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入梦

作者:长生千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宫封后

      这四目一对,叶白鹿顿时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头一次面对活生生的“自己”,叶白鹿觉得这感觉实在是奇妙。更奇妙的是,“自己”因为趴在案几上直接睡着了过去,脸颊不小心压在了宣纸上,苹果肌附近印了好几个墨黑小字。
      
      而此时此刻,见惯了大世面大阵仗的皇帝陛下谢青崖,则已经彻底怔住,坐直身体仰着头,一脸“呆呆”的看着叶白鹿。
      
      不是叶白鹿自恋,叶白鹿突然觉得“自己”一脸傻乎乎的模样还挺可爱的,有种想要伸手去拍谢青崖头顶的冲动。
      
      当然,叶白鹿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作死的举动,委婉的提议:“那个陛下……要不然,您先擦一擦脸?”
      
      谢青崖还没从骤然“变身”的震惊中挣扎出来,下意识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顿时墨迹被抹的到处都是,不只是侧脸上,下巴上、鼻梁上,就连嘴角也给蹭花了去。
      
      叶白鹿本身就憋笑憋得很是辛苦,这会儿实在是没忍住,又哈哈的爽朗一笑,笑的谢青崖整张脸彻底黑了下来,阴云密布。
      
      叶白鹿心中啧啧称奇,平日里她竟是不知道,自己那张脸可以瞬间从呆萌切换为阴鸷,变脸变得如此之快。
      
      莫名其妙的,叶白鹿感觉系统故障也没那么叫人心烦了。叶白鹿摇身一变,瞬间就变成了万万人之上的九五之尊。白天她才被谢青崖囚困在这寝殿之内,如今叶白鹿变成了皇帝,反而成了她将谢青崖囚困于此,风水轮流转的速度之快,叫人措手不及。
      
      叶白鹿不只是身量变高了,身板变壮了,更是一颗胆子都变得大了起来,笑眯眯拿了案几上的帕子递给谢青崖,道:“都蹭花了,要不要我帮你擦擦?”
      
      “大胆!”谢青崖呵斥一声,然而眼下他顶着叶白鹿那楚楚可怜儿的模样,声音也变得软软糯糯,低喝声毫无威严,听起来实在外强中干。
      
      “嘘——”
      
      叶白鹿抬手压住嘴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陛下你别喊啊,小声一些。万一叫外面的宫人们听到了,再发现什么端倪,这事情可就闹大了,不知道大家会怎么议论陛下您呢。”
      
      谢青崖本身呵斥一声之后,便就后悔起来,也知道此时他们身份互换,不宜宣传声张出去。只是莫名的,谢青崖听着叶白鹿这话,心中火大的厉害,怎么听叶白鹿的口气,有一种幸灾乐祸隔岸观火的感觉?仿佛只有谢青崖一个人遭遇了这荒唐的变故,与叶白鹿全没一点干系。
      
      叶白鹿先前也觉得系统故障十足可怕,与谢青崖的想法一般无二。不过这几次三番下来,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叶白鹿反而有些乐在其中。毕竟谢青崖可是九五之尊啊,权势滔天呼风唤雨,想干什么干什么,不是谁做个梦都能当上皇帝的。
      
      叶白鹿心想着,有事没事多做做白日梦也不错,而且系统故障也不是不能修复,自己当够了皇帝还是能变回去的,何乐而不为呢?
      
      谢青崖就没有叶白鹿这般心胸开阔了,全程阴沉着脸,叶白鹿好端端的一张标准美人鹅蛋脸,愣是快被他拉成了马脸。
      
      谢青崖长身而起,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白鹿满脸无辜,说:“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过按照之前的经验来说,过几个时辰应该就能变回去,所以请陛下稍安勿躁。”
      
      叶白鹿说着,偷偷拉开系统控制面板看了一眼。
      
      【系统提示:系统故障,请勿惊慌。】
      
      【温馨提示:系统故障修复中,大约还需要8:41:39】
      
      这么久?
      
