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你喜欢我

作者:奶茶无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白苏拔掉数据线,将手机举起来,给晏瑜看:“这你?”
      
      手机页面上,只有一个叫“江城第一攻”的微信用户。配合着这个微信名的是一张白纸黑字的一个大写的“攻”字作为微信头像。
      
      晏瑜看了一眼,笑道:“是啊。怎么样,是不是很霸气!”
      
      白苏没有说话,直接退出了微信页面。他头一次看到有人取这么个名字还得意洋洋的问他是不是很霸气。他觉得自己和傻子没什么好说的。
      
      晏瑜问道:“哎,你怎么又不加了啊?”
      
      白苏把手机放下,真诚的看着晏瑜,对他劝道:“晏先生,我这边建议你不用看心理医生了,还是早些去看脑科吧,如果晏先生那边没有熟悉的脑科医生,我可以为你推荐。”
      
      “你......什么意思,不举还会影响大脑吗?”晏瑜猝不及防被白苏这样说,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是,”白苏摇头道:“脑科的问题虽然不好治,但早些治疗,说不定还有得治。拖久了,恐怕就治不好了。”
      
      晏瑜终于反应过来了,“白苏你骂我脑子有病!”
      
      白苏:“我只是陈述事实。”
      
      晏瑜被激怒了:“屁的事实。你就是骂我脑子有病!姓白的你就仗着我喜欢你这张脸,不敢揍你是吧。”
      
      “哦,”白苏语调上扬,不屑的看着白苏,“你确定你能揍我,不是我揍你?”
      
      晏瑜瞬间焉了,他从小就精力旺盛喜欢折腾,他爸为了不让他这么折腾特地给他报了散打。他自认为虽然自己学得不算很好,但保命打架还是能占上风的。没曾想会在白苏这儿栽两次。
      
      他在心里计划,回去就找私人教练学擒拿。他要把白苏压在身下狠狠来一次。
      
      门外,响起敲门声。
      
      白苏抬眸:“进。”
      
      前台推开门,看了晏瑜一眼,就差没把“你怎么还没走”写在脸上了。她别过眼神微笑着把手上打包的鳗鱼饭递给白苏:“白医生,你的鳗鱼饭。”
      
      “谢谢。”白苏颔首致意。
      
      晏瑜见白苏打开饭盒动作优雅的吃了起来,丝毫没有考虑到他也还没有用午饭:“我的呢?”
      
      白苏头也没抬的说道:“晏先生想吃的话,出诊所后右转两百米就能看到。”
      
      “还有……”白苏喝了一口海带汤,说道:“半个小时已经到了。晏先生可以走了。”
      
      “你……”晏瑜下意识想反驳,想了下还是把话咽了下去,开口说道,“你先把我微信加上我就走。”
      
      喝了两口热汤,白苏舒服了一些,没有继续和晏瑜闲扯,打开手机按照自己的记忆把电话输入进去,看到那个“江城第一攻”还是满脸的嫌弃。
      
      他点了一下加入通许录以后,晏瑜的手机就传来信息声。
      
      晏瑜看着那个叫“Su”的微信名愉快的点了同意。
      
      “那你慢慢吃,我就先回了。有空一起喝酒。”晏瑜心满意足的对白苏晃了晃手机。
      
      “把巧克力带走。”白苏下巴往茶几那抬了抬。
      
      “那是给小景的,下次她来你给她。我晏瑜说了给巧克力就给巧克力的。记得放冰箱,不然一会儿化了。”晏瑜满意的拿着手机走了,走到门口前还笑着和白苏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
      
      晏瑜一走,前台就立马说道:“白医生,这人是不是骚扰你啊。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白苏没有回答,低着头继续慢条斯理的吃他的鳗鱼饭:“把巧克力放冰箱里,下周小景来的时候你记得提醒我把巧克力给她。”
      
      “啊。好。”前台见白苏没有想回答的意思,知趣的拿着盒巧克力退了出去。
      
      晏瑜从白苏那儿来到微信后,直接喜滋滋的开车回了家。
      
      他把车钥匙随手放在玄关柜上,一边换鞋鞋一边对照顾家里的阿姨叫道:“陈姨,你做几个菜,我饿了。”
      
      陈姨从房里出来,擦了擦手,说道:“哎,好。今天炖了鸡汤,我给你盛一碗,你先喝着。我抄几个菜一会儿就好。”
      
      “行。”
      
      晏瑜在门关处换好鞋后,吊儿郎当的往客厅走。当看到沙发上,有一个人正背对着他看报纸的时候,立马收起了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瞬间打直了背,往后小小的挪了几步。
      
      他想要在不惊动那个人的情况下,赶紧走,逃得越远越好。
      
      沙发上那人似乎察觉到后面晏瑜的动作,放下手中的报纸回头望着正准备逃跑的晏瑜:“去哪儿?”
      
