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每一个漆黑的夜晚,都有一次等待黎明的机会。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每一个漆黑的夜晚,都有一次等待


  总点击数: 11725   总书评数:107 当前被收藏数:40 文章积分:3,559,87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危言耸听
    之 gl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20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夜 深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我作了个梦。
      梦中的我被一大群人追着,他们挥舞着刀子,嚷着要把我剁成八块。
      街景是一个个堆砌出来的细小模型,我跳过一面又一面的围墙,然后后面又是一面更高的围墙。
      我没有叫,即使是梦,也认真地逃跑。
      醒来的时候,妈妈问我,为什么昨天晚上都不睡觉。
      我有。我说。妈妈生气:整晚在房间里碰得砰砰哐哐,人家还要睡不要。女孩子还学人家玩那些乱七八糟的游戏,不知所谓。
      是,我一面擦牙一面想,如果我是男孩子,那就会变成是事业。
      象弟弟,他就没有挨过骂。
      吃完早餐,我和弟弟去上学。
      在路上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扯着他的衣领,恶狠狠地问:小子,今天妈妈给了你多少钱?
      弟弟很怕我,他马上翻出口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我冷哼一声,抢过他的钱。他也不敢说句什么。量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回去对妈妈说,自己的姐姐打劫他。
      男生?真没用。我不屑地想。
      这就是小时候的我,还有,小时候的弟弟。
      那时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这个不中用的弟弟也会长大成人,也会成为可以令女孩子为他哭泣的混蛋。
      久远的事情都好象全部只发生在昨天。
      直到现在,我都还醒不过来。
      
      阳光,汗水,夏天的蝉鸣。
      我的同桌坐在他的位子上看书,发出一阵傻笑。
      这是什么?我问他。
      网络文学。他回答。
      看不出来,我以为他只看武林秘笈。瞧了瞧书名,我的野蛮青春?我有点不屑:这是什么鬼东东。
      他瞪我一眼,意思是我妨碍到他了。
      我不以为然,对他冷笑:怕什么,反正你只有野蛮,没有青春。
      他刚想发作的时候,课铃响了。
      任课老师走进来,全班马上肃静,我也安静地盯着讲台上的人。
      他教的是数学,抽象的符号,抽象的公式,理性的思维,他是一个谜,对我来说。
      学生一般讨厌会不断提问的老师,但我不一样。
      我们的数学老师喜欢一个接一个地提问,有规律地,顺手一指,那么一整组的同学都要轮着回答他的问题,我喜欢这种感觉,就象他的数学公式。
      每当我被点名,要求到讲台上示范演算,我会毫不犹豫,作出最精彩的解答。
      这种时候,即使我不发出言语,也充满亮光。无论是谁,都无法移开视线。
      我以为,他也应该一样。我的数学老师,他永远对我微笑,意义不明。
      有人说,暗恋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但我不这么认为。或许我是一个暖昧的人,所以只喜欢暖昧的表达方式。
      而我所暗恋的对象,会玩一种逻辑思维的魔术。
      你会嫁不出去。一定。我的同桌信誓旦旦,他以为自己是伟大的预言家。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形式化的东西,就象我不喜欢无法演算出结果的人生。这样说好象有点矛盾,而书上写的是,矛盾推动事物的发展。
      放心,你也一定没有人愿意下嫁,大家都是有缺憾的人,不必如此取笑对方。我说。
      他惊恐地跳开,再一次用莫名畏惧的眼神盯着我看,那大概是因为我的预言比他的更有说服力。
      我的人生没有颜色,所以我决定学画。
      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兴趣班,任何人任何时间任何理由,都可以光临。
      教画的是一个高年级的学长,不知为什么,去学的全部是女生。
      “欢迎新学员的加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向我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事情马上明显起来,他是光源,所以招惹不怕灼死的细小昆虫。
      我对他展露笑意,我不怕,因为我是一张网。
      他看了我一会儿,对我说:“其实你不适合学画,你适合被画入画中。”
      是,不必怀疑,摄影师都喜欢拍摄最特别的景物,而画家则喜欢画最平凡的东西,要不然你以为达芬奇干嘛去画蛋。
      他就是用这种方法获得猎物,不过找错对象,因为我是一个嫁不出去的人。
      我拿起画笔的时候,他很认真地把着我的手,告诉我正确握笔的方法。
      这个人有点张狂,我觉得自己不象在学画,象在耍剑。
      一个星期后,我放弃。回到家中,宁愿跟弟弟争电视机,因为我的生化危机快要被我攻破了。
      弟弟要看动画片,被我推到地上一阵折磨,最后屈服。这小子永远学不乖,明知不会赢,但次次都争取,勇气可嘉。
      有时我在想,父母都疼他,他要是哪天反了我,我也双手难敌四拳。
      所以有时不得不收买他一下。因为平时对他太糟糕,偶尔恩典一次,他都会象被神仙打救,受宠若惊。
      那时我会明白,其实一个人的满足,也可以很简单。
      