      叶白鹿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也给吓了一跳。之前系统修复最长不过6小时,这次居然需要将近9个小时的时间。
      
      叶白鹿将纳罕的低呼吞回肚子里,只好硬着头皮说:“不如我们睡一觉,说不定睡过就能变回去了。”
      
      她说罢了,就见谢青崖正用高深莫测的目光瞧着自己。叶白鹿这才觉得自己说出口的话有些奇异,听着怎么那么不顺耳。
      
      叶白鹿解释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各自睡一觉。”
      
      谢青崖可不知道系统修复需要多长时间,不过的确,按照往日的经验,似乎到了明日一早,应该就能换回来。
      
      谢青崖干脆大步走到了龙榻前,“哗啦”一撩裙摆直接坐了上去。
      
      叶白鹿看的眼皮一跳……
      
      “嘶——”辣眼睛。
      
      谢青崖平日里穿着宽大奢华的龙袍,每逢坐下,自然都要撩一下衣摆和长袖,避免被绊倒,这也是他作为帝王的习惯了。可如今……
      
      谢青崖也是后知后觉,自己这动作过于“粗鲁”了些,可此时也顾不得这些。
      
      他当下一个翻身,就躺在了龙榻上,也不言语,甚是高冷的样子,似乎就这样准备安寝下来。
      
      叶白鹿左右环顾一周,踟蹰了片刻,终于还是走到龙榻前,问道:“陛下?我睡在哪里比较好?”
      
      叶白鹿这会儿身材高大挺拔,不过却像个小可怜儿受气包一样,垂着头眼巴巴瞧着谢青崖。
      
      别看谢青崖的寝殿这般大,但是软榻就一张,其余连个上夜的小榻也是没有。
      
      谢青崖有“洁癖”,日常避免与旁人有过多的接触,所以他平日更衣沐浴就寝,都是亲力亲为,完全不需要宫人给他上夜,大殿内自然没有多余的软榻。
      
      龙榻上的谢青崖终于动了,略微抬起一些眼皮来,瞧了叶白鹿一眼。
      
      叶白鹿义正言辞:“陛下您想,如果我用陛下的身体,随便在犄角旮旯对付一晚上,恐怕陛下您明天就要腰酸背疼了,我也是为陛下您着想。”
      
      “呵——”谢青崖冷笑一声,道:“你倒是体恤朕。”
      
      谢青崖虽然并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坐起身来,眯着眼睛扫视一周大殿,似乎想要给叶白鹿找个能躺下的地方。
      
      “叩叩——”
      
      “陛下……”
      
      大殿外面传来叩门的声音,又是之前那寺人的声音,听起来仍然有些急促。
      
      叶白鹿心里一突,心想着不会又是太后来“抓奸”了罢?
      
      “什……”什么事情。
      
      谢青崖下意识的朗声要问,不过一个字才出口,硬生生顿住。
      
      他现在已经变成了叶白鹿,声音细声细气的,与原本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不等谢青崖询问,外面的寺人似乎已经耐不住性子,慌里慌张的又道:“陛下,您就寝了吗?幽州王有急事求见!”
      
      幽州王求见!
      
      叶白鹿这会儿不只是心里一突,眼皮还狂跳了两下,止不住就看了谢青崖一眼,哪料到谢青崖也在看她。
      
      不知是不是错觉,叶白鹿竟从谢青崖的目光中读出了一抹喜悦,而且还是带着阵阵阴风的喜悦之感。
      
      谢青崖嘴角一勾,笑的果然阴测测,站起身来道:“谢一鹤,来得好。”
      
      好什么好?叶白鹿一点也没觉得好。
      
      幽州王这大半夜的突然前来求见,十有八/九是从太后那里听到了一些传闻。
      
      就如叶白鹿猜测的那般,太后捉奸未果,左想右想觉得这事不行,干脆派人出宫去知会幽州王谢一鹤一声,免得幽州王被戴了绿帽子还被蒙在鼓里。
      
      于是幽州王可不就急匆匆的入宫来求见,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寺人还在外面说着:“陛下,幽州王说有急事求见,若是陛下不见他,他便不走……”
      
      “见,为何不见?”谢青崖笑的十足诡异,颇有派头的对叶白鹿招招手,道:“走,你随朕前去见一见幽州王。”
      
      叶白鹿连太后都不想见,更别说是幽州王了。她当下眼疾手快,迈开大长腿就拦住了谢青崖的去路。
      
      谢青崖为了不和叶白鹿发生肢体接触,只得皱着眉头后退了两步。
      
      叶白鹿道:“陛下,您这样做就不厚道了,您这可是陷我于不仁不义。说好了互换身体要约法三章的呢?”
      
