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尊女贵之异世情深

作者:YBXZ玉笔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外刺杀

      张清蓉“……………”她尴尬啊,没想吃饭的,可是一家之主都开口了。她很无奈啊,所以屁股就和坐在针尖上一样,全身不舒服。
      陈娘子吃了几口,然后看向自己家的这个小客人。
      “我家老三就喜欢那堆木头,你别见怪”
      “大娘,三叔他如果不喜欢,我这东西怕是就做不出来了,大叔是有真本事的人”
      “你这孩子倒是会说话,我也听了许久,你的东西确实没有见过,不过,老三肯定能做出来的,他很聪明。”
      “是,全靠三叔了,”
      两个人说话,旁边的人也没有过来插话,张清蓉再次表示,她真的需要好好的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了。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听到是陈思的声音,和陈娘子打了招呼,就自己出去开门了。知道是叫自己回去吃饭。感动了下,做了解释,才重新进门,人就直接回去了。
      “大娘,是陈思姐夫,让我回去吃饭呢,家里还有孩子,就没进来和你打招呼。”
      “嗯,吃饭吧,都是可怜的孩子,陈思这些年也不容易,既然以后就留村里,那就多多照顾些。”
      “是,我会的,多谢大娘,”
      纯补的人,相处起来没有那么费劲,和周三叔又聊了会,就回陈思家了。
      陈思去地里了,张清蓉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放弃了逞能。她本身就是个懒人。装勤快也不靠谱,还是现原形的好,反正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那么就一定会被发现的,还不如不装了。
      村长是个守信的,次日中午就过来了,带着笔墨。
      “村长,我叫张清蓉,今年十五岁,无父无母。”
      带着这些信息在陈红的签字画押以及保证中,晚上的时候村长就送过来了她的名贴,是的,属于她自己的户贴,经过了陈红的户籍,然后以分家又给了她单独的户帖。
      我表示,可以收回这老太太不给力的所有言辞。简直给力到不行,好不好?
      户籍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就是生存的问题,一个人自然是有困难的,虽然她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可惜让她种地是很不现实的问题,理论知识是个半吊子,实践本事零基础。所以还是不费那劲了,老老实实的做工比较好。
      在镇上跑了几趟,找了一份算账的工作,也算是比较轻松,就是工钱不高,毕竟这事好多人都能干,一个月一两银子。
      陈思和陈红倒是很高兴,这样也能保证生活。
      一两金十两银,一两银千文铜,这个时代的物价,不怎么高。两个鸡蛋一个铜板,肥肉十二个铜板,瘦肉十个,或者九个铜板。大米十一个铜板一斤,小米是八个铜板,面粉九个铜板?盐比较贵,一斤盐十五个铜板。
      所以一个月,五十个鸡蛋。25个,二十斤大米,220个,十斤面粉,90个,一斤盐,15个,十斤肉。100个。总共450个铜板。再加上乱七八糟的。一个月600个铜板,怎么着也够了。
      上班的时间,过的很快,在这期间,因为不需要用算盘,她也不会用,每天都是半个小时做表格,一个小时算账。剩下的时间都闲着,所以又接了两份私活,都是查账簿。还有一份是抄书,因为时间多。所以这份工作是最挣钱的,每月也能保证5两银子的收入,这样就是时间上有点紧张了。
      花了半个月,周三叔才算是把自己要的东西送了过来,说实话,纯手工。没有工具,这个手艺,简直比自己心中的预想程度好了三四倍。
      没有花钱,因为周三叔的意思是,如果以后有需要,希望可以允许他做出来卖,成本加手工,如果没有一两银子是亏本的,所以准备卖二两银子,一人一半。
      张清蓉“……………”
      这种东西没钱人用不起,有钱人不在乎。一把100两,不讲价。就这工艺绝对值。
      有些东西没有人手把手的教,就算是手艺很好的师傅,也做不到,所以复制出来的也是没有这个精美。
      “三叔,如果您真的想用这个挣钱,那就相信我。第一,手艺要好,第二,最核心的部分一定要隐藏起来,就算能拆,拆了以后也要他按不上去。第三,记得做的精美一点,大气一点,在做点工艺,刻点东西,然后刷上红漆,在镇上,或者府城的木工店里面花点钱往一摆,不卖品。需要的人自然会来找你,都是这个价格。我们哪怕就卖出去一把,总比你幸幸苦苦卖一百把来的划算。”
      “这么贵,会有人买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是我觉得会,或者你可以打听一下,当官的,或者大户人家谁家里有需要这东西的人,也可以直接上门,但是就一条,价格不变。”
      “好,反正我妻主说了,如果卖了,那就是你我各一半。我就信你,等卖出去,还是我们各一半”
      虽然说做了这个决定,但是周三叔的眼神全是怀疑,不过还是会回去了。
      陈思在屋里等了许久都不见人进来。就说出门找找,刚开门就看到这人推个椅子就进来了。所以目光全被这把椅子吸引了。上前观察了半天,又推着转了几圈。然后自己坐上去试了试,张清蓉就在旁边站着看,这人自己就把功能试了个十成。
      “清蓉,这就是你让周三叔做的东西?是给我妻主的吗?”
