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恭贺王上,王上英明!”
      
      “是呀,王上当年襄助那人,助其达成所愿,才有我族如今落脚之地。”
      
      “王上眼光甚好,只那人承诺为我族寻一世外桃源,怎地如今?”
      
      “老弟你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当初我族不敌,被迫漂泊,岂不更惨?”
      
      “是啊,虽则这小千界眼下运转失常,咱们此时出手,也算是一个雪中送炭的的好机会。”
      
      一众附和,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上首男子多饮了两杯,想来也是高兴,头顶微微露出两点雪白的毛茸茸。
      
      再仔细一看,宴席上的人皆是如此,或在头顶,或尾巴,或手背。
      
      “报——
      
      内贼突起,一波在杀虐普通妖族,另有一波往圣地方向去了!小王上已然赶去了。”
      
      一语惊破欢欣宴饮,众妖哗然。
      
      上首的人...不,妖掷了杯子:“什么?他伤还未痊愈!怎如此冲动?”
      
      转身欲走,却被一妖拦住,嗤笑:“王上,您这恐是有心无力了。”
      
      话语一出,宴席上小半的妖竟都与附近的妖兵刃相向。
      
      妖王瞧见那些族人眼中泛红,瞬时震怒:“尔等大胆,竟敢以令魂禁术祸我族人!”
      
      原本的欢声笑语,转眼就成了厮杀场地。
      
      两界边界处,一男子手中握着盒子,匆匆逃着。
      
      他伤未愈,宴饮不得,出来散散步,就看到有妖行迹鬼祟,悄悄潜往圣地。
      
      他悄然唤小妖去告知父王,孤身紧随其后,却不料对方是来盗取圣物,眼见圣物即将落入贼手,他夺了圣物就跑,如今一路躲藏,逃到此处。
      
      眼下也不知父王那边如何了。
      
      后边隐隐风声传来,他神色一凛,敛了思路,凝神隐匿赶路。
      
      男子捂住左肩的手青筋微突,另一只手里拿着木盒,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脸色苍白。
      
      脚下依旧不停,穿梭在密林中。
      
      他已经躲两三个时辰了,他父王依旧没有腾出手前来助他,想来族里情形也不好。
      
      可他眼下伤势未愈,贼人数众,正面对上他怕是讨不了好,只能避开。
      
      咬了咬牙,他一把打开木盒,拿出盒里的玉玦吞下,将随意丢了一块石头的木盒藏在隐蔽处,忍住喉咙里的灼痛感,向另一边奔去。
      
      若有人在此处,就会看到一男子迅速变为兽形,毛发雪白,似狼非狼,密林中却如履平地,风驰电掣。
      
      后边追兵不少,竟直接分一半过来追他!
      
      当真是看得起他!
      
      这般看来,那转移视线的法子是没用的。
      
      后边追兵越迫越近,可他已无路可逃了。
      
      他猛地停在悬崖前,这是人、妖两届的界屏障处。
      
      先前妖族漂泊不定,入屏障必死无疑,可如今妖界与此界相合,他若从此处跳下,虽非死即残,但好歹比落入敌手来得好。
      
      身后传来贼人嚣张的笑声,认定这往常风光无限的小王上今日必会落在他们手里。
      
      笑声戛然而止,眼睁睁瞧着小妖王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悬崖。
      
      就是知道他们不敢跟下去!
      
