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间摆地摊[美食]

作者:momoch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杂烩头碗(2)

      菜肴界其实也有着森严的等级。
      
      在华国,这种等级在某种程度上和文化是相呼应的。从古至今,不管是摆盘的呈现还是口味,位于贵族阶级的士大夫们都会更加偏爱清雅的菜式。比如开水白菜,看着普通素淡,实际别有乾坤,讲究底蕴,藏而不漏。而像杂烩头碗这样的菜,香气甘醇浓厚,霸道的在揭盖的一瞬间就能引爆所有人的嗅觉,极具侵略性。它会因为太过直接被美食评论家们嫌弃不够高级,但却绝对能够第一时间虏获食客们的芳心。
      
      大概这就是“口嫌体正直”的美食版本。
      
      “好了。端上去吧。”叶夭迅速的把盖子盖上,那一刻她看到唐祁风向来没什么表情的冷脸上出现了失望的神色,不由得偷笑。
      
      四个人的晚餐,当然不止杂烩头碗这一道菜,只不过这是道硬菜,其他几道她就做了简单的家常菜——拍黄瓜、炒时蔬、双椒牛肉,担心老太太肠胃羸弱而做的山药羹。
      
      “小叶太能干,这一桌菜色香味俱全。”老太太忍不住夸奖道,看向叶夭的眼神更加有爱了。
      
      叶夭毫不谦虚的接受她的夸奖,笑眯眯道:“您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一旁的杜望早就忍不住揭开了摆在正中间的砂锅盖子,砂锅里,汤色奶白中带着点焦黄,一层层的码着冬笋、香菇和木耳等素菜以及肚片、蛋肉卷和肉丸等,丰富琳琅,最重要的是,刚刚闻到的那股香气立刻扑鼻而来!
      
      真是太香了!甘醇浓厚,让人的唾液分泌量呈现几何级的上升,心里有无数只小爪子挠啊挠,只想马上就能尝到它的滋味。
      
      老太太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神忽然亮了亮,喃喃自语道:“这个香味......这个香味......”
      
      有点像是记忆中的那个味道......
      
      唐祁风见状,赶紧给她盛了一碗,又给叶夭和在一旁早就吞口水的杜望盛了一碗。
      
      老太太迫不及待的用小勺子舀了一勺汤,手都有点颤巍巍。这几年,她的五感渐渐的消退,味觉已经完全的失去,而嗅觉和听觉也大不如前。之前吃饭的时候,可以闻到香味,但每一次送到口中后却味如嚼蜡。她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加上并不是很注重口腹之欲,之前并没有太在意。但这半年前,却无比的怀念某些让人印象深刻的片段,包括曾经一起携手度过大半生的人,一起经历过的风风雨雨,一起吃过的菜肴,尤其是这道杂烩头碗。
      
      她唯一的外孙子,唐祁风,很孝顺。知道了她的心愿后,这半年带她吃过无数次的餐厅、去好多朋友家吃过饭、还请私厨上门来做过这道菜。但不管在哪儿,她都依然吃不出味道,可也并不很遗憾,因为每次闻到香味都觉得,差一点,和记忆中的味道还差一点。
      
      这次不一样!
      
      唐外婆无比的期待,这次她能够尝出来味道,即使只是一点点。
      
      将汤勺送入口中,一开始依然如白开水一般,她有点失望,但下一秒,味蕾却给她传递了不一般的感觉。咸鲜、带着一点点的焦香,从淡到浓开始慢慢的加重。
      
      嗯?她好像尝到了。
      
      不敢相信的,她又舀了一颗炸过的小肉丸,一口咬下去,肉质丰腴,浸满汤汁。
      
      果然不是幻觉,自己的确是尝到了味道。老太太有点停不下来,一下子就将眼前的小碗给吃得七七八八——蒸丸子入口即化、小鲍鱼和墨鱼带着海的鲜味、肚片脆爽弹牙。吃一口肉,再夹一筷子冬笋片和云耳片,清爽又解腻。
      
      而其他的人,杜望早就将头埋在了碗里,唐祁风看着外婆有点目瞪口呆。他外婆,大家闺秀,年纪大了后这些年尤其注重养生,晚上向来不多吃,他好像都很少见过老人家这样大快朵颐的情形。
      
      等等......
      
      “外婆,你吃出味道了?”他语气有点惊喜。
      
      察觉到自己有点失仪,唐外婆清咳一声,恢复了点自己原来的矜持,然后将碗递给外孙:“再给我盛一碗。”
      
      一切皆在不言中。
      
      叶夭莞尔:“看来很合您的胃口。”
      
      唐外婆忽然叹口气,看着眼前的菜,眼神都有点温柔:“我生在随城,从小吃头碗菜长大。以前随城有家很有名的酒楼,我很爱吃他家的这道菜,不管家里有没有做酒席,都会缠着我爹和我姆妈叫这道菜。可惜后来这家酒楼不在了,就再也没吃过了。小叶,你做的这道菜的味道,和我吃过的那家酒楼做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叶夭心中一动,问:“您说的这家酒楼叫什么?”
      
