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Judgement Day-1

      又到了周一,边黔吃过早餐后开车赶往了学校。
      整个上午的课都非常无聊,都是一些边黔早已学过的知识,这就导致前一晚睡眠不足的他开始频频打瞌睡。
      “铛。”
      正当边黔快睡过去时,一颗小石子击到玻璃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别的学生都沉浸在Joseph校长的魔鬼课堂中,没注意这声响,唯有边黔偏偏头,看到了倚在对面百年老榕树上的Joe。
      像初见一样,Joe懒散地笑着,繁茂的树叶投下阴影,遮着他的脸庞,随风摇曳。
      讲台上的Joseph正将到关键之处,看到边黔的注意力竟然在外面,气得将手中的粉笔头扔向了边黔。
      边黔一惊,瞬间忘了自己是在课堂上,条件反射般的起身向后撤步,身后的椅子也被他的力量带得向后滑去,与劣质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吱嘎声。
      今日因家里无人看管,被Joseph带进课堂,安置在一边的小Joseph吓了一跳,身子一颤,竟从本就不稳的桌子上摔了下来,可能是摔疼了,仅仅三个月大的婴儿放声大哭,Joseph也顾不得讲课了,连忙跑过去抱起自己的儿子,查看他的伤势。
      不知道他碰到了哪里,小Joseph的哭声又上升了一个八度,变得愈发凄惨起来。
      “Right arm!His right arm is broken!”(右手!他的右手断了!)一个对医学颇有研究的同学率先发现了小Joseph哭声的不对,从他的落地姿势以及胳膊的不正常肿胀断定出骨折,连忙喊了出来,随后冲上去找了两片木板开始固定。
      Joseph在旁边看着,心急如焚却帮不上忙,恍惚间听到了边黔的声音:
      “120吗,国际高中这边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小孩从大约80公分的桌子上摔下来了,初步判定是右小臂骨折……”
      虽然Joseph听不懂中文,但他还是从边黔的语气中听出了他是在帮忙。
      不一会儿,救护车就亮着灯赶到了教学楼楼下,那位帮着进行初步治疗的同学和医护人员一起小心地将小Joseph扶到车上,Joseph校长和边黔也坐上了救护车。
      在车子还未驶离教学楼的时候,边黔看向了榕树树冠。
      没有人。
      边黔的心里涌起股不明的不安。
      十分钟后,小Joseph在众人的帮助下来到了影像科拍片子。
      在等待结果的时候,Joseph校长来到边黔身边,轻轻道:“Thanks. ”
      边黔没说别的,只是笑了笑。
      虽然他表面上很镇定,但就在他踏进医院的那一刻,心的不安更甚,甚至让他感到了心慌。
      没有缘由,只是单纯的不安。
      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国际高中教学楼。
      Joe坐在榕树下,靠着树干,美艳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他呼出一口气,缓缓撩起自己右手的袖子。
      上面是一道长长的疤痕。
      Joe呆呆地盯着疤痕,这伤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但这疤却是突然出现的。
      除了有人用现在和未来都还未开发出来的技术让疤痕突然出现,就只有一种可能。
      有人改变了他的时间流。
      方才,他亲眼看见了小Joseph受惊坠落,眼看到了救护车将众人拉走。
      当婴儿坠落的时候,他感到了右臂一阵剧痛,也坠落了。
      莫非……
      Joe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这一切。
      五分钟后,少年起身,跨上机车,扬长而去。
      
      医院,骨科。
      小Joseph的手臂摔得很严重,即使有人及时帮他进行了固定以及基本的处理,也得做手术。
      正巧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有时间,小Joseph的情况又比较紧急,签完字交完钱,小Joseph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Joseph坐在了在外面的蓝色塑料椅上,眉宇间的焦急快要化为实质了。
      边黔走了过去,坐到了Joseph的身边,道:“It is my fault, I am so sorry.”(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
      Joseph愣了愣,他完全没想到一个平时视纪律如无物,混社会、不服从管教的浪荡子会这么认真地道歉。
      他一直以为这孩子生性如此,但现在看来,也是一个能担责任的男子汉。
      边黔:“It was me, my move scared your son. I\'ll pay for the medical expenses.”(是我吓到您的儿子了,医药费我会赔偿的。)
      Joseph摇摇头:“It was not your fault. I didn\'t take good care of my kid,”(不是你的错,是我没看好自己的孩子)
      他正了正身子,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伸出了手,第一次鼓励般地拍拍边黔的胳膊:“You are a responsible person.”(你是个负责任的人)
      边黔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挤出一个笑容。
      他的心,愈加不安了。
      他慌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究竟……是怎么了?
      他的生活只有学校和赌场,赌场的所有者家大业大,是本市混黑白两道的大佬,防护保卫措施做的足,出事的可能并不大。
      学校更不可能了,他几乎天天都在学校,若是有什么不对,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
      还能是什么?
      边黔眉头紧皱,右手不经意间触到了戴在左手中指的戒指上
      不对。
      不仅仅是学校赌场。
      难道是Joe?
      他轻轻摩挲手上样式简单的戒指。
      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准,也在赌场上帮他翻过很多次盘。
      这是他第一次希望自己的第六感错了。
      Joseph好像看出了他的着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他还是劝道:“If you have something important to do, do it, and I\'ll stay here”(你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就去做吧,这里我盯着就行)
      边黔摇摇头,婉拒了Joseph的建议。
      且不说Joe行踪诡秘,难以追踪。他就算知道了Joe在哪,过去了,也只是徒增麻烦。
      他打架全靠暗器,力气也不大。
      Joe身手好,性子也谨慎,是个什么都懂的天才。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要是去了,反而会变成Joe的累赘。
      
