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入梦

作者:长生千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棒打鸳鸯

      “陛下,”叶白鹿连忙道:“小女子还是先退下罢,以免给陛下惹来麻烦。”
      
      谢青崖倒是淡定,仿佛并不在意旁人误不误会他,淡淡的说道:“朕的寝殿只有这么一个门,你若是此时退下,恐怕会与太后面对面撞个正着。”
      
      “这……”
      
      叶白鹿目光四下一转,道:“那请陛下准许,让小女子暂且藏起来。”
      
      谢青崖的寝殿这么大,叶白鹿一眼就相中了里面的大插屏,屏风后面好大一块地方,不知是做什么的,反正足以挡住视线,若是叶白鹿藏身在屏风之后,太后进来也决计瞧不见她。
      
      时间紧迫,叶白鹿口中恭恭敬敬,却心里急的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不等谢青崖允许,已经快步往大插屏那面走了过去。
      
      谢青崖没开口,只是抬起手臂,袍袖发出“哗啦”一声,正好挡住了叶白鹿的去路。
      
      叶白鹿差点撞在谢青崖身上,立刻后退两步,道:“陛下?”
      
      谢青崖似笑非笑,看起来仍然不慌不忙,道:“你与朕又未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更没有半点私情,为何慌慌张张的,反倒让人心生怀疑。”
      
      叶白鹿很想要大声反驳谢青崖,自己现在不躲,别人才会大肆脑补,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扬言是清白的,绝对会被看做好大一朵白莲花,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只是叶白鹿反驳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转眼就瞧见谢青崖唇边若有似无的弧度。谢青崖可是个人精,恨不能比别人多长了一副玲珑心窍,他能不懂这个道理?
      
      谢青崖自然明白人言可畏的道理,而此时此刻,他恰巧就很是需要这样的人言与误会。
      
      谢青崖也不明是什么缘故,反正他几次三番的无端端与叶白鹿互换身体。虽然谢青崖很想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可这会儿他还没有想到阻止的办法。
      
      谢青崖心里寻思着,大将军这宝贝女儿叶白鹿差一点就嫁给了幽州王谢一鹤。若是叶白鹿真的嫁了谢一鹤为妻,那么谢青崖一不小心互换到叶白鹿身上,再睁开眼睛岂不是……
      
      只是这般一思忖,谢青崖脸色铁青,周身气压骤降下来,突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念头。
      
      ——棒打鸳鸯。
      
      就在谢青崖考虑如何拆散叶白鹿和谢一鹤的时候,寺人正巧来报,说是太后娘娘赶来了。
      
      谢青崖拦住叶白鹿,口里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实则哪里是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根本就是想要坐实太后心中的误会。
      
      叶白鹿一瞧他那“阴测测”的笑容,就知道他绝对没安好心眼。谢青崖仗着自己颜值高,声音好听,居然指鹿为马,叶白鹿心说我又不傻,信了你的邪!
      
      此时叶白鹿也来不及和谢青崖理论,毕竟太后已然就在外面,仿佛下一刻就要冲进来“抓奸在床”。
      
      叶白鹿急中生智,干脆做出要往谢青崖怀里扑的架势。
      
      这一招果然有用,谢青崖洁癖十足严重,眼看着叶白鹿撞过来,当下脸色一变,立刻就将抬着的手臂放了下来,以免两个人发生什么“亲密”的肢体接触。
      
      叶白鹿早有准备,弯腰一钻,快速从谢青崖身边逃了过去,兔子一般就跑到了大屏风后面躲起来。
      
      谢青崖后知后觉自己恐怕是上当了,心中气得不轻,回头去瞧叶白鹿逃窜的背影。
      
      就在这时,殿门外传来寺人的声音……
      
      “太后娘娘您不能进去啊……”
      
      “这,陛下在安歇,吩咐了不叫任何人打搅的。”
      
      “请太后娘娘赎罪。”
      
      随即一个女人的声音道:“陛下在安歇?殿内可是陛下一个人?”
      
      “莫要拦着哀家,你们胆子着实大得很呢!”
      
      “轰隆——”
      
      伴随着那呵斥的女子声音,谢青崖的寝殿大门轰然打开,没成想谢青崖竟是主动从里面走了出来。
      
      叶白鹿还躲在屏风后面,做贼一样抬头瞧了一眼,正好看到打开的殿门外面,站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女人,想必就是谢青崖的生母,当今的太后娘娘。
      
      叶白鹿只来得及瞧这么一眼,大殿们很快被寺人又给关闭,挡住了叶白鹿探寻的目光。
      
      虽然只是一眼,但是这太后娘娘果然生的貌美无双,怪不得谢青崖长得那般俊美无铸,遗传基因实在是没的说。
      
      太后看起来也就三十岁的年纪,乍一瞧根本不像是谢青崖的母亲,反而说是姐姐更为让人信服。
      
      殿门已然闭合,叶白鹿无法再瞧见外面的情形,不过倒是可以听到殿外那些人的说话声。
      
      就听谢青崖的声音阴沉不悦,道:“朕不是吩咐了朕在休息,不得打搅么。”
      
      “陛下恕罪陛下恕!”
      
