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古代做化妆师

作者:日记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7

      话是这般说,江九今也含含糊糊应了下来。
      
      一轮弯月当空,天阶夜色凉如水,映月阁内红烛摇曳,纱幔低垂,散发着淡淡的百合香。
      
      梳妆镜前,江九今和念桃两人大眼瞪小眼,已经对峙差不多一个时辰。
      
      最后念桃率先败下阵,耷拉下脸移开视线,苦口婆心劝道:“小姐,老爷今日刚说过不许您出去,您这是顶着风作案啊!”
      
      江九今皱起小脸,双手合十:“拜托拜托,就放我出去吧,这月黑风高不会有人发现的。”
      
      念桃拿她没辙,向秋荷投去无能为力的目光。
      
      今日小姐不知犯了什么毛病,非要去怡红楼找一位名叫什么唐梨的女子。
      
      可她跑了许多趟,最后那老鸨都不耐烦地将她与银子一起拒之门外,也没打听出有这人。
      
      秋荷与她对视了两秒,拾起桌上的木梳为她梳发,漫不经心道:“小姐,你还不知道吧,前几日在长安街道夜半子时,有一位姑娘本好端端走在街上,却不知怎么就没了踪影,家人找了三天三夜也为寻到她,还是最后报了官,在鼓楼上找到了她,可惜只成了冷冰冰的尸体,最后不了了之,不过据说她生前善良大方,也未与他人结仇,”
      
      江九今眼角隐约一跳。
      
      “奴婢就一直想不明白啊,那她到底是怎么死了呢?小姐你知道吗?”
      
      江九今:“……”
      
      看似是秋荷不经意的一提,但江九今脑子里蹦出了许多可怕的画面。
      
      不。
      她不想知道。
      
      江九今打了一个哆嗦,恍若听不见,身体却不由自主向她靠了靠,“本小姐乏了,睡觉吧。”
      
      念桃捂着嘴偷笑,上前替她更衣。
      
      江九今没脾气地闭了闭眼,这件事,明日白天再查也不迟。
      
      谁让她胆小:)
      
      -
      时间缓缓前移,自从那日被关了禁闭,江九今多次试图逃出去,无论是□□爬树,还是半夜偷着跑,不出五步便被人押了回来。
      
      折腾次数多了,索性也就认命,每天一边掰扯着手指头数日子,一边攒积分打道回府,顺便还派念桃去寻合适的小铺子。
      
      这日,江九今抱着小板凳坐在门前,懒洋洋支着脑袋,头似小米嘬食般一点一点。
      
      念桃抱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布走来,“小姐,竹茗堂新送的绸缎。”
      
      江九今睁开眼,嫌弃地瞥了一眼:“乌龟王八大公鸡。”
      
      “我交代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这几日相处,念桃也习惯她跳脱的话,知道她不喜,便将缎绸放在一边,“已经盘下了,就在长安街角,之前是米酒店,后来老板一家搬走,店就一直空着,奴婢看了下,店面很大,坐北朝南,阳光通透,很是不错呢。”
      
      江九今托着腮打了一个浅浅的哈欠,又点点头。
      
      念桃看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正发愁着,李妈妈领着人走了过来,轻唤:“小姐,祝姑娘来了。”
      
      靖候府嫡长女祝若,比她大了一岁,因两家是世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甚是亲密。
      
      祝若上前拉着她的手,先是笑盈盈朝李妈妈道了个谢,又对着芈栖假装怪嗔道:“你说说你,几日不来,竟一点也不想我。”
      
      “瞧姐姐说的,我这不是被禁足了么。”
      
      “禁足?为何?”
      
      江九今撇撇嘴,“重新做人。”
      
      祝若:“……”
      
      她轻声一笑,派人将东西放在桌上,葱葱玉指打开盖子,“看你,又说胡话了不是,这是我昨儿日做的桂花糖蒸栗粉糕,记着你喜欢吃,就留了许多。”
      
      甜甜的栗子香飘散开来,江九今却没胃口,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拿起瓷勺挖了一块,“谢谢姐姐。”
      
      祝若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又想起前几日听下人议论的话,斟酌问道:“你和我说,前几日你去怡红楼,做了什么?”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件事,江九今就烦得不行,“我一小女子,能做什么。”
      
      “你是去见人?”祝若也不笨,思索了片刻,问:“难不成是……”
      
      祝若心中一惊,“世人皆传淮南王殿下清冷如碧,没想到他如此下流,婚约在前,竟还去喝酒狎妓?”
      
      江九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将那日的情况大致和她说了一遍,不过事情未查清,她便将晕倒那段省去。
      
      听完后,祝若皱了皱眉,“美人在床,他竟还能在一旁看卷宗?我可不信,能进那种地方,或多或少都有点私心,人品也一定不好,万一再和别人有了私生子……”
      
      想到这,祝若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巴。
      
      江九今:“……”
      
      祝若拉着她的手,气愤难平:“不行,晞儿怎能与如此之徒成亲!我帮你和爹爹说说,一定要把这婚约解了!”
      
