      Joseph清了清嗓子,边黔抬起头,等着Joseph的下文。
      Joseph开口:“I am going to attend a meeting. Err…Are you busy now” (我需要去参加一个会议,你这节课有事吗?)
      可能是在国内生活的太久了,就连Joseph这个百分百纯血统的外国人的思维方式也渐渐被国人同化,开始变得委婉起来。若放在从前,Joseph估计就直接说出请边黔照看自己孩子的请求了。
      边黔已然猜到Joseph的请求,直接回答道:“I will be here, so you do not need to worry.” (没事,您去开会吧,我在这里看着。)
      Joseph道了声谢,就匆匆忙忙赶往六楼会议室。
      边黔合上资料,轻轻把它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走到婴儿床边,看着安安静静睡觉的婴儿。
      婴儿的头发是那种很浅很浅的金色,有点像Joe的发色。
      听说人头发的颜色是会随着外界环境发生细微变化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的像Joe一样。
      不过,性格还是不要像他的为好,要不然太欠揍。
      边黔伸手,用指尖挑起孩子的一缕头发,然后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那几根发丝落下,软软地帖服在婴儿粉嫩嫩的脸颊旁边。
      嗯……很可爱。
      边黔走到窗边关上了窗户,将风声和雨声隔绝在室外,顺便把窗帘拉上,再关了灯,本就不算明亮的室内瞬间如同夜晚一般黑暗。
      他想让小Joseph睡得熟一点,毕竟哭闹的婴儿是世界上杀伤力最大的武器。
      没有之一。
      小Joseph咂了咂嘴,翻了个身,睡得很熟。
      边黔又看了一会儿,确保小孩的确睡着了,把凳子拖到了个角落,坐下。
      他百无聊赖地开始属羊。
      就在他也要睡着的时候,窗户响了一声。
      边黔睁眼,看向窗边。
      是Joe。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没有迎上去,依旧窝在那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
      
      银发少年轻轻从窗台上跃下,双脚落在瓷砖地面上没有一丝声音。
      他走向小Joseph,借着窗外微弱的一点光仔细打量着这个婴儿。
      Joe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个只有三个多月大的孩子能对组织构成什么威胁。
      但是那毕竟是他的任务。
      Joe从腰间抽出一个棍子,棍子的两端微微发亮,闪烁出冰冷的蓝光。
      棍子学名:全自动生命活动抑制器,简写:ALAS(Automatic life activity suppressor)。编内人员皆称之为“勾魂”。
      顾名思义,这就是一个杀人工具,并且可以将死者伪装成自然死亡。
      但这种方式真的不留一点痕迹吗?
      其实不然。
      后生时代的很多仪器都可以很简单的检测出受害者体内致命物质的残留。
      但这个时代没有。
      所以,也足够了。
      Joe纤长的手指轻轻捏上勾魂的中间……
      “你干什么?”
      边黔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借着风雨声的掩护,竟没让Joe发现。
      Joe猛然抬首,手指不自觉地一松,长约二十厘米的银色棍子直直地向小Joseph砸去。
      边黔一个跨步,将这个充满未来科技感的东西捏到了自己手里。
      Joe后退一步,脸上不再挂着笑容,漂亮的琥珀色眼眸里充满了说不清的情绪。
      边黔拿着勾魂,站到了Joe面前,重复了一遍:“你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很轻,也在微微颤抖。
      虽然他不知道Joe的任务,也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棍子究竟是干什么用的,但他能够感觉到Joe内心的惊慌。
      这恐怕就是他的任务。
      Joe微微垂眸,看起来像是在看着边黔,但实则目光并无聚焦。
      他没办法再直视边黔的眼睛了。
      他将勾魂从边黔手中抽走,转身跃入了疾风骤雨中。
      
      边黔站在窗前,看着Joe离去的方向,任由疾风携着雨滴拍落在自己身上。
      小Joseph似乎感觉到了冷,从睡梦中醒来,又开始嚎啕大哭。
      边黔站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身,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婴儿。
      他的双手一直在颤抖。
      他的眼眸被泪水湿润。
      他知道,两人建立在隐瞒上的和谐,最终还是在这样一个阴雨天中烟消云散。
      所以说,还是最讨厌这种天气了啊。
      
      晚上,边黔一反常态,没去赌场。
      他在家门前站定,开开门锁,打开房门,然后愣了一秒。
      Joe没在。
      真可笑,白天发生那样的事情,他竟然还妄想Joe能像往常一样来找他。
      边黔转身出门,站在了走廊上,等着。
      这栋楼中住的人虽然不多,但因为正值下班回家的时间,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还不算少。
      他们快速从这个奇怪的学生身旁通过,却又忍不住回头看两眼。甚至有人在边黔耳力所及范围之内就开始跟身旁的人议论起来。
      “这小孩站在这好瘆得慌啊。”
      “嗯嗯,看起来和失恋了似的。”
      “失恋?失恋为啥不回家,还在这站着?”
      “那咱就不知道了。”
      ……
      失恋?
      边黔听到这样的字眼,自嘲地勾起嘴角。
      他都不知道自己和Joe的关系究竟算是什么。
      可能在Joe的眼里,自己就是个能说得上话的陌生人,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晚上,七点。
      一位好不容易加完班的程序员一手提着包一手甩着雨伞上的水走进了楼道,奇怪的看了一眼边黔。
      
      晚上,八点。
      一位母亲领着自己上课外班的小姑娘回到了家,小女孩趁妈妈开门的时候跑到边黔身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哥哥,你为什么站在这里啊?”
      那母亲一听到自己孩子竟冲着楼里以混社会著称的问题学生问出这种话,连忙把孩子抱起来,冲边黔低低道了歉,便关上了房门,徒留从雨衣上滴落的雨水孤零零地在瓷砖地上反射着微弱的灯光。
      好像边黔会把她们怎么样似的。
      
      晚上,九点。
      一位独居的老奶奶冒雨买回来了自己住在市中心学区房的孙子爱吃的巧克力,回到家洗了洗手,坐了会儿,又出了门。
      她走到已经站了三个小时的边黔面前,说:“孩子,今天降温了,天凉,你如果要等什么人,回家等吧。”
      边黔轻轻摇了摇头。
      老奶奶叹了口气,转身回家了。
      
      晚上,十点。
      楼道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声控灯早就变成了“长明灯”,边黔颀长的身形被昏暗的灯光映射到地上,随着灯光的闪烁而忽隐忽现。
      他还在等。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的确在等。
      他有种预感,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就再也见不到Joe了。
      
      晚上,十一点。
      已经五个小时了,边黔还是那个姿势,站在五小时前的地方。
      他没有动过,也不想动。
      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地面上映出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遮住了灯光。
      边黔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Joe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了开始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