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翼

作者:囧*******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第二天,格兰杰先生便带着两个孩子一起来到了对角巷。其实这里沙海牧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在外的三年,就连翻倒巷都不知道去了多少次,更别提法国、德国甚至美国的巫师街。

      和笑容满面万年不变的沙海牧不同,赫敏虽然已经是第二次来,依然兴奋不已,一路上看到稀奇古怪的东西便会奔过去。在买好书本和学习用具、预定好校袍之后,赫敏才将笑容有点崩坏的沙海牧拉到了奥利凡德的魔杖店——刚刚沙海牧可是被摩金夫人店里的那几把色尺子吃够了豆腐!

      令赫敏惊讶的是,沙海牧很快便找到了他的魔杖——拜奥利凡德的恶趣味所赐,上次赫敏那支藤木龙心脏腱索的魔杖可是试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代表复苏与生命魔环的棕榈木杖身和代表死亡的夜骐翼膜杖芯,这样组合诡异的魔杖是在沙海牧进店的第一时间从某个角落飞出来的。盒子上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似乎放了很久的样子。

      杖尖冒出了一条银色的光带,在空中绕成了一个优美的抽象图案之后化作无数的光点渐渐消失,美丽的景象令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梅林啊!实在是太完美了!我原本以为没有人可以使用这支魔杖……棕榈木杖身,夜骐翼膜的杖芯,十一又四分之三英寸……毕竟是这么,呃,奇怪的组合……”奥利凡德那双银色的眼睛闪着灼灼的光华:“原来这根魔杖就是为了萨尔林茨先生准备的!要知道,这可是……”

      “多少钱?”沙海牧打断了奥利凡德的滔滔不绝,微笑不变,却隐隐透出了压迫感

      “七个加隆。”奥利凡德不敢再多言,眼前的少年虽然笑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他多年以来的经历告诉他,这个少年不好惹,还是不要继续撩拨他的情绪为妙。他感慨地看着沙海牧,刚刚他一进来,那支魔杖便发出了喜悦的共鸣,而他也不负期待的立刻找到了它,这就是天生的完美的契合啊!这支魔杖从奥利凡德的祖先开店时便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找到了它的主人。

      买好魔杖,时间比预计的早很多。于是格兰杰先生决定请两个孩子去吃冰淇淋,毕竟六月的天气里逛了这么久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沙海牧用吸管挑起了一点杯子最上面的那层薄荷奶油,下面是不知道怎么弄出不断翻滚着的效果的巧克力冰沙,清凉的口感令他微微睁大了眼睛。赫敏则在尽量迅速地解决她的那盘泡泡冰——在它全部化作泡泡飞走之前——这件相当有难度的活儿,赫敏被冰得龇牙咧嘴。而格兰杰先生作为一名牙医,让两个孩子吃含糖甜品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自然是什么也没点,而是拿着一份《预言家日报》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解决完甜品,赫敏长吐了一口气,她发誓下一次再也不要吃这种甜品了——她觉得自己的腮帮子都冻麻了。一边用手拍着自己的脸,赫敏一边看着沙海牧。

      “怎么了,赫敏?”见赫敏盯着自己,沙海牧放下了手中吃到一半的甜品。

      “海米,刚刚你用的是无声咒?”赫敏觉得似乎是沙海牧一挥手,那支魔杖便飞了出来。

      “不是。”沙海牧笑眯眯地摇摇头:“是感应,是黑帝斯自己飞过来的。”

      “黑帝斯?”

      “他的名字——赫敏的魔杖也有名字,她说她叫伊丽莎白。”

      赫敏一脸黑线地看着连魔杖都要起名字的表弟,对他这种童心未泯的行为表示理解不能。不过对于沙海牧的魔杖自动寻主的行为她羡慕到有点嫉妒——哪怕从未接触过巫师界,她也可以推测到这大概是魔杖与主人十分契合的缘故。

      哎,伊丽莎白,你为什么就不能自己飞过来呢?赫敏无比哀怨地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魔杖,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受到了沙海牧的影响,更没有发觉,当她在心底默念伊丽莎白这个名字时,魔杖发出的微小的震动。

