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Judgement Day-2

      医院
      两小时后,小Joseph的手术完成了,医生走出了手术室:“你们谁是家属?”
      Joseph看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连忙上前,抓着医生还未来得及脱下的手术服问道:“My boy, how\'s my boy(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医生虽然是名校毕业,四六级也考过,但毕竟这么多年不用英语,听英语本就听得费劲,更何况Joseph因为心系孩子,语速飙升,这么几个简单的词在医生耳朵里简直像在听天书,硬生生没听懂他问了些什么。
      边黔压下自己慌乱的心情,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解释道:“这边这位先生是孩子的父亲,我是他的学生,您可以跟我说,我会帮忙翻译。”
      医生听到可以用中文交流,舒了一口气。随即正色,同边黔讲起手术的结果。
      “孩子的胳膊我们已经接好了。但因为孩子本身小,坠落的时候摔得也比较寸,所以孩子以后可能没法用右手做一些太精密的事情了,但对正常生活没有影响。”
      边黔同声传译,Joseph听到自己孩子的情况,虽然微微松了口气,但心里也很不好受。
      毕竟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种事情,放谁身上也不会太释然。
      医生又嘱咐了一些之后的注意事项,边黔一一翻译。
      走完程序后,医生回了办公室,Joseph被小护士带着去补办一些手续,另外一位跟着救护车赶来的同学来到一层,在小Joseph的临时病房守着,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边黔站在走廊上,用手捂住了胸口,缓缓蹲了下去。
      他还是心慌。
      几秒钟后,他起身,却在还没完全站稳的时候被一个人扯进了旁边一个无人的杂物间。
      房门“咔哒“被上了锁,边黔被环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是Joe。
      Joe没说话,深深地看着边黔。
      毫无征兆的,他吻了下去。
      边黔也环上了Joe的后背,激烈的回吻着。
      跟平时不一样,边黔能明显地感觉到现在的Joe明显的乱了。
      就好像是,没有时间了。
      边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Joe感到了边黔的走神,再次加深了这个吻,两人的舌尖缠在一处,不同于彼时的吻,这次,边黔明显的感觉到许多其他情绪。
      震惊,无奈,愤怒,愧疚……
      还有……
      爱。
      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
      两人仅仅认识了七天,相爱了。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边黔感觉都快喘不过气来时,Joe才放开他。
      边黔轻声问道:“怎么了?”
      Joe没回答,反而问了边黔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你是不是曾经叫边莫?”
      边黔不明白Joe为什么要问这问题,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曾用名,但还是点了点头。
      Joe看着边黔,骨节分明而又白皙的手轻轻的拂过他的脸颊,好像刚认识他那般,琥珀色的眼眸里沁满了泪水,眼底满是认真和怀念。他用手指描绘着边黔的脸颊,感受着他的体温,指尖划过每一寸肌肤,认真到像要把面前少年的样子刻在脑海里一样。
      边黔抿了抿被吻得微微有些肿的嘴唇,皱了皱眉,握住Joe的手指,将它们放在掌心里,轻轻摩挲。他开口问道:“Joe,怎么了?”
      Joe轻轻摇了摇头,他不能说,也不敢说。
      边黔还想再继续追问,却被整个医院突如其来地晃动打断了。他立刻扶住固定在墙壁上的货架,这才没有摔倒。边黔抬起头,看着撑在自己面前,用身体挡住了从架子上掉落的东西的Joe。不知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事情跟Joe有密切联系,便问道:“那是什么?”
      Joe望着窗外,两片薄唇轻轻开合,轻轻说出一句话:“他们来了。”
      他们?难道是Joe所属组织的人?
      边黔还未进行进一步确认,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袭来,两人的耳朵瞬间被尖锐的耳鸣充满,货架上的物品因更加强烈的震动纷纷掉落。Joe当机立断,拉起边黔的手,抬脚踹开已经被冲击波炸得变形的门,来到了已经被硝烟弥漫的走廊上。
      他们遭遇了袭击,压倒性的袭击。
      医院外,一千名全副武装的清障员驾驶着反重力飞船在空中排列成整齐的队伍,瞄准面前的医院,不间断地下达激光炮,传统炮弹,声波武器的发射命令。
      一位身着宽大黑袍的人就在这一千人之间,他的手指抚摸着一直放置在大厅的球体,就那样悬浮在空中,像死神一样,冷眼看着面前的惨状。
      医院中,所有的病人,大夫,护士都乱作一团。尖叫声,哭泣声不绝于耳,炮弹毫不留情地砸在四散奔逃的人们身上。霎时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不知谁的残肢断臂掉落在血泊里,房屋倾倒,有不知有多少人被埋在了钢筋混凝土之下。
      这是一场屠杀。
      Joe拉着边黔在硝烟滚滚中穿梭,来到了小Joseph的病房。
      边黔看见病房里的情形,蹙紧了眉头。
      很奇怪,这间病房竟在狂轰乱炸的炮火中没受到一点损伤。所有设施完好无损,小Joseph身上麻药的劲还没过,还安安稳稳地睡在小病床上。
      但病房里的同学却不见了踪影。
      那位同学在攻击开始的时候乱了阵脚,他看着大家都往外跑,便也跑出病房跟着人群挤向大门,却在奔跑的途中被一颗炮弹锁定。
      边黔知道同学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他来不及默哀,径直走上前,查看小Joseph的身体,在确定没有任何伤口之后转身看向身后的Joe。
      但Joe却不知何时走出了病房,关上了房门。
      “你干什么?”
