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借着月光,程澄得以看清男人脸上疯狂的神色——
      
      像戏弄掉到陷阱里、势在必得的猎物般,男人手里拎着刀慢悠悠走过来,普普通通的脸上挂着笑,诡异又疯狂。
      
      “你报的警?”
      
      程澄自认是个能屈能伸的汉子,拖着剧痛的脚踝往后退:“不是我,我都没......”
      
      “想清楚啊。”男人打断了程澄的话,此刻他离程澄十分的近了。
      
      程澄决定嘴硬到底:“绝对不是我,我...发誓!”
      
      男人嗤笑一声:“其实我不在乎谁报的警。”
      
      边说话边蹲了下来,离程澄更近了,无论是人,还是刀。
      
      “那...你再不走,警察就要来了!”
      
      程澄想再往后退退,触碰到的却不是坑坑洼洼的路,而是坚硬冰冷的墙壁,退无可退。
      
      声音中带着微微的颤抖,虽已竭力保持镇定,还是有些怕。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刚出象牙塔不久的女孩子,对于违法事件的认知仅仅是各类报道罢了。
      
      在她短短的人生中,经历最惊险的也不过是无硝烟的远程厮杀。
      
      第一次遇到带着刀子的,害怕是自然的。
      
      但是怕有用吗?
      
      没有的。
      
      男人阴冷的声音携着寒风,包裹着程澄:“走?走什么?”
      
      “我还等着警察来抓我,为什么要走?”
      
      话语不停,手里的动作也不停,拿着刀在程澄脸上比划着,又顺势到了胸腹部,似是在打量从哪儿下刀子更好。
      
      疯子!
      
      程澄欲哭无泪,脑子疯狂转动着,该怎么办?
      
      “至于你,陪着我。一个人去见阎王不如一起去。”
      
      真是一个疯子!
      
      男人的刀尖在程澄心口处转了两圈,又停住,脸上带着笑,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似是对找的这个地方非常满意。
      
      眼看着刀子离她越来越近,警笛声还在响着,可是,来得及吗?
      
      程澄努力稳住自己,还是没忍住,尖叫一声挥着藏在背后的板砖朝男人砸了过去。
      
      板砖落了空。
      
      是男人反应过来,头往后别了一下,随后扼住程澄的手腕,抽走程澄手里的板砖,声音里带了怒气:“我送你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你不感谢我?”
      
      程澄深吸一口气,另一只手微微颤抖,跟他对着吼:“我又不觉得这个世界肮脏,我才不离开!”
      
      男人收了笑,好像没听到程澄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说着:“对,你该感谢我......”
      
      一句一句重复着,彷佛这样他就是救世主一样,有了充足的理由决定别人的生死。
      
      刀子刺入心口的那一刻,恍恍惚惚的,程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伤口处,却丝毫都感觉不到伤口处的疼痛。
      
      右手被钳制住,左手抬了抬,没有力气阻挡,眼睁睁看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住手!放下武器!”
      
      男人疯狂的大笑声中夹杂了不一样的声音,程澄循着声音看去,是警察来了啊。
      
      可是,她还有救吗?
      
      要是刚才多拖一会儿就好了。
      
      疯子愈发疯狂,没听到警察的话一样,或者说,不在意。
      
      刀子又一次刺入,程澄还是没感觉。
      
      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人群里,她是看到警察开了枪,还是听到了枪声,她不知道了。
      
      刀子留在了心口,程澄的双眼渐渐模糊,耳边一片轰鸣,什么都看不到了,什么都听不到了。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在想:我冲动了,可我不知道后悔不后悔。
      
      换回那女孩子一命也不亏?
      
      妈妈,对不起......
      
      留下周围一片杂乱,笑声、哭声、说话声,搅合在一起,程澄却再也不知道了。
      
      次日,市社会新闻报道:“昨日凌晨1时48分,XX路发生一场性质恶劣的强、奸、杀、人案,经警方查证,事发时......”
      
      ......
      
      混混沌沌中,程澄醒过来,暖洋洋的太阳照着,她下意识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脑袋惬意地蹭了蹭软乎乎的枕头,仍闭着眼,任沉沉睡意带着自己前往梦乡......
      
      !
      
      懒腰?
      
      枕头?
      
      身上不疼啊。
      
      可她不是受伤了吗?
      