      沙海牧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现在已经没有几个可以真正和魔杖契合的巫师了呢!每一支魔杖都有自主的意识,自然也会有名字。连魔杖的意识都感受不到,这到底是巫师的悲哀还是魔杖制作者的悲哀?他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魔杖,从心底感到了魔杖发出的喜悦的共鸣——黑帝斯是他第二世的老师梅林亲手为他制作的,是他失散了千年的伙伴。

      回到家里,赫敏第二次受到了打击。天生爱学的她要求沙海牧和她一样将所有的新课本都预习一遍,可沙海牧在随手翻了几下之后,便告诉她,那些基本的内容他早就会了。

      “其实收到通知书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们,我在旅行的时候遇到过巫师,所以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会去霍格沃茨了。可惜你们的反应太快了,让我连解释的机会也没有。”沙海牧很是抱歉的说道——虽然这从他那万年微笑的第二类面瘫脸上根本看不出来。至于那个旅行途中遇到的巫师,嘛,也许曾经有过这么个人,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死得连渣都不剩了吧。

      少年云淡风轻(?)的微笑在赫敏眼里显得是那么的欠扁,使得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在魔法上超过这个笑得像狐狸一样的表弟。

      转眼便是九月一日,格兰杰夫妇带着两个孩子开车来到了国王十字车站。赫敏刀子一样的眼神使得沙海牧不敢在找站台这件事情上多做耽搁,而是准确地指向了第九、十站台间的隔离墙。

      告别了格兰杰夫妇,姐弟俩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迅速地穿过了那道红色的墙。时间还很早,两人提着施加了缩小咒的行李很快在列车中段找到了一个空着的车厢,然后,每人拿出一本书专心致志地看了起来。

      “那个,抱歉,我可以坐这里吗?其他车厢都没位置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姐弟俩同时抬头,看见一个有些婴儿肥的圆脸男孩正瑟缩地看着他们,怀中还抱着一只□□。

      “啊,当然可以。”赫敏爽快地起身,走到沙海牧身边坐下,空出了一边的椅子给男孩。男孩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异常艰难地挪了进来——很显然他的家人忘记了为他施加一个缩小咒。

      “我想你大概需要帮忙。”沙海牧放下书,走到男孩身边,轻松地提起行李放到了行李架上,男孩崇拜地瞪大了眼睛:“谢、谢谢。”

      “没事。”沙海牧友好的一笑,男孩顿时满脸通红。

      很害羞的孩子呢!沙海牧笑意更浓了,他伸出右手:“交个朋友吧,我叫沙海牧.萨尔林茨,你可以叫我沙海牧。”

      “纳、纳威.隆巴顿。”纳威紧张地将手在袍子上擦了擦,才握住了沙海牧的手。“你也可以叫我纳威。”

      “赫敏.格兰杰,你可以叫我赫敏,很高兴认识你。”赫敏也走过来伸出手。

      “我也很高兴。”鲜少和女孩子接触的纳威已经是满面通红,他碰了碰赫敏的手,然后又迅速地放开了。

      三人坐定后,姐弟俩又继续看书。纳威也拿出一本《初级草药学》,慢慢看起来。然而一个小时后,纳威准备给自己的□□莱福喂食时,却发现它不见了,顿时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怎么了?”赫敏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被纳威吓到,略显不耐地问。

      “我、我的莱福不见了!”纳威看着赫敏,眼泪汪汪。

      赫敏最见不得别人哭。她很有义气地“刷”的一下站起来:“我帮你去找!”

      “那我留在这里照看行李好了。”沙海牧从书中抬起头,微笑着颔首。

      赫敏点点头,拉上纳威冲了出去。

      其实魔法宠物并不会离开主人太远。但是看了这么久的书,孩子们应该活动活动,不是吗?沙海牧放下书,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起身从行李中找出了自己和赫敏的校袍。

      啊呀,这个款式还真是几百年不变啊……看着熟悉的款式,沙海牧忍不住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当初应该由他而不是赫尔加来设计校袍的,毕竟精灵的审美可比人类好太多了。

      按着自己的习惯在校袍上面做了小小的修改,沙海牧换好了校袍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可赫敏和纳威居然还没有回来——这段时间每个包厢找两遍都有多的了吧?沙海牧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出去看看。

