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古代做化妆师

作者:日记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

      回到映月阁后,江九今后知后觉感到手脚发冷,心也冰冰凉,似被初融的冰雪淋过。
      
      念桃为她披上一件妆缎狐肷褶子大氅,又递来一个小手炉。
      
      掐丝珐琅手炉精致小巧,镂空雕刻的炉盖袅袅散着青烟。
      
      念桃眉头带喜,声音轻快道:“恭喜小姐,噢不…应该是淮南王妃!”
      
      江九今:“……”
      你不如不恭喜。
      
      她抱着手炉,身体也暖了回来,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问道:“你可认识这淮南王,他是什么样的人?”
      
      “淮南王…那可是我们京城一大传奇人物!”
      
      见江九今仍一副不信的模样,念桃一激动,将那人曾经的壮举一一与她细说。
      
      半晌,江九今听得神色微愣。
      
      四岁习武,八岁将比他高一米有余的武夫打得卧床不起,十一岁就随军出征,归来时亲自将敌军的头颅挂在城门前,十五岁……
      
      这她妈……
      
      江九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此刻复杂的心情,这…整整一介粗鄙武夫,自己嫁过去,不会被家暴吧…
      
      不过她容颜尽失的模样在念桃看来,就是被淮南王殿下惊世骇目的神举所震惊,她挑了挑眉,得意道:“怎么样,厉害吧?”
      
      厉害,怎么不厉害……
      
      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江九今不愿拂了她的兴,敷衍地点了点头。
      
      念桃又自顾自念叨,“不过听说这淮南王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呢!小姐嫁过去,一定会幸福,奴婢还怕小姐你嫁不出去呢!”
      
      话音刚落,念桃就后悔了,忙捂住自己的嘴,不过江九今此时也无心于她,对着面前的大古铜镜左看右看。
      
      五官端正,肤色白皙无暇,还比她原本年轻了几岁,满满都是胶原蛋白,就是感觉缺点什么东西。
      
      她倏地从梳妆匣里翻个天翻地覆也只翻到了几盒胭脂,掀开盖子后有些失语。
      
      这出嫁红、芭比粉,是真实存在的?
      
      她沉默了一会,转身问念桃,“我还有没有其余的胭脂?”
      
      念桃瞪圆了眼睛盯着她,总觉得小姐今天有些不对劲,“小姐,没有了,你平日里不是不喜欢抹胭脂的吗?”
      
      “……”
      江九今彻底无语,她这个原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不过,身为顶级化妆师,时尚圈的super queen。
      
      怎能轻易向现实屈服!?
      
      江九今起身去庭院取下一朵玫红色的山茶花,又折下一根树枝。
      
      回到侧房后,从取出一个小瓷碟子,放入刚摘的山茶花,用树枝捣碎成泥,将压出的花汁倒入胭脂盒中,滴入两滴蜡油使其滋养湿润充满光泽,与先前的大红搅拌融合后静静搁置在窗头静置等它凝固成型,简易替代版山茶砖红色口红便制成,因原料不足,做工略显粗糙,但耐不住成色好看,高级显白又低调优雅,上嘴丝滑不显干,涂上你就是冬日暖阳里一支山茶花。
      
      江九今正对自己的手艺暗暗窃喜,脑子里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恭喜宿主,我是化妆小助手浴清,美妆自动贩卖机成功开启,目前积分为10。”
      
      宿主?美妆自动贩卖机?
      
      真是活久见啊,原以为穿越就已经够雷人,还她妈来个什么贩卖机?
      
      江九今咽了咽口水,小声问:“贩…贩卖机是?”
      
      浴清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想回去继续当你的顶级化妆师吗?”
      
      “废话!”
      
      “那就对啦,当你每制成一件化妆品,积分就会相应的增加,有了积分就可以在美妆自动贩卖机兑换更高级的化妆品,积分达到一百,你就可以回家啦!”
      
      江九今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这不就相当于,她是闯关游戏中的npc?
      
      闯关游戏她在行,制作化妆品她更在行。
      这不就是说,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江九今正要喜上眉头,忽而一拍桌子,怒道:“不对,你先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是不是你干的!”
      
      “哎呀,你别凶我!你仔细想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提到昨天晚上,江九今倒是想起来了。
      
      昨天是她的休息日,本打算好好睡一觉,谁知工作室大早上连环打call把她从床上硬拽了起来,要她帮顶流女明星白芷依做头发。
      
      江九今本就是脾气一点就着的小炮仗,再加上起床气,直接将她拒之门外,闭门不见。
      
      那白芷依又不乐意了,往常都是别人争着来服务她,哪受过这种气,指着她的大门就开口破骂,“江九今!你以为你是谁?拿几个奖听几句吹捧就牛上天了!?我告诉你!能帮我做头发是你的荣幸!”
      
