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你喜欢我

作者:奶茶无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半个月前。
      
      晏瑜去了自己常去的一家同性恋酒吧“恋语”,他进酒吧的第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白苏。
      
      白苏侧对着晏瑜,从晏瑜那边望去虽不能看清他的全部面目,高挺的鼻梁,菱角分明的下颚线,还有那因为喝酒而滚动的喉结......
      
      晏瑜随着白苏的动作,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
      
      好看,很好看,这人完全长在了我的审美线上。这是晏瑜对白苏的第一感觉。
      
      他越过人群直接坐到了白苏身旁,白苏似乎对于旁边多了一个人没感觉似的看也没看晏瑜一眼。
      
      白苏修长的手指在杯壁上不断抚摸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晏瑜盯着白苏的手,对招手示意:“一杯威士忌。”
      
      片刻,酒保将加冰的威士忌递给晏瑜时多看了晏瑜几眼,可惜晏瑜一心都在白苏那儿,没看见。
      
      晏瑜把吧台上的威士忌轻轻推在白苏手边,然后顺势离白苏更近了一些:“美人,一个人?深入了解一下?”
      
      这种满含意味的搭讪在酒吧里不算少见,白苏似乎也习惯了。他甚至没有多看一眼晏瑜,直接把威士忌又推回给了晏瑜,道:“弟弟,我们不约。”
      
      嘶,声音也好听!
      
      晏瑜今年才大学毕业,不想进自家公司,只想混吃等死,每日厮混。按照他的话来说,反正家里有他大哥接替负责赚钱,他就负责花钱就好。白苏一身西装,看起来就已经是上班好几年的人,叫他弟弟确实没错,但晏瑜怎么会是吃亏的人。
      
      他不动声色的把手搭在了白苏肩上,调戏道:“怎么就弟弟了啊?说不定我比你大啊。”
      
      白苏嘴角勾着笑,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晏瑜的衣袖从他肩上拿开,直视着晏瑜,轻轻吐了一个字:“拿开。”
      
      说罢,他抬手示意结账,付钱走人,全程没有再看过晏瑜一眼。晏瑜也不打扰,撑着手继续打量着白苏。
      
      “啧,还挺有脾气,我就喜欢这种美人。”晏瑜拿起那杯白苏没有喝过的威士忌放在嘴边喝了一口,目睹着白苏消失在酒吧,他才收回视线。
      
      白苏一走,就马上有一个白衣男子过来坐在晏瑜旁边,故意挨着晏瑜,娇滴滴的说道:“晏少,怎么来了也不找我啊。”
      
      这家酒吧才开两个月,但在圈子里还挺有名,晏瑜已经混成这儿的常客。晏瑜不仅长得帅,出手还阔绰,活也好。因此,这儿的人基本都认识晏瑜,上赶着想来和晏瑜搭讪。
      
      酒保看了一眼晏瑜旁边那个男子,笑着和晏瑜说道:“刚那人好像是我们老板朋友,今儿特地来捧场的。一晚上来搭讪的不少,没一个成功的。”
      
      晏瑜想起刚才白苏的样子就有些心痒痒:“是吗?”
      
      白衣男子见晏瑜不理他,还在提刚才那个男的,有些不高兴:“晏少,那人都走了,你怎么还想着他啊。”
      
      酒保笑嘻嘻的看着晏瑜,晏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旁边坐了人。他虽然已经认不出这人是谁,但耐着性子说道:“乖,你自己玩儿去,别打扰我。”
      
      白衣男子一脸不高兴,还想说些什么,晏瑜赶紧对他说道:“你先去玩,我一会儿来找你。想要什么自己点,单记我帐上。”
      
      白衣男子一听这话,脸上表情由阴转晴,马上说道:“那我就不打扰晏少了,我去那边等你。”
      
      说罢,他还用手指勾了勾晏瑜的肩膀,挑逗意味十足。
      
      晏瑜配合着捏了捏他的手。他嗔怪的看了一眼晏瑜,然后在旁人目光下,高傲的走开了。
      
      白衣男子一走,晏瑜马上对酒保问道:“你老板那朋友什么来头?有男朋友吗?”
      
      “这......”酒保装作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晏瑜马上懂了,对酒保说道:“来两瓶你提成最高的酒。”
      
      “晏少,你真是太客气了,太破费了。”酒保马上殷勤的对晏瑜说起白苏来,“那人好像和我们老板关系不错,他还没到门口,我们老板就亲自去接了。我们老板还亲自给他调了酒,两人还聊了挺久,具体聊了些什么,我离得太远没太听清。”
      
      “他不会是你们老板的男朋友吧?”晏瑜一听这话就急了,他在这儿消费了这么多钱,也没见老板亲自接过他好给他倒酒。
      
      酒保连忙说道:“不会,不会。我见过我们老板的男朋友,不是他。”
      
      晏瑜这才放心下来,示意酒保继续说。
      
      “我们老板在,来搭讪的自然没几个。但我们老板中途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他就一个人坐在这儿喝酒了。老板一走,来搭讪的人,我站着数了一下,不少于十个数!”
      
