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白茫茫一片雾气,隐约可见脚下层迭而上的阶梯,是雾也盖不住的金色。
      
      往上看去,仅一扇高大又金碧辉煌的门,装饰物繁而不杂,极尽奢华。
      
      寂静,天地间彷佛只留下了她的脚步声,抬手轻叩大门,门悄然而开。
      
      随之便是排山倒海的呼声:“恭迎吾尊归来!”
      
      绵延不绝,回声阵阵。
      
      程澄不禁愣了一下,下意识低头看,却听见头上有珠翠相击时清脆悦耳的声音,身上衣物已然不是朴素宽松的道袍,而是华贵繁复、整齐而又艳丽夺目的红裙。
      
      手向后抚,长发高高挽起,应是有珠钗固定着。
      
      她站在门前,门后是乌泱泱跪着的人,跪姿谦恭卑微,无一人抬头,亦无一人出声,仿佛,她真的是他们的主子,掌生杀大权。
      
      脑子里蹦出一连串的记忆,是她的身份。
      
      她,正道尊主,千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年纪轻轻修为高深,统掌修仙界。
      
      自然而然地挥手,道:“起吧。”
      
      程澄尚未察觉到她的语气过于平静自然,不理会跪着的修士们,抬脚走向门内的世界。
      
      众修士悄然散去,只留下两个白袍男子跟在身后。
      
      倾修真界之力铸造的宫殿房舍自然不同凡响,一步一景,灵气充裕。
      
      路边不经意的一棵草,都是底层修士苦寻不得的静灵草,入药可治修炼过激,根基不稳导致的走火入魔。
      
      漫无目的地走着,程澄一点一滴体会着尊主的权力威势。
      
      金字塔尖上的人,一界之尊,无人敢轻视慢待,处处受人尊重,所遇见的人,无一不是尊崇、敬仰、满目爱戴。
      
      从未体会这等感觉的程澄惊讶又觉得不妥当,至于何处不妥当,她也说不上来。
      
      毕竟一界之尊,受人轻视才是不妥当。
      
      再者,她是一界之主,这等感觉不是应该早已习惯了的?
      
      有股隐隐的违和感潜藏在心底,奇妙而无法言说。
      
      回到大殿,一步步走向殿内高座,俯视低头以示尊重的众人,再次感觉到大权在握的舒爽感。
      
      接下来几天,程澄除了修炼就是处理各项事务。
      
      底下的人把各项事情整理的妥妥当当的,再由她拿主意,大大小小,皆过耳目。
      
      她充分且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权利的好处,对自己命运、对他人命运的掌控感,让人着迷,欲罢不能。
      
      更遑论,这不是微不足道的小小掌控,颇类似古代“天子一怒,浮尸百万”的感觉。
      
      她一句话,可以决定对方,甚至半个修真界的命运,哪怕她的话刻薄□□又□□。
      
      这样的感觉,像是罂粟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程澄新鲜劲儿过后,便懒懒散散,甚至并不在意什么生死大权,若不是她是一界之主,享受供奉便要尽到责任,她还想撂挑子不干。
      
      殿门被扣响,扶阳无声走进来,在案旁停下。
      
      扶阳,即那日跟在她身后的白袍男子之一,另一个名扶胥。
      
      恭敬施礼,温声道:“秉尊主,再有半月,教导过您炼丹之法的圆和尊者千岁诞辰,您可要备些礼物?”
      
      程澄略思索一下,起身道:“那走吧,本尊亲自去挑选一二。”
      
      身为一界尊主,还是万人敬仰的尊主,她身家丰厚,奇珍异宝数不胜数,宝库明晃晃放在那儿,也不会有不长眼的小贼来偷。
      
      更遑论她修为高深,极少人能破了她下的禁制。
      
      宝库里的宝物琳琅满目,她却仿佛第一次见一样,十分陌生。
      
      偏偏生插硬套一般,看见一样,那件东西的价值便会随之出现在脑海里。
      
      “深海玉髓,可纯净灵根,改变体质,千年一现......”
      
      “千年火玉,一等灵火伴生,内含灵火苗......”
      
      “幻神剑,兵器排行榜前十......”
      
      天才地宝、法器灵草整整齐齐列在架子上,宝库一角,简单粗暴堆了一堆极品灵石。
      
      见她望过去,安静跟着的扶阳道:“尊主前些日子不是又寻到几条极品灵脉,您曾吩咐把灵石搬过去蕴养,属下恐尊主修炼要用,自作主张留下来些,请尊主责罚。”
      
      “没事,挪就挪了。”她并不放在心上。
      
      扶阳松口气,跪下来道:“谢尊主。”
      
      程澄挥了挥手,一道轻柔的力把扶阳托起来。
      
      她随意挑了一块千年火玉,这东西里的灵火提出来送礼物也算拿得出手。
      
      挑罢礼物,她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仿佛满室千金难得的宝物不存在一般。
      
      出了宝库,程澄感觉心头又轻了一些。
      
      天色渐黑,圆月挂在树梢上,悄悄向上走。
      
      她有夜间睡觉的的毛病,并不十分愿意用修练代替睡眠,回到寝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一眼就看到被放下的床慢里,两个人盘膝而坐,并未紧挨着。
      
      因隔着床慢,她未看清里边两个人到底是谁,也无意用神识窥探,还以为是她走错了房间,搅了人家好事,转身欲走。
      
      身后一个凄凄切切的男声响起:“尊主是嫌弃我们两个吗?”
      
