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4 章

      “喂,”程澄戳了戳身下的黑狼,像抚摸他的毛发一样,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道:“木林...哦,你们王出不去?”
      
      什么破称呼。
      
      黑狼背部肌肉明显紧绷起来:“你怎么知...王上能出去!”
      
      “奥,能出去啊?”
      
      她坐直身体,拉长了声音,天真的黑狼以为她相信了,在要出雾瘴的时候,程澄冷不丁开口。
      
      “出去了也没办法动用灵力吧?”
      
      黑狼被她的话惊得一个踉跄,差点没把她甩出去。
      
      程澄眼疾手快抓紧他背部上长长的毛发,黑狼吃痛,却不敢有怨言。
      
      “慢点慢点,你要是摔着我了,我就立马回去告状!”
      
      这么些天,程澄作威作福惯了,拿着鸡毛当令箭,威胁这一套驾轻就熟。
      
      看他反应,她就知道猜对了,继续揪着黑狼耳朵威胁:“不准和别的人,呸,别的狼说这些话,不然我就去告状!”
      
      “比如说你,嘲笑木林。你看,木林是信你,还是信我?”
      
      程澄声音里满满的不怀好意。
      
      黑狼敢怒不敢言,不得不忍了,本不想同意,再三被揪着耳朵警告,只能乖乖点头。
      
      程澄满意抚了抚他的头,“这才是乖孩子。”
      
      却没发现,这动作、这语气,都像极了木林威胁她得逞之后贱兮兮的样子。
      
      恰巧出了雾瘴,黑狼放下她转身就跑,程澄在后边喊:“别忘了来接我!”
      
      黑狼一哆嗦,跑得更快了。
      
      现在是白天,她没办法用灵气,只好腿儿着走向不远处的村子。
      
      奇怪的是,只有木林不受时间限制,但他行动不便,程澄甚至怀疑,木林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出一次。
      
      若不然,木林这次一定会跟出来。
      
      不过,她就是验证猜想,才提的出来不是吗?
      
      和上次来完全不同,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偶尔传来一声小儿啼哭也很快被压下去,她耳朵灵,隐隐能听到父母轻声斥责声。
      
      看来,上次当真是被欺骗了。
      
      村长家在村头,程澄上前敲了敲木门,院里很快传来动静,是村长的声音。
      
      “谁呀?不是说了,不准随意出门,再被抓走谁都救不了你们!”
      
      随后是开门时细细碎碎的声响,门被打开一条细缝,里边的人看到门外笑吟吟看着他的程澄,一个激灵就把门紧紧关上。
      
      程澄早有预料,伸手抵住门,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别啊,村长欠我的地图和族中至宝还没给呢!”
      
      无人应声。
      
      她又拍门:“快点儿出来哦,不然,我就喊狼来喽。”
      
      尤其是最近,程澄体会到了狐假虎威的美妙感觉,并且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极其有用,见效还快,这不,话音未落,门就开了。
      
      村长苦着脸:“且慢且慢,请小程姑娘快快进来,方才家里实在凌乱,不便待客,耽搁些许,还请姑娘担待。”
      
      程澄依旧带着笑:“原来如此,担待,自然担待。”
      
      十分不客气地越过村长,走向院里,自来熟道:“什么好吃的?我替那位尝尝。”
      
      村长忙招呼他媳妇去取,他则请程澄上座,端茶倒水,好不殷勤。
      
      “呦,村长怎么还苦着脸?不欢迎我来?我走就是了!”作势要走。
      
      明显是鸡蛋里挑骨头,没事儿找事儿。。
      
      谁让他们联合起来骗她?
      
      她只是找找事罢了,又没有要他们性命。
      
      虽则村长是可能被逼迫的,但她何尝又不无辜?
      
      是以她并不觉得这做法有何不对。
      
      村长自知理亏,且性命也算握在人家手里,任劳任怨,好言哄着。
      
      “小程姑娘,是我等错了,可...可姑娘也知道,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程澄哼了一声,仍安安稳稳坐在凳子上。
      
      此时村长媳妇端着果盘上来,打破沉默:“姑娘尝尝合不合胃口?”
      
      程澄看着又一个不认识的水果,问出了好奇已久的问题:“你们的粮果蔬菜都是从那里来的?”
      
      “夜深时,我们可去村后采取,至于如何生长、是谁种植,我们也不知道。”
      
      村长笑容苦涩,又道:“小程姑娘,除却那一部分,其余的我当真没有骗您。”
      
      程澄知道村长在说什么,故意道:“那地图和族中至宝呢?”
      
      “自然也是真的。”
      
      “何时给我?”
      
      “姑娘救我。”
      
      村长忽然走到程澄面前跪下,一直旁听的村长媳妇也哭哭啼啼要跪下。
      
      程澄叹口气,跪来跪去真烦,定然又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要求她了。
      
      上次一村子跪下,送她进狼窝,这次呢?
      
      直接送她进狼肚子里?
      