      Joe摇了摇头,退了一步。
      边黔冲到门前,试图拧开房门,但们却被Joe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别住了,任凭他怎么撞击都无法撼动分毫。
      Joe在门外炮火中望着边黔,泪水不断从琥珀色的眼眸中涌出,他看着心爱之人眼中的惊慌,心痛的就像被撕开了一般。
      边黔在屋内用尽全身的力气一下下撞着门,肩膀撞得溢出了鲜血,将他洁白的校服衬衫染红,疼痛从肩膀蔓延开来,但他却还不愿放弃。
      Joe摇了摇头,少年颤抖的声音隔着一扇门,被炮火轰炸的声音彻底掩盖住了。
      边黔在看到他口型的那一瞬间,哭了出来。
      他疯狂地用手捶打着门,双手鲜血淋漓,却没有换来Joe的停留。
      Joe看了边黔最后一眼,再一次转身离去。
      只不过这一次和四天前的不一样,边黔知道,这次的离开,是真的永别。
      边黔在病房内哭得撕心裂肺,他从没有这么哭过,即使是他小时候被欺凌,被误解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哭过。
      他顺着房门滑落在地上,用力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泪水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温暖了病房洁白而没有冰冷的瓷砖。
      明明他的唇上还残有Joe的温度,明明在十分钟之前一切都还是好好的。
      明明他以为他们还有很长时间,明明……
      可是为什么,现在一切变成了这样……
      这几天他和Joe相处的一幕幕如电影版在他的眼前闪过。
      第一天,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Joe夺走了他的初吻,还死皮赖脸地留宿在了他的小房子里。
      他感到很无奈,但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雀跃。
      第二天,两人一起去买枕头,像任何一对情侣一样接吻,相拥而眠。
      他感到自己喜欢上了Joe。
      第三天,两人在意外地的情况下遇见,不能再自欺欺人。他在那晚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他发觉自己不是喜欢Joe,而是爱着他。
      第四天,Joe在赌场里救下他,对他坦诚以待,守在了他的身边。
      他感觉自己的心满了。
      第五天,他们两个在约会圣地游玩了一天。
      第六天,两人来到了边黔的秘密基地,躺在狭小的小船上,看着星光,听着虫鸣。
      那两天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他可以看见他漂亮的琥珀色眼眸,可以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可以感知到与他交颈而卧的心安。
      但这一切都变成了回忆,变成了他自己的回忆。
      他回想着Joe的最后一句话,他能想象得出Joe在说出这句话时那满腔的爱意和不舍。
      “我爱你。”
      “对不起。”
      他在地上坐了许久,没注意到外面的炮火声停止了。
      直到面前的小Joseph从麻药中醒来,因疼痛而哭喊出声后,边黔才站起身。
      就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一个小小的项链和一张纸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他认出那是Joe的项链。
      边黔蹲下身子,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让他拿了两次才拿起面前的东西。他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
      “我的生父是Joseph,养父是边莫。”
      边黔在原地愣了许久,缓缓转头看向哭闹的小Joseph。
      他跌坐在地上,泪水再次涌出眼眶。
      他望着天,疯狂地笑了起来。
      他和Joe原来早就认识了,不是街上擦肩而过的熟悉,也不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
      而是养育之恩。
      时间的交错让他承担起了抚养Joe的责任。
      时间的交错让他和长大了的Joe有了相识的可能,也让他们相爱了。
      虽然在这件事情的事实在没有被意识检测的时候呈现叠加状态,没有产生悖论,也没有被规则所检测到。但是当Joe知道的那一刻,这个事实就被确定了,时间的悖论也就此产生。
      现在他彻底懂了,他懂了为什么Joe一定要走。
      因为同一时间内不可能有两个相同的人。
      这是时间的悖论。
      宇宙的规则会将其中一个的存在抹杀掉。
      而规则为了自洽,只能选择抹杀掉长大成人的Joe。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uch,悲伤……
    2!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