      “诶?赫敏还没回来吗?”纳威眼睛红红地走了进来,显然他的□□依然属于失踪“物”口。

      “恩,还没有。纳威,你在这里等等,我出去看看。”叮嘱了几句,沙海牧关上了门。

      循着赫敏离开的方向,沙海牧慢慢地向列车后部走去。一路上的人和他擦身而过时,都会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这个微笑着的美丽少年,甚至还有女孩红着脸故意在他身边经过了好几次。对于忽略他人的眼光,沙海牧一向很在行。所以他一路目不斜视地到达了目的地的车厢。

      此时那个车厢气氛正是箭拔弩张:黑发的男孩和红发的男孩气愤地盯着铂金色头发的小贵族,而后者和他身后的两个大个子男孩高昂着下巴,一副傲慢的样子。而赫敏,此时正愤恨地瞪着铂金男孩,美丽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摇摇欲坠。

      只是……沙海牧挑了挑眉:这个车厢里似乎有七个人的魔法波动呢!第七个人藏在哪里了呢?

      “道歉,马尔福!向格兰杰道歉!”沙海牧到来时,正好听到黑发男孩冲着铂金男孩马尔福的怒吼。

      “我拒绝。”德拉科将他父亲傲气十足的语调学了个十乘十,沙海牧皱起了眉头。立刻,他又挂着一副温和无害的笑容从容走进车厢:“赫敏,怎么了?”

      一看到沙海牧,赫敏忍耐已久的眼泪立刻就落了下来。沙海牧走过去,轻轻为她拭去腮边的泪水,同时也挡住了其他人的目光。

      几位男孩都惊异于沙海牧那诡异的身手:门口几乎被高尔和克拉布堵得严严实实,他是从哪里进来的?

      “赫敏,眼泪是弱者的武器,我不希望你有必要用到它。”沙海牧语气温和,然而其中的凛然的味道令赫敏立刻止住了眼泪。她愣愣地看着沙海牧,仿佛是第一天认识他。

      沙海牧没有理会赫敏的反应,转身看着其他人,依然带着他那招牌似的优雅笑容:“那么,在场的各位先生,有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让一位女士失态地在诸位男士们的面前哭泣,嗯?”

      众人皆被沙海牧那过于灿烂的笑容晃花了眼,差一点就忘记了回答。好在在沙海牧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怒气越来越接近临界值时,黑发男孩很快地及时反应过来:“是马尔福,他骂了格兰杰。”

      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沙海牧在心里默默吐槽。想也知道德拉科骂了什么。这小子还真是不长记性,都教训过那么多次了,居然还犯了他的忌讳。沙海牧紧了紧袖口,回头继续笑容满面地看着德拉科:“德拉科,可以将你刚才形容赫敏的词汇重•复•一•遍吗?”

      看到沙海牧进来的那一刻,德拉科便感觉到了不妙。现在知道了刚刚自己逞一时口舌之快欺负的女孩居然和沙海牧很熟识的样子——这个认知令他有点小小的不爽——他已经可以预料到等待自己的会是怎样的下场,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这位认识了两年的朋友的护短本质!更悲哀的是,自己从来不在被“护”的范围内……

      “海米,听、听我解释……”另外两个男孩惊奇地发现刚刚还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小贵族和他身后那两个类人型的跟班此时一下子变得老老实实,乖乖地低头“挪”到了沙海牧跟前。德拉科咽了咽口水,艰涩地开口:“我不知道她和你很熟……”

      “然后你接下来就要说‘不知者不罪’是吗,德拉科.马尔福?”沙海牧冷笑:“如果我并不认识赫敏呢?那么你就可以随意的辱骂一位女士了?所谓贵族风范就是欺凌弱小然后推诿责任,是吗?也许我今晚应该写封信和马尔福先生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嗯?”

      “不、不是这样的!我错了,海米!”德拉科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他死死地拽住沙海牧的袖子:“我道歉,我不应该那样说!”

