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间摆地摊[美食]

作者:momoch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牛肉拌粉

      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
      
      黄昏时分,一辆顶着小天使车标的黑色轿车停在了暮色镇的一座独立庭院前。
      
      戴着白色手套的司机下了车,却发现庭院的大门紧锁,还挂着“终止营业”的小牌子。
      
      旁边正好有遛狗的镇上邻居路过,看到后了然一笑,这应该又是来想要找伊莲娜的食客吧?
      
      他上前去,好心的告诉他们:“这家餐厅已经停止营业了,伊莲娜在前几天已经回华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回来。”
      
      司机返回车上,将消息告诉自家老板,然后邻居就听到车上传来一声懊悔的惊叹声。
      
      不多会儿,那辆百万豪车就驶离了暮色镇。
      
      邻居站在那儿,看着消失的车尾,不由得有点惆怅。随着伊莲娜的回国,暮色镇应该不会再出现豪车云集的盛景了。
      
      毕竟,这些富豪名流们来这边,是冲着伊莲娜和“伊莲娜的餐厅”——那个貌美惊人的神秘东方女人,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在有着传统美食骄傲的意大利餐饮界站稳脚跟,把一家只做晚餐私宴的华国餐厅做到了一位难求的行业Top。
      
      她的远去和她的到来都如同此时渐起的夜风,毫无预兆,却又戛然而止。
      
      剩下的也只有传说了。
      
      》〉》〉
      
      华国,随城。
      
      随城有一条青阳巷,属于老城区的范围。虽然现在没落了,但在老一辈的记忆里,这里却可以算是随城从古至今的富人区。从民国开始,能住青阳巷一带的就算不是大富大贵也最起码是中产。里面的独栋小洋楼,一度引领了随城的建筑风貌。
      
      只是随着后来改革开放,随城的市区面积不断扩大,经济和政治重心也逐渐的向新区转移,青阳巷才算是渐渐的没落了下来,反倒成为了老旧住宅片区的代名词。
      
      在青阳巷的尽头,有一栋小洋楼,就挂着历史文化建筑的牌子,但却是私人民宅,门口右侧的青砖上还刻着“叶宅”的字样。只是,主人家据说一直在国外,从来不见人影,只偶尔委托了家政人员隔几个月来打扫打扫。
      
      大门深锁,从铁艺栏杆的缝隙里能窥见小洋楼一景,两层的青砖小楼呈现倒L型,带着典型民国洋派建筑标志的柱式走廊。前院是个小花园,有着青石地板和几丛修竹,以及点缀其中的蓬勃的绣球与月季灌木丛。据老一辈说,房子后面还有个很大的花园,但可惜因为大门紧闭,很少有人见到过全貌。
      
      有调皮的小孩子,呼朋招友的偷偷爬进去过,但出来后却说不清楚到底在里面看到了什么,迷迷糊糊的。
      
      久而久之,附近的居民倒也习惯了这栋房子的遗世独立和安静。
      
      直到这一天,忽然有个穿着黑色波点裹身连衣裙,戴着大大遮阳草帽的年轻女子,乘着出租车来到了这里,还从车上拿下来了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打开了那道紧锁着的铁门,走了进去。
      
      不到半日,青阳巷顿时就传遍了:
      
      “巷子尽头的那栋小楼,有人住进去了。”
      
      “好像是主人家的后代终于从国外回来了,要长久的定居下来了。”
      
      胡阿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了,赶紧拿着拐杖带着孙女赶到了叶宅。
      
      她算是为数不多的,见过当年叶宅主人的青阳巷老一辈之一。
      
      按了门铃后,来开门的是一个大概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长得让人过目难忘,大/波浪卷的长发被随手在脑后扎成了马尾,皮肤白得像是没有经过太阳的暴晒,甚至有了冷玉一般的光泽感,右眼角下有一颗小小的黑色的泪痣。
      
      胡阿奶有点恍惚,这幅样貌,熟悉却又有点陌生。
      
      年轻女子微微一笑,问她:“老人家,您是?”
      