      她冷冷看着,并不动。
      
      村长跪了多久,程澄就吃了多久。
      
      许是年纪大了,村长媳妇哭着哭着就有些支撑不住。
      
      程澄依旧不为所动,村长悄悄瞅她。
      
      她权当看不到。
      
      他一咬牙,深深拜下去:“求姑娘救命。”
      
      程澄慢悠悠啃了口果子:“你上次也这么说的,然后坑了我。”
      
      村长直起身,直视她的眼睛:“此次必不负姑娘。”
      
      这台词怎么这么奇怪?
      
      她抖抖鸡皮疙瘩,有点儿冷。
      
      村长还以为她在犹豫,对他媳妇说:“去,把东西取来。”
      
      村长媳妇踌躇:“可......”
      
      “可什么?快去。”
      
      这才起身进了里屋,不多时捧出来一个木匣子。
      
      匣子平平无奇,可瞬间就吸引了程澄的注意力,直觉告诉她,这是好东西。
      
      村长接过匣子,双手捧着递给程澄,极不舍道:“这就是承诺给姑娘的,提前拿出来,希望姑娘信守承诺。”
      
      程澄接过匣子笑眯眯道:“自然。”
      
      等她拎着一袋子水果走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她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冲不远处等她的黑狼招呼一声。
      
      黑狼犹豫一下,还是听话的回去了。
      
      “王,大人说...”
      
      木林不看底下的黑狼,瞧着他的手指,淡淡道:“说什么?”
      
      “说,说让您亲自去接她。”
      
      “那就去呗。不必跟着。”
      
      后一句是对木一说的,木一应声。
      
      只有黑狼还有些愣怔,他们家王,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那他,替大人准备的一箩筐好话是不是没用了?
      
      程澄看着远处渐渐清晰的身影,仍未起身,只是冲他招招手:“你来啦?”
      
      “嗯。我来了。”
      
      “为什么要来?”
      
      “因为,是你让我来的。”
      
      木林的声音不像以往一样欠揍,有种莫名的温柔。
      
      程澄冲他扬了扬手中仅剩的果子,其余的被她吃了:“喏,给你带的。”
      
      借着天边最后一点光,她轻易地看清了朝她走来的少年苍白的面色。
      
      “你受伤了!”
      
      “嗯,”木林走到她面前,正好和她视线平齐:“还好。”
      
      说完缓缓抬手揉揉她的头,像对待猫咪一样。
      
      程澄想拍开他的手,却又想起他的伤,只是覆上他的手,却没有把他的手从头上拿下来。
      
      “你知道,我该走了。”
      
      “我知道,所以我来送你。”
      
      程澄这才发现,木林的瞳色也是浅浅的茶色,和希希一样。
      
      忽地一笑,当然一样。
      
      “你也要和我一起走!”
      
      “我?我不走。我就是这里的。”
      
      木林听见她的话,有些诧异,又坚定地摇摇头。
      
      “你不是,”程澄抓住木林的手,站在石头上,急切地看着他:“你和我是一起的。”
      
      “小骗子,又在耍我。”木林依旧不相信。
      
      “和之前逗你不一样。我是认真的,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木林含笑,轻轻挣开她的左手,仰面温柔注视她,“我不走。”
      
      程澄劝不动,真的有点儿恼了,弯下身狠狠咬向他的手臂,片刻后放开,留下两排深深的牙印。
      
      他挣扎都不挣扎,听见她问:“走不走?”
      
      白皙的手拭去她嘴角的血迹:“不走。”
      
      程澄说:“你不是想知道希希是谁吗?你和我出去,我就告诉你,然后再也不见他!”
      
      木林摇头。
      
      “你不出去,我就天天撸别家动物的毛,亲亲抱抱!”
      
      木林犹豫了下,摇头。
      
      “我还抱着他们睡觉,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他攥紧了手,但还是摇头。
      
      “天天和希希腻在一起,说你坏话!”
      
      木林动了动嘴角,努力忍住:“我对你那么好,还说我坏话?还是和小白脸在一起说?”
      
      “你欺负我,把我毛都揉秃了,还不跟我一起走!一点儿都不好!”
      
      木林顿了顿,想反驳被程澄抢了先。
      
      “走不走?”
      
      他咬牙:“走!出去我就弄死小白...”
      
      程澄就等这个字,“走”字一出来,她抽出握着匕首的右手,毫不留情扎进了木林的心口。
      
      他话还未说完,以心口为中点,皮肉消失,化为烟尘消散。
      
      程澄松口气,躺在石头上喘着气,眼见最后一丝余晖也要消失,她一狠心,反手给个自己一个痛快。
      
      天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空间也一点点粉碎,消失,再不复存在。
      
      程澄醒来时,下意识地摸摸胸口,不疼,不疼就好。
      
      目光逡巡一圈,看到仍被光晕包裹的希希,放松之余也想吐槽!
      
      麻烦,事儿精!
      
      手往后撑,不小心被硌了一下,是那个匣子。
      
      “还好这个能拿出来,没白费我的功夫。”
      
      程澄略微欣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天,这个终于写完了!
    给我自己鼓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