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赌你喜欢我

作者:奶茶无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晏瑜被自己想法吓一跳。
      
      随即,他摇摇头否定自己的想法:“不至于不至于,白苏不是那样的人。一段饭钱而已。”
      
      他从自己钱包里拿出一张卡,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对服务员轻轻抬了抬手:“结账。”
      
      服务员恭敬的接过卡:“先生,您稍等。”
      
      服务员把晏瑜的卡和小票递给晏瑜的时候,晏瑜的手指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面:“先生,您的卡和小票。”
      
      晏瑜拿过卡塞进钱包里,抬腿就往卫生间里走。
      
      他倒要看看白苏是不是掉厕所里了!
      
      晏瑜正气势汹汹的赶往卫生间,打算找白苏兴师问罪,刚走到男厕所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高傲的声音。
      
      “白苏,你现在跟我回去,我会公开承认你是我的儿子。”
      
      晏瑜听到这话,脚步停住了,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进去。里面情况似乎有点复杂,他一个外人不好插手,而且他莫名的觉得这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
      
      晏瑜听到白苏冷笑了一声,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嫌弃:“呵,你当我稀罕?我以为上周五我们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没想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听不懂人话。你可以为了钱不要脸的靠女人往上爬,我不行。我嫌你钱脏,人更脏。我看着你犯恶心。”
      
      中年男子:“白苏,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脏,老子再脏也是你爸。”
      
      晏瑜眉心皱了起来,他听出来这个中年声音是谁了。
      
      白苏脸色阴沉的靠在洗手台,眉宇间透着十足的冷戾:“白德明,你配说出那个字吗?你知道我对你的印象停留在哪儿吗?在你带着别的女人回家的时候,在一次有一次揍江梦的时候,还有在我去陈家求你救爷爷,你让人把我赶出去的时候。”
      
      久经商场的白德明难得被白苏说白了脸,他为自己辩解道:“我不是没给过老头儿机会,我也提出过要把他接来陈家住,是他自己不愿意。我给了他钱,他自己不要,他病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一听到这话,白苏立马沉下了脸。
      
      白德明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白苏的脸色,又想到自己的目的,停住了话语,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说道:“当然,你是我儿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只要你跟我回陈家,我会说法陈家的人认同你。这些年我也在陈氏站稳了脚步,不久之后陈氏都将会是我们白家的。至于你那个什么心理诊所,不开也罢。”
      
      白苏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笑了两声:“我们白家?白德明,我和你和江梦没有任何关系。我的姓氏是随我爷爷,和你没有一毛钱关系,别用我们白家来称呼,我觉得恶心。”
      
      白德明刚才装出的温和瞬间消失了,见白苏软硬不吃,直接露出最原本的样貌:“恶心?老子以前就后悔遇见江梦,生下你这么个东西。江梦临死前,还威胁我,要拉着你一起死,还正当老子在乎啊!你怎么没跟着你妈一块儿死了呢!”
      
      白苏这些年听到这些话已经麻木了,他也在想如果当年跟着江梦一块儿江梦死了多好。
      
      白德明戳着白苏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白苏。我要不是现在不能生育,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也不会认你。你觉得我恶心,我脏。你好得到哪里去!你身上照样留的是我这肮脏的血液!”
      
      门口的晏瑜听完了所有话,心里十分惊讶。
      
      白苏真的是白德明的儿子。只是可能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被外人知道。
      
      他之前是觉得里面的情况他不方便进去,见白德明越说越过分,没有忍住,直接冲了进去。
      
      他一进去就看到白德明脸上得意的笑,手指戳着白苏的肩膀对他说:“你永远也摆脱不掉的!”
      
      白苏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睫毛微微颤抖着。
      
      晏瑜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里那股怒火“噌”地一下窜了上来。
      
      他直接朝白德明走去,白德明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放开白苏,回头望向晏瑜。发现是晏瑜他还挺惊讶,正准备说话,就被晏瑜拽住了衣领。
      
      晏瑜直接拽着白德明的衣服,照着他的脸上给了一拳,破口大骂:“我.操.你妈,老子的人也是你动的!”
      
      晏瑜还在气头上,一拳根本不能缓解他心中的怒火。他拽着白德明就往厕所的门板上甩,又一脚踢了过去:“你踏马一个人渣,靠女人上位的东西,也敢骂老子的人!你踏马算个什么东西!”
      
      白德明虽然快五十,身体也算健朗。但挨了晏瑜这么两下,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爬也爬不起来。
      
      晏瑜依旧不解气,还要上前继续打。白苏终于回过神,从后面架住晏瑜:“别打了。”
      
      晏瑜刚刚被白德明的话气得不轻,现在全身血液都在叫嚣着,伸手就要把白苏的手扳开:“别拦我,老子今天就要揍死这玩意儿!”
      
