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ay1-3

      最终,在Joe的不配合下,边黔无奈地将他领回了家。
      边黔开开门,把钥匙往餐桌上随手一扔,然后敷衍地冲身后的Joe说道:“有点乱,凑合着住吧。”
      Joe带上了房门,开始习惯性地打量屋里的布局。
      这房子很小,使用面积不过五十平米,一室一厨一卫。厅里只摆了张沙发,一张桌子,一张床以及几把凳子。厨房内的锅碗瓢盆早就落了灰,灶台上除了灰尘,一点油渍都没有,看起来从这人住进来起就没被碰过。卫生间倒是很干净,唯独洗手台上凌乱摆放的瓶瓶罐罐打破了它应有的整齐。
      “看够了没有?”边黔不知何时倒在了沙发上,他打了个响指,将Joe的注意力引向自己。
      他实在是看不惯Joe像防贼似的打量自己家,毕竟是他自己非要死皮赖脸地跟来的,还一副警惕的样子。
      Joe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便随手拉了把凳子,与边黔面对面坐着。
      两人对视……
      “你不写作业吗?”Joe看出来要是自己不说话边黔能闷一晚上,便率先打破沉默。
      “我从来不交作业。”
      “哟,”Joe挑了挑眉,眼里少见地带了丝戏谑,“问题少年啊?”
      边黔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才够有问题的。”
      Joe的眼神暗了暗:“你怎么知道我有问题?”
      边黔心想:我哪知道,我就过过嘴瘾。
      Joe笑了,少年略显沙哑的笑声从喉间溢出,萦绕在不大的房间里。
      一瞬间,边黔只觉得这世间只剩了Joe和他那耀眼夺目的笑。
      他像受了蛊惑一般,缓缓起身,走到了Joe的前面。
      Joe的笑声渐渐停止,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对上了边黔的视线。
      “别停。”边黔开口,轻轻在Joe的耳边吐出两个字。
      Joe闷笑了一声,一把把人拉过。
      边黔站立不稳,跨坐在了Joe的腿上。
      Joe回敬般的贴近,轻声道:“什么别停。”
      边黔自然指的是笑声,Joe也听明白了,但他就是想逗逗面前的人。
      若是平时的边黔,当然能分辨出Joe近乎轻佻的语气,但此时,他的脑中一片混沌,耳边的气流,Joe身体的温度都在刺激着他。
      Joe见边黔不回答,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道:“怎么了,傻了?”
      Joe的话音刚落,就见面前的人猛然凑近,吻住了他。
      Joe懵了。
      边黔伸手,穿过Joe柔软的发丝,轻轻捏住他最脆弱的后脖颈,触上金属项链,钳制住对方,不让对方逃离。
      Joe浅色的睫毛颤了颤,闭上了双眼,环过边黔的腰,将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近。
      他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轻触边黔的嘴唇。
      边黔双唇微张,默许了Joe的动作。
      两个少年在颤颤巍巍的灯光下接吻,仿佛这世间只剩了他们。
      
      半夜,睡眠本来就浅的边黔恍惚间听到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随后,身边一轻。
      他睁开眼,发现卧室内一片寂静,钟表的指针指向凌晨三点。这么晚,Joe却不知道去哪里了。
      边黔下床找了一圈,未能找到人影。
      他烦躁地啧了一声,拆了一包烟,点上,然后把自己埋在了满是衣物的沙发里。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会担心这个只见过两面的人。
      
      楼顶
      Joe懒散的倚着生锈的铁门,嘴里叼了根烟,烟雾在夜色中弥漫,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他眯了眯眼,从脑海里搜索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对面这个人究竟是谁。
      “好久不见啊,Bill。”
      对面被称作Bill的人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客气的打招呼,他不耐烦地伸手在自己面前扇了扇,道:“组织的纪律你是都当耳旁风了吗?”
      Joe吐出个烟圈,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抹笑容,但是眼里却满是冰冷。他瞥了一眼面前的人,道:“纪律里有禁止抽烟这一条?”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Bill冷声道,“任务时不能与别人产生瓜葛,尤其是你这种任务。”
      “你,该不会忘了吧?”
      四周突然风起,气流穿过狭窄的建筑间的缝隙,发出怒号。
      “不该管的,”Joe在风中向前一步,衣襟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极具压迫性的气场让他宛如修罗厉鬼,他放轻了声音,几乎是用气声在说话,“你最好不要管。”
      Bill瞳孔微缩,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一步,脸上的惊恐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
      Joe嗤笑了一声,又靠回了铁门。
      Bill退步的同时就后悔了,这次他明明有组织撑腰,怎么还会被Joe吓到?
      想起组织,他又有了底气,保持一脸冷漠:“我不该管?你是不是应该了解一下,是组织派我来看进度的。不过,怕是上边也不会想到,仅仅三天,你就找了个姘头。”
      Joe的眼神变了变,闪过一丝杀意,嘴角的弧度却没有一丝变化,语气未变,笑着威胁道:“劝你珍惜生命。”
      “woc,你TM……”Bill从十年前入编开始就忍不了Joe的这种挑衅,虽然之后他资历高了,不再和Joe一起工作,表面看起来也沉稳了些,但里子还是那个一点就炸的毛头小子。这次,Bill本以为组织会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却不想竟被谁都不看好的Joe得到了,这也进一步加深了两人之间……准确来说,是Bill单方面对Joe的敌意。Bill忍了一会儿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成功被Joe激怒,立即破口大骂。刚骂了两声,他就感觉喉咙像被锁住了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
      Joe依旧笑着看着那人。
      组织有明确规定,体制内,文明用语。
      很显然,刚刚那人的两句话违规了。
      那人被禁声了之后也反应了过来,怒火攻心,举起拳头就要揍上这张虽然惊艳,但他已经看不顺眼很久了的脸。
      Joe没动,依然笑着。
      Joe的笑容在Bill的眼里显得愈发不怀好意,他心里不禁升起一丝警惕,却又疑惑于Joe不做任何反应的反应。
      然后,Bill像被突然被无形的绳子困住了一样,双腿并拢,双臂贴紧裤缝,立在了原地。
      Bill的五官狰狞,体现了他用尽全身力气也想要挣脱的决心。但很可悲的是,他的身体纹丝未动。
      他瞪向Joe,认为是眼前这个笑吟吟的少年搞的鬼。
      还真不是。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Joe曾因为屡次违纪被组织罚抄过一百遍规定,足足抄了他五天,就算不想记那些繁琐的规定,抄那么多遍,抄也抄进脑子里了。他敢自豪地说,组织内最了解规定的人就是他,连制定规定的都不一定有他熟。
      虽然在那之后他开始为了躲避抄书而钻规定的漏洞……
      先不说这个,就说规矩——组织明文规定,体制内,禁止私自打架斗殴。但违背了这一条也不怪Bill,毕竟这一规定算是编内人员最不熟悉的那几条之一。
      为什么呢。
      因为组织的“私自”定义非常奇葩——只要你让对方知道你要出手了,组织就会将其列入“公开切磋”的行列,而这是完全合规的。
      换句话说,只要你在出手前吼一句“我杀了你”或者“看我不打死你”,就不算违规。
      不管是在组织里还是在外面,人人斗殴前都会放几句这样的狠话,以便于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就算因为太过着急而忘了将“私自”行为变成“公开”行为而受到了处罚,人们也都认为是打架过程中出现了违规的事情。
      所以,这规定就这么远离了大家的视线。
      但Joe懒得跟Bill解释,他将烟掐灭,扶了扶Bill胸前的徽章,冲着上面组织的红色标志开口:
      “我有数。”
      Joe挥了挥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随即跳出栏杆,不见了身影。
      