      灼热感越来越强,最终汇在后颈处,在撞上结界的一瞬间,痛感最强,结界亦被强力撕了一道口子,在他掉下去之后,瞬间并拢。
      
      身后的妖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跳下去,领头的妖探头瞧瞧悬崖,一片白茫茫,丝毫瞧不出来刚刚有妖跳下去,隐隐有一股子力量吸着他下去,骇得他猛地撤回身子,“啐”一声身后的妖,空手而归。
      
      耳边传来极速落下时呼啸的风声,灼痛感消失,左肩处的疼痛亦消失,小妖王的兽型也随着疼痛感的消失而迅速缩水。
      
      恍恍惚惚落地,身下触感极硬。
      
      只隐隐约约察觉到这点,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剥离,小妖王便陷入了昏迷。
      
      天色隐隐,只后颈处有星芒微微闪着。
      
      *
      
      另一个世界。
      
      已近深夜,冷冷清清的道路上行人不过两三个,低着头匆匆忙忙赶路。
      
      程澄裹紧了风衣,在手臂上摩挲了两下,试图抚平被寒风吹起的鸡皮疙瘩,抚平一层寒风又带起一层,索性不管了,任由它在手臂上肆意生长。
      
      真冷啊,程澄想。
      
      视线掠过匆匆赶路的行人,又抬头看看天上隐隐约约被云层遮挡的、同样孤零零的圆月。
      
      是急着回到温暖的家里?
      
      可她要没有家了。
      
      自此一个人,孤单地活着。
      
      再也不像之前,回家再晚都给她留着灯、温着饭;再也没有妈妈温柔的叮咛和鼓励;再也没有一个怀抱,让她安心休息......
      
      耳畔绕着医生歉然以及宽慰的话语,程澄眨了眨眼,把将要冲出眼睛的泪水逼了回去,强迫自己笑了笑:要高兴一点儿呢。
      
      妈妈明天就要出院了。
      
      不能让她担心,要让她安安心心地离开。妈妈已经为她忙碌半辈子,走的时候歇一歇,换她照顾妈妈吧。
      
      如是想着,程澄不禁加快了步伐,想着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乱七八糟的家,好接妈妈回来。
      
      随后拐进了一条小巷里,小巷又黑又长,是她常走的路,近一点儿。
      
      程澄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灯光摇摇晃晃,不知道正在走路的原因,还是手颤抖的原因,抑或是风吹动的原因。
      
      前方隐隐传来一道女声,娇娇含羞,笑语不断,是在和恋人煲电话粥?
      
      夜深人静,巷子幽深,便更显得声音大了。
      
      程澄安心了一点儿,好歹还有一个人和她一起走夜路呢。
      
      她不信鬼神之说,却有些怕黑。
      
      半年前,养母单位例行体检,养母查出来癌症晚期,先前没有任何预兆,这对程澄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她才刚成年,还没好好孝敬妈妈呢,怎么就这样了?
      
      程澄就一个人扛了起来,奔波于医院、家和公司。
      
      很累,但不苦,因为有妈妈在。
      
      她从不觉得她先是被亲生父母抛弃、后养父母离异、单亲家庭长大有多惨,相反,她很幸福。
      
      程妈妈对她极好,旁的孩子有的,无论物质或精神,她都有。
      
      妈妈要走了,有点苦,但要开开心心送妈妈离开。
      
      一个人活得好好的,让妈妈放心。
      
      她平常也经常从这条小路回家,但这么晚还是第一次。
      
      有前边的声音陪着,程澄就觉得她也没那么怕,毕竟,她已经没有怕黑的资格了。
      
      前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离得也越近。
      
      程澄仿佛看到一个黑影从眼前蹿了过去,一闪而过,她没看太清楚,还以为是看错了。
      
      心中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直到前边一声尖叫传来,程澄隐隐觉得不对。
      
      她恰巧走到拐角处,虽然开着灯,前边的人不特意回头也看不见。
      
      程澄攥紧手机,关了手电筒。借着月光往前走。
      
      尖叫声只一下就没了,她凭着记忆里声音传来的方向找着,将将要从一个死胡同路过时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巴掌声。
      