      我的第一次恋爱,没有颜色。
      我与我的对象在学校的那条热闹的走廊上决定我们的恋爱。
      窗外是和煦的阳光,影在我们的面无表情的脸上。
      “我喜欢你,可以交往吗?”
      我没有回答,因为对方问得很随便,于是我的态度也很随便。
      “试试看吧。”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我不反对,也不同意。于是游戏开始。
      象所有的学生情人一样,我们漫步在学校的林间小道,但这其中没有甜言蜜语。因为甜言蜜语理应由男生主动,一句一句地灌注入女孩子的心灵,而问题在于,我是女生,她也是女生。
      不知是哪本书上写过,现代的爱情可以超越一切障碍,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问题,只有喜欢不喜欢,没有可以不可以。
      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相恋的两个人,好,那么这个理论可以成立。
      在说爱我的那个女孩眼中,我看不见有多少的感情,可以支撑过这个夏天。
      游离的青春,游离的心,没有足够的力量和时间来抵抗外界。
      生活太过苍白,我又想起了那个画室。
      因为那只是一个兴趣班,任何人任何时间任何理由,都可以光临,所以我又去了。
      教画的学长已经毕业,新来的指导生有着一头漂亮飘逸的长发,仿佛画画的人都应该配以画一般艺术的气质。
      这次来学画的全部是男生,我是唯一的意外。
      “欢迎新学员的加入。”她微笑地对我说,似曾相识的阳光。
      “听说你以前也来这里学过画,为什么中途放弃?”她问。
      看得出来,她的确是爱着画画,仿似一种使命。
      “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回答,不过现在我又对游戏机厌倦了。人总无法永远钟情于同一个人,或同一件事物。
      为了寻找更优良的基因,所以人类不断出轨,不断重新结合,这是天性,不是见异思迁,也不是贪新忘旧。
      我可以重新开始教你。她对我说。
      站在画板前面,她握起我的手,对我说,这才是握笔的正确方法。
      她的发丝拂过来,轻飘飘地象一缕烟。淡而香。
      连续十堂课,她还在教我握笔,信息再明显不过。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微妙得不象事实,没想到只是偶遇过一次,就会发现身边特别容易招惹同类。以前不知道,不是因为不存在,而是因为看不见。
      我用我的青春,画一幅永远无法成形的画。全部变成我的败笔。
      “你会不会爱上我?”她问。
      “那你会不会爱上我?”我反问她。
      她专注地审视着自己的画布,她喜欢一边谈情说爱一边完成她的创世佳作。
      在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人愿意无条件地为对方牺牲,即使有,也如烟花般寂寞。
      我在充满灰尘和扭曲光线的画室与一个女生接吻。
      她对我说,我令她疯狂,在这一分钟。
      我对她微笑,那无所谓,我说,反正我爱你,也只有这一分钟。
      
