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按书中说法,功法、丹药、法器等自上而下等级皆为天地玄黄,又分上中下三品。
      
      此功法名为《宙五功法》,属天阶上品。
      
      天阶功法皆有灵性,遇有缘者碎,后有考验,过了考验才算得到功法的承认,反之毫无用处。
      
      就算抢到了功法,也没什么用处。
      
      《宙五功法》为五灵根所作,是一大能所创。
      
      众所周知,五灵根修炼速度极慢,加之灵根有五种,木火土金水五种元素分布不匀,修炼更是难上加难,故而随着世界灵气的枯竭,世人皆认为五灵根为下下品,资质拙劣。
      
      实则不然。
      
      “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①
      
      《宙五功法》专为五灵根所创,灵根分布不匀亦能调匀。若是先天分布均匀,更是事半功倍,修炼起来比起世人推崇的极品单灵根、变异灵根更是不遑多让,更别提单灵根只一种灵根,而五灵根有五种。
      
      修炼就好比挑水,单灵根挑一缸水,速度自然最快;普通五灵根分布不匀,挑五缸水还要注意分配,速度最慢;而极品五灵根,速度和单灵根相比所差无几,但是挑了五缸水,威力怎能小觑?
      
      “亦是汝之应得。”
      
      接着一行又一行,则是与前边所提考验有关。
      
      根据人之贪欲,权、财、色、情等,再辅以人心所想,设置关卡,一不小心则命陨于此。
      
      程澄后知后觉,修真界尊主之位万人之上,是为权;宝库琳琅满目,以及极品灵脉,是为利;扶阳扶胥以色相诱,是为色;后用所谓的母亲,违背底线,是情,也是道义与本心。
      
      当初走的时候并不觉得,但此时回头看,才发现所走之路,处处陷阱,代价是小命的陷阱。
      
      程澄:......
      
      还未踏上修炼路,就已经走了很多坑,她现在修炼还是历练世界,遇见的陷阱尚且是模拟人心,都已经如此可怕,一旦真真正正的直面人心......
      
      程澄抖了抖,心生退意。
      
      她一个咸鱼,当猫也没什么可怕的,吃喝有人供着,舒舒服服躺着,只用被铲屎官撸一撸,陪着玩一玩儿,就能过上她一直想要的生活。
      
      何必在修真界和人心打交道,累死累活?
      
      越想越退缩,甚至开始埋怨为什么要遇到这些,一直当猫就不用选择了。
      
      “醒来!”
      
      一声呵斥声在脑海里炸开,又好似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震醒陷入迷障的程澄。
      
      程澄清醒过来,惊出一身冷汗,才发现她的想法已经如此可怕。
      
      才短短不过几日,她的惰性和奴性已经快压垮理智,将她拽进深渊,永不见天日。
      
      她是想当咸鱼,但不是卑躬屈膝、巧言讨好,甚至是以出卖自己为代价换取来的咸鱼生活。
      
      那不是当咸鱼,而是当奴隶。
      
      她是人,不是猫。
      
      哪怕现在身体是猫,但里子依旧是人。
      
      她的自尊和尊严不允许她为了安逸向生活低头。
      
      夏云对她好,把她当姐妹一样照顾着,但是在其他人眼里,她依旧是宠物。
      
      好比小说中,夏云死后,无人想起照顾澄澄,澄澄受不了饥饿跑出去,最终被虐猫者残忍杀害。
      
      对比鲜明的是,夏云在的时候,澄澄有两个人照顾。
      
      澄澄的价值是夏云赋予的,夏云是夏家掌珠,夏家人宠爱的也是她,而不是夏云喜爱的澄澄。必要时候,澄澄没了一个,还有下一个。
      
      同样,对于夏云而言,澄澄和夏父夏母相比,好比一毛钱和无价之宝的差别,她自然会选生身父母。
      
      或者说,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这个选择,比“我和你妈妈掉水里,选一个?”这种问题更没有逻辑。
      
      因此,程澄不想成为下一个澄澄,不想被毫不犹豫地放弃,只有一条路——
      
      修炼、迎难直上。
      
      无路可退,只能向前走。
      
      她是一个人,一个想把命攥自己手里、然后当咸鱼的人。
      
      她是想当咸鱼,但不想当宠物。
      
      命运给了她选择,她还要步澄澄的后尘?
      
      当然不!
      
      程澄抬起方才一直垂着的头,眸中光华湛湛。
      
      无数字符飞近变小,从肌肤渗入,带动经脉与外界灵气,相互交缠,身影被逐渐亮起的光芒渐渐遮挡。
      
      随后身边萦绕着的白光渐渐分离,分出青赤黄白黑五色灵气,五色灵气界限分明,又似相互纠结,旋转着渐渐进入程澄的身体里,顺着经脉运行,打开一个又一个封闭堵塞的穴位,冲开理顺经脉,一点一点拓展属于它们的领地。
      
      在五色灵气开疆拓土的时候,程澄痛得站立不住,摔倒在地,一点一点黑色的杂质透过肌肤腠理排出体外,一层堆一层,附在体表。
      
      外边这时就翠花一个醒着的,“咣当”一声响起,翠花担忧地看了一眼再次昏过去的希希,又担心程澄,咬咬牙决定就去看一眼。
      
      就发现程澄也晕过去了。
      
      并且身上有黑漆漆脏兮兮的东西出来。
      
      再然后?
      
