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ay4-2

      Joe脸上被划出的伤口已经结痂,暗红的伤痕给堪称妖冶的容颜凭添了一丝危险。
      冰冷的杀气萦绕在四周,方才还因为赌局被打断而叫嚷的赌客此时屏气凝神,生怕动一下就让自己成为活靶子。
      Bill是个例外,但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靶子。他偏了偏头,脸上虽然笑容不减,但内心却已经有一万匹神兽奔过了。
      Joe这么快就逃出他设的陷阱了?这不科学啊?陷阱的材料、制作工艺都是由组织提供的,就算不能永远困住Joe,顶上四五个小时也是可以的吧?这才不到两小时,这……就出来了?难道Joe的实力已经达到连组织都压制不住的地步了?
      Joe冷眼盯着他,瞥了一眼桌上的钻石和其余四位已经吓到瑟瑟发抖的赌客,开口道:“什么意思。”
      他的音调没有丝毫的起伏,就像是电脑合成的电子音一样,冰冷而无情。
      了解Joe的人都知道,虽然他在笑得灿烂的时候很危险,但那却是Joe不夹杂任何私人感情的常态。只有当他真正冷下脸来了,才是真正的动怒了。
      但几天前才被Joe恐吓过的Bill却笑容依旧,他不易察觉地后退了一步,悄悄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到了内衬上一个不易察觉的小按钮。
      他啧了两声,语气里带了丝戏谑:“啧啧,差一点,你要是晚来一分钟,这位小朋友可就不站在这了。”
      这句话让周围状况外的赌客一脸迷茫——什么叫不站在这?难不成他在枪上动了什么手脚?
      Joe的手腕向左侧一甩,□□的转轮立刻被推出框架,弹仓内的情况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周围一片哗然。
      桌上的赌客后怕地站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Bill。
      他们被那十袋钻石蒙蔽了理智,没能想起在赌前进行检查,却也没想到Bill竟能大胆到在大佬的赌场里干出这种事情!
      四周的围观者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没有争着抢着上赌桌。
      □□弹舱内六个弹巢,六发子弹,就这么出现在了现场几十双眼睛下。
      Bill根本没想让任何一个人有赢的机会!
      一个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走了一圈鬼门关的赌客气急,也不管此刻的氛围有多么紧张,站起身来就指着Bill的鼻子吼道:“WCNMD,你TMD这是安的什么CD心思?你tm知不知道这是违规的?”
      被揭穿的Bill面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没有理会气急败坏的赌客,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着Joe,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的确,赌场里规定不能赌命,但现在才跳出来叫嚣,未免太有些马后炮了吧?
      那赌客实际上是被气昏了头才敢站出来,其实说完以后他就后悔了,生怕自己被盯上,然后折磨致死,抛尸荒野。但幸好,没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Joe将□□扔到赌桌上,道:“你现在倒是不怕死。”
      Bill挑衅一笑:“承蒙关心,我倒是罪不至死,倒是你……”他停顿了一下,随即放低声音,“可得掂量掂量了。”
      放完狠话的Bill嗤笑一声,未给Joe动手的机会,抄在口袋里的手指微动,随后,他就像凭空消失一般,不见了踪影。
      Joe眯了眯眼,片刻,他拉起边黔,穿过人群,扬长而去。
      而赌桌旁的众人就像刚刚什么都没看见一样,愣了几秒后就散了。
      平时一个与边黔相熟的服务员走过这张赌桌,不知怎的突然感叹:“那个赌神两天都没来了啊……”
      