      --
      樊醒一死,张氏入狱,朝中一时发生大变动。
      
      而京城众人更为关注的事另一件大事——
      
      北烃王祝旸近日回城,而圣上亲自口谕,命他进京即刻面圣。
      
      提起北烃王这个名,人们总是不约不寒而栗。
      
      靖侯府大少爷,京城的不败战神,权贵虽不及淮南府那位,但也是万人之上,西北著名说书小先生还曾赠予之一句话:“面如大板,拳如血虎”。
      
      只可惜他年少就被送出京,少有人见到他,一听闻他欲要回京,城中勋贵早早准备了上好的佳礼,万事俱备只欠吹到他面前的北风。
      
      何州至京城唯有一条路,路途较远,关隘众多,纵使快马加鞭也需五日左右。
      
      “吁——”的一声,几匹上好的黑马停在一家客栈门前。
      
      为首的扈走到队伍尾末垂首道:“爷,今儿天色已晚,不如歇歇脚。”
      
      “噢?还有多远可入京?”黑衣男子漫不经心问。
      
      扈从回答道:“爷,再有几十公里便可入京。”
      
      黑衣男子扬了扬下巴,“那先歇一晚,毕竟进了京还要面圣。”
      
      说到这,话音顿了顿,他又轻“哼”一声,“真当爷的身体是铁作的?这么赶,我可真是无~福~消~受~啊~”
      
      扈从:“……”
      
      当初他选择跟在这位爷身边,就是敬仰他的铁面无私和战功赫赫,可谁知…谁知现实竟与传说严重不符,他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位人和传说中的“面如大板,拳如血虎”联系在一起。
      
      祝旸从马上一跃而下,伸了一个懒腰,又拍了拍马背,“记得给爷的爱马喂上好的精饲料。”
      
      “是。”扈从应下。
      
      待安顿好后,祝旸坐在桌前倒上一杯酒独酌,边听下属汇报这几日京城发生的事。
      
      听到“淮南王”“江家大小姐”两个名时,不由一怔,“等会,你是说,皇上的下旨,让我二妹与苏听野成亲!?”
      
      因祝若与江九今的关系,他一直把她当做二妹,胜似亲妹妹对待。
      
      下属也怔了一下,继续说道:“爷,你没听错,白公公亲自宣的,错不了!不过我好像听说,淮南王殿下为此还入宫闹了一场。”
      
      祝旸是出了名的护短,听到这话,气得一掌拍在桌上,震得酒杯都抖上三抖,破口大骂:“让我二妹嫁于他,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怎么着,他还嫌弃了不行!?既然他不愿娶,这门婚事还有什么好商议,真以为江家没落了没人撑腰好欺负!?”
      
      说到这,祝旸饭也是吃不下去,吩咐道:“走!”
      
      “走…走哪?”
      
      “回京!爷倒要看看那只癞□□有多厉害,还能蹦上天不成!?”
      
      --
      或是天气渐渐转暖的缘故,江知山心情一时大好,解了江九今的足。
      
      四月初入了春,缎绸铺门前整日挤满了名门闺秀,等待量体裁衣做身新衣服。
      
      祝若也不例外,一早拉着江九今来到竹茗堂。
      
      下了车,她挽着江九今的手,嘴里念念叨叨不停,
      
      “我哥昨儿日回了京,家门也没进就被召进了宫,已经一天一夜,现在也未回,你说,他不会出了什么事?”
      
      “啊,或许是皇上许久未见,见面一时忘了时辰。”江九今心不在焉回了一句,草草看了一眼对面的怡红楼。
      
      自从她能出门后,前前后后去了四次怡红楼,却苦寻未果,那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祝若点点头,拉着她走进去,“也是,毕竟我也好久都没见过他。”
      
      一进门,竹茗堂的老板娘就亲自笑盈盈地迎了过来,“祝姑娘,江姑娘,你们来的正是时候,今早刚到的一批新锦缎,这一针一线都是永州老绣娘亲手所刺,好极了!”
      
      江九今摸着一块烟灰色单罗纱,“这匹倒是不错。”
      
      “江姑娘您眼光真是不错呢,这纱仅此一块,料子上好,可是绝品中的绝品!”
      
      江九今挑了挑眉,不由多看了老板娘一眼。
      
      这也太有经营头脑了!!
      
      试问哪个女生能躲过【限量】、【仅此一件】!!?
      
      江九今想也不想,正准备拿下,耳边响起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老板娘,这纱,本小姐要了。”
      
      江九今手一顿,寻声望去,
      
      只见一位身影微胖,带着一顶形似鸡冠的绒帽女子叉腰看着她,趾高气扬道:“江九今,看什么看,不认识本小姐了?”
      
      哟嚯。
      人不大,气势还挺高。
      
      江九今一脸平静地转过身看着祝若,缓缓开口问道:“这是哪个鸡场的门没关,竟然让鸡跑出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