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秋日晨光正好,轻盈的风带来丝丝凉爽的气息,那是独属于秋的味道。
      
      缕缕果香混合着落叶的香气,随着风钻进室内,清新宜人,沁人心脾。
      
      又一阵风吹过,风裹着叶子翩翩而落,像蝴蝶翩然起舞。
      
      程澄依旧霸占着阳台,扒拉着面前的小鱼干,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
      
      鲜香的味道在唇齿中炸开,程澄幸福地眯了眼睛,享受小鱼干的美味。
      
      这日子滋润是滋润,实在是太闲了点儿。
      
      程澄故作深沉地叹口气——
      
      这样颓废的日子,实在是......
      
      实在是太爽了!
      
      程澄愉快地决定再奖励自己一大捧小鱼干。
      
      毕竟,跳上阳台也是十分耗费力气的。
      
      要说程澄和小肥猫澄澄有哪里最像,大概就是懒得特别像了。
      
      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澄澄是有夏云养着,吃穿不愁。
      
      程澄则是面子工程做得特别好。
      
      在原来的世界,上头有妈妈看着,她也不敢太放肆,还稍稍收敛。
      
      小学就有苗头,她的老师都和妈妈认识,天天交流程澄的学习情况,更有上课打个哈欠任课老师下课了都会找她妈妈问上一句:
      
      “昨天是不是又罚程澄抄作业了?今天瞧着不大精神。”
      
      一个“又”字道尽了程澄水深火热的童年生活。
      
      初高中,这样的情况才稍稍好转。
      
      她妈妈也觉得只要孩子不走歧路,基本上问题不大。
      
      管的稍稍松了点。
      
      程澄人聪明,上课天天蔫蔫的,十节课能睡过去一半,偏偏成绩好,提问也都能答出来。
      
      让各科老师都束手无策。
      
      班主任亲自出马,找程澄谈话,程澄表现极好,乖巧答应,转头忘得一干二净。
      
      至此,班主任也铩羽而归。
      
      到了大学,更是无法无天,放飞自我。
      
      别人在努力学习申请奖学金,程澄在睡觉;
      
      别人在踊跃参加课外活动锻炼自己,程澄在发呆;
      
      别人在卿卿我我开始校园恋爱,程澄在......
      
      程澄没在睡觉,也没在发呆,程澄在一众惊诧的视线中,领了毕业证提前毕业了。
      
      毕竟程澄考试向来是秉承着“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的观点,多一个字都不想写。
      
      最后悄摸摸来的这一手,实在惊掉了一众同班同学的下巴。
      
      程澄丝毫不在意,拿了毕业证就找了一个极其清闲的工作。
      
      直到她妈妈告诉她那个消息。
      
      她妈妈对于大学的事情并不知情,程妈妈在程澄年幼时对她极严厉,但同时也非常尊重女儿的隐私。
      
      更别说大学了。
      
      程澄愿意和她说的,她仔细听着;程澄不愿意的,她不会过多干涉。
      
      一手带大的女儿,程妈妈对程澄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程澄的性子倒好,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随遇而安,不抱怨不惊喜。
      
      在原来的世界,她只有妈妈一个亲人。
      
      可程澄死了,程妈妈的家人也会悉心照顾,直至离世。
      
      要说遗憾,自然有。
      
      程澄最大的遗憾,不外乎临走前没有多陪程妈妈几天。
      
      只是她现在回不去,遗憾也没用处。
      
      不如过好当下,想必程妈妈也是这样想的。
      
      现如今,有了正大光明的绝佳理由吃吃睡睡,想那么多干什么!
      
      于是程澄更加心安理得了。
      
      程澄解决完小鱼干,满足地摸摸肚子,暗暗鄙视夏云,把小鱼干藏那么高,是以为她会偷吃吗?
      
      再说,放的高就以为她够不到了吗?
      
      程澄蹲在地下仰头看了一会儿,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背影中,充满了悲伤,好像经历了生离死别一般。
      
      小鱼干,朕下次再宠幸你。
      
      实在无聊。
      
      觉昨天睡够了,小鱼干没得吃,电视机夏云把电源拔了。
      
      猫生艰难。
      
      跳上阳台,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蹲着,盯着下面发呆。
      
      无聊得程澄都快睡着的的时候,底下有穿着工夫的搬家公司的人进进出出。
      
      正巧隔壁停了许久的的声音再次响起。
      
      莫不是隔壁搬来了新邻居?
      
