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你喜欢我

作者:奶茶无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白苏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了,电脑上的PPT还没有完成,桌边的咖啡也喝完了。他端起空杯子往外走打算为自己重新泡一杯咖啡来提提神。
      
      PPT是这周演讲要用的。上次他去老师那儿,老师便邀请他下周末回学校给新入学的学弟学妹开一次关于心理疾病的演讲。他本不是愿意出风头的人,但老师以前对他帮助很多,他便答应了。
      
      按照他的计划,今天预约的人挺少的,他有大把时间做PPT。结果万万没想到孔医生临时有事,把他那边预约的人都丢给了他。他一直忙到下班才结束,根本没时间做PPT。
      
      按照他以往的个性,肯定会在诊所把PPT做完再回家。但因为想着家里的晏瑜,一到点他就下班了。以至于他现在大半夜还在忙工作。
      
      他刚把卧室门打开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第一反应就是家里进贼了。
      
      他轻声把门带上,握紧了杯子轻声的往外走。客厅很暗,只有厨房有着一丝不寻常的光亮。通过那道光,他看到晏瑜从冰箱里翻出了一根火腿肠,表情似乎异常的开心。
      
      他握着杯子的手放松了些,看了两眼。突然意识到晏瑜手里的那根火腿肠了,好像是上次买来给小区流浪狗的,没吃完还剩下的一根,也不知道过期没有。
      
      他故意发出了声音走过去,却发现晏瑜啃得正欢根本没听到。于是他走到客厅把灯打开提示着自己的存在。
      
      晏瑜看到他出现的那一瞬间还挺慌张的,立马把火腿肠藏了起来。嘴巴里还塞了一大口火腿肠,鼓着腮帮子特别像一只小仓鼠。
      
      他竟然觉得晏瑜这样十分可爱。
      
      可爱是可爱,就是脑子不太好。
      
      他估摸着晏瑜没吃晚饭是真饿了,就把人赶去了客厅,打算给他做点吃的。
      
      他把杯子放下,走到冰箱旁,从冰箱里拿了两颗鸡蛋,又越过一把小葱从里面拿了两颗生菜。
      
      晏瑜给自己接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他窝在沙发上一边偷偷摸摸的啃火腿肠就着一大杯水吃下去,一边伸着头去看在厨房里忙碌的白苏。
      
      不久,厨房那边传来一阵煎蛋的香味,勾得他肚子里的馋虫又开始作祟了。
      
      他摸了摸自己还在叫个不停的肚子,小声嘀咕道:“好香啊。”
      
      他想过自己要是回屋香味就不会这么大了,但又舍不得。吃不到总要多闻闻吧。
      
      到最后,他实在被这阵香味骚扰得没法,一咬牙就厚着脸皮去厨房找白苏,想让他分点吃的。
      
      白苏把刚煮好的鸡蛋面端在了餐桌上,就看到闻香而来的晏瑜站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的面。
      
      晏瑜见白苏只端了一碗面,又看了眼收拾干净的厨房,确定白苏只给自己煮了一碗面。
      
      他指着那碗鸡蛋面不甘心的说道:“姓白的,不给我吃晚饭就算了,大半夜的煮夜宵还就煮一碗。”
      
      白苏看着他面前那碗刚煮好的面,生出一种想要立刻把那碗面倒掉的感觉。
      
      晏瑜还嫌不够解气一样说道:“晚上吃这么多还不够,还加餐。狗都没你吃得得多。”
      
      白苏深深的看了一眼晏瑜,呼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对,就是给狗吃的。”
      
      说完,他咖啡也没有泡了,接了一杯温水迈着大长腿回屋了。
      
      晏瑜的视线从那碗面再跟随着白苏的背影目送着他回了房。确定完白苏走了以后,他一个健步走向了餐桌。
      
      他摸着下巴盯着那碗面思考:“白苏这是什么意思啊?煮了又不吃,难道是特地给我煮的?”
      
      “他刚说……这是给狗吃的。”
      
      晏瑜脑海里立马闪过一个想法。
      
      他跑过去看了一眼白苏卧室的门确定他不会出来以后,回到餐桌前坐下,对着那碗小声的叫了一声:“汪。”
      
      叫完这一声“汪”后,他内心毫无压力的拿起了筷子开始解决他的温饱。甚至还在心里觉得他自己十分的聪明。
      
      白苏似乎怕晏瑜吃不饱,面下得挺多的,还给他煎了两个鸡蛋,一个卧在了底部,一个放在最上面。
      
      晏瑜把那一大碗面吃完以后,顺带着还喝了两口面汤。他靠在后面椅背上,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撑的肚子,满意的评价道:“饱了。”
      
      他坐了一会儿觉得肚子没那么撑以后,顺手碗筷洗了重新放回了消毒柜。由于晏瑜吃得异常满足,回了房间以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白苏听着外面客厅的声音恢复了平静,喝了两口温水以后,把电脑关了也上.床睡觉了。
      