      胡阿奶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赶紧说明来意:“姑娘,我是住在这条巷子里的老邻居,我姓胡,这不听说叶家回来人了,所以就过来看看。”
      
      她恍然大悟,像是想起了什么:“我知道您,胡玉华胡阿奶对吗?我阿妈和我说起过您。胡奶奶快请进。我阿妈是叶瑶。”
      
      胡阿奶没想到叶夭居然能够知道她,有点激动。
      
      “叶瑶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当时你妈妈出国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不过我一看就认出来了,姑娘,你和你妈长得真像呐,都长得一样的好看。对了,你妈妈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
      
      叶夭眼神暗了暗:“胡阿奶,我妈在两年前就过世了。她在去世前,一直惦记着要回国看看。”
      
      胡阿奶一愣,不胜唏嘘,不由得感叹红颜薄命,叶瑶出国的时候大概也才三十多岁,一直叫她胡大姐,没想到最后她倒是走到了自己的前面。
      
      “胡阿奶,您叫我叶夭就行了,我跟着我妈姓叶,夭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夭。我妈一直和我说,她没出国之前,您照顾了她很多。”
      
      叶夭带着胡阿奶和她的小孙女走到了屋内。
      
      随城四月份的季节,天气不冷不热,体感非常的舒适,屋内的温度比外面更要凉一些,叶夭怕老人孩子吃不得凉,索性把椅子搬出来到走廊坐着,还能晒晒夕阳的余晖。再把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和糖果摆出来,给胡阿奶的小孙女吃。
      
      胡阿奶看着她逗自己的小孙女,脸上闪过怀念:“你妈当年也喜欢小孩子,这条巷子里的小孩子,不管有多调皮,看到她都是服服帖帖的。”
      
      叶夭抿嘴笑道:“她在国外也是这样的,小孩子都喜欢围着她转。”
      
      “主要啊,是你妈手艺好,那个时候小孩子能有什么零食吃?你妈偏能做各种水果糖麦芽糖,还有小糕点,她又大方,这群小崽子们可不就听她话。”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胡阿奶和大部分善良的老人一样,话唠又热情。半个多小时下来,叶夭已经知道了这附近有哪些邻居,哪些邻居搬走了,哪些又是新搬来的,哪些小区要被拆了,哪里哪里又会新建什么项目,甚至于超市在哪里,菜市场在哪里,车站在哪里,等等等等。
      
      胡阿奶可谓是青阳巷的百事通。
      
      眼看着太阳快要下山,胡阿奶才惊觉道:“哎呦,看我这个老糊涂,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你这刚回来,肯定很多事情要忙。小叶子,你这儿肯定没开伙,要不晚上就去胡阿奶家吃饭,啊?”
      
      叶夭赶紧婉拒:“没事儿,胡阿奶,您来陪我说说话,熟悉熟悉这边环境,我感谢您还来不及。不过今晚我就不过去吃饭了,的确是还有好多东西要收拾。等我忙完这边,过几天,我再上门去打扰您。”
      
      “好嘞好嘞,小叶子也别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上门来找你胡阿奶。”胡阿奶想着自己家也没啥准备,并不强求,高高兴兴的带着小孙女走了。
      
      叶夭靠在铁门边将两人送出门,看着胡阿奶牵着孙女走在巷子里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加深,那颗泪痣仿佛在闪闪发光。
      
      有点怀念,也有点感伤。
      
      呵,胡玉华,没想到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连孙女都有了,整个人也要比之前更加的柔软了。以前的她,整个青阳巷没人敢惹。曾有人戏言,宁可去惹巷口的大黄狗,也不要去惹胡家的泼辣货。
      