      程澄动了动,莫名想去看看。
      
      说不清楚什么感觉,若隐若现,但存在感十足。
      
      程澄伸爪挠了挠后颈,站直身子,反正也无聊,不如去看看。
      
      隔壁阳台门也开着,应该是为了通风。
      
      程澄就捎近路顺着两户挨着的阳台溜了过去。
      
      至于走正门?
      
      太远,还有人,麻烦。
      
      程澄诧异于现在这具身体的轻盈,低头往下看了一眼。
      
      赶紧收回视线,虽然她死过一次无所谓了,可她没想过点亮跳楼这一新鲜死法啊。
      
      这么高她要是掉下去,怕是摔得夏云都认不出来这是她养的。
      
      接下来的事情程澄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爬高走低的时候千万不要分神。
      
      程澄只顾着想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会怎么样,然后,如她所愿——
      
      真的摔了下去。
      
      在自由落体运动中,程澄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她这两次的死亡方式都比较独特,而且极具争议。
      
      那么,有没有荣幸登报并引发讨论:
      
      《见义勇为应不应该三思后行、谨慎行事?》
      
      《宠物应不应该独自放在家中?》
      
      耳边风声停住,紧接着是一声痛呼。
      
      程澄睁开了眼睛,这次的天花板,有点熟悉。
      
      不过,她在六楼摔下来,也不疼吗?
      
      地上也是软软的。
      
      一个骨碌翻过身,程澄低头。
      
      还是熟悉的、毛茸茸的爪子。
      
      是猫没错了。
      
      那刚才凄厉的痛呼声“汪——”以及哼哼唧唧的声音是......
      
      程澄转了个圈,正好对上一双正瞪着她的、奶凶奶凶的、黑漆漆的大眼睛。
      
      “喵?”
      
      狗子?
      
      瞬间千万个念头奔腾而过。
      
      邻居家的狗子,不请自来的她。
      
      以及刚刚摔下来......
      
      要不,趁现在邻居还没来找她算账,先跑路为敬?
      
      不然,邻居拉着她要赔偿金,她也没有啊。
      
      程澄抬腿准备原路返回,逃离案发现场。
      
      刚刚送走搬家工人的陆元哲听到声音,三两步就过来了。
      
      正好看到肥肥壮壮的猫跳上阳台,昨天捡到的狗子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听到声音看过来的猫转过身对着他,一脸的无辜。
      
      还有隐隐的左顾右盼“不是我干的,你看错了”的味道?
      
      陆元哲来不及分辨,匆匆关了开着的阳台的窗户,抱起了地上的一团,捏着骨头检查着。
      
      他本意是怕阳台窗户开着程澄掉下去.
      
      而被断绝了后路的程澄:......
      
      索性破罐子破摔,也不跑了。
      
      她是没钱,可铲屎官有。
      
      眼前的邻居一身灰色休闲装,身姿挺拔,看着年纪不大,眉宇间神色沉稳,桃花眼很精致,却一点都不显女气。
      
      怀里抱着雪白的小狗,画面分外养眼。
      
      唔,挺好看的小哥哥。
      
      “汪!”
      
      坏猫?
      
      程澄被勾回注意力,那个一身白毛的小奶狗巴掌大一点儿,正躺在主人怀里瞪着她。
      
      眼睛不疼吗?程澄好奇。
      
      恶作剧心起,她冲着小奶狗挥挥爪子,“喵呜”一声。
      
      再看!再看下次把你压扁!
      
      小奶狗听懂了,黑溜溜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伸着小短腿开始挣扎,也不哼唧了,“嗷嗷”喊着要下来让她见识见识。
      
      陆元哲有所察觉,转头抱着小奶狗走过来,单手把程澄从阳台上抱下来。
      
      拍了拍程澄脑袋:“走,跟着我。”
      
      程澄诧异:真要找她赔偿?
      
      “切”了一声,慢悠悠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小奶狗也安安稳稳呆在陆元哲怀里。
      
      至于有没有继续瞪程澄,程澄就不知道了。
      
      陆元哲太高了,仰头看他,她嫌脖子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