      瞌睡虫吓跑了一些,程澄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不像是医院的天花板,发出了一个正常且经典的疑问:我在哪?
      
      下一瞬又惊到了,被她的声音——
      
      一声软乎乎、带着睡意的“喵喵”。
      
      这下瞌睡虫跑的一干二净。
      
      是她哑巴了,发不出声音,正好旁边有一声猫叫?还是......
      
      她不想说出“我是谁”这种发人深省的灵魂拷问。
      
      程澄止住自己将要突破天际的的脑洞,眼睛往四周看着,试图找到那只调皮猫咪。
      
      猫咪没找到,倒是看到厨房里一个人走了出来。
      
      那人围着围裙,曲线柔美,身材高挑,五官姣好,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放有......
      
      放有什么程澄也不知道,她...咳,没看到。
      
      美丽的小姐姐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扭头看见四处张望的程澄,轻轻笑了笑,对程澄招了招手:“澄澄,你醒了?快过来。”
      
      程澄莫名觉得不对劲,小姐姐喊她的时候,怎么跟邻居大妈喊她家狗子回家吃饭的姿态出奇的像。
      
      程澄不动,眼珠子乱转。
      
      忽然僵住了,满脸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她毛茸茸的小短腿。
      
      她拒绝相信她所看到的。
      
      试着抬了抬她自己的腿,试图压住那个不知道谁放在她床上的毛茸茸的腿,然后就看到——
      
      那个毛茸茸的腿,抬、起、来、了。
      
      起来了......
      
      来了......
      
      果断的程澄又躺回了软乎乎的枕头上,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暗暗自我安慰:没事儿,都是梦,睡一觉就好了。
      
      眯了两三分钟,程澄试探着睁开眼睛——
      
      还是那个陌生的天花板。
      
      程澄满脸绝望。
      
      忽然来了一张放大的人脸,原来是小姐姐看着程澄不动就走过来了。
      
      小姐姐笑着摸了摸程澄的头,力道适中,程澄冷不防听见了一声享受的“喵呜”声。
      
      再次僵住了。
      
      绝对不是她发出的,一定是那只调皮的猫咪。
      
      对,一定是!
      
      小姐姐觉得今天的澄澄更可爱了,抱起程澄一顿亲亲抱抱。
      
      末了抱着程澄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温温柔柔地安慰着:“好啦,今天姐姐给你洗漱好不好?不生气了。”
      
      程澄没反抗,因为她还没反应过来。
      
      小姐姐先把程澄放到了地上,拉开专门给程澄定做的小台子,把程澄放了上去,给程澄找洗漱品。
      
      程澄还僵着,盯着她毛茸茸的爪子,仍然陷在不可置信当中。
      
      一抬头,正正好对着镜子,让她可以清晰地、完整地看到自己的全貌。
      
      那个调皮的猫咪。
      
      是个…嗯,肥肥壮壮的加菲猫。
      
      抬抬爪子,镜子里的猫也跟着抬抬爪子,动作整齐划一。
      
      鉴定完毕,肥猫无疑。
      
      好了,该认命了。
      
      镜子中的猫大概是吃的有点多,个子比平常的加菲猫高一点,胖一点,肉肉长在脸的多了一点,额头毛色复杂了点——
      
      黑白交错,像个王字。
      
      微微抬了抬脑袋,镜子里的猫自带气场,散发着“我很横”的气息。
      
      程澄垂了脑袋在心中哀嚎,镜子里的猫也跟着垂头丧气。
      
      夏云恰巧看到,乐不可支,她家澄澄真是她的欢乐源泉。
      
      轻轻托着程澄的脑袋瓜,帮她刷着尖尖的小牙。
      
      澄澄从小被当宝贝养着,牙齿又白又齐整,当然,齐整是相对于猫而言的。
      
      程澄不哭不闹,任由夏云折腾,丝毫不知道她的痛苦成了别人的快乐源泉。
      
      就连去餐桌,都是夏云抱着过去的。
      
      程澄生无可恋的丧情绪一直持续到看见桌子上截然不同的两份早餐——
      
      一份面包煎蛋加牛奶,一份是高级猫粮和饮用水。
      
      程澄一个激灵,忽然挣扎了起来。
      
      夏云诧异,不知道猫主子怎么忽然反应这么大。
      
      刚刚她不小心弄疼程澄了?
      
