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入梦

作者:长生千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羊入虎口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叶白鹿很想大声的反驳制止那些子哇乱叫的仆役和丫鬟。然而墙下叫喊的嘶声力竭,差点就将叶白鹿耳膜都给喊穿了去,叶白鹿的声音竟是被他们完全覆盖住。
      
      不消一刻,也就眨眼的功夫,闻讯聚集而来的仆人更多,大家全都倒抽一口气,慌里慌张的继续大喊“不好了,小姐想不开要寻短见,快来人啊!”
      
      叶白鹿:“……”
      
      叶白鹿感觉自己已经无力反抗,只好一派“泰然”的坐在墙头上,稳住自己的平衡,满脸生无可恋,低头瞧着各种焦急的众人。
      
      她心里默默的想着,好你个谢青崖,咱们两个梁子算是结下了,不就是互相伤害吗?等下次系统故障的时候,就让你哭爹喊娘跪着求饶!
      
      “小姐!”
      
      “小姐您别做傻事啊!”
      
      “小姐您别吓我们,快下来啊!”
      
      催雪拜星横云和酹月四个小丫鬟也闻讯赶来,看样子是才发现她们家小姐不见了,急匆匆快跑到墙根下,顿时惊慌失措不知怎么才好。
      
      叶白鹿一瞧催雪来了,顿时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挽救一下,催雪性格特别的稳重,不像旁的丫鬟那般咋咋呼呼。
      
      叶白鹿连忙对着墙根下的催雪招手,说:“催雪,催雪快给我找个梯/子!”
      
      “鹿儿!鹿儿!”
      
      “你要做什么?你别吓唬为娘啊!”
      
      叶白鹿的声音再次被尖锐的喊声覆盖住,因为隔得太远,还有呼呼的大风作祟,催雪根本没有听清小姐说了什么,反而只是见到小姐在跟她们“挥手作别”。
      
      这次赶来的乃是叶白鹿的娘亲,还有大将军府辈分儿最高的叶老夫人。
      
      叶白鹿的娘亲一见这情形,差点子双眼一翻白便吓昏过去,好在旁边一干小丫鬟连忙将她搀扶住。
      
      老夫人也吓了一跳,焦急万分的道:“你这是做什么?爬那么高做什么?!”
      
      “鹿儿,有什么事情你先下来再说啊。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你这是做什么啊!”叶夫人已然哭了出来,眼泪扑簌簌的就流。
      
      叶白鹿头疼的厉害,感觉自己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老夫人赶忙也道:“是了是了,你是怨我先前责罚了你,将你关了禁闭,是不是?你这孩子怎么……唉,罢了罢了,你且先下来,只要你下来,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你且先下来!”
      
      虽说老夫人平日里并不怎么待见叶白鹿,可不管怎么说,叶白鹿也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也都是老夫人的孙女,好歹是一条人命。
      
      再者说了,万一这事情真的闹大了,叶白鹿真的跳下来一命呜呼,传出去指不定被人怎么说道,将军府的人面上也无光,老夫人恐怕要抬不起头来做人。
      
      这般一思虑,老夫人便放软了态度,一看就是想要先把叶白鹿哄骗下来再说。
      
      叶白鹿压根不想“跳楼”,不过她是有“前科”的人,所以大家见她爬的那么高,自然而然就以为叶白鹿要想不开。
      
      鸡飞狗跳半晌,才有仆役小厮搬了梯/子过来,将叶白鹿解救下来。
      
      叶白鹿双脚才一落地,老夫人顿时脸色骤变,挥手大喊着:“快来人,反了反了!真是反了天了!三天两头寻死腻活,你这是撂脸子给谁看!给我把小姐抓起来!”
      
      “老夫人!”
      
      叶白鹿的娘亲连忙护住叶白鹿,道:“老夫人息怒,鹿儿已经知错了。您万勿与小辈儿一般置气,万勿伤了您的身子啊。”
      
      “今儿个谁也不要给她求情,把小姐给我带回房去,门窗都给我钉死!若是不好好教训她一番,恐怕日后嫁到幽州王府去,也会给我将军府丢人现眼!”老夫人气得脸面通红,就差跺着脚的嚷嚷。
      
      “老夫人,老夫人您就饶了小姐罢!”催雪一干小丫鬟也赶忙在旁边求情。
      
      若说这些人中谁最淡定,恐怕就是叶白鹿本人了。
      
      叶白鹿其实挺能理解老夫人的,一大早上天还没全亮,就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情,不怪老夫人生气上火。
      
      叶白鹿也十足生气上火,这罪魁祸首可不是什么老夫人,而是谢青崖那暴君!
      
      叶白鹿也没反抗,被带回了屋里去,精疲力尽的坐在榻上。
      
      四个小丫鬟皆是惊魂甫定,不敢留小姐一个人呆在屋里,全都陪伴在身边。
      
      拜星眼睛通红,道:“小姐,昨个晚上您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忽然想不开了呢。”
      
      “是啊,不过禁足几日便好了,小姐放宽心。”
      
      昨天晚上叶白鹿的确好好的,很早就熄灯睡下。小丫鬟们根本没发现叶白鹿丝毫的不对劲儿,当然她们也根本不知道,大半夜的时候,她们的小姐已经换了个芯子。
      
      小丫鬟们都去休息了,叶白鹿不需要旁人上夜,一晚上丫鬟们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可就在今儿个一早,催雪起的最早,往小姐屋舍外打扫院子,转到舍后的时候,正巧看到小姐的窗子打开着。
      
      催雪好生奇怪,探头往窗子里一瞧,顿时大惊失色,小姐不见了!
      