      里面的江九今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主,任凭她打她骂,随手拨打物业举报有人骚扰住户。
      
      刚挂了举报电话,只听门外白芷依雄赳赳气昂昂地一句话:“你既然不做,那我就去找沈画,噢对了,我还要在微博上曝光你的真实面目!”
      
      白芷依说完这句话还不解气,又踹了两脚门,这一踹不打紧,门从里面开开了。
      
      江九今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本身她的相貌就偏清冷,此时眼神淡淡,寒似玄冰,更让人止不住害怕,白芷依不由向后退了两步,防备道:“你…你要干什么?”
      
      只见江九今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嘴角勾出一个弧度,柔声道:“客官~您里面请。”
      
      曝光她倒是不在怕的,至于找沈画…江九今想到前几天她和自己抢的单子,想也不想就开开了门。
      
      经历了三波五折白芷依才平稳坐在里间化妆室,江九今站在一旁,神色还带些倦意,懒懒开口,“大明星,你找我一小化妆师做头发干什么。”
      
      “你以为我找你做什么,要不是沈画没有档期,谁还找你?”
      
      江九今:“……行。”
      
      出于快点打发她的目的,江九今脸也没洗就开始帮她漂色,调色,上色,直到时针指到凌晨1点。
      
      白芷依神经抖擞看着自己新发色,拿着手机自拍不停,又瞥了眼昏昏欲睡的江九今,不满地撇了撇嘴,“你看你什么态度。”
      
      江九今又累又困,瘫在沙发上眼都睁不开,语气也有些虚飘,“姑奶奶,我态度还不好?你一天又是喝水又是点外卖,是谁帮你跑的腿?”
      
      “顾客就是上帝你懂不懂?就你这点耐心,我看啊,把你放几百年前,也不会有人要你。”
      
      ?
      怎么还人身攻击呢?
      
      江九今半拖半拉把她推出门,“费用打在工作室账户,还有,你把我放几百年前,怕多的是人争着要我,男宠多的宠幸都宠幸不来呢!”
      
      说完这句话,江九今不留情面地将门“啪”地一声关上。
      
      回过神,江九今一阵无语。
      
      浴清及时开口:“想起来了吧,我们那天刚刚设置好美妆自助贩卖机,正缺人实验,碰巧听到你们的对话,然后我们就见面啦。”
      
      “嗯,想起来了,老娘回去就是倒贴钱,也要给白芷依做一个丑出圈的发型来还债!”
      
      江九今气得没喘过来气,指尖微颤泛着白,颤着声道:“敢情我就是你们的试验品,你问过我意见吗你就把我拉进来!”
      
      话音顿了顿,崩溃道:
      “还让我被赐了婚!”
      
      浴清心虚道:“这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愿望,给你一个惊喜嘛,至于这些事情也是我们意料之外的,可能是我们灵力微弱,不过你放心,积分很好拿的,不同化妆品得到的积分也不相同,而且在美妆贩卖机里兑换的东西,都是绝版噢,还可以带回去噢!”
      
      江九今半信不疑,“真的?”
      
      “真的,我们美妆贩卖机里个个都是顶级珍宝,保证你会心动!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算达成共识了,让我想想,下一件化妆品是什么好呢…啊有了,春天就应该涂一支豆沙草莓色呀!”
      
      江九今仔细掂量了下,觉得这个提议也不错,便打了一个响指,“ok。”
      
      正午时分,朝日辉辉,江九今取下已凝结好的胭脂,
      
      作为完美主义者,无论是唇釉或唇膏,她总是习惯于用棉签细细晕开,或先用唇线笔勾勒出完美的唇形再涂开,而后拍上一层定妆粉,但现在物资稀缺,只能简单用指腹晕开,又在眼尾擦上淡淡的红加以修饰,妆感细腻淡薄。
      
      江九今望着镜中完美无瑕的小脸,眸色微微一亮,丹凤明眸也因此添了几分少有的媚色。
      
      她恍然想起曾经发过的一条视频,用一块腮红完成整个妆容,当天就上了热搜第一,转发高达50万。
      
      没想到,现如今竟变成了一块胭脂。
      
      行里人都有个笑话,说江九今离开化妆品一秒就无法呼吸,就算你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再给她一支限量版口红,她也能淡定自若向你摆摆手:你随意,后来这话传到江九今耳朵里,她也是笑笑不驳回。
      
      话粗理不粗,就拿此刻的江九今来说,对着镜子笑得如沐春风,一时沉溺于自己的美貌中无法自拔,连秋荷走来也未发现。
      
      她轻轻放下手中端的桂花糕,话音有些结巴,“小…小姐。”
      
      她收起镜子,画了美美的妆,心情也愉悦了不少,看见来人,问:“好看吗?”
      
      只见面前人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皓齿明眸含秋水清波,玉骨冰肌恍若探月亭一株冰壑玉壶的山茶花,白净如纤尘不染。
      
      秋荷眨着一双圆眼,猛地一顿点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