      殿外的寺人和宫人霎时间跪了一片,皆是颤巍巍的不敢抬头,看起来是十足惧怕谢青崖的威严。
      
      就连刚刚还底气十足的太后也变了脸色,声音不再尖锐,止不住就降低了下来,道:“儿啊,哀家听说一些流言蜚语,所以才到这里来瞧瞧的,哀家也是为了陛下好。”
      
      叶白鹿在大殿内挑了挑眉,这谢青崖简直就像是活阎王一般,不愧是书中的头号大反派,似乎就没有人不怕他的。
      
      以前谢青崖小的时候,曾经被他的生母,也就是现在的太后娘娘虐待过。谢青崖如今“洁癖”症状,也是因着当时留下的心理阴影。
      
      若说谢青崖最恨的人是谁,恐怕就是他的生母。可偏偏谢青崖登上九五之尊的帝位后,却无法对他的生母报复什么。
      
      不论如何说,那个女人都是谢青崖的生母,古人最为注重孝道。若是谢青崖登上皇位后,被扣上一个杀母的大帽子,恐怕这皇位是无法继续安然坐稳的。
      
      如此一来,谢青崖最恨的人变成了太后,反而尊贵无比,哪里能不让谢青崖熬心。
      
      太后也知道自己以前做过什么,但自持对谢青崖有养育之恩,觉得谢青崖不敢怎么样自己,在宫里头过的也算是十足滋润。
      
      不过话又说回来,太后也知道自己这儿子心狠手辣,所以没事是不敢招惹他的,然而眼下这一趟不得不来!
      
      太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慈祥又温柔,道:“儿啊,哀家听说……陛下竟将幽州王的妻子给弄进了宫里头来,还独处一室,这……”
      
      “太后慎言。”谢青崖并不看她,也不等她讲话说完,已经截断道:“朕怎么不曾听说幽州王已经娶妻结婚的事情?是了,前些个日子,倒是听说幽州王府闹了个大笑话,不知太后有没有听说。”
      
      什么大笑话,可不就是那场根本没能完成的婚事。
      
      “况且,”谢青崖又道:“朕怎么不知朕的寝殿里有什么女子?”
      
      叶白鹿此时此刻,的确就藏在谢青崖的寝殿之内。不过谢青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向来出神入化,让叶白鹿不得不佩服。
      
      谢青崖这话说的和其正义凛然,而且威严怕人,太后竟是不敢反驳了去,只得期期艾艾的说:“陛下莫要动怒,哀家也是……也是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
      
      谁料到谢青崖还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冷冷的道:“好得很呢,现在都有人敢在这宫里头,编排起朕来了。太后可是从你身边那些宫人口里道听途说的?”
      
      他这般一说,太后身边的一众宫女顿时吓得面无人色,一个字也不敢说,“噗通”一声直接跪下磕头。
      
      叶白鹿起初听说太后来捉奸,心里还挺着急的。不过这会儿一颗心重新回到肚子里,早知道谢青崖这么厉害,自己根本不用躲啊。
      
      没多长时间,太后气势汹汹而来,已经夹着尾巴铩羽而归,殿外平静下来,悄无声息。
      
      叶白鹿抻着头等了半天,的确没听到有人再说话的声音。只不过谢青崖也没有重新推开殿门回来,也不知道是还在殿外,还是去了什么别的地方。
      
      叶白鹿心中狐疑,有些个蠢蠢欲动,若是自己趁现在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宫去,会不会比较好?免得一不小心,再被谁给捉了奸,到时候真的有嘴也说不清。
      
      叶白鹿垫着脚,小心翼翼溜到大殿门口,轻轻的推开殿门……
      
      “叶姑娘。”
      
      这殿门才推开,叶白鹿就瞧见外面站了一众的宫女,仿佛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为首的宫女十足恭敬的垂首道:“叶姑娘,陛下吩咐了,请叶姑娘安心在殿内休养,不要随意出去走动,以免磕了碰了。”
      
      什么磕了碰了说的好听,叶白鹿心里明白的厉害,谢青崖这明摆着是要软禁自己啊。
      
      那宫女手里还捧着东西,又道:“陛下特意为叶姑娘准备了一些东西,叶姑娘若是用得上,尽管吩咐婢子们就是了。”
      
      叶白鹿低头一瞧,宫女们捧得都是一些日用品,简直应有尽有。这谢青崖不只是想要软禁自己,瞧这样子,还是打算长期软禁……
      
      “叶姑娘请入殿休息,”宫女微微一笑,善解人意的道:“陛下政事繁忙,恐怕要日落之后才有空闲,到时候,婢子们会提前伏侍叶姑娘焚香沐浴的。”
      
      “焚香沐浴?”叶白鹿听得眼皮一阵狂跳,我为什么要焚香沐浴迎接谢青崖,看来不只是太后有所误会,好似每个人对自己的误会都很大……
      
    插入书签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