      “嗯,大哥,你真的很聪明,我总不能自己坐吧?”
      是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但是面对这稀奇东西,他的脑子并没有停止转动。而是第一时间思考和探索,如果出身好点,也许又是一个人物。
      “可是,这东西这么好,很贵吧?你挣银子也不容易。”
      “大哥,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是能把一个像叫花子领回家门的爽朗男人了。”
      “哈哈,清蓉说的是,那我晚上给你做好吃的,我拿过去给妻主看看,妻主肯定高兴。”
      这才是陈思。
      人家两夫妻的乐趣,她就不打扰了。自己出了门,就准备去镇上了。这个点,每天都有牛车,快一点,还是能赶上的。
      在酒楼待了一天,等到天黑的时候,先出门把属于书斋的书还了。然后又返回来送另外两家的账簿。
      镇子不大,但是其实也不小。至少酒楼就有四家,规模不下来,上下两层楼,各有特色。还有好几家客栈。反正必需品。这里都有,还可以让你货比三家。就足矣证明这里没那么差劲。她工作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最小的一个酒楼了,在街道最中间,离菜市场最近。人流浪比较大,但是都是买菜的。所以谁会停下来吃饭啊?
      说实话,如果这个老板开店的时候,有经验,我脑子给你们当球踢。
      平常这时候,基本上街上都收摊了。所以安静她也不奇怪,可是今天就是可能活该她倒霉吧,最后一家的账簿送过去以后。就准备回家,可是刚出镇上,就被一群黑衣人挡住路。
      提刀就砍了过来,因为害怕,所以身子向后一倒,反而躲掉了一点。捡了一条命,但是锁骨留下了五里米的伤,还挺深的,如果没有倒下来,那么自己真的就是小命不保。
      黑衣人一刀落空,转身一个回旋踢,她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全身的骨头都感觉碎了,胸口的这一脚让她连喘气都不能。
      可是在她摔倒的附近就有一个同样身着黑衣的人。
      张清蓉是真的迷糊了,连喘气都做不到。脸色也是苍白如纸。
      但是还是迷迷糊糊听到声音
      “大哥,不是他,这人不会武功”
      “既然碰上了,就没有放过的道理,杀了,继续追。”
      反正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她反而轻松了。心里一放松自己就能呼吸了,反而舒服多了,但是窒息和紧张让她忽视的疼痛,这一下理智回归,痛感来袭,反而差点晕了过去。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上方的剑就要插进身体。可是那一刻真的是只有轻松。脑子里面也只有一句话在回荡。
      “终于可以不用活下去了,不是我自己放弃我的生命,但是我很开心,有人能送我一程。谢谢”
      人死之时的时间是不是真的可以凝固。她不知道,但是那一刻,真的好像就是这么一句话,反复的出现,反复的出现。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可是那把剑就是没落下来。
      好久,好久,以后,传来 “铛……………”的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接着就看见自己期盼了好久的剑从自己的眼前弹了出去。身边还落下一个人。
      逼退了身边的黑衣人,但是张清蓉此时只是看着这个救了自己的男孩子,长了一张娃娃脸,很是可爱,一声青衣,反而显的有点成熟。明明不相配,但是很配他,功夫不弱,也很嚣张,听他说话就知道了。
      “喂,你没死吧,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