      再然后翠花就被熏回来了,当然是确定程澄也只是昏过去后,才回来的。
      
      天真的翠花,还想不明白,为什么程老大站着都能睡着?
      
      为什么程澄希希都睡着了,一个香喷喷的,一个臭乎乎的?
      
      良久,等得翠花都快睡过去的时候,希希终于醒了。
      
      刚醒就被扑鼻的臭味熏着了。
      
      “那里这么臭?”
      
      翠花指指程澄的方向:“喏,那里。”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吐槽:“程老大好臭呀。”
      
      下意识般,希希调动体内灵气,往程澄那里丢了一个清洁术,瞬间程澄就干净了,味道也消失了。
      
      “......”翠花惊呆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憋了半天结结巴巴道:“希希,刚...刚你是怎么...做...做到的?”
      
      希希若有所思,盯着刚刚外放灵气的爪子喃喃道:“我也不知道。自然而然从丹田里就这样了。”
      
      他隐隐约约知道刚刚他通过了什么考验,有很多紫色的光点源源不断地进入体内,绕着经脉按特殊道路运行,汇聚于丹田。
      
      当他看到程澄一身脏污的时候,自然而然调动丹田的灵气。
      
      至于什么考验,他也是朦朦胧胧;丹田什么的,也是脱口而出。
      
      程澄醒来时,痛觉消失,浑身清爽,正奇怪怎么不像有些小说中那样,一身脏兮兮。
      
      转头看到翠花和希希大眼瞪小眼。
      
      翠花一看到她醒过来,兴奋地蹿过来,情真意切,好似程澄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姐弟一样:“程老大程老大,刚刚你快臭死了,希希挥了挥手,你就变白了!”
      
      然而程老大顾不上他,直接略过他问希希:“你也开始修练了?已经学会小法术了?”
      
      又想起昏睡前她看见的的书,她是吃了赤木果才能提前化形,算是妖,因此仍能听懂希希翠花的话;而他们两个,几次相处下来,她发现这个世界的小动物们都很聪明,假如会说话语言相通,和人类相处、甚至是学习人类知识不成问题。
      
      希希也不知道,就乖乖巧巧地摇摇头:“我不知道。”
      
      程澄一拍脑袋,问了个傻问题,她的玉简还是希希给她带的呢。
      
      换了个问题:“你有没有看到...唔,紫色的光点?”
      
      “有。”
      
      “刚直接把我变干净是怎么回事儿?”
      
      “清洁术?”希希肯定道。
      
      “玉简里边的?”
      
      “直觉。”
      
      行吧,大佬。
      
      她早先就隐隐觉得希希身份不简单,现在看来,极品变异雷灵根,运气还贼好,真可能是个大佬。
      
      只不过这大佬现在虎落平阳,还失忆了。
      
      两相对比,她竟然有那么一丝丝优越感?
      
      这样不好,人家遇见好东西还想着给她带一份,她一定要对希希好一点!
      
      下定了决心,程澄看希希的目光里,就多了些慈和()。
      
      希希感觉怪怪的,但也没多想。
      
      程澄忽然想起被她忽略的翠花,拍拍他的脑袋。
      
      “走,老大给你找条新路子。”
      
      “什么呀?”
      
      “别问那么多,过来就是了。”
      
      从一排排的书架中穿行,程澄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
      
      也可能是她一接触就是天阶上品功法,眼界被强行拔高了很多。
      
      程澄扒拉许久,才在冰灵根功法的里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高级的玉简,正准备喊翠花过来。
      
      转头看到那个不争气的自个儿凑了过去,在她出口的前一瞬,叼走了一本书。
      
      费心费力的程澄:......
      
      她不管了!爱咋地咋地!
      
      话是如此,看到那本被翠花放在地上的书化作光影飞向翠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担心了一下。
      
      翠花昏过去后,她翻看着之前看的药典,和希希一起守在一边。
      
      过了许久,程澄拎着书跑了好远,哪怕希希施了清洁术。
      
      随后还忍不住让希希给他俩多来几个清洁术。
      
      方才她醒来的时候,清爽干净,并没有什么不适,然而此时亲眼见证后,习惯了水洗的她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没洗干净。
      
      恨不得立马回到家,好好洗一洗。
      
      翠花一醒来,尚未缓过神儿,就遭到了程澄无差别的攻击:“你好慢、好臭,快点回去,我要洗澡!”
      
      翠花默了默,激动的心瞬间被浇了一桶凉水,没人倾诉的伤感促使他问:“你知道怎么回去?”
      
      程澄下一句攻击噎在嗓子里,不上不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补昨天的更新~
    不会坑,哪怕这本数据再差,都会尽量日更~
    我相信勤能补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