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入梦

作者:长生千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度互换

      宫女们捧着无数华美的衣裳鱼贯而入,叶白鹿在一旁看的是欲言又止,最后想想还是放弃了解释。毕竟就算叶白鹿磨破嘴皮子,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她。
      
      宫女们将华美的衣裳放下,然后又捧进无数精美的膳食,叶白鹿肚子里顿时“咕噜噜”,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请叶姑娘用膳。”宫女们齐刷刷道。
      
      叶白鹿是真的饿了,不需要旁人多说一句,更不需要旁人劝解,已然主动坐下来,净手之后开始“大快朵颐”,根本没有丝毫被软禁的样子。
      
      叶白鹿一边吃一边就在想,反正自己现在和谢青崖也算是同病相怜,谢青崖并不敢轻举妄动,留下来也就留下来,肯定好吃好住,没什么不好。
      
      再者说了,谢青崖是个有“洁癖”的人,叶白鹿百分百肯定,自己完全不需要有那方面的顾虑,只管安安心心吃吃喝喝就是了。
      
      叶白鹿这么一思忖,更是吃的带劲儿,她自从穿到古代,还没怎么正经吃过饭。因着谢青崖先前殴打了幽州王的缘故,叶白鹿无端端被牵连,被叶老夫人关了禁闭,想吃顿饱饭都需要小丫鬟们偷偷摸摸送进来,何其凄惨。
      
      叶白鹿只觉自己这顿必须吃个够本才行,不然亏得慌。
      
      侍候的宫女们似乎都有些看傻了眼,虽嘴上不敢多说什么,但心里忍不住犯嘀咕。陛下后宫三千,哪一位娘娘都不受宠,偏偏对这位叶姑娘情有独钟。而叶姑娘……
      
      叶白鹿的确年轻貌美,如何夸赞都不为过,却好生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与平常的大家闺秀全不一样。
      
      过了半晌,叶白鹿总算是吃饱喝足,满意的用帕子擦了擦嘴巴。
      
      旁边的宫女上前一步,道:“叶姑娘请稍作休息,婢子这就去为叶姑娘准备沐浴的热汤,还有梳妆的物品。”
      
      叶白鹿一听就知道这些侍女还在误会之中,以为谢青崖把她弄来,是想要临幸她。
      
      叶白鹿也懒得解释太多,只是摆摆手,道:“沐浴先不忙,梳妆也不急。”
      
      她双眸灵动的转了转,又道:“这里可有笔墨纸砚?请你帮我拿些过来。”
      
      “笔墨纸砚?”
      
      宫女有些纳罕,但转念一想,是了,听闻这大将军府的叶姑娘乃是个大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更是才华横溢出口成章,陛下恐怕就是偏爱叶姑娘的才华,所以叶姑娘不梳妆不沐浴,反而先要一些个笔墨纸砚。
      
      宫女当下道:“是,婢子这就去为叶姑娘取来。”
      
      宫人们手脚麻利,很快将笔墨纸砚擎来,就放在谢青崖日常书写使用的案几上。
      
      这里可是谢青崖的寝宫,一切规格都是帝王级别的,全然都是最好的。平日里还没有哪位娘娘有这样的荣宠,可以在谢青崖专用的案几上写字,叶白鹿是独一个。
      
      叶白鹿并不着急写画,对宫人们摆摆手,道:“我这里没什么吩咐了,你们先退下去罢。”
      
      宫女们不敢多言,答应一声退出殿外。
      
      叶白鹿听到大殿关门的声音,这才将宣纸铺开展平,然后像模像样的拿起毛笔来,准备在宣纸上写字。
      
      狼毫的毛笔,虽说比普通的羊毫笔尖要硬上许多,可古人用的毛笔,总归是软绵绵的,与现代人写字的签字笔钢笔完全不同。
      
      “幸亏小时候我练过几年毛笔字。”叶白鹿此时有些个沾沾自喜,没想到搁置多年的毛笔字居然派上了用处。
      
      她拿着毛笔,蘸着研磨好的墨汁,就开始大笔一挥,在宣纸上写上“约法三章”四个大字。
      
      之前谢青崖已经说了,要和叶白鹿约法三章。叶白鹿对于谢青崖的这个要求非常赞同。毕竟他们两个人总是突然互换,也实在太不方便了,如果能提前立好规矩,也能避免日后的不愉快。
      
      “第一,不能打人!”
      
      叶白鹿口中振振有词,看来是对谢青崖用自己身体打人的事情耿耿于怀。
      
      不过叶白鹿刚要下笔,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写。”
      
      她稍微一琢磨,郑重的写下……
      
      ——互换身体后,不能用对方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
      
      随后叶白鹿还在后面加入了备注,奇怪的事情指,打人、上房、揭瓦、翻/墙等等!
      
