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入梦

作者:长生千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暴君的套路

      谢……
      
      谢青崖!
      
      叶白鹿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里准备,此时此刻看到谢青崖本人,却还是吃了一惊,差一点就当面喊出了他的名字。
      
      谢青崖也不知是何时进入的大殿,完全悄无声息。他身材高大,气势十足,给人一种浓重的压迫感。
      
      最主要的是,谢青崖一袭龙袍加身,那霸气威严的装束昭示着他九五之尊的身份,叶白鹿想要像上一次一般装傻充愣根本不行。
      
      叶白鹿是个现代人,没有见人就跪的习惯。可入乡随俗,这里是古言小说之中,见了皇上的面还不跪的,恐怕不只是膝盖会不好使,脖子和脑袋也会不好使。
      
      片刻之间,叶白鹿脑子里九曲十八弯,权衡利弊一番,决定还是能屈能伸的比较妥当。
      
      就在叶白鹿准备跪拜当今皇帝谢青崖之时,倒是谢青崖先动了。
      
      谢青崖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唇角略微下压。他就用这样毫无温度的模样,忽然抬起手来,搭在腰间四指宽的带扣之上……
      
      “咔哒——”
      
      叶白鹿根本全无料到,就见谢青崖竟然抽掉腰带,解开了他一丝不苟整洁霸气的龙袍。动作行云流水,半个磕巴也不打,将衣衫脱掉随手扔在了一旁。
      
      “嗬——”
      
      叶白鹿倒抽一口冷气,连忙后退五六步,同时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吓得她根本不敢睁眼去看。
      
      叶白鹿突然被谢青崖“诱拐”进宫,这已经很是让她感觉惊悚。谁料到现在却还有更惊悚的事情发生。谢青崖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耍流氓,简直辣眼睛!
      
      叶白鹿心里疯狂吐槽着谢青崖,这暴君到底什么套路?
      
      “呵——”
      
      谢青崖冷笑了一声,道:“你捂着眼睛做什么?朕浑身到下,从头到尾,有哪里是你没见过,你没摸过的地方?”
      
      叶白鹿心里“咯噔”一声。因为几次互换的缘故,恐怕不只是叶白鹿发现了其中的端倪,谢青崖也发现了其中的一些规律。所以如今,谢青崖才会假借太后的名义将叶白鹿弄进宫来,突然对叶白鹿发难。
      
      果不其然,谢青崖就是来发难的,沉着嗓音道:“你告诉朕,朕胸口的这些字,你可觉得眼熟?”
      
      不需要看,叶白鹿也知道谢青崖胸口写了什么字。可不就是“到此一游”四个大字。
      
      叶白鹿有些没忍住,捂住眼睛的双手略微分开一些指缝,瞬间就瞧了个清楚,谢青崖结实宽阔的胸口赫然四个大字,还是玫粉色!
      
      叶白鹿唇角眉梢一抽,差点笑出声来。那MAC106唇釉的染色效果果然从未让人失望过。
      
      谢青崖一大早上,从叶白鹿的身体变回来后,就发现胸口的几个大字,立时让人打了热水,仔仔细细的清洗擦拭一番。然而可想而知,不管谢青崖怎么清洗,胸口仍然有痕迹,仿佛烙印墨刑一般,无论如何也消除不掉。
      
      谢青崖小时候的确吃过不少苦,也吃过不少亏。可他自从登上帝位后,就再没被人这么戏耍过,当下气得脸色铁青,这才将叶白鹿给骗进了宫里头来。
      
      “陛下……这,小女子不知陛下您说的什么意思……”
      
      叶白鹿自然打死也不能承认这事情是她做的,一口否定,满脸都是无辜的模样。
      
      “你不知朕说的是什么意思?”
      
      谢青崖又是冷笑了一声,同时逼近了叶白鹿一步。
      
      叶白鹿一见这架势,赶紧跟着退了一步,与谢青崖维持安全距离。
      
      谢青崖道:“好一个将军府的大小姐,没成想竟敢对朕使用巫术!”
      
      【叮——】
      
      【谢青崖对你的好感度-20】
      
      【BE结局提示:身首异处(触发条件:谢青崖好感度-44)】
      
      就在这危机重重的时刻,系统提示偏偏还跳了出来。
      
      叶白鹿定眼一瞧又是大吃一惊,BE结局来的迅雷不及掩耳,谢青崖不愧是反派暴君,这是准备砍了自己的脑袋?
      
      叶白鹿心中一凛,忍不住又想要吐槽。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之前系统支线任务,似乎还有一则是要谢青崖好感度-100的,那要怎么完成?被一口气砍两次半的脑袋吗?
      
      叶白鹿双眸一转,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化解危机。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叶白鹿心里已经有了个不成熟的小想法。书中写到过,谢青崖对上位女主秦摇玉一见钟情,旁的女子根本无法入谢青崖的法眼,谢青崖就喜欢秦摇玉那样的性子,爱的是死去活来。
      
      至于秦摇玉是什么样的性子?要叶白鹿总结,就是标准的绿茶口味。能屈能伸不说,装起小白花来也是一把好手。
      
      叶白鹿干脆一咬牙,全是为了活命,只能勉强学一学秦摇玉的本事,装成一朵绿茶味的小白花了。
      
      “陛下……”
      
      叶白鹿酝酿了一番,立刻就梨花带雨起来,抽抽噎噎的用帕子捂住脸,仿佛被吓得惊魂甫定,道:“陛下您到底说的什么?着实冤枉了小女子,小女子不过一介弱质女流,当真什么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被带到了这里来,心里害怕得紧……”
      
      【叮——】
      
      【谢青崖对你的好感度-20】
      
      叶白鹿:“……”???
      