      “珍玉楼,主人家好像也姓叶。以前可以说是这片地区最有名的酒楼。”
      
      没想到是珍玉楼的旧客,叶夭道;“您说的叶家,就是我家。珍玉楼是我父...我外曾祖父叶仕理创办的。”
      
      唐外婆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说你做的这道菜,和珍玉楼的‘富贵满堂’一模一样。”
      
      富贵满堂这道菜名都出来了,是老顾客无疑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还能遇到一个在人生最后阶段怀念珍玉楼菜品的老客人,叶夭有点唏嘘也有点高兴,也有点了谈性:
      
      “难怪您还记得,‘富贵满堂’在珍玉楼也是最受欢迎的菜品之一。我还记得以前每到过节过年,不仅是酒楼里的席面都订满了,几乎是满随城的大户人家都定了这道菜,要仆人来拿。”
      
      唐祁风有点疑惑的望过来,她心里咯噔一声,讪笑补上一句:“我听长辈们说起过。”
      
      差点露馅。
      
      唐外婆倒是没注意这个细节,她被叶夭勾起了回忆:“对,每次到了年节,像我们这样的人家虽然不会去外面吃,但也要从珍玉楼定菜,像过年这样的节日,还需要提前很长时间才能够预定得到。”
      
      “有一年过年,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按照惯例我家从珍玉楼定了几道菜,就包括这道‘富贵满堂’,差了在厨房做工的人去拿,厨房人手不够,正好厨娘的儿子那天来等他娘做完工后一起回去过年,就叫了他去拿。他当时年纪也很小,比我就大了一两岁,提着这么重的笼屉,又遇上大雪,结果在快要进门的时候跌了一跤,把笼屉给摔了,里面的菜全都洒了。他吓得不得了,生怕给他娘惹上祸。想着要不去珍玉楼再叫一份,但身上钱不够,又得知这菜要提前很久预定才能够有,又害怕又担心,就在门口偷偷的哭。被我瞧见了,觉得这个小哥哥很可怜,就和我姆妈说是我贪玩,非要亲自提着菜来炫耀邀功才洒的。”
      
      “后来呢?”叶夭一爱热闹,二爱故事,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还是口述,都听得津津有味。
      
      唐祁风也静静的在听,这些事情,之前外婆都没有说起过。
      
      唯有杜望,还在不停的吃......
      
      “我姆妈听到是我惹的祸之后,当然不会再说什么。他很感激我,我们俩就这么认识了。后来我觉得这些菜只是洒了一半,碗里明明还剩下点儿,就这么倒了未免可惜,就让他偷偷的从厨房里拿了碗筷,我们猫在一个小院子里把这些菜给分着吃了。可能是偷吃的更觉着刺激吧,我一直觉得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也就念到了现在。”
      
      老太太的脸上带着笑意,她拍拍唐祁风的手:“小风,这个小男孩就是你外公。”
      
      她出身于官宦人家,而唐外公却只是厨娘的儿子,在世人的眼里,这两人的爱情注定会是无果的。但没想到,社会在发展,社会还在变革,曾经的王朝轰然倒地,只留下满地的硝烟。官宦人家变得不再那么的值钱,而穷人家的孩子可以通过读书出人头地。她的家庭失势,心上人却考上了新办的大学学堂,落魄的官家小姐和新晋的大学生终于实现了世俗意义上的门当户对。
      
      人生似乎就这样的顺利起来。唐外公所在的革命阵营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携妻带女去了京城,被安排在了某个实权部门,事业腾飞,家庭和睦。直到那一场十年浩劫的到来。
      
      “那时候,我按照出身,是妥妥的□□和□□,被抓起来□□,也连累到了他。他们和他说,只要他指认我在生活中依然保留着官家小姐的奢靡习惯,作风不良,和我离婚划开界限就可以放他一马。不过,他没同意。”
      
      于是,他陪着她一起去了牛棚。
      
      “北方的冬天,你们现在是看着舒服,有暖气,一下雪觉得可美了。但在那个年代,就是最可怕的噩梦,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甚至连生火的木柴都不会给你,穿的也是破破烂烂,到处漏风。你外公的脚趾和膝盖就是在那时候冻坏的。那时候也没有吃的,交给你的任务重得要死,都是脏活累活,但饭都吃不饱,每天只能吃两顿甚至是一顿。有的时候饿惨了,我们就窝在草堆做的炕上回忆以前吃过的好吃的,当时最想念的,就是这道一起吃过的‘富贵满堂’。”
      
      “我们约好,如果有机会平反,就回随城,去珍玉楼吃,一顿吃不够就吃第二顿,直到吃腻为止。可惜后来真的回来了,却发现珍玉楼早就没有了。也去吃了其他家的杂烩头碗,但总感觉不是他家的那个味儿。”
      
      “那是。”叶夭听故事听得高兴,这会儿就更高兴了,点头赞同道:“即使是同样的做法,我们家的也肯定更好吃。”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居然能吃到一样的味道。”只可惜老头子在那十年前身体受损严重,早几年就已经先走了一步,没来得及尝到这口记忆里的味道。
      
      “所以您找的,其实就是珍玉楼的这道菜。”唐祁风明白了。外婆想念的,并不只是菜的味道,而是她和外公的初识以及他们一起携手走过的人生。
      
      他看着叶夭,眼神复杂,感觉自己这次人情欠大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我在人间开旅馆》,大家可以点进去收藏。
    第N次因为暴力执法毁坏公共设施的风小小终于被超凡生物管理局一脚踢往人间,担任联络官一职。
    然后她遇上了半妖凌默。
    风小小:一切能用武力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凌默: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
    》》》》》》》》》》
    感谢在2020-10-01 17:35:26~2020-10-02 14:06: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雪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