      我喜欢课室里异常的安静气氛。象一种等待被打破的禁忌。
      善于玩弄逻辑数学的魔术师,站在讲台上,继续他伟大的事业。
      我坐在台下,静静地注视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流动。
      人因为相爱而结合,爱是做出来的,有人这样说过。
      我的同桌摆开大大的笔记本作掩护,在台底下继续看小说,依然发出傻笑。
      这是什么?我问。
      网络文学。他回答。
      你的野蛮青春?
      搭错线。
      呵,竟还骂人。我听见我的魔术师在叫:“第三排四座的同学,这一题请上来为大家示范演算一下。”
      我的同桌因为与我私聊而被点名,他狠狠地看我一眼。
      你会嫁不出去!一定!他诅咒我。如果说个一百次,或许真会变成事实。
      他的书掉到地上,被我捡起。
      搭错线,我笑,竟然是书名。
      我看着我的魔术师站在讲台上,一派大家风范。
      为什么被点名的人不是我?我想着。
      我永远不会成为他的选择,我总错过一切。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会发生,奇迹何时降临?每个人都在等待,每个人都在仰望流星。
      阳光,汗水,夏天的蝉鸣,震耳欲聋。
      我不了解你。她说。
      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你。你的思想,你的灵魂,你的一切。
      我躺在树荫底下,听她动人的埋怨。
      这是什么?我知道。
      分手吧。这样说的时候她哭了。我知道你有别人。
      分手就分手,但我没有别人。
      她说了很多,直到她离开,我还是躺在同一个地方,看着从树叶那边漏下来的阳光。
      今天我终于听见,除了自己的母亲,竟还有人想要了解我的思想,我的灵魂,我的一切。
      不如去写小说。
      睡醒的时候我还躺在同一个地方,身边来了另一个人。
      “为什么不去画室,我等了你一个下午。”她说。
      “为什么要等。”我看她一眼:“我去不去是我的自由。”
      “呵,是,你的自由。”她说完这句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我两段所谓的爱情,在此终止。
      
      我的同桌正背着我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精神恋爱。
      在我发现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只爱东方不败。
      他的情书就夹在书包里,一个不慎,飘到我的脚下。
      直到我把他的情书看得一字也不剩,他也不曾发觉自己掉了贵重物品。
      因为拆了人家的信是不道德的行为,所以我精心为他准备了另一个漂亮的信封,直接交到当事人手上。
      接信的人不在同一个班内,我花了些时间才找得到。
      “不好意思,我不收这种东西。”她说。
      “为什么?”我问:“因为我是女生?”
      她看我一眼,眼里没有一丝波动。
      当然,一个女生大概不会喜欢收到另一个女生的情书吧,不过我可不是她的仰慕者。
      “放心,我只是代转。”我把信放到她的手上:“我对你没有兴趣。”
      她一直没有表情,十分有性格。我冷笑。
      没想到我的同桌平时一副呆相,竟还敢追校花,真是天大的胆子。
      冷得连脾气都冻成一块,到底有哪个男生可将冰山劈开,我倒想看看。指望那个同桌的你当然是没可能。
      开在天山上的校花有很多追求者,一枝独秀。
      怪不得她会目中无人,太多感情,也不知可以分给谁,反觉不公平。干脆酷到底。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也睡在那棵树下。那里敢情是个好地方,所有的恩怨情仇,皆在此地发生,自然也可以在此地了结。
      她把信递给我,我看一眼说:“不好意思,我不收这种东西。”
      “为什么?”她学我的口吻:“因为我是女生?”
      我不作声,不知她想耍什么花样。
      “放心,只是想你代交,我对你没有兴趣。”她说。
      “你有回信的习惯?”我问,情书也不例外?
      “为免对方死心不息,还是说个明白比较好。”
      “呵,真爽快。”我跳起来,拍拍身上的草。接过她的信。
      她呆望了我一阵,突然说:“那天,我在画室见过你。”
      “刚好看见你和她,那个。”她比了比,做了个手势。
      那又怎样。我看住她,表情平淡。
      大概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令她觉得没意思,她讽刺地哼了一声:“好酷。”
      我也冷笑一声:“你也一样。”
      她倒没生气,好笑地看着我,突然伸出手来。
      我也只好伸出手去,在我和她两手相握的时候,从她手里传达过来的,当然不可能是单纯的友情。
      以我的性格,得罪的人比较多。
      我没有多少朋友,因为没有人受得了被如此冷淡地对待。
      我的同桌,收到拒绝信时面如死灰,象个被判了刑的死囚。
      何必伤心,我说,打从一开始就看得见结局的游戏,没有一点意思。
      他受不了我的冷嘲热讽,在我面前狠狠把笔盒丢到地上,散成一堆。那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真正地发脾气。
      直到上课,他都没有回来。
      
