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任务

作者:ABGU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ay 1-1

      “嘎吱……”
      谁?
      一个打火机从边黔手中飞出,银色打火机燃着火红的火苗,直直的向窗户飞去。
      刚刚从外面打开窗户,还未来得及翻进来的少年条件反射般的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光滑的打火机。
      窗边的少年笑了,没进屋,也没走,他靠着窗框坐了下来,银色的发丝被气流拂起,遮住了他堪称妖艳的面容,发丝下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他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似乎丝毫不在意边黔的态度,轻佻的声音从唇中溢出。
      “这么不友好呀?”说着,冲着边黔抛了个媚眼。
      虽然因为光线原因,边黔看不清少年的脸,但他琥珀色的眼睛里的温柔却像化成了实质般,直直击向对面的人,若对面坐着的是个女孩子,此时肯定脸红的都能直接写春联了。
      边黔冷漠地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我是谁?”轻佻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笑意反问道:“那坐在校长办公桌前的小可爱又是谁呢?”
      边黔额角青筋乍现,他从没想到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这样调戏。
      想掐死满嘴胡言乱语的不明人士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可那位不明人士像是没感觉到边黔的敌意,径直走向边黔,然后跨坐在他的腿上,用已经关上的打火机挑起了他的下巴。
      ???
      他活了18年还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下巴上的凉意让他不得不抬起头,少年的脸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他的视野。
      他愣了。
      这张脸的确好看,因为混血的缘故,少年把东方和西方的优点都继承了个遍,可以称得上是雌雄莫辨,这种美是跨越性别的美,你说他是长得有丝英气的女人也行,说他是长得妖艳的男子也可。
      不过,真正让边黔愣住的不是少年的脸,而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
      少年也盯着边黔,眼中的温柔逐渐被火焰代替。
      就好像条件反射般,在接触眼前人的那一刻,他突然好想把眼前的人狠狠的压在身下□□。
      校长室的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室内除了被风吹起的窗帘发出阵阵声响,就只剩下两人略显粗重的喘息声。
      边黔和少年的脸近在咫尺,只消微微一倾,便可以吻上对方的唇。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几秒钟后,少年动了。
      边黔猛地瞪大眼睛。
      少年俯身在边黔嘴角蹭了一下,随即起身,倚在了校长桌上,看着坐在椅子上一脸呆滞的人,又笑了。
      少年的笑容给本就妖冶的面庞更添一丝邪气,薄唇微微勾起,眼睛也眯了起来,眼神中透出一种恶作剧成功后近乎幼稚的得意。
      他笑起来很好看。
      回过神的边黔脑海中第一个冒出的想法就是这个。
      草,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被调戏,被夺初吻,最后关心的竟然是人家的笑容?
      他的飞刀技巧都学到哪去了,都被这么羞辱了竟然还不还手?
      “边黔。”
      就在边黔脑中一片混乱时,少年的声音再次把他拉回了现实。
      “什么?”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边黔啊。”少年晃了晃手中的学生卡,上面明晃晃的两个大字“边黔”。
      看着自己不知何时被少年拿走的卡片,边黔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警铃大作。
      这少年绝对不是一般人。
      边黔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在这里没有什么亲人,又因为是父母是黑户,所以就算他有本地户口也不能被领养。他一个小孩子在社会上一个人闯荡,吃了不少苦头,被打,被骂都是轻的,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被人贩子绑架。
      就这么过了几年,他终于遇见一个真心待他好的马戏班子。
      这班子虽不富裕,但胜在人心齐,不同姓的十几口子人宛若一家人。
      其中和他最亲的便是表演飞刀的一位手艺人,边黔这身暗器的功夫也是多亏了飞刀的指点和栽培。
      而飞刀表演,不仅仅需要对身体肌肉有极强的控制力,感官敏锐也是必不可少的要求之一。
      边黔从小就跟着练,知道今天也没懈怠。一身的功夫不能说是天下无敌,但对上徒有其表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眼前这少年竟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他的学生卡,这实力恐怕比他高出不止一点半点。
      那么,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少年再次忽略了边黔的眼神,将薄薄的卡片和打火机塞入他胸前的口袋,然后少年略显冰凉的手隔着衣服抚上他的胸膛。
      WTF?
      边黔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他也不管那莫名的熟悉感了,不管少年的目的了,现在的他只想一巴掌把少年拍在地上。
      而少年反应更快,在边黔抬手的瞬间就撤回了自己的爪子,然后用另一只手简简单单钳制住了边黔呼啸而来的拳头。
      边黔的另一只拳头也破空而来,然后又被少年抓住了。
      于是,两人的姿势又变得不可言说起来。
      边黔的耳朵又红了,他咬牙切齿道:“你究竟是谁?”
      少年歪歪头,好像对边黔的耳朵很感兴趣,盯了一会后才开口道:“我是Joseph的儿子。”
      Joseph校长?这么大儿子?
      Joseph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也正是他将边黔叫过来的。
      虽然师生两人不怎么对付,但Joseph的家庭情况边黔还是知道些的。
      Joseph五年前来到国际高中,两年前遇见一位当地女性,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并在一年前结婚。
      两个半月前,两人喜得一子。
      而这位小Joseph,是Joseph校长的第一胎。
      Joseph算是个普通的工薪阶层,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也算是老实人,而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婚姻,所以不存在前妻带着孩子找来“抢夺继承权”,或者私生子为生母寻仇这样的狗血桥段。
      边黔偏了偏头,细细打量起少年的容貌。
      若是非要说两人有什么相像之处的话,也就只有高鼻梁深眼窝和线条略显柔和的面部轮廓。
      但这并非什么特点,大多混血儿都长这样。
      那……少年撒一个如此容易被拆穿的谎究竟有什么目的?
      还真别说,这谎还真不是人家想撒的。
      少年清楚地知道边黔不会相信,他本来也没指望别人相信,毕竟组织给的这身份漏洞太多。
      但组织毕竟是组织,虽然他有顶尖实力,也看不惯组织的行事风格,但还是得服从命令。
      就在两人再次沉默之际,一阵脚步声从楼下传了过来,Joseph要来了。
      少年松开边黔的手,退到窗边,一脚踩着窗框冲他挥了挥手,脸上漾起明媚的笑容:“很高兴认识你,边黔。我叫Joe,晚上见。”话音一落,他就往窗外一翻,不见了踪影。
      微风拂过窗前,洁白的窗帘随风一样飘动着,窗外传来不知什么品种鸟儿的叫声。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平常。
      边黔愣愣地盯着Joe消失的地方,若不是四周还留有着少年的温度,他可能会认为这是一场梦。
      几秒钟后,Joseph如约而至,把边黔按在座位上后就开始劈头盖脸一顿痛批。
      虽然边黔是个每科考试都接近满分的神话,但前提是,他得考试啊!
      这天不知第多少次来Joseph办公室喝茶的原因就是他又将期中考试旷了……
      Joseph一脸痛惜——这么好一孩子,GPA(Grade Point Average,平均学分绩点)简直不能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欸嘿,第一章~激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