      吱嘎——
      暗红色的机车一个帅气的甩尾,停在了一处废弃的化工厂前,尘土飞扬间, Joe将钥匙拔下,冲进一个标有“危险化学品,勿入”厂房。
      厂房内并没有什么致命的化学药品,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因为年久失修,电力系统不堪重负,在头顶的灯颤颤巍巍闪烁了两下后,彻底灭了。
      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除了正对着入口的那面墙。
      墙上不知道涂了些什么,在黑暗中发出蓝色的光芒。在微弱的光芒下,Joe看到了一个在白光下很难被发现的小孔。走近一看,是个镶嵌在墙里的记忆棒解码端口。(记忆棒:同个人档案类似。)
      Joe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后生时代的技术,也来不及分析这是不是别人布下的陷阱。
      他将自己从不离身的项链扯下来,沿着缝隙撬开了十字架,里面赫然还躺着一个小型十字架。
      这是他的另一个记忆棒。
      在后生时代,每人只能合法持有一个记忆棒,记忆棒相当于这个时代的身份证,护照等一切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的合体。
      但Joe生来就有两个。
      一个是他在组织掌权后按程序办理的,并且在入编后就交于组织管理。
      另一个,则是他那记不清相貌的长辈传给他的。
      按照后生组织法,在这种情况下,Joe应当上报,组织在接到消息后,则会派专员来进行调查,对于涉案人员予以拘禁处罚,并且在保证个人隐私的情况下,将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的记忆棒销毁。
      但这只是组织选择性地给人们展现出来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
      实际上,他们会对涉案人员进行刑讯逼供,将非法记忆棒中的信息记录在案。若是记忆棒中所含信息涉及组织所定义的机密,则所有涉及此案的人员,不管是组织的工作人员还是罪犯,都会被抹除。
      字面意义上的抹除。
      但他将记忆棒留下来了。
      当年可能是年少冲动,不愿遵守陈规,但现在回想起来,他的举动,又何不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
      他将记忆棒对接入端口的一刹那间,脑海中给混乱的记忆像突然找到了方向,渐渐拼凑起他的过去。
      所有的那些疑惑都有了答案。
      良久,两滴眼泪从Joe的眼眶中滑出。
      他的脸上再无笑容。
      他将记忆棒拔出,放回到吊坠里,将化工厂的所有东西摆回原位。
      室外,正午的阳光洒在建筑稀疏的郊区,暖意融融。
      Joe跨上机车,徒留一阵烟尘。
      他要去找最后一块拼图。
      
      在组织基地阴暗的大厅中,穿着黑袍的人在Joe拿出记忆棒的一瞬间睁开了双眼,他手腕上被翡翠镯子遮掩的烙印微微发热。
      他撩起垂落到地上的袖子,古井无波的眼中映出散发着点点光芒的印记。这人眼底的平静好像被这光芒撕裂了,一直覆着阴翳琥珀色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丝光彩,他痛苦的低咽了一声,似乎有一滴泪水从眼眸中滑落。
      但仅仅一秒钟后,他就重新恢复了冷淡,就如同方才那落泪的是另外一人。
      他抬手一挥,下达了他一直以来为之而准备的命令。
      辅助系统的机械女声传遍整个组织基地,所有的清障员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细细聆听着组织建立二十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穿越时空绞杀行动。
      “请所有清障员立即前往一到十号群体传输站前往任务地点。”
      一千名清障员立刻训练有素地从不同楼层,不同分部前往传输站。
      整个基地非常安静,只有清障员们整齐的踏步声响彻其间,更给这干净得反常的基地凭添了一丝诡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字数飙上去了哈哈哈哈哈~
    倒计时开始!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