      晏瑜正在气头上,力气大得吓人,白苏差点拦不住。他只好从后面揽过晏瑜的腰,用尽力气控制住他:“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老子就是要打死他。”晏瑜一双眼睛都是红的,死盯着地上的白德明,“摆脱不了?你看看我怎么让白苏摆脱你。我把你打死了,看你怎么纠缠白苏。”
      
      晏瑜双手被架住,腰也被抱住,挣脱不了。尽管如此,他还伸着自己的双腿要去踢白德明。他腿长还真让他踢了好几脚白德明。
      
      白苏听到这话,身形微顿,浑身像是被定格一样,只有指尖微微颤抖着。
      
      他手上的力气放松一些,整个人贴在晏瑜背后,把自己的头埋在晏瑜的后颈窝里,小声的说道:“谢谢。”
      
      晏瑜感受到白苏手上的力气松了些,正打算冲出去,就感受到白苏在后面抱住了他。他瞬间像被定住了一样,迈不出了脚步,再然后他感受到自己后颈窝传来的温暖的吐息和那一句围绕耳边的“谢谢”。
      
      忽然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比刚才还要快。
      
      厕所里面的动静很快就吸引到了外面人的关注。
      
      领班接到来上厕所人的反应说里面有人打架,立马找了几个男服务员进卫生间查看情况。
      
      白苏听到声响,立马在服务员进来以前放开了晏瑜,拉着他往旁边退了一点。
      
      服务员们一进来就看到站在边上的白苏和晏瑜,地上还躺着一直在哼哼唧唧叫唤的白德明。
      
      领班赶紧对表面上看起来最温和的白苏问道:“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白苏轻蔑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白德明,淡淡的对领班说道:“这位先生喝醉了,自己摔倒在了地上。”
      
      领班一脸狐疑的打量着白苏和晏瑜,晏瑜见被人打量,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又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白德明:“看什么看,把人抬去医院。”
      
      晏瑜一看就是不好惹那种类型,领班不敢再多言,连忙挥手让人把白德明送去医院。
      
      白德明捂着自己的肚子,全身蜷缩在一起。服务员去搀扶他的时候,一碰他,他就开始叫“痛”。服务员只能去找来轮椅把他抬上去送出去。
      
      白德明路过晏瑜和白苏的时候,眼神阴狠的盯着他们,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领班为难的看着白苏和晏瑜:“那个……两位先生。虽然卫生间里没有厕所,但是有人说你们在里面打架。可能……”
      
      “不用报警,我们私下处理。我和他认识。”白苏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领班,“不信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他那边出了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好。”
      
      晏瑜下意识的也摸向兜里想要拿名片,随即,他想起来自己重来不会印名片。因为他觉得自己这张脸就是最大的名片,没人不会认得晏家二少的人。
      
      领班殷勤的望着晏瑜,以为他也要掏出名片。晏瑜本来想摸出来的手瞬间又塞了回去,挺直了背,一副特别嚣张的望着领班:“看什么看。”
      
      领班嘴唇张了张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拿着白苏的名片走了。
      
      领班一走,晏瑜就把手从裤兜里抽了出来。
      
      白苏一眼看到晏瑜手上的淤青,他握着晏瑜的手腕举起来问道:“痛吗?”
      
      “啊?”晏瑜盯着白苏的脸,没有反应过来。
      
      白苏用手戳了戳晏瑜手上的淤青,又重新问道:“痛吗?”
      
      晏瑜看着白苏戳的地方,才反应过来自己手背上有一团淤青。本来他之前没看到还没感觉,但看到了,还被白苏这么戳着,立马感觉到了疼痛。
      
      他立马挣脱了白苏的手腕:“痛!”
      
      白苏若无其事的把自己半空中举起的手放下:“回去拿冰块敷一下。”
      
      晏瑜甩了甩手,敷衍的回答道:“哦。”
      
      因为刚才用餐的都看到服务员从卫生间抬出来了一个人,一时间没有人再进来。
      
      白苏打量着晏瑜,确定他没有其他伤,对他问道:“听到了多少?”
      
      晏瑜抬头看了一眼白苏又很快把头低下,装作看自己手背淤青的样子:“也没……多少。”
      
      白苏瞧见晏瑜这心虚的样子,了然的点了点头,估摸着不该听的全听了。
      
      他收回目光,往旁边洗手池走去:“白德明那儿我会处理,不会扯到你身上。”
      
      晏瑜跟了过去,靠在洗手池旁边的墙壁上看着白苏一遍又一遍的用洗手液洗着自己的双手。
      
      他想起这双手刚刚抱住了他的腰……但此刻,正在被他的主人清洗着,他莫名有些烦躁,说话也变得有些暴躁:“不用你多管闲事,我自己可以解决。”
      
      白苏正准备按压洗手液的手顿住了,换了个方向拿过旁边的纸巾擦了擦,轻飘飘的看了眼晏瑜:“晏瑜,这话应该我对你说。今天多管闲事的……是你。”
      
      白苏这话瞬间挑起了晏瑜的怒火,他“噌”的一下从墙壁那儿弹开:“操!你以为我想多管闲事啊。要不是你上个厕所一直不回来,我会遇到你这破事?!你以为我刚才想管,要不是你刚才眼巴巴的望着我,我会愿意管你这破事!”
      
      白苏把手上已经湿透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大步跨过晏瑜离开了。
      
      他经过晏瑜旁边的时候,晏瑜听到白苏对他说:“记住你今天说的,以后遇到我,离远点,别管。”
      
      晏瑜望着白苏离去的背影,只觉得浑身有股气没地方发,憋得自己难受。
      
      他愤怒的握紧拳头朝着墙壁打了一拳,对白苏的背影吼叫道:“老子要再来找你,我叫你爸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