      城西的小屋门窗紧闭,本该寂静无声的室内刮过一丝不应出现在此的风,闪出一丝明媚的光芒,随后又消于黑暗。
      在方才的光芒闪烁的地方,Joe扶着昏迷的边黔走进了房间,将人轻轻放在床上,然后像到达极限似的,扶着床沿坐到了地上,双唇一张,竟咯出了一口血。
      果然,即使强如Joe,再强行冲破组织陷阱后再接连两次使用空间转移技术后也还是受了重创。
      而边黔也因为不适应空间折叠所带来的巨大压力而昏了过去。
      他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抬眼望着在昏迷中还皱着眉头的边黔,方才装出的冷漠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双眼眸中满是后悔和心疼。
      他不顾边黔的恳求离开就是为了让他远离这些危险,但现在看来,他还是迟了,他们早就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命运共同体了。
      他对边黔的感情让他唯一一次误判了组织的动向,也将边黔置于危险的境地中。
      他就知道,就知道自己总是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厄运。
      Joe痛苦地弯下身子,将头埋在自己双膝之间,那些痛苦的记忆碎片在他眼前一幕幕闪现。
      他看到了自己平生第一个朋友被杀害的场景,那年他六岁,和朋友在宵禁的时候偷偷溜出学院大门,却撞上当街持枪抢劫的罪犯,罪犯慌乱之中开枪,误杀了他的朋友。
      他看到了前辈被带走的那一晚的场景,那年他十二岁,前辈将他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用温柔而眷恋的眼神看了他最后一眼,随即两手空空地转身迎向那些手持各种枪械的编内人员。
      他看到了在他加入组织的那晚,自己养了五年的狗被注射毒药而亡的场景,那年他十四岁,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边最后一个生命在毒药的作用下抽搐,随后死去。
      一次次的分离,他不得不用灿烂的假笑和雷厉风行的手段将自己保护起来,将其他人隔绝在外。
      但边黔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他无法抗拒那种来自灵魂的熟悉,也无法忽略自己心中陌生而又炽热的感情。
      他幻想着自己能够逃脱这近乎诅咒的厄运,他想象着自己终于可以像别人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但他还是给自己爱的人带来了伤害。
      他也许是生来不祥的。
      ……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后颈,轻柔地捏着。
      这熟悉的温度让Joe纷乱的内心稍稍平静了一点,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直视着边黔那双眼睛。
      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后,Joe不敢再让边黔被瞒在鼓里了。他省去那些连提都无法提及的事情,将这一切用隐晦的言语告诉了边黔。
      比如他是有任务在身。
      比如Bill是他的对手,也是他的同僚。
      比如在这样的任务背后,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在操控着这些。
      又比如,Joe不属于这里。
      实际上这些边黔早已经在Joe的种种表现里推理的差不多了,他唯一疑惑的是为什么Joe拥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科技的产物。
      现在他从Joe充满暗示的话语里知道了。
      他也从Joe的话语里听出他为什么离去。
      因为Joe想保护他,他不想让他陷入他本不该承受的争端中。但是,现在组织知晓了,Joe觉得这是他的错。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Joe在害怕。
      边黔勾了勾嘴角,用从未有过的温柔捧住了Joe的脸颊,轻轻的在那双薄唇上烙下一吻。
      他开口,声音因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空间折叠所带来的压力而显得异常沙哑。
      Joe听见他凑在自己耳边说:“别怕,我在。”
      边黔看见了,他看见Joe的挣扎,他也感受到了Joe深深的悲伤和无力。他不知道如何安慰人,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安慰面前因自己犯下的错误而痛苦的爱人。
      但这样的方式恰恰是对Joe最有效的。
      他不算长的前半生被分别牢牢地钳制住了手脚,在后来的时光中,他又在自己周围筑起了一堵高墙,孤独地过了很久。
      他拥有很多东西,但他所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家。
      就像边黔所渴望的那样。
      Joe撑着床沿,坐到了边黔身边,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人。
      既然组织已经发现了,边黔也在他身边,他又怕什么?
      
      在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上,Bill恭敬地对面前的虚影行了礼,然后等待着来自组织的裁决。
      他失败了,他没能杀了边黔,他辜负了组织对他的期望。
      但他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面前虚影的任何判决。
      Bill疑惑地抬起头,虽不知道组织究竟意欲何为,但还是保险起见,主动承认了自己的失误:“703号清障员Bill未能完成……”
      他说到一半,突然看见面前的虚影竖起食指,抵在烟雾后嘴唇的位置。Bill立刻禁声,等待着虚影的指示。
      虚影开口,不太流畅的电子合成音传入了Bill的耳朵:“我不喜欢失败。”
      Bill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立刻在虚影面前跪了下去,连连求饶道:“长官,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能……”
      “不必。”虚影淡淡地开口。
      Bill问道:“长官,您的意思是……”
      就在此刻,Bill身后闪出一阵强光,强烈的风吹动四周的野草,竟吹得Bill有些站立不稳。
      一阵机械的系统音穿出光障:“西部负68层703号清障员Bill,请前往基地负100层会堂参会。”
      Bill下意识地看向虚影,却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看着刺眼的光芒,踌躇了几秒钟,最终还是踏入其中。
      最后一阵微风吹过,荒山上的人影消失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yes!三更……吗?
    就算是吧!(虽然很晚……晚到了第二天)
    Joe又回来了,然后剧透一下哈,后面就甜起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