      “什么不仁不义?”谢青崖笑了,道:“朕知道,你与幽州王有婚约在先,不过谢一鹤在成亲之前与你那表妹秦摇玉海誓山盟亲亲我我,你当真还要嫁到幽州王府去?”
      
      叶白鹿听得一愣,心想着陛下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技能不赖,什么八卦消息都是第一手的,竟是比自己这个读过原著小说的读者还要清晰明了。
      
      这会儿谢青崖棒打鸳鸯是毫不手软,他心里明镜一般,如果叶白鹿真的嫁给了幽州王谢一鹤做妻子,那么日后万一他们再互换了身体,谢青崖岂不是要面对奇耻大辱?
      
      这等荒唐事情,一定要在出现前杜绝。所以谢青崖是第一个反对叶白鹿嫁给谢一鹤的人。这会儿谢一鹤找上门来,谢青崖正好可以代替叶白鹿斩断这份缘分。
      
      可谓快刀斩乱麻以绝后患,那是再好也没有!
      
      幽州王谢一鹤还在大殿外等着,寺人朗声通传了半晌,殿内一点声息也没有。
      
      殿外的那些个人可不知殿内此时此刻气氛有多么的焦灼。
      
      叶白鹿满脸都是无奈,叹息一声,自己也不想要嫁给从未谋面的谢一鹤啊,但是事情如果这般简单就好了。
      
      叶白鹿道:“陛下您别冲动,就算我突然悔婚说不嫁人,那也是没用啊,这门亲事是叶老夫人亲自应承下来的,老夫人铁了心思,我就算不答应也没用。”
      
      叶白鹿说的是大实话,叶家的事情多半老夫人说了算数,就算是叶白鹿的婚事,那也是关乎叶家体面的事情,哪里轮到叶白鹿一个小辈儿做主?
      
      再者说了,叶白鹿这个年纪已然不小,早已应当谈婚论嫁,若是如今悔了幽州王谢一鹤的婚事,那也再等不得多久,必然还是要嫁给旁的男子。
      
      叶白鹿有理有据、头头是道、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所以说,陛下请稍安勿躁,这事情颇为麻烦,还要从头计议才是。”
      
      “这有何麻烦,朕这里倒是有个好办法。”谢青崖连眉梢都未有动一下,淡淡的说:“你既然不想嫁给幽州王,也不想嫁给旁人,那好得很,朕现在就下一道圣旨,让你入宫封你贵妃。”
      
      “什……什么?”入宫?
      
      叶白鹿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谢青崖这是哪门子的好办法。
      
      原本现在就有不少人误会了谢青崖和叶白鹿关系不清不楚,谢青崖这好办,明摆着是要坐实了这些误会……
      
      谢青崖皱了皱眉头,叶白鹿满脸不愿意的表情,也过于明显了些,让谢青崖心中十足不快。
      
      好歹谢青崖也是九五之尊,而且年轻有为又俊美无俦,自问若是与幽州王谢一鹤相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足,却仿佛凭白被叶白鹿给嫌弃了去。
      
      叶白鹿总觉得自己是出了一个火坑,正准备往另一个更大的火坑里跳……
      
      叶白鹿头疼,含糊的说:“那个陛下……要不您让我稍微考虑一下?”
      
      谢青崖对她的犹犹豫豫着实不满,说道:“考虑?怎么?难不成要朕封你做皇后,你才肯答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要入V啦,早八点更新一万字,之后每天都会有至少一万字更新!
    PS例行科普一下~晋江的VIP文是按照字数收费的,也就是字数越多晋江币越高,并不是作者自己定价!所以一万字所花的晋江币,会比3个3000字章节还多一点点呦,请小天使们知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