      风吹过树叶,雨就下了起来。
      我站在学校门口斜对面的车站前,倚着站牌看着天。
      云一片一片,层层交叠,看不见那一端。
      碎花伞子的阴影挡去了我的视线,有人把伞子递了过来。我转过头去,与她目光交会。她向我偏一偏头,我便跟她走了。
      那是我第一次去别人的房间,一个女生的房间。
      我以为起码会看见毛毛公仔,但她的房间中只有电脑和音响。
      随便捡起一片CD,于是唱机里传来摇滚乐手嘶哑的呐喊,冲不出去的束缚,捆着他的感情和声音。
      她抛过来一瓶可乐,我接过,这一路过来,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跟对方说过。
      一直到晚上,我离开。我们之间没有语言。
      她站在没有开灯的房间,目送走在漆黑街道上的我。
      在学校里,她甚至装作不认识我,但放学的时候,她会在学校门外的那个车站等,我什么也没有问,每次都跟她走。
      “你会不会考虑写情书给我?”她问。
      “我以为你不收那种东西。”我说。
      她不置可否,漂亮的女孩收到情书仿如作业,早已成为每天必做的课题。不过她说如果我肯写,她或许会考虑与我交往。
      “不是你在追我吗?”我问:“情书应该由你来写。”
      “谁在追你呀,神经病。”她气得瞪我一眼。尽管如此,她还是等在那个站牌前。
      我的同桌已经不会在上课的时候看小说了,他变得很认真,四十八分钟的时间,全部献给神圣的主。
      他立志要考K大,以他的能力,不大可能。
      他说:这一次,谁也不可以破坏我!你!你也不可以!
      我什么时候破坏你,我说,我不认识K大校长。
      不过如果我认识,很有可能会这么做。
      他把我当成敌人,只因为我偷看了他的情书,“破坏”了他的初恋。
      纯情的男生,经历挫折,会变成真正闪亮的男人。我说。
      你去死。他说。
      我惊奇地看他一眼,这小子开始有点气慨了。令人欣赏。
      那个夏季,在无声无息之间,逐渐隐退。
      当树叶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秋天,便开始了。
      
      弟弟恋爱了。我发现时间过得太快,令人难以适应。
      他一脸痴迷,我问他:你的对象,是男生还是女生?
      他奇怪:为什么这么问?当然是女生。
      是吧,这个世界需要无数平凡的人,衍生平凡的故事,来维持岌岌可危的平衡。
      每一个漆黑的夜晚,都有一次等待黎明的机会。
      只要你不放弃。
      魔术师要结婚了,他辞了职。那一天,新的数学老师来上课。
      他的年龄是个未知数,我看着窗外,从此对数学失去兴趣。
      每个人的人生,无论是生活还是生命,都象树上的树叶,总有一天会跌得粉碎。
      我得了病,一种看不见的病。它慢慢地侵蚀上来,与我的血肉混成一片,无法分辨。
      或许有一天我会自杀,我一直这样以为。
      我的同桌对我说,这根本不可能。因为你是那种需要全世界来陪葬的人。
      是么?我好奇,我都不知道呢。我说。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我的同桌对我轻哼。
      最接近我的人,看不见我的心,今天我竟听见不相干的人对我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
      这个世界充满玩笑。
      走出校园的门口,我没有去车站,直接回了家。
      连续三天,我都坐上相反方向的车子。
      第四天,她已经不在那里等了。
      然后?然后一切还原。
      我的生活没有色彩,苍白了十八年的青春,快要裂开。
      那个画室早就没有人在用,学校取消了兴趣班,现在所有的课娱活动课程,都要经过教导主任的审批。
      我推开画室的门,一片尘土飞扬。
      “你是来报名的吗?”身后有人拍拍我的肩。我转过头去,看见一张年轻的脸。
      “报什么名?”我问。
      “诗作班啊。”他说。
      “那是什么?”
      “我是文学社的,打算开一个班,主任已经把这间教室批给我们社用,我还以为你是来报名的呢。”
      “我不打算成为诗人。”我说。
      “没关系,看看无妨。”他把他们社的宣传纸给我看。
      这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在这个普通的学校里,过着普通的人生。
      我接过他的纸,他的宣传以晨羲为标题。
      “晨羲?”我打趣地问:“为什么不是黄昏?”
      他笑笑:“每一个漆黑的夜晚,都有一次等待黎明的机会。”
      “哦,好深。”我说。
      有兴趣的话,就来找我。他向我摆摆手,一边向走廊那边走开去。
      我把那张宣传纸折成了纸飞机,在经过窗口的时候放飞。
      十八年的黑夜,我没有看见过太阳升起的样子。每一天都是夜深。黎明的光线永远射不穿沉重的天际。
      我一直等,一直等。所谓的晨羲。
      如果做一个平凡的人,就会得到平凡的幸福。但那或许是另一个世界的黑夜。
      我渴望醒过来,但醒不过来。
      无法挣脱,
      直到,
      死亡。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