      “这第二……”
      
      叶白鹿又琢磨了一番,然后继续奋笔疾书。
      
      那面谢青崖就不如叶白鹿这般悠闲了,他乃是九五之尊,虽说要风得风要雨,可每日都有忙碌不完的政事。
      
      谢青崖离开寝殿一直忙碌到天色漆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这才想起了叶白鹿,叶白鹿还在自己的寝殿中困着,也不知被晾了一整天如何了。
      
      谢青崖干脆长身而起,挥退了侍从和宫人,往寝殿走去。
      
      寝殿里静悄悄的,一点声息也没有。谢青崖走到寝殿门口,在外面看守的寺人立刻上前。
      
      谢青崖淡淡的道:“里面如何?”
      
      寺人连忙回答:“回陛下,叶姑娘还在里面,不吵也不闹的,小臣们也不知叶姑娘到底在做什么……”
      
      谢青崖先前临走的时候吩咐过了,不要让叶白鹿离开大殿半步,叶白鹿要什么就给她什么,但是不能与叶白鹿有过多的交流。
      
      谢青崖这个人心思深沉,他似乎是怕叶白鹿会与旁人胡乱说些什么,所以并不让宫人们与叶白鹿交谈。
      
      宫人们只管守在门外,也没见叶姑娘提什么要求,也不听叶姑娘吵闹抱怨,午膳与晚膳送进去,叶姑娘也吃的十足尽兴,半分不像是被囚困在此的样子。
      
      谢青崖难得来了些兴致,道:“这个叶白鹿倒是奇怪。”
      
      他说罢了独自一人进了寝殿,寺人和宫女们还是伏侍在外面,在谢青崖进入之后,将寝殿大门关闭。
      
      大殿内烛光摇动,谢青崖入内,殿门开合的声音一点也不小,随即殿内却又寂静了下来。
      
      谢青崖有些纳罕,他一时没听到叶白鹿的说话,更没有看到叶白鹿的人影,差一点便以为叶白鹿凭空消失,插上翅膀飞了。
      
      不过仔细再一看,原来叶白鹿安安静静的,这会儿已然趴在案几上睡了过去,怪不得毫无声息。
      
      谢青崖莫名觉得太阳穴有些钝痛,抬手轻轻的揉了揉。
      
      就瞧长案那面,叶白鹿手里还捏着毛笔,却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她为何如此疲惫,直接就趴在宣纸上沉入梦乡,就连谢青崖回来了也不曾发现。
      
      谢青崖心里止不住就在想,这叶白鹿看起来比雪花还要脆弱,但性子着实不是那般。当真不愧是大将军的女儿,从里到外透着一股随性。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竟是大大咧咧在朕的寝宫里睡着了,说出去怕是旁人都不会相信。
      
      叶白鹿的确是累的够呛,自从穿越过来,总是鸡飞狗跳,至今都没怎么睡过安稳觉,如此才会吃饱喝足,不知不觉眼皮发沉,直接睡了过去。
      
      谢青崖走过来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脚步。然而当他走到叶白鹿面前之时,叶白鹿仍然睡得香甜,完全没有察觉身边多了个人。
      
      谢青崖干脆又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咳!”
      
      叶白鹿仍然没有丝毫反应,睡得那叫一个岿然不动。
      
      谢青崖又是一阵太阳穴钝痛,心想是了,连殿门开合那么大动静都无法吵醒叶白鹿,朕咳嗽两声肯定也无法将她叫醒。
      
      谢青崖没能叫醒叶白鹿,倒是看到了桌上的宣纸,叶白鹿似乎是在上面写了什么,就压在她的胳膊下面。
      
      谢青崖无法将宣纸抽出来,值得略微低头去看,隐约看到“约法三章”四个大字。
      
      “这字写的……”
      
      谢青崖一看之下,止不住摇了摇头:“当真难看的惊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随手将大插屏上搭着的裘皮披风摘了下来,似乎是瞧叶白鹿睡得发冷,想要大发慈悲给她披上一件保暖。
      
      “唔——”
      
      披风还未有搭在叶白鹿肩上,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趴在桌上的叶白鹿皱了皱眉。
      
      【叮——】
      
      【系统提示:系统故障,请勿惊慌。】
      
      叶白鹿在睡梦之中,好像听到了系统提示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想要瞧一瞧系统又发生了什么问题。
      
      “嗬——”
      
      不等叶白鹿完全清醒过来,她只觉得自己下盘不稳,双腿一软,差点保持不住平衡摔倒在地上,赶紧趔趄着站直。
      
      奇怪……
      
      叶白鹿心里犯嘀咕,自己不是坐着睡着了吗?为什么坐着还能摔倒?
      
      她摇了摇头,这才醒过神来。这一睁眼,却看到了趴在案几上的“自己”,而叶白鹿手里还拽着一件厚实的披风。
      
      叶白鹿也算是见怪不怪,心里莫名平静如水,煞是老道的想着,原来又是系统故障,自己和谢青崖又互换了。
      
      而趴在案几上的“叶白鹿”,终于清醒了过来。谢青崖顶着叶白鹿那张脸坐起身来,一脸震惊的先是低头去看自己的手,随即抬头去看站在案几前的“自己”。
      
      这四目一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通知~本文周五11月20日就要入V啦!虽然收藏还是很少很少,不过蠢作者会努力更新哒!
    V后每日更新1万字以上,仍然每日早8点存稿箱自动更新~打滚卖萌,希望小天使们能支持蠢作者的正版!么么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