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程澄看着面前的丰富的早餐,联想到前一个多月简单的猫粮和小鱼干,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她昨天虽然去享受了火锅,但是!
      
      美食让她忘记了她本体是猫,特别是一开始还作死地点了辣锅,肥牛一熟就要往嘴里塞,下场惨烈。
      
      刚出锅的肥牛,又烫又辣,和脆弱娇嫩的猫舌头碰面,那是惊天动地。
      
      程澄恨不得把她舌头伸进冰水里,好缓解那股子又辣又烫的疼痛感。
      
      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能够这么快缓过来,还是她修炼后身具灵力的功劳。
      
      看着美食在面前,却不能吃,她内心煎熬极了。
      
      喊来服务员换成菌菇汤底,又找了空盘子,把菜放凉些,这才能入口。
      
      菌菇汤虽然鲜美,还得放凉,口感只能说还可以。
      
      一点都没有吃火锅那种热火朝天的氛围。
      
      提起这事儿,程澄就一把辛酸泪。
      
      化悲愤为力量,她一口咬上面前的美食,美味在舌尖绽放,让她十分感动。
      
      要是以后天天都能来蹭饭就好了。
      
      天天吃小鱼干,也稍稍有一点点点点点腻。
      
      程澄比了下,大概离指甲尖一毫米远,来显示她对小鱼干的嫌弃。
      
      其他人不知她心中所想,静静吃着饭。
      
      只不过,陆元哲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怪异。
      
      一个月相处下来,夏云与陆元哲对对方也略有了解。
      
      交集不多,印象良好。
      
      夏云自幼生活条件优越,周围俊男靓女同样不少,陆元哲的脸在其中称得上翘楚,虽则她也认同样貌并不是最重要的,但美的事物总是赏心悦目的,是以样貌给陆元哲加分不少。
      
      陆元哲更不用说,每天看见活泼可爱的两小只,再加上夏云恰恰好戳在他心坎里的声音,一天的疲累都一扫而光。
      
      前些天,两个人不冷不淡的相处着,给各自留下的感觉也都是极舒适的。
      
      直到昨天李靖宸的出现,像一捧细沙,撒进平静无波的湖面,掀起细细小小的涟漪。
      
      陆元哲尚未搞清楚他是如何想的,但看到李靖宸和夏云相处时,本能的不太舒服。
      
      因此,晚上夏云给他发消息,交代希希的下落时,他鬼使神差的开口,甚至颇为强势,要夏云明天来吃早饭。
      
      消息一发出去,他也怔了怔,倒不是后悔,只是有些许别扭。
      
      随后自我安慰,夏云帮他那么多忙,请人家吃饭也是他力所能及。
      
      相处了一个多月,他撞见过夏云点外卖,意识到她可能厨艺不太好。
      
      很多次都碰见程澄吃猫粮,便又找了台阶——给程澄改善伙食。
      
      被捎带上的程澄,怎么也没想到,她的作用起在了这里。
      
      她还矜持些,虽然陆元哲做饭好吃,她也没好意思觍着脸天天来蹭饭。
      
      可小说中的澄澄不在乎啊,动物的本能让她嗅着诱人的香气跑到隔壁蹭饭。
      
      一来二去,夏云不好意思,每次过来帮忙,顺道一起蹭饭,这些都是男女主宝贵的相处,为以后的感情奠定根基。
      
      因每次做饭时的点滴相处,两人总不好沉默着,各自找话题,惊奇地发现他们每次都能说到一起。
      
      俗语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可若投机了,那便是增进感情的利器。
      
      程澄不知道其中因由,不然,恐怕是想找根面条上吊算了。
      
      她兢兢业业,委屈自己,结果竟然比不过人家随心所欲?
      
      李靖宸的出现,多多少少给了陆元哲危机感,只是他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罢了。
      
      是以,今天早上,一人略别扭,一人不好意思,显得气氛格外怪异。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住。
      
      沉默一会儿,陆元哲道:“你先说。”
      
      夏云顿了顿:“你做饭真好吃,只是…”
      
      只是她每天来蹭饭不好吧?
      
      后面的话并未说出口,只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陆元哲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心里不太舒服,他觉得相处这么长时间,有来有往都是朋友了,夏云这话着实让他不太开心。
      
      索性装作听不懂她话中的未尽之意,声音沉沉:“既然喜欢,那以后我在家,你就过来。”
      
      “这……”
      
      “若是你觉得不太好,那就我做饭,你刷碗吧!”
      
      夏云话未说完,就被陆元哲打断。
      
      “还有,猫粮虽然好,但也不能天天让澄澄吃,正好我给俩小的一起做了。”
      
      听他提起程澄,夏云有些羞愧,让程澄跟着她受苦了。
      
      “好,那就这样?”
      
