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翌日。
      
      在太阳升起的前一刻,程澄匆忙从修炼的状态中出来。
      
      下一瞬,周围的灵气停滞,她试了试,果然调动不了体内的灵气。
      
      有点麻烦。
      
      若是和她想的一样,那此时村民们应当也变回来了,人多势众,怕是惹不起。
      
      昨晚装13,今天跪着还。
      
      草率了,昨天忘记顺势捆几个,救个麻烦回来把她气懵了。
      
      不过救都救了,那便不后悔。
      
      程澄走出房间,将仍敞开的房门栓紧。
      
      东厢。
      
      同一时间,木林睁开眼,耳尖动了动,勾勾手指头,散落的藤蔓重新缠绕在他身上。
      
      蹙眉凝神,觉得不妥,又将藤蔓收紧,莹白的肌肤上出现一道道的红痕才罢手。
      
      程澄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单薄瘦弱的少年躺在床上,藤蔓缠身,青翠的叶和少年裸、露在外肌肤映衬,藤下红痕就越发扎眼。
      
      她昨天糊到人家嘴上的叶子倒是耷拉了下来,如若不然,一直捂着口鼻,此刻......
      
      他睡得沉,就连她进来都没有醒。
      
      少年的眉头紧紧蹙着,面色苍白,睡梦中也不安稳,似是难受极了。
      
      想也不会舒服,程澄懊恼地拍拍脑袋,真的是越来越傻了。
      
      当务之急是给人家松开,这救人救的,像是换个地方换个人继续虐待一样。
      
      说不定还不如那些人妖不明的村民。
      
      她下意识地调动灵力,蓦然想起,白天不能动灵气。
      
      程澄上手拽,这才清楚直观地意识到她昨天捆得多紧。
      
      到底是灵力催生出来的藤蔓,此刻灵气消失,手仍然拽不动,只秃噜下来几片叶子。念头一转,去了厨房。
      
      等她拎着把菜刀回来的时候,床上的少年已经醒了,侧着脸直直盯着她。
      
      声音沙哑,话语之中满满的嘲讽意味:“怎么?昨天没把我勒死,今天准备直接砍?”
      
      程澄捏着菜刀的手紧了紧,假笑:“怎么会?这不是来救你的?”
      
      “救我?”木林别过脸,不看她:“那您这救人的方式可真别致。”
      
      不待程澄开口,紧接着又道:“那您下次救人可要仔细挑挑,像我这样命大的人可不多见。”
      
      言下之意就是,她这不是救人,而是杀人。
      
      程澄继续忍气吞声:“这次是我的错,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会了。”
      
      “可别,下次您还是袖手旁观吧。”
      
      不要气,不要气,她都二十多的人了,怎么能跟十几岁的小孩子计较?
      
      做好心理建设,程澄挤出一个微笑:“不要动,我把藤蔓割断,小心割到你。”
      
      “这不是你搞得?”
      
      “是,但我现在要借助菜刀。”
      
      她故意咬重“菜刀”俩字的发音,暗含威胁。
      
      少年无所畏惧,继续挑战程澄的底线:“嘁!有本事你继续捆着我啊。”
      
      给程澄气得呦,只想找个臭袜子堵住木林的嘴。
      
      下定决心不理他,她专心致志对付她自个儿捆上去的藤蔓。
      
      木林见她不吭声,继续叨叨:“怎么着?救命恩人是想把藤蔓割断,嫌它碍着您事儿了?”
      
      程澄手下一顿,诡异地听懂了木林话中的深意,决心瞬间破灭。
      
      “你给我闭嘴,嫌嘴多余我不介意帮你堵上!”
      
      她咬牙切齿,语气生硬。
      
      木林丝毫不怕,挑挑眉怂唧唧道:“那我好怕哦,救命恩人怎么能这样?怕是不太好吧。”
      
      程澄刚听到其实没反应过来,懵了一瞬,还以为他是真的怕了。
      
      直到看见他饱含深意的视线落在她脸上,准确地说是嘴上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
      
      恼羞成怒道:“老娘才看不上你这种娘们兮兮的小白脸!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
      
      真的是气急了,中二时期的自称都飚了出来。
      
      木林僵着脸,语气沉沉,视线锁在程澄微红的面颊上:“我是小白脸?”
      
      “你不是还有谁!”
      
      气还未消,语气格外呛人,手下恶狠狠地拿藤蔓撒气。
      
      至此,东厢终于消停下来,再无人吭声。
      
      程澄手下不停,脑中也不断质疑着她自己:
      
      她是不是最近修炼修傻了?
      
      是什么让她觉得这个无比自恋、被强迫妄想症重度患者、嘴炮能力十级的少年无比熟悉?
      
      又是什么让她觉得这人贱兮兮的木林像希希?
      
      这么一比,希希简直是无敌贴心小可爱了好不?
      
      希希像白纸一样,嘴炮潜质隐隐暴、露,但翻来覆去就几句,还是跟电视剧上学的。
      
      唯一一次程澄有幸见识到希希的全部实力还是他怼翠花的时候,但希希在面对程澄的时候十分绅士,点到即止。
      
      误会她喜欢他的时候也是小心含蓄的,哪像这个人,叭叭叭自恋到家了。
      
      希希的脑补能力也没这么夸张。
      
      遇见宝贝还记得她的。
      
      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吓一跳,希希是真的好兄弟,铁哥们。
      
      程澄想着,不禁叹了口气,希希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你在想那个叫什么希希的小白脸?”
      
      “希希才不是小白脸,你别胡说!”
      
      正在想希希,耳边突然响起有人询问,程澄下意识地反驳。
      
      话一出口,才回过神,藤蔓已然割断,木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面色不善地看着她。
      
      她脑子里过了一遍刚刚的情景,自觉没有说错话,道:“希希本来就不是小白脸!”他是小奶狗!
      
      程澄这话没毛病,木林脸色更差了。
      
      口上毫不留情:“回神了?我还不知道,救命恩人这么想要我的命。”
      
      这话说的程澄莫名其妙的,怎么着了她就想要他的命?
      
      她正想反驳,不期然看到了他脖子、手腕上的红痕,以及左臂上明显被刀割裂的衣裳,甚至划破皮肤,不过不深,但有血丝渗出,好像羊脂白玉有了些许瑕疵,越发显得肌肤莹润,粗麻布料放在他身上,十分不搭。
      
      红痕微微有点发紫发青,这倒好说,是她昨晚干得蠢事儿留下的痕迹,倒是那道划伤,明显是......
      
      木林嗤笑一声:“看到了?喏,别划胳膊,朝这儿来!”
      
      说话间伸手指了指脖颈。
      
      程澄实在心虚,接连两次伤到人家,人家发个火而已,她就忍了:“对不起,我道歉。”
      
      或许是看程澄态度好,木林只哼了一声,倒没继续挖苦她。
      
      程澄松了口气,转而想到了昨天被气走,没来得及问的问题。
      
      “你是怎么到这里的?还是本来就是这里的人?”
      
      木林瞥她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语气恶劣。
      
      程澄本就没指望在他嘴里问出来什么,意思意思而已。
      
      冷不防听到他又开口:“我不是这里的。”
      
      程澄略意外:“那......”
      
      那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木林会意,垂下眼睑,语气冷漠道:“和村长说的半仙一起来的。”
      
      话音刚落下,院子外头就热闹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希希:我和他不一样!我这么乖!
    木林:老子才不想和他一样!小白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