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程澄小可怜努力把胖胖的身体往沙发缝里塞,可是体型太大,狭小的沙发缝容不下她,大半身子都露在外边。
      
      眼看着磨刀霍霍的夏云就要冲过来对她这个娇花下手了程澄闭上了双眼,决定直面暴风雨。
      
      死也要死得有骨气!
      
      夏云看着程澄一脸决绝,仿佛上刑场一样的英勇,气笑了。
      
      走过去□□了一把毛茸茸的头,点着她的额头问:“下次还敢不敢了?”
      
      敢!必须敢!
      
      程澄怂唧唧地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觉得很帅?”
      
      你怎么知道?
      
      程澄假装没听懂。
      
      “你还有哪里做错了?”
      
      有错吗?
      
      程澄乖巧地蹭蹭夏云放在她头顶的手,试图“萌混过关”。
      
      夏云心一软,差点要把猫主子抱起来亲亲抱抱,理智不断提醒她程澄干过的好事,两厢拉扯。
      
      艰难挣扎的夏云肃起面孔,严厉道:“你下次一定不要这样了,你知道吗?”
      
      一声又软又萌的“喵”,程澄又盗取了希希的歪头杀,眨着眼睛懵懵懂懂地看着夏云。
      
      这演技可以满分!
      
      夏云内心的尖叫将要冲出来,她面上却没有露出来,而是勉勉强强一样:“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
      
      然后抄起程澄开始虐待。
      
      口是心非的女人!
      
      程澄被(顺)迫(从)地享受着来自铲屎官的手动按摩。
      
      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夏云恋恋不舍地放下程澄,过去开门。
      
      “陆先生?对了,我正要找你呢。”
      
      陆元哲一怔:“是希希的事情吗?”
      
      “对的,今天澄澄带着希希跑出去玩......
      
      夏云没打算瞒着陆元哲,三言两语交代了他们今天干的好事儿。
      
      “现在希希睡在程澄的床上,现在抱给你?”
      
      陆元哲静静听了夏云的话,不仅没生气还安抚夏云:“澄澄和希希都很聪明,不会出事情的,不过也要教训教训,长长记性。”
      
      程澄悄咪咪从沙发上探出的头,正巧对上门口陆元哲的脸,听到后一句话瞬间缩了回去。
      
      好不容易哄好了一个,又来了一个,这届官配好难带啊!
      
      猫生艰难。
      
      夏云才想起她又没请人进房间,客气询问了一下。
      
      没想到陆元哲一口答应了下来,面对夏云略诧异的眼光,他带着歉意开口:“今天可能要麻烦下小姐一下。”
      
      俩人边进来陆元哲边解释原因。
      
      “我这边临时有个活动要参加,希希还睡着,我不太放心他一个在家,所以......”
      
      夏云懂了。
      
      “没事,希希在我家也正好和澄澄作伴,希希那么乖,肯定没有澄澄那么闹腾。”
      
      “澄澄也很乖的。”
      
      俩人略过沙发上一直竖着耳朵的程澄,进侧卧看了还睡着的希希,没惊动他,又悄悄出来。直接将枪口对准了程澄。
      
      程澄还以为放过她了,谁知道还是逃不过。
      
      陆元哲时间有限,就没过多说,捡重点给程澄输入了一堆安全知识。
      
      程澄假装她一只猫,怎么可能听懂人说的话。
      
      但最后一句听懂了。
      
      “你明天的小鱼干,也没了。”
      
      装死的程澄瞬间抬头,控诉地看着围着她的俩人。
      
      这举动和表情实在好玩儿,逗笑了他们。
      
      陆元哲给了程澄一个摸头杀:“傻澄澄,骗你的,明天有小鱼干吃。”
      
      程澄不信,看向夏云,直到夏云点头,她才松了口气。
      
      小鱼干和她分离了一天了,再来一天她会有相思病的。
      
      等陆元哲走了,夏云提溜起程澄,嫌弃地拍了拍她趴过的沙发:“好脏啊,赶紧去洗澡。”
      
      说到洗澡,程澄穿书后,洗澡也成了一大难题。
      
      一开始她不习惯让夏云帮她,只不过她自己洗,总是会扑腾的哪里都是。
      
      每次都连累夏云收拾。
      
      夏云强制性摁住她洗了一次后,她就自暴自弃放弃挣扎,毛那么厚,铲屎的又看不见,洗澡时还有人免费按摩,多好的事情。
      
      希希还睡着,夏云就没打扰他,只接了温水给希希擦了擦。
      
      这个次卧不像希希住的次卧那样,这是夏云专门装修的,给程澄住的,应有尽有。
      
      程澄的床又软又香,还大,她在猫爬架、小沙发和床之间犹豫了下,果断选了床。
      
      那么大,还是她的床,她为什么要走?
      
      才不要!
      
      *
      
      陆元哲和秦助理一前一后进了预定好的会所,他整了整领带,边走边开口。
      
      “合作方怎么突然隐隐暗示想变卦?”
      
      秦助理扶扶眼镜:“听说是陆氏集团继承人私下里和合作方高层接触过。”
      
      “陆氏?”
      
      “对,陆氏肯定是来捣乱的,就是不知道对方目标是这批货还是坑我们一把。”
      
      “陆氏大少爷想不到这里来,应该是陆二搞的鬼。”
      
      侍者识时务的不吭声,静静地在前边引着路到了电梯旁,悄无声息的走开。
      
      “陆总,那咱们?”
      