      晏瑜听到声音,后退的脚步微顿,继而露出一个笑容:“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过来,坐着。”晏崇明把报纸叠好放到茶几上,优雅的喝了一口茶。
      
      晏瑜不情愿的坐了过去,乖乖的叫了一声:“爸。”
      
      陈姨把盛好的鸡汤端给晏瑜,晏瑜无声用眼神对陈姨控诉道“我爸在家你怎么不说啊”。
      
      陈姨装作没看到,笑着回了厨房。
      
      晏瑜从小就是个混世大魔王,到处惹祸,偏偏又是家里的幺子,上面有他妈妈护着,下面有他哥替他抗着麻烦,从小无法无天。每次惹了什么麻烦,晏瑜知道晏崇明要打他就往他妈妈怀里躲,晏崇明要揍晏瑜,晏妈就拦着和晏瑜讲道理。晏瑜每次表面答应得好好的,乖得很,下次又继续犯。
      
      后来,在晏瑜初三的时候,晏妈因病去世了,晏瑜跟着外面的朋友胡乱混日子。有一次他差点被在网上认识的“虎哥”带去吸.毒。好在晏瑜机智表面乖乖的同意跟着走,背地里找了机会给晏崇明打电话。晏崇明带着一般人赶到的时候,晏瑜差点就被那群人按着吸了。晏崇明让人废了虎哥的手,打点关系让人在吸毒所好好伺候虎哥。
      
      晏瑜那天确实被吓着了一直没缓过神,直到第二天才回过神。也就是那天,晏崇明严肃的把晏瑜带到书房,告诉他有话和他说。晏瑜那时候小,以为晏崇明是担心他想安慰他,一脸感动的跟着晏崇明进了书房,结果迎接他的就是一顿打。他哥在外面进不去想拦着都没办法,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打得有多惨烈呢?据说周围的别墅区都听到了晏瑜鬼哭狼嚎的惨叫,晏瑜一周没能下床,天天趴在床上说自己不是亲生的。
      
      从此,晏瑜对他爸的恐惧就到了一个地步,每次见到他爸正襟危坐的样子就不免想起那个明媚的下午自己被晏崇明关在书房里挨揍的场景。
      
      晏崇明等晏瑜喝了两口鸡汤后才缓缓开口道:“你现在也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晏瑜把碗放下,小心的观察着晏崇明的脸色和逃跑的方向,一有不对就溜走。
      
      晏崇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一直这样混日子。你哥当年还没毕业就已经在公司帮我打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了。你再看看你!”
      
      “我哥学金融的嘛,我一个艺术生。你总不能让我去公司天天给你们唱歌助威吧?”晏瑜还是没忍住吐槽道:“或者你看公司什么时候请那种大boss吃饭,唱歌的时候你把我带去吧,我负责当陪唱。”
      
      “胡闹!”晏崇明把手上的茶杯重重的放到茶几上,“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当时我就不让你学什么音乐,让你和你哥一样学金融或者管理。你偏不,一定要和我对着干,学什么音乐。你看看你现在这个专业能找到什么工作!”
      
      晏瑜舔了舔唇盯着那个茶杯没有说话,他怕他再多说两句,那个茶杯就会向他砸来。
      
      晏崇明见晏瑜不说话,放软了声音:“我不是不让你学喜欢的专业,你从小到大喜欢什么我没让你得到的。”
      
      这话在理,晏瑜没办法反驳。
      
      从小他喜欢的,无论东西也好,坚持什么事也好。晏崇明哪怕再不喜欢再晏瑜的坚持下也会服软,由着晏瑜去。
      
      晏崇明见晏瑜把那碗鸡汤喝完了,知道晏瑜是真的饿,让陈姨又重新给晏瑜盛了一碗鸡汤再继续说道:“我对你的要求不多,我知道让你一时间打理公司很难,你可以先从简单的做起。”
      
      晏瑜眼珠打转:“爸,什么意思?”
      
      晏崇明:“明天开始你就去公司报道。先从内勤做起,再慢慢接触业务。”
      
      晏瑜听到这话,脸上全是抗拒:“爸,公司不是有哥和你嘛。我去干嘛呀。我们家已经这么有钱了,总要有个花钱的。你和我哥负责赚钱,我花钱就好了。”
      
      “你住嘴!”晏崇明气急,“我迟早要退休,你想让你哥一个人打理这么大的公司吗?!你也不怕等我走了以后你哥把财产全吞了一分钱不给你。”
      
      晏瑜又喝完一碗鸡汤才觉得胃里没这么空了,他擦了擦嘴巴说道:“爸,你瞎说什么呢?!你这身体肯定长命百岁。再说了,我哥从小就疼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你别挑拨我们两兄弟的感情,少看一点那种脑残电视剧。”
      
      “别和我贫,我不吃你那一套。”晏崇明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总之,明天,去公司报道。你要是不去,你别想从我这儿拿一分钱!”
      
      “爸。”晏瑜知道晏崇明这是来真的了,音调都转了几个弯,试图改变他爸的决定。
      
      晏崇明没好气的说道:“别在我这儿撒娇,对你外面那群小男友撒去。”
      
      晏瑜高中的时候就向家里坦白了,他爸气得当时又想把晏瑜拉到书房打一顿。好在晏瑜有防备,当即跑到他爷爷奶奶那儿住了一个月,直到他哥带话说晏崇明气消了以后才敢回家。
      
      “撒娇?”晏瑜像一只炸起的猫,“蹭”的站起身来,严肃的反驳道:“爸,要撒娇也是外面那些人对我撒娇!我是不可能撒娇!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跟别人撒娇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