      两人...呸,一人一猫相对而立,一个满头雾水,一个誓死不屈。
      
      僵持了一会,夏云慢慢回过味儿来,把猫粮往程澄那边挪了挪,就看到程澄像被逼迫的良家妇女,瞬间往后退了好远。
      
      证实了心中猜想,夏云还是一头雾水,这是平时澄澄最喜欢的猫粮,怎么今天——
      
      “咕噜咕噜—”
      
      程澄一懵,意识到是什么声音的时候,气势一泻千里,丢人地想找个缝把自己藏起来。
      
      缝没找到,倒是进了一个暖暖的怀抱,程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头死死埋在夏云怀里。
      
      夏云思绪被打断,有些紧张,怕程澄是消化不良才有的肠鸣音,摸摸软乎乎毛茸茸的肚子,无异常才放下心来。
      
      既然无异常,那就是饿了。
      
      思及此,轻轻哄着:“姐姐一会要上班啊,乖乖吃饭好不好?”
      
      程澄燥得脸红,她这么大的人了......
      
      不过,吃猫粮什么的,真的很挑战底线。
      
      她现在虽然壳子是一只猫,但里子还是一个人啊。
      
      反抗到底。
      
      程澄一爪子拍开夏云放在她肚子上的手,扒在夏云怀里,怎么哄都不出来,生怕一出来就被逼着吃猫粮。
      
      夏云无法,把程澄放下,回了厨房。
      
      程澄转而把头捂在肚子上,就是不出来,也不在意夏云去了哪里,只要不逼她吃猫粮,去哪儿都行。
      
      灵光一闪,程澄抬头看向两份早餐,犹犹豫豫地往前走。
      
      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卖相极好的煎蛋,努力忽视旁边传来的诱人香味,低下头就想咬一口煎蛋。
      
      却没有想象中的口感,程澄睁开眼睛,发现什么都没咬到。
      
      夏云出来把盘子挪走了。
      
      程澄略心虚,头侧向一边,不敢看夏云。
      
      “你胆子挺大的啊,敢偷吃了?”夏云哼了一声,伸出食指戳了戳程澄的头。
      
      程澄“喵呜”一声,奈何有错在先,不敢反抗。
      
      但还是委屈,还没委屈够,猝不及防就被塞了一勺猫粮和小鱼干。
      
      程澄整只猫都震惊了,张嘴要吐,夏云早有预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程澄的嘴。
      
      想吐被武力镇压,程澄没了法子,被迫嚼了两下嘴里的东西。
      
      嗯...没有想象中的怪味道,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
      
      险些要向美味屈服,程澄甩了甩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危险念头统统甩掉。
      
      被迫嚼着嘴里的美味,眼睛仍旧盯着煎蛋,不想放弃。
      
      夏云顺着程澄的视线看过去,问:“想吃那个?”
      
      程澄猛地把头转过来,忙不迭地点点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程澄还喵了一下,以讨好夏云。
      
      夏云哭笑不得,切了一小块喂到程澄嘴边。
      
      程澄有多迫不及待地“啊呜”一口咬掉,就有多想立刻马上吐出来。
      
      一点都不香,又油又咸,难吃。
      
      瞄了眼似笑非笑的夏云,还是没敢吐。
      
      手艺真差,程澄暗暗吐槽。
      
      又伸爪子指了指面包,示意她要吃那个。
      
      倔强的肥猫才不承认自己吃不了,肯定是手艺太差,面包肯定没问题。
      
      可是嚼了嚼口中什么味道都没有的面包,再对比刚刚味道极好的猫粮鱼干。
      
      程澄想哭,这个小姐姐的手艺差到无可救药了,面包都能搞得这么难吃。
      
      她还想指旁边的热牛奶,悄悄瞄了一眼夏云,默默把伸出去的爪子缩了回来。
      
      安安静静的走到她自己的早餐前,冲夏云笑了笑,默默享受小鱼干加猫粮的高级配置。
      
      真香。
      
      比煎蛋和面包好吃多了。
      
      有一瞬间,程澄有点心疼漂亮小姐姐,只能吃又油又咸的煎蛋和没有味道的面包,真可怜。
      
      下一瞬间就更心疼自己,见义勇为不成,还送了命。
      
      送了命不说,还莫名变成了猫。
      
      心疼地抱住胖胖的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收藏与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