      *
      
      糕点的事就像一个小插曲一样。晏瑜和白苏谁也没放在心上。
      
      晏瑜也放弃了出去找工作的想法。一是因为他根本找不到适合他的工作,他一学音乐的,不走娱乐圈又不愿意去个机构带小孩基本没有发展前途。二是因为他懒。当然主要原因归咎于第二点。
      
      他以前游手好闲惯了,你让他好好上班确实不太可能。白苏看他可怜,晚饭早就不收他钱了,只让他负责洗碗抵债。但中午白苏不回家,他又不会做饭只能外卖还是一大笔开销。
      
      于是,他把注意又重新打到了白苏身上。
      
      这天晚上,白苏坐在客厅完善他的PPT,明天就是他要去学校演讲了。他还有些小紧张,正在温习自己明天要演讲的内容。
      
      晏瑜十分殷勤的给白苏倒了一杯温水,面带微笑的把温水双手捧着递给了白苏。
      
      白苏的视线从电脑转移到水杯里,语气不冷不热的说道:“怎么,放耗子药呢?打算把我毒死,占我房子?”
      
      晏瑜嘴角抽了抽,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把嘴边那句“你爱喝不喝”咽下去。
      
      “没,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他假笑道。
      
      “所以你想干嘛?”
      
      晏瑜觍着脸坐到白苏旁边说道:“你们诊所还招人吗?我可以做前台。我工资也可以不要,只要你包我一顿三餐就行。”
      
      “不招。”白苏d抱着电脑往旁边移了一点:“你要真缺钱,我还有一个办法。”
      
      晏瑜一听有钱赚,眼睛放光的望着白苏:“什么办法?”
      
      白苏把电脑放在一旁,对晏瑜说道:“你之前不是订了一个月的玫瑰嘛。诊所里放了很多,你可以把玫瑰拿到大街上去卖。五元一朵,你不会亏的。”
      
      “靠。白苏,那是玫瑰嘛,那是我对你的爱。你居然让我去大街上贩卖我对你的爱。”晏瑜一脸义愤填膺的指责着白苏,仿佛白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你的爱?”白苏拧眉,一脸的嫌弃,“恕我直言,你的爱有点廉价。”
      
      晏瑜:“……白苏,你没有心。”
      
      “没有心”的白苏并没有搭理晏瑜,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看两眼PPT。
      
      晏瑜见白苏不搭理他,凑过去看白苏的电脑。白苏瞥了一眼凑过来的晏瑜没有说话,继续打字。
      
      晏瑜看着白苏的电脑,不解的问道:“你做PPT干嘛?你们诊所还要用这东西给患者讲课吗?”
      
      白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瞥了一眼晏瑜:“之前我受我们老师邀请回校给学弟学妹们上一节课,做关于心理疾病的演讲。这是明天演讲要用的PPT。”
      
      “是吗?”晏瑜一听这是明天白苏要上课的资料瞬间来了精神,看得更起劲了。
      
      这次白苏准备主要针对抑郁症这一话题来进行演讲。PPT里有来他诊所治疗的抑郁症患者。他在经过本人的同意后将案例写了上去。当然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他只用了小A小B赖称呼他们。
      
      晏瑜看了两眼发现基本都是抑郁症的案例,看得他有些压抑。他抱怨的说道:“怎么都是抑郁症的啊?”
      
      白苏一边打字一边说道:“嗯,现在得抑郁症的挺多的。所以想到了这个。”
      
      晏瑜皱眉,不解的问道:“你们学校不应该都是学心理的吗?得抑郁症的也很多?”
      
      “我是去教育系做演讲。而且这和学什么没有关系,学什么的都有可能患上抑郁症。”白苏想到什么,又补充道:“说不定学心理的,自己也会有心理问题。”
      
      晏瑜没有再说话,只是离白苏的电脑越来越近。
      
      晏瑜的头发挡了白苏的视线,白苏腾出一只手来把晏瑜的脑袋推开:“挡我视线了。”
      
      晏瑜看得正起劲,很想知道白苏最后有没有治好小A,又把头凑了上去。
      
      白苏不耐烦的偏头对快把头搭在他肩上的晏瑜说道:“离我远点。”
      
      晏瑜听到白苏的话,从电脑那儿收回视线,微微回头望着与他近在咫尺的白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白苏的鼻尖和他的鼻尖几乎快挨在了一块儿,他的视线从白苏的眼睛移动到白苏的嘴唇上。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谁也没动。
      
      晏瑜盯着白苏点嘴唇看了太久,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干燥嘴唇,又轻轻吞咽了一下口水。
      
      他看到白苏嘴角轻轻勾起,又往前倾了一点,但没有往他嘴唇贴近,而是偏着头贴到了他的耳朵。
      
      看到白苏离开的嘴唇,他莫名的有些遗憾。
      
      紧接着,他听到白苏对他说道:“想要吗?”
      
      晏瑜觉得自己喉咙更干了,浑身难受。
      
      他声音有些不稳:“想。”
      
      白苏轻笑了一声,往后退开。
      
      他对着卫生间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对晏瑜说道:“想就自己去解决,别在这儿耽误我办事。”
      
      想起什么,白苏又提醒道:“弄完记得把卫生间给我打扫干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