      “那人挺傲的,过来搭讪的一个没理。”说到这儿,酒保想起什么似的,笑了一声,“哦,不。理了一个人的,就是您。”
      
      晏瑜回想起刚才白苏对他喊的那声“弟弟”就有些好笑。他又问道:“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酒保回想了一下,自己老板是怎么叫的。半响,才说道:“叫什么不知道,我好像听到老板叫他小苏。”
      
      “小苏?好听。”晏瑜一口将威士忌喝完,笑笑,“我就不信拿不下他。”
      
      酒保立马捧场的说道:“是,晏少出手那必然是手到擒来。”
      
      晏瑜对于酒保的马屁很满意,从钱包里拿了一大叠红票放在桌上:“帮我叫个代驾,剩下的都是你的。”
      
      酒保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晏少这就不玩了?”
      
      “不玩了,今天我金主爸爸要回家,得早点回去。”晏瑜起身看了眼那边的白衣男子,他正笑着在勾引其他人,桌上还开了两瓶价值不菲的酒。
      
      晏瑜嗤笑了一声,指着那两瓶酒说道:“那两瓶酒记我帐上,其他的,让他们自费。”
      
      “好嘞。”酒保随着晏瑜的视线看了一眼,然后对已经走了几步的晏瑜大声说道,“晏少慢走啊。”
      
      白衣男子听见响动,立马跑了过来,对酒保问道:“晏少怎么走了啊?”
      
      这人经常在酒吧里找有钱人勾引,然后借此炫耀。这儿的酒保都知道,但又不能明说。毕竟,还能靠着他拿提成。
      
      酒保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知足吧,今儿开那两瓶酒够炫耀好久了吧。”
      
      白衣男子脸色一下变了,刚才的乖巧全无,瞪着酒保,“关你屁事。”
      
      一连好几天,晏瑜每天都来“恋语”打卡,为的就是偶遇白苏,可白苏除了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来过,晏瑜难免有些心烦。
      
      他把袖口往上挽起来,拿过桌上的酒喝了两口,四处张望着,企图找到白苏的身影。
      
      晏瑜周围的人也感受到他的心情不太好,纷纷打趣了起来。
      
      “晏少,今儿怎么呢?喝这么猛。”
      
      “是啊,谁不知好歹惹我们晏少不高兴了啊。”
      
      晏瑜没说话,继续喝酒,有相熟的人把晏瑜这几天在这儿盯白苏的事儿说了出来。
      
      “嗐,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正好我们公司来了几个新人,干净得很。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说话的是一个经纪公司的高层,平时没少让他们公司的新人来陪着喝酒。
      
      晏瑜笑了一下,看着他说道:“别,你公司那些货色还真比不上他。”
      
      高层脸色有些不好,但碍着晏瑜的身份不敢多言,只能一个劲的附和道:“是是,晏少看上的人必然不一样。”
      
      这话晏瑜很受用,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眼前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立马站了起来。
      
      旁边人被晏瑜这一下吓着了:“怎么呢,这是。”
      
      “我还有事,先走了。”晏瑜拿起旁边的车钥匙就要走,旁边人也不敢拦着。
      
      晏瑜追出了酒吧看到了正准备打车回家的白苏,他立马把白苏拦了下来。
      
      白苏冷漠的看着晏瑜:“有事?”
      
      晏瑜吊儿郎当的打量着白苏:“怎么才来就走啊,在坐会儿呗。你要不喜欢这儿,你选个地儿,我请。”
      
      白苏今天穿得很休闲,和那天正装的相比,今天完全走的是运动风格。
      
      在晏瑜打量着白苏的时候,白苏同样打量着他。晏瑜一身的名牌货,手上还摇晃着一辆布加迪的车钥匙,就差没把“我有钱”写在脸上了。
      
      白苏今天心情不好,来恋语也是因为给人送东西的,有人送上门来找乐子自然不会拒绝。
      
      “行。”白苏点头转身朝恋语走去。
      
      “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晏瑜在后面跟着,害怕白苏不说,自己先介绍道,“我——晏瑜。”
      
      白苏脚步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眼晏瑜,了然的点了点头。
      
      晏瑜眼底写满了得意:“听过我的名字?”
      
      白苏想起了恋语老板对晏瑜的评价,轻轻点了点头。
      
      “不知道哪儿来的土大款,有钱没脑子,我就喜欢这样的客人。”
      
      晏瑜眼底越发得意了,圈内他的评价,他大概也知道。什么长得好看,技术好......他自动的理解为白苏是听过这些,所以才对他另眼相看。
      
      想到这儿,他就心痒痒,抓着白苏的胳膊,“我在文森酒店定了房,去那儿喝?”
      
      这么明显的意思,白苏怎么会不知道。他低头笑了一下:“好啊。”
      
      晏瑜被白苏这声笑弄得心猿意马,他发誓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的手不自觉的从白苏的胳膊移到了白苏的腰上。
      
      白苏不动声色的把晏瑜手拿开,贴在晏瑜的耳边说道:“去酒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