      是扶胥的声音。
      
      程澄硬生生被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怎么回事?”
      
      “尊主自外出归来后,便再没有多看我二人一眼,心里委屈罢了。”
      
      扶胥梨花带雨,哀哀哭泣;扶阳只是眼眶微红,边说边掀开床慢走了出来。
      
      “今日是十五,按往常规矩,便是我与扶阳一同伺候尊主,尊主看也未看便走,想来是有了新欢,嫌弃我二人了?这一百多年的情分便消散了?”
      
      扶胥亦掀开帘子,边哭边道。
      
      程澄不小心瞥见一眼,就匆匆挪开视线,无话可说。
      
      她觉得之前的记忆仿佛出了问题,总到关键时刻才想起来,是以她之前还以为扶阳二人只是她的下属,并没有想到......
      
      然而现在满脑子都是往日和扶阳扶胥荒唐的事情。
      
      更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亲身体验的感觉,局外人一样。
      
      扶阳、扶胥二人正裸着上身,肌肉紧实,身材极好,一冷静一哀怨,风格迥异但都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且美男子正控诉着她的无情、花心。
      
      垂泪的美人娇弱堪怜,坚强的美人故作坚强,更惹人怜惜。
      
      坚信她是母胎单身并且从未招惹过男人,一来还是来俩的程澄,像撩完就跑的渣男一样,并不承认她做过这些事情。
      
      除此之外,还冷漠无情,丝毫不为美色所惑,给两位美人定了罪,择日启程去荒漠边界驻守,无诏不得归。
      
      冷漠无情、铁面无私的尊主范儿端的死死的。
      
      扶阳扶胥二人被赶了出去,恨尊主冷漠至此。
      
      没有人情味、不念旧情的尊主一点渣女的自觉都没有,甚至觉得更轻松了些。
      
      次日,程澄正在修练,忽然来一小童求见,道尊主母亲病重,想见尊主最后一面。
      
      她心底一惊,无数画面涌入脑海,引她共情。
      
      与昨日不同,昨日她仿佛局外人,今日她感同身受,惊得御剑时差点掉下来,匆匆稳住身形,赶去千里之外。
      
      母亲住在灵力充沛气候适宜处修养,原与魔族大战之后落下了病根,反反复复不见好。
      
      奇珍异宝用了无数,无甚效用,日渐消瘦。
      
      她今日惊闻此事时,方才想起。
      
      程澄奔进院子里,跪在床榻前,颤抖着握住母亲消瘦枯黄的手,双眼泛红,声音哽咽:“妈,对不起......”
      
      她并未意识到她说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道歉。
      
      妈妈应该用温暖的手抚摸她的头发,宽慰她。
      
      可面前的“母亲”不是,“母亲”回握紧她的手,对她说:“乖女儿,娘不想死,娘想活着......”
      
      程澄不吭声,手慢慢松了。
      
      “澄澄,你去救娘好不好?”
      
      “怎么救?”她声音带了冷意。
      
      “杀千个金丹期修士,百个元婴期,把金丹元婴辅以药材,炼成丹药,我用了就会好了。”
      
      “母亲”越说越激动,催着她去。
      
      程澄不动。
      
      躺在床上的“母亲”忽然坐起来,控诉她的无情、不孝。
      
      她依旧不说话,恍恍惚惚看着她的脸,一点一点,记在心里。
      
      随后毫不留情地杀了所谓的“母亲”。
      
      红裙染上点点猩红,她丢了刀子,往外走。
      
      光影扭曲亭台楼阁化为乌有,空荡荡的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纷杂的记忆平息后,程澄刚刚整理好思绪。
      
      带着诱惑的声音响起:“想成仙吗?长生不老,自由无虑。”
      
      “不想。”程澄毫不犹豫地拒绝。
      
      那声音一滞,也不拐弯抹角:“变成人?回家?”
      
      程澄犹豫了下:“条件?”
      
      “好好修炼。”
      
      “没了?”程澄有点不信。
      
      “没了。”
      
      “可以做到,怎么找你?”
      
      “时间到了,你就知道了。”
      
      声音渐远渐小,直至消失。
      
      或大或小的字密密麻麻浮在空中,程澄看过去,字体和她最先见到的字体一样,龙飞凤舞。
      
      一行字排在最前方,福灵心至般,她竟然看懂了。
      
      “得此书,为汝之幸。”
      
      随后就是一行接一行,中间稍稍停顿。
      
      大概就和她之前的课本一样,每一科开始都有历史背景介绍。
      
      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现在有点后悔,能把刚才的人喊回来,毁约成不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