      “不是向我道歉,而是向她。”沙海牧侧过身,让德拉科面对赫敏。赫敏已经擦干了眼泪,神色恢复了平静。

      德拉科盯着地面,不情不愿地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赫敏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即将眼神转向了天花板。

      鉴于以德拉科的性子能说出这个词已经实属不易,沙海牧也懒得再对他的态度多说什么。至于赫敏,等会还是得找时间好好安慰安慰小姑娘受伤的心。

      “好了,你们也该换校袍了。”沙海牧开始赶人:“德拉科,带着高尔和克拉布回你们自己的车厢去,替我向布雷斯和潘西问好。至于这两位,也谢谢你们帮赫敏说话。我是沙海牧.萨尔林茨,赫敏的表弟。”

      “我叫哈利.波特。”黑发的男孩抓了抓他那乱糟糟的头发,伸出右手:“很高兴认识你。”

      “哈利.波特?嗯,很高兴认识你……”微微惊讶了一下,十年前战争里出现的救世主吗?这个名字似乎不止在这里听过啊……貌似第一世里有个很著名的儿童文学也叫这个名字?还真是普及化的名字啊……诶?额头上那个伤疤里似乎有不得了的东西呢……慢慢思考着,沙海牧伸出了右手,却被红发男孩不屑地挡下:“哼,和食死徒交情好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哈利,别理他!”

      “可是,罗恩……”

      沙海牧了然地笑笑:“韦斯莱家的小儿子罗恩是吗?很高兴认识你。”

      罗恩一副受了侮辱的样子:“喂,你这个邪恶的食……呃,家伙,谁要认识你了!”

      沙海牧猜罗恩差点要说他是食死徒了,好在及时改了口,否则,他是很有兴趣好好欺负一下这个冲动的管不住嘴巴的小家伙。

      “嗯,就这样了。赫敏,我们走吧。”既然没打算计较,沙海牧便无视了罗恩,他拉起赫敏的手,奕奕然地回到了自己的车厢。见到两人终于回来了,纳威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陷入了被宠物抛弃的阴影中。

      换好了校袍,赫敏看着沙海牧,欲言又止。

      知道赫敏在在意什么,沙海牧体贴地主动开口:“我在旅行途中偶尔救过德拉科,所以认识了马尔福一家。”

      两年前去翻倒巷的时候,沙海牧偶尔遇到了偷跑出来冒险的德拉科。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从来没想过翻倒巷是这么一个弱肉强食之地,而不是梦想中的冒险者乐园——也许是,但那是对于有足够实力的人而言。沙海牧遇到德拉科时,他被一群凶狠的少年逼在了墙角,小脸上的淤青和着嘴角的血迹令人触目惊心,却依然倔强地护着怀里的包裹,就是不肯妥协。然而就是这分倔强,打动了原本准备走掉的沙海牧,使得他难得好心地免费帮了德拉科一把。

      当年那么可爱柔柔软软的倔强小包子居然学不乖……马尔福家的教育真的不会有问题吧……可是他的阿洛伊修斯就很乖啊!沙海牧有些郁闷地想。

      阿洛伊修斯.马尔福,巫师史上第一位马尔福,沙海牧在霍格沃茨建校后的养子。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沙海牧是真正的马尔福家的老祖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嘛~我说过吧~灵魂的转世可男可女哦~所以以后会偶尔提到沙海牧的前世的时候,有男有女哦~
    现在大家猜猜看~沙海牧之前的一世是谁呢?大家回答的时候不要打分啊~


    一帘幽梦之一帘恩劈
    此文甚抽……腐女紫菱,额滴神那……



    I am Juliet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同人



    每日一家暴,健康身体好
    夫人用第六个马甲开的第N+1个坑



    重生君临天下
    正在追……



    [梅林传奇同人]Merlin’s magic
    捂脸,此文我甚萌~



    巫妖初稿:没有雷古勒斯和珀西的OOC世界
    此版本乃无头无尾的深坑一枚,慎入



    格里芬士兵前哨
    牛嫂出品,不用我说了=w=



    囧猫封面小店
    承接封面、文案排版



    巫妖
    新的长篇



    [HP]多比多比
    一个WS的短篇……



    西风乱响曲(HP/创龙传同人)
    个人觉得灰常有爱的文……



    向猫头鹰致敬
    复习时的YY产物,更新不定期。。。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