      组织基地,大厅
      基地位于极深的地下,颇为神秘,除了编内人员,无人知晓它的位置。而大厅更是其中宛如传说的存在,就连高层人员都不知道在基地里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
      大厅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却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位于中央的球状物体。
      一个身穿黑袍的人站在球体前,他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消瘦的手臂,手腕在上等翡翠镯子的衬托下愈发显得孱弱,镯子下方的皮肤上刻着一个狰狞的数字8。
      没人知道这个痕迹,准确来讲,没人见过他。
      他将悬浮在空气里的球体捧在手中,苍白得有些病态的手指轻轻在上面滑动,随着手指的动作,空气微微荡漾,竟缓缓地呈现出一幅画面。
      画面上正是Joe潇洒离去的背影。
      那人的脸藏在帽兜的阴影之下,看不清表情。
      
      Joe翻进窗户,悄无声息地落地。
      “你去哪了?”
      Joe猛地回头,意外地看见窝在沙发上的边黔。
      客厅里很暗,只有月光和路灯透进来点点光亮,洒在边黔身上。
      边黔在黑暗里坐着,两只眼睛盯着Joe,莫名让人联想起猫。
      一只傲娇,却又别扭地担心别人的猫。
      Joe眼中的寒意化开了些许,走到边黔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去楼顶跟同事聊了聊。”
      边黔歪头让开Joe的手,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但Joe还是明显能感觉出来他在生闷气。
      Joe笑了笑,在边黔身边坐下,强势地将人按在自己怀里,一下下给他顺着毛。
      边黔挣扎不得,眼中闪出一丝精光,悄悄从身后摸出一件T恤,然后糊在了Joe的脸上。
      Joe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抄起床上的枕头就砸向边黔。
      边黔趁着Joe侧身,胳膊松了劲儿,一骨碌爬起来,也捞了一个枕头砸向Joe。
      两个枕头的质量都不怎么样,布料脆的很,相互碰撞了几下就裂开了,里面填充的羽毛黑黑白白的,在空中随着两人的动作飞舞。
      两人闹了一会儿,止住了手中的动作。
      他们看看手里已经变成两片破布的枕头,再看看四周犹如刚杀了鸡拔了毛般的惨状,沉默了。
      “你还有多余的枕头吗?”Joe掂了掂手里的布片,开口问出了这个关乎两人睡眠的问题。
      “好问题。”
      “……”
      边黔把手里的布料团吧团吧扔进了垃圾桶,把沙发自带的靠枕扒翻了出来,又垫了两条毛巾,扔到了床上。
      “凑合一晚,明天再买新的。”
      Joe绕到床边,把边黔扔得非常随意的两个枕头摆好,率先躺了上去。
      边黔掀开被子,抖了抖上面飘落的羽毛,也躺下了。
      关于方才那场闹剧,两人心照不宣。
      Joe不想说为什么半夜突然离去,边黔也看出来了Joe的为难。
      两人都是人精,一个从小混迹组织却仍旧得以幸存,一个流连赌场却依然不沾荤腥。
      方才玩笑般的干架虽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但很好的化解了两人间尴尬的气氛。
      边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两人之间的关系,若放到以前,尴尬就尴尬呗,又不是他半夜跑楼顶“会面”去的。
      但他就是这么做了。
      就像他无缘无故把这个根本不知底细的人带回家一样。
      边黔翻了个身,努力放空自己的脑海,终于再次睡了过去。
      几分钟后,不知是有意无意,Joe也翻了个身,从身后将边黔抱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住一起了,开心吗~
    Joe:开心开心。
    边黔:我不……唔唔唔!(被Joe捂住了嘴)
    就……静静的看着他俩离去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