      时间,真是这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
      
      将见到故人的情绪抛到脑后,叶夭回到屋内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栋宅子一直有请人来做清洁和维护,所以其实里面一直都还蛮干净的,只是很多东西当时都放入到杂物房锁了起来,要全部清理出来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选了后侧二楼熟悉的房间,床上的四件套在回国前已经嘱咐保洁阿姨换过了,只要把自己带回来的行李衣物归整好就行了。
      
      打开窗,这间房正好对着后面的花园,虽然有人收拾屋子,但并没有特意的请园丁,花园里杂草很多,终究显得有点破败了,只有两株活了几十年的玉兰花,正逢开花季节,一树白,一树粉,开得热闹却又不带丝毫的烟火气。
      
      若是她没有记错,旁边的木芙蓉也很多年了,等到每年的七八月份,满树大朵大朵的芙蓉花,早上开是白色,等到了傍晚就变成了绯红,艳丽得很。
      
      看来,这段时间还是要先把花园整理出来才行。
      
      到了饭点,厨房还没收拾,叶夭也懒得自己再做,拿出手机来点了一份外卖。附近评价还挺高的一家牛肉粉。
      
      有汤粉和拌粉两种。她选了拌粉。
      
      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打开外卖盒,牛肉还挺多,切成薄薄的盖在白色的米粉上。
      
      随城人爱吃粉,尤其是早餐和宵夜的时候,简直是满城的米粉铺子。不过本地人一般不叫“米粉”也不叫“粉丝”,就简单明了的叫粉。不管是煮粉还是炒粉还是拌粉,都有无数的爱好者。
      
      这家用的就是随城本地产的圆粉,韧度和软硬度都刚刚好,只是可能不是刚出锅,在外卖碗里焖了一会,稍微显得有点糊。牛肉应该也是自家卤的,配上特制的辣椒酱和榨菜丁酸豆角一拌,很香,但有点偏咸。倒是配的那碗汤,应该是煮牛肉时候的老高汤,清淡却又鲜香,不是那种加水随便煮出来的例汤,有滋有味。
      
      总之,还不错也但远称不上很好,不过许久没吃过家乡风味,叶夭倒也吃得还挺满足。踩着随城的地,吃着随城的粉,好像很多年都没有这样踏实过了。
      
      吃完饭,洗了个澡,一夜无梦。
      
      等到了早上□□点,刚好睡得正香的时候,门铃又响了。叶夭本来想翻个身再睡的,没想到门铃锲而不舍。
      
      披了薄外套,叶夭懒懒的趿着拖鞋下去开门。
      
      门外是个样貌清隽的年轻人。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长发在脑后束起,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
      
      年轻人含笑开口问:“好久不见,叶瑶。”
      
      叶夭勾起嘴角,“仲青,的确好久不见,有二十多年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八零]穿书后我有了三个哥哥》,又名《我的异父异母的亲哥哥们》
    文案如下,可点进专栏收藏,MUA~:
      
    宋云舒在六岁时,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是曾经看过的一本年代文。
      她妈,是那个在书中正面描述不超过一千字,但一直活在传说中的结婚又离婚、离婚又结婚,有过四次婚姻、最终成为豪门阔太的女人。
      于是,拜她妈所赐,她有了三个异父异母的亲哥哥。
      第一个哥哥,是后来炙手可热的IT新贵
      小的时候,却极为幼稚:“你是狐狸精的小孩,滚开我家!”
      六岁的宋云舒对他翻了个白眼。
      第二个哥哥,后来成为了娱乐圈顶流
      “我的妹妹,只能我自己欺负!”
      宋云舒:“你醒醒,咱俩谁欺负谁呢?”
      第三个哥哥,是一幅画作可以拍出上百万的天赋艺术家。
      “云舒,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哦。”
      宋云舒冷漠脸:“不,你只是想让我妈永远做你妈。”
      只是
      忽然有一天,有的人不想再做她的哥哥。
      宋云舒:?
    说好的一天是兄妹,一辈子都是兄妹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