      程澄放慢了脚步,悄悄探头看着。
      
      云层被吹开,月光洒向大地,给墙角树梢镀了层银边。
      
      刚才的尖叫和巴掌声仿佛是程澄的错觉,周围静的只能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声。
      
      还未看到什么,程澄屏息凝神,先隐隐听到女子“呜呜”的哭声。
      
      程澄悄悄探了身子,借着月色看到墙角处一个身形高大的轮廓摁着什么,应该就是那个女子了。
      
      程澄轻轻退了出来,放慢脚步远离了这个地方。
      
      离得远了就跑了起来。
      
      跑出足够远,她拨打了报警电话。
      
      程澄迅速说一下所见,警方说立即赶来。
      
      挂了电话,她缓了缓因快速奔跑和紧张而急促的呼吸,靠着墙缓缓蹲下。
      
      怎么办?
      
      在这里等警察赶过来吗?
      
      可是这地方偏僻,最快速度赶过来也得十来分钟。
      
      那个女孩,说不定就......
      
      她刚还和男朋友打电话,连语气都是欢快的,那么甜蜜,那么幸福......
      
      她会遭遇什么,程澄想都不敢想。
      
      就要这样吗?
      
      如果、如果被猥、亵的人是她,妈妈该多伤心,多愤怒啊。
      
      那个女孩的妈妈也会伤心愤怒吧?
      
      程澄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无意瞥见不远处。
      
      板砖!
      
      程澄眼睛亮了亮,拎起一块砖就跑。
      
      她就回去看看,视情况而定,她会保护好自己,也会尽力保护那个女孩。
      
      不会让妈妈担心。
      
      就这样待在这里,她一辈子都过不了自己这关。
      
      呆在这里等待警察的到来虽然是最理智的选择,可她说服不了自己。
      
      回到那个死胡同,程澄放慢脚步,慢慢往死胡同里走。
      
      正在施、暴的男人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同样没注意到身后靠近他的程澄。
      
      程澄脚步轻了又轻,在她离男人仅两三步远的时候,底下不断挣扎的女孩看到了她,挣扎得更剧烈了。
      
      被捂着的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说“救救我”。
      
      程澄没拿板砖的手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可女孩在崩溃的边缘,看到救命的人怎么冷静得下来,一直挣扎着。
      
      程澄当机立断,竭力控制住颤抖的手,一板砖拍到了那人后脑勺上。
      
      不料那个人忽然转头,板砖只从他额角擦了过去,只留下一道红痕,微微渗血。
      
      程澄一惊,暗骂倒霉,那人早不转头晚不转头,偏偏这时转头。
      
      她是打着一击即中的目的的,眼见不成,稍稍纠结了下,便在跑和再来一下间选择了后者。
      
      正正好打中了那人的头。
      
      目的达成。
      
      转身就跑。
      
      男人后知后觉地摸了摸流血的头,愣了下,没想到后边有人,也没想到这人还敢来第二下。
      
      反应过来就追了上去。
      
      留女孩一个人蹲在墙角哭着。
      
      程澄打着拖延时间的主意,听到脚步声跟在后边就跑得更快了。
      
      边跑边想:虽然我打不过,还好平时有跑步的习惯,不然可就遭殃了!
      
      也算一种苦中作乐了。
      
      程澄想着巷子里人不多,路上会多一点,那人也会收敛些。
      
      后边追着的人自然也知道程澄的小算盘,在后边紧紧跟着。
      
      恰在这时,远处的警笛声传来。
      
      程澄一喜,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后边的男人也听到了,却没有逃跑,而是继续追着程澄。
      
      男人紧追不放,程澄前边跑着。
      
      此时还没跑出去,黑漆漆的巷道里,什么都看不见,程澄跑得分外艰辛。
      
      一个没注意,程澄脚下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而后面,男人三两步赶上前,似乎不在意越来越近的警笛声,一步一步朝程澄走来。
      
      程澄仓皇回头,来不及管剧痛的脚踝,只看到高大的身影逼近,手里握着的东西在月光下泛着冰冷的光——
      
      他竟然带着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书,多多关照~
    第一章已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