      陆元哲点点头,并未多说话。
      
      夏云并不习惯占人家便宜,暗暗想着,以后下班把菜也买了。
      
      听到他们提起她时,程澄的小耳朵就竖起来了。
      
      这可是关乎她伙食的大事,得慎重对待。
      
      尘埃落定,她高高提起的心也放回肚子里,伙食有了保障,程澄恨不得跳起来庆祝。
      
      最后一丝矜持拽着她,才让她没太过分。
      
      只是对着希希嘚瑟:“小茶杯,以后我就能和你的伙食一个标准了!”
      
      “奥。”希希并不关心这些。
      
      “你怎么这样?”程澄有些不满,“多开心的一件事,我又没抢你的饭。”
      
      希希没理她,细嚼慢咽。
      
      程澄只是随口抱怨,很快就忘了这点不愉快,又去招惹希希:“你说,陆元哲厨艺是不是特别好?”
      
      希希有些难受,不太想开口。
      
      而沉浸在未来美好生活的程澄,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絮絮叨叨询问着。
      
      他打起精神,细细品尝了一下,“还不错。”
      
      “那当然,这可是我看上的厨子。”
      
      程澄骄傲仰头,额间的花纹也活灵活现,神气十足。
      
      “虎崽,你真好看。”
      
      “你…你吃错药了?”正嘚瑟的程澄一个哆嗦,威风尽失,伸爪探向希希的额头。
      
      “没毛病啊,怎么忽然这么肉麻?”她喃喃道。
      
      希希难得送她一个白眼:“我是说,你的花纹,真好看。”
      
      程澄还没来得及回答,放在希希小脑袋上的爪子挨了一下。
      
      “澄澄,不准欺负希希。”
      
      欺负狗的程澄:……
      
      我没有!你胡说!
      
      她冲冤枉猫,呸,冤枉人的夏云凶了一声,还带着控诉。
      
      陆元哲安抚地揉揉她的头,宽慰道:“乖,凶人的猫不是好猫。下次和希希玩儿的时候,要轻点儿。”
      
      直接被定罪的程澄:?!
      
      夫妻俩合起来欺负无辜小猫?
      
      欺负她不能反驳?
      
      她还真不能反驳。
      
      “你说,我欺负你了?”
      
      柿子要挑软的捏。
      
      希希乖巧摇头:“没有。”
      
      当着男女主的面,程澄表扬似的拍拍希希的头,随后带着希希扬长而去。
      
      走之前还挑衅地看了两人一眼。
      
      夏云:“澄澄的意思是,我多管闲事儿?”
      
      “大概…不是吧?”陆元哲差点脱口而出,幸而反应过来,及时改口。
      
      “鬼灵精。”
      
      夏云低声道,说的是离得远远的,也用屁股对着她的程澄。
      
      她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公司,开始整理昨天请假积下的工作。
      
      他们小组的方案被合作方肯定,后续工作必须得跟进,之后的细节的改进等等都需要和合作方商议。
      
      因此被选定只是第一步,后边事情还有很多呢。
      
      工位和她背对的同事许柯转回来,凑到她旁边,神秘兮兮地跟她说:“你还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夏云头也不抬,反问道。
      
      许柯并不在意她敷衍的态度,“姜主管,要参与进来。”
      
      参与什么,不言而喻。
      
      夏云手一顿:“怎么会?不是……”
      
      为了总监的位置,他们部门内部分化很久了,为避嫌,底下的人都不互相掺和,这次姜主管怎么会?
      
      大公司不讲别的,成王败寇的铁律是不变的,因此部门内部换届时的斗争上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风俗已久,不成文的规矩也有。
      
      第一,窝里斗可以,对外要一致,不能因此损害公司的利益。
      
      第二,光明正大,凭实力说话。私底下上不得台面的腌臜事儿,坚决抵制。
      
      “对啊,”许柯就是想看到她惊讶的表情,此时心满意足给她解惑:“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是姜主管亲口和总监提的。”
      
      “就她一个?”
      
      夏云的手不自觉地敲桌子。
      
      “就她一个。是不是很奇怪?”
      
      “是很奇怪。”
      
      大局已定,这次的案子功劳绝对是莫经理这边的,姜主管过来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
      
      明摆着捞不到好处,姜笙会来做苦力?
      
      总不会蠢到搅黄这次的合作。
      
      瞥见刚从电梯上下来的人影,她推推还想八卦的许柯:“莫经理来了。”
      
      许柯立马转了回去,速度之快,神态之正经,让夏云错以为,是她找许柯八卦的。
      
      *
      
      再说另一边,甩脸子给夏云的程澄,懒洋洋甩着尾巴。
      
      也不知道那个猥、琐男定罪了没。
      
      又想到她哭得那么惨,掉了那么多金豆豆,乔明肯定会问,这样一来,陆维不会留把柄,那个人也必定逃不了。
      
      不过反派真可怜,两次勾搭都被她搅和了。
      
      旁边的希希忽然喊她,“虎崽,过来!”
      
      程澄看向他,本想问他干什么,却看到希希小小一团,蜷成了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和商业有关的,是我根据剧情需要胡编的,勿深究。
    包括后边会出现的部分内容,看个乐子别较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