      说好了暴君喜欢绿茶味儿的呢?叶白鹿一头雾水,怎么不管用,好感度反而又掉了20?现在里外里已经掉了40点好感度,如果再掉4点,叶白鹿当真就要身首异处一命呜呼……
      
      叶白鹿“哭”到一半,顿时就哭不出来了。
      
      “怎么的不哭了?”谢青崖用阴鸷的目光盯着她,道:“朕还等着听你继续分辩。”
      
      “陛下!”叶白鹿哭起来没用,自然不再浪费眼泪,心想着软的不行也只能来硬的了。
      
      她当下坦然的回视着谢青崖的瞩目,道:“小女子不过是在陛下胸口写了几个字罢了。而陛下您可是先动手打了人的,无端端就将幽州王打的鼻青脸肿,害的老夫人勃然大怒,将小女子关了禁闭。”
      
      “嗯?”谢青崖发出一个鼻音,眯了眯眼睛,道:“这般说来,你是承认自己对朕使用了巫术。”
      
      “小女子不曾承认。”叶白鹿镇定的道:“小女子也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几次莫名就变成了陛下您,小女子也着实想要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自然是不靠谱的系统故障。
      
      不过事情和谢青崖解释起来更困难,谢青崖又该误会叶白鹿使用了巫术。
      
      叶白鹿这话说完,谢青崖并没有立刻开口,只是沉默不语的看着叶白鹿。
      
      叶白鹿被他看的有些浑身发寒,但是仍然硬着头皮不肯示弱。她知道谢青崖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叶白鹿干脆先发制人,道:“虽说小女子也不知这是为什么,但这莫名其妙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想来小女子与陛下之间,应是有着一些关联的。小女子斗胆提醒陛下,若是陛下一怒之下斩了小女子的脑袋,图了一时的爽快,恐怕对陛下您来说,也是未知的灾祸。”
      
      “你可是在威胁于朕!”谢青崖脸色难看。
      
      叶白鹿平静的道:“小女子是什么意思,陛下英明果断,自然心中十足明白,何必故意曲解迁怒小女子呢?”
      
      “好得很,”谢青崖突然意义不明的笑了,说:“朕当真不知道,大将军的爱女如此伶牙俐齿。”
      
      虽说谢青崖一脸的不悦模样,不过叶白鹿还是稍微松了口气,她能看得出来,谢青崖已经被动摇了,应该是有所忌惮的。
      
      谢青崖如今是九五之尊,身份高贵无人能及,他自然珍惜爱惜自己的性命,不敢以此开一点玩笑。
      
      谢青崖略微颔首,道:“好,朕姑且信了你的言辞。就算这事情,你全不知情,而且你也是无辜受牵连者。可……”
      
      谢青崖话锋一转,叶白鹿脊背又是一寒,止不住目光偷偷的在谢青崖赤/裸的胸膛上转了一圈。
      
      果不其然,谢青崖道:“朕胸口上的字又是怎么说?难不成你也是无辜的?”
      
      “一……一时糊涂……”叶白鹿没骨气的略微缩了缩脖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补救道:“陛下放心,我能帮陛下擦干净的,真的!”
      
      谢青崖目光充满了不信任,他已经用尽了办法,什么样的凝团都用过了,就是无法洗净,总留着个玫红刺眼的印记。
      
      “陛下放心,我真的有办法。”
      
      这MAC106染唇效果的确非常要命,一般的香皂凝团是无法完全去除印记的,需要用洁净力很强的唇妆卸妆液才可。古代的卸妆用品还达不到这个效果,但是现代的很多卸妆液都可以办到。
      
      “要不我现在就帮陛下您……”叶白鹿怕他不信,立刻上前几步,伸出手来。
      
      “你做什么?站在那里别动。”
      
      谁料到叶白鹿才靠上去两步,倒是把谢青崖吓了一跳。谢青崖就宛如方才的叶白鹿一样,瞬间跟着退了两步。
      
      叶白鹿动作一僵,眨了眨眼睛。刚才还一脸威风凛凛,豪爽脱衣耍流氓的暴君谢青崖,这会儿怎么突然变成了受惊的小白兔?
      
      叶白鹿转念一想,是了,没错……
      
      差点忘了谢青崖可是有“洁癖”的人,他受不得旁人和他有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
      
      此时此刻,谢青崖袒露着肩背,叶白鹿抬手要碰他,可不是把谢青崖给吓了一跳?
      
      叶白鹿差点嗤笑出声,本以为谢青崖是只猛虎,却原来是个纸老虎假把式。
      
      一瞬间,叶白鹿觉得自己仿佛调戏了黄花大闺女的恶霸,莫名心里还挺酸爽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原味鹅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筱潔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