      “叶白鹿”趁着旁人没有察觉的空档,居然撬开室户,翻窗离开了房间,来了个人间蒸发,也不知去了哪里。
      
      叶白鹿听着小丫鬟们的叙述,眸子不着痕迹的转动着,心想着这一切肯定都是谢青崖搞出来的事故。
      
      估摸着谢青崖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大将军府,回到宫里面去。不过很可惜,在谢青崖翻/墙翻到一半的时候,他和叶白鹿又兑换了回来……
      
      叶白鹿伸手压着额角,叹息一声道:“我有点累了,你们也先去休息罢。”
      
      “小姐……还是叫我们陪着你罢……”催雪不放心的说:“婢子们……”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催雪没来得及说完话,叶白鹿也没来得及休息,那面酹月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路跑一路高喊着不好了,听得叶白鹿眼皮狂跳不止。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叶白鹿感觉自己已经倒霉到家,恐怕没什么可能比现在更倒霉的了。
      
      酹月满脸惊恐,道:“小姐!大事不好!宫里来了消息,说是太后娘娘派了人,要接您进宫去说话!”
      
      “什么?!太后娘娘叫小姐进宫去?”
      
      四个小丫鬟一听都是吃了一惊。
      
      真别说,叶白鹿也有些吃惊,这太后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叫自己进宫去说话?
      
      不过转念一想,叶白鹿忽然就明白过来,太后恐怕是叫自己去兴师问罪的罢?
      
      当今太后乃是谢青崖的生母,不过与谢青崖的关系相当恶劣。对比起来,这太后与幽州王谢一鹤的关系则是亲近不少。
      
      在小说之中,太后曾多方帮助男主谢一鹤。有的读者甚至发出灵魂的疑问,觉得男主谢一鹤很有可能是太后的私生子。如此一来,谢一鹤或许不是谢青崖的侄子,而是谢青崖的弟弟。
      
      总而言之,太后是十足疼爱幽州王谢一鹤的。原本大将军之女叶白鹿和幽州王谢一鹤的婚事,也是太后一手促成。其实太后并没有多喜爱叶白鹿,而是想要巩固幽州王的势力,想要将大将军一脉的势力拉拢到幽州王身边。
      
      说白了,只要叶白鹿嫁给幽州王,那么大将军府便成了幽州王谢一鹤的后盾,可谓是强强联合。
      
      好好的联婚却出了岔子,婚事被搁置了不说,昨天“叶白鹿”更是将幽州王谢一鹤打得鼻青脸肿。这事情传到太后耳朵里,太后岂有不生气的道理?
      
      叶白鹿心里明镜一般,止不住叹息一口气,心想着谢青崖啊谢青崖,不愧是头号大反派,竟这么能给自己惹事!
      
      老夫人和叶白鹿娘亲那边也听说了消息,太后叫叶白鹿去说话,一时间将军府人心惶惶,都觉得太后是找叶白鹿去问罪的。
      
      大家着急归着急,却也没有旁的办法,只能让宫里来的寺人将叶白鹿给接了去。
      
      叶白鹿一脸淡定的被接进宫去,引路的寺人也不多话,只管带着叶白鹿在宫中穿行。
      
      “请这边走。”
      
      寺人七拐八弯,总算是带着叶白鹿来到了一处大殿门前,做了个手势,请叶白鹿进入。
      
      叶白鹿点点头走进去,而引路的寺人却住了步子,并不再往大殿里走。
      
      寺人半垂着头,还挥了挥手,守在大殿门口的宫人们立刻会意,尽数跟着离开。
      
      殿内非常宽敞,叶白鹿走进去,一时间无法看清里面的摆设。大殿的室户没有打开,阳光被阻隔了大半,借着微弱的光亮,不知是不是错觉,叶白鹿竟觉得这大殿有些个眼熟。
      
      “这里是……”
      
      叶白鹿再仔细一看,当即抽了口冷气。眼前的大殿可不是眼熟吗?有两次系统故障,叶白鹿都是在这间大殿内醒来的。
      
      这里是暴君谢青崖的寝殿!
      
      叶白鹿只觉得,被她抽进嗓子眼的冷气,一直窜入她的四肢百骸。说好了是太后娘娘找自己进宫来说话的呢?寺人却为什么把自己带到了谢青崖的寝殿来?
      
      上当了!
      
      叶白鹿后知后觉,那暴君谢青崖一向狡诈多端坏得很!恐怕真正要找自己兴师问罪的不是什么太后娘娘,而是谢青崖本人。
      
      叶白鹿心说大事不好,莫名心虚的厉害。
      
      她当下一转身,赶紧就要退出大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哎呀……”
      
      就这么一转身,叶白鹿瞬间撞在了一堵热乎乎的“墙”上,撞得她鼻尖一酸,差点跌倒在地上。
      
      就在叶白鹿恍然大悟之时,竟有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她的身后。叶白鹿逃得匆忙,哪里注意到那人,直接一个“投怀送抱”就撞了上去。
      
      叶白鹿轻呼一声,捂住自己的鼻子抬头一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记录一下,快400收藏啦!
    虽然收藏可可怜怜,冷到了北极,不过这篇文入V后应该还是会万字更新的,每天1万字起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