      “以不变应万变,合作方没有直接爽约,想来只是借陆氏抬一下价格。”
      
      秦助理应了一声,随后把手里的资料递给陆元哲,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这酒店隔音效果很好,服务也极好。
      
      服务员一般会把客人引到电梯处,如果客人有需要,才会再次上楼。
      
      是以一般谈生意或者别的,都会选择这里。
      
      陆元哲是这里的熟客,前往包厢的时候却被一群人挡了路。
      
      陆元哲视线从资料上挪开,略有些不悦。
      
      一群人把一个女子围在中间,隐隐传来刺耳的言语。
      
      为首的人陆元哲觉得挺熟悉,但想不起来。
      
      一群人把路堵得严严实实,陆元哲给客服部打了个电话,反馈情况。
      
      这家会所规矩有点奇怪,客人来干什么,他们一律不过问、不干涉,在包厢里边干什么都会所都不会干预。
      
      可有一点,走廊里里都得规规矩矩的,比如耍酒疯闹事儿,比如调、戏美女,只要客服部知道,必定会协同保安部请走这些人。
      
      并且有惩罚,这些人会上会所黑名单,至于多久,就要根据情节轻重来看了。
      
      会所背后东家背景不小,不然也不敢这样干。
      
      安保部很快就过来了,陆元哲没打算上前,在远处停住,翻看资料。
      
      他并不是什么大慈善家。
      
      一群人骂骂咧咧被请走,一个侍者走过来:“陆先生,抱歉,打扰到您了。”
      
      “没事。”陆元哲清清淡淡地回答道。
      
      在路过那个女子的时候,陆元哲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那女子轻声道谢,他敷衍地点了点头。
      
      在他走过去,直到身影渐渐隐没在拐角,那女子一直怔怔看着他的背影。
      
      旁边有侍者轻声打断她的思路:“小姐,需要我陪您去整理吗?”
      
      那女子,也就是姜笙,回过神,颔首:“那就麻烦你了。”
      
      她忍不住又开口:“你知道刚才的人是谁吗?”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抱歉,小姐,会所里有规矩,我们不能泄露客人隐私。”
      
      侍者的微笑依旧礼貌,声音依旧平静,可她就觉得这人在嘲笑她。
      
      “我自己去,你先回去吧。”
      
      侍者安静离开。
      
      直到回到家中,洗漱完毕,那人高大的身影一直在她脑海里反反复复出现。
      
      *
      
      次日晨,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上相依偎的两小只身上,静谧而美好。
      
      希希慢慢睁开眼睛,不太舒服,似乎有什么在压着他后腿。
      
      又酸又麻。
      
      他懵了一会儿,发现睡着的地方不太一样。
      
      扑腾一下,起不来。
      
      好在头能动,侧头看向一旁,虎崽?
      
      瞬间睡意就消失了。
      
      果然,这个坏猫就是喜欢他。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都把他拐到一起睡了!
      
      他得想想办法了,断了她的念头。
      
      他们真的不适合。
      
      希希把头侧向另一边,看着投射入室内的阳光,忧伤地叹口气。
      
      太受欢迎也不太好。
      
      腿实在难受,他就往程澄那边凑了凑。
      
      待距离够了,毫不犹豫伸出爪子戳了戳程澄。
      
      没醒。
      
      继续戳。
      
      直到把程澄戳得不耐烦了,翻个身躲开希希偷袭的爪子,仍然没醒。
      
      希希艰难把腿解救出来,才松了口气。
      
      稍稍活动活动,他腿都不麻了而程澄依旧未醒,他好奇地走到另一边,盯着她。
      
      看了一会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本想直接出去,他忽然就想起来,昨天程澄欺负他的事情。
      
      程澄依旧睡得安详。
      
      希希试探地往前走了两步,程澄没动。
      
      他放了心,小心翼翼伸出爪子,捂住了程澄因着呼吸而微微动着的的鼻子。
      
      程澄睡得正香,只觉得烦。
      
      一开始老戳她,后来也不知干了什么,她就喘不过气。
      
      伸出爪子往外拨了一下,试图把影响她睡觉的搞怪鬼挥走。
      
      希希玩的正开心,忽然被一爪子推到一边,没来得及躲,摔了个屁股蹲。
      
      恋恋不舍地看了两眼程澄……的鼻子,从未合紧的房门出去。
      
      夏云也刚刚起床,正拎着水壶浇花。
      
      看见希希跑过来,放下水壶抱起希希,顺了顺毛,道:“希希,你起的好早啊,程澄还没起?”
      
      希希有点别扭,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不能被人这样对待?
      
      挣扎两下,想要下去。
      
      夏云不解其意,以为是被她抱得不舒服,就换了姿势。
      
      她一直养的都是猫,还没养过狗,还是希希这样娇小可爱的狗,心底很喜欢,第一次见了就想亲亲抱抱,不过陆元哲在,只能矜持一点。
      
      现在他主人又不在,自然可以做想做的事情了。
      
      于是等程澄好不容易早起一次,出门就看到魔鬼铲屎官手里可怜兮兮被蹂、躏的希希。
      
      她没有同情希希,也没有去解救他,相反还幸灾乐祸。
      
      昨天她可是经受两轮魔音催耳,希希这点儿算什么。
      
      毫无同情心的程澄无视希希的求救,过去拍了拍夏云的腿,又指了指挂上墙上的表。
      
      夏云顺着看过去,糟了,要迟到。
      
      不舍地放下希希,匆匆准备早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希希:你就是喜欢我!
    程澄:我不是我没有!
    希希:不要狡辩了我都知道。
    程澄:你到底误会了什么?那是我的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