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翼

作者:囧*******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哈利、赫敏和德拉科一起,牵着海格的胆小狗牙牙在禁林里谨慎地一步步前行——纳威和罗恩被分配到和海格一起,去搜寻受伤的独角兽。

      “哈利,德拉科,你们不觉得有点奇怪吗?”黑洞洞的森林,仿佛一只猛兽张开的嘴,吞噬着企图接近的一切。突然刮起的狂风使草木们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响动,夹杂着某些不明生物的咆哮,令赫敏不由得拽紧了两名男士的衣袂。

      “怎么奇怪了?/确实很奇怪。”哈利和德拉科同时道,随后,哈利疑惑地看了一眼两人。

      “一般,是不允许学生进入禁林的,即使是劳动服务。”赫敏慢慢道:“《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面提到过,‘禁林主人与四人达成了协议,不允许以任何方式打扰禁林生物的安宁’。”

      “可是,海格说了,这次是因为独角兽受到了攻击。”哈利的语气里也出现了一丝犹疑。

      前方的黑暗里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哀鸣,三人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听我说,这真的很不对劲!”德拉科直视着前方,小脸惨白。“能够伤害到独角兽的家伙,应该是相当危险的吧?海格有什么把握——别告诉我是这只胆小狗——保证我们在发现那家伙之后能够全身而退?”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以及牙牙的一声呜咽。

      “听、听我说,也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那么严重……邓布利多校长不会允许我们受伤的……不是吗?”哈利说着自己也不怎么确信的理由,拖着两位同伴前进,“……无论怎么说,我们应该去看看……”

      昏暗的月光下,地面上点点滴滴反射着银光的,正是独角兽的血迹。三个孩子循着那点滴的痕迹,向发出声响的方向走去。

      “那是……”

      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形,三人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林间狭小的空地上,一只美丽的银白色生物委顿于地,四肢痉挛着。一团乌黑的影子匍匐在它的颈上,发出吮吸声与吞咽声。哈利觉得自己的伤疤又火辣辣地痛了起来,抬手捂住了额头,同时后退了一步。

      “哈利!”发现哈利情况不对的,赫敏连忙扶住了他,却不料,惊动了地上的黑影。

      “快跑!”哈利转身将两人一推。

      三人拔腿就跑,一道绿光击中三人刚刚站立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大坑,瞬间尘土飞扬,隔绝了两边的视线,也为他们提供了逃跑的机会。

      德拉科抽出魔杖,向上方发射了一串火花,随手拽了身边的人就跑。直到跑出很远,才遇上匆匆赶来的海格三人以及不知何时已经跑回海格身边的牙牙。

      “哈,你们没事就好……剩下的我来。”海格松了一口气,“是在……”

      “赫敏呢?赫敏没有出来吗?!”哈利看了看四周,难以置信地问道。

      “什么?”德拉科喘匀了气,才发现自己拉着的是哈利,迅速放了手:“赫敏没出来?!”

      海格不在意地挥挥手:“放心,禁林里面很安全,我马上就可以把她带出来……”

      话音未落,两个男孩已经再次冲了进去。

      赫敏现在万分紧张地躲在一个树洞里。她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喘息的声音过大引来了那个危险的黑影。逃跑的时候,她被树根绊倒了,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德拉科和哈利的踪影。那个黑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她面前,她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量在有人来救自己前隐藏在阴影里。

      寂静的黑暗里,她看不到,也听不到,唯有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耳边无限地放大,甚至可以感受到血液在血管里潺潺流动。初夏的夜间并不是那么的温暖,赫敏觉得自己快要冻僵了。一种被遗忘的感觉侵袭了全身,她不由得蜷缩起身子,紧紧地抱住膝盖,将头埋在胳膊和大腿之间。

      一道似曾相识的、阴仄的沙哑嗓音在附近响起,犹如滑腻腻的蛇一般滑过耳畔:“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就在附近……”

      你们?赫敏陡然一惊,抬起头:他们也没有逃掉吗?!

      然而就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使得黑影看向了她所在的树洞。

      黑暗里,赫敏直直对上了那双凝着浓厚的杀意的血红色的眼睛。

      “钻心剜骨——”

      生的渴望迫使赫敏发挥了自身最大的潜能,在咒语击中她的前一秒扑倒在一边。然而,躲开下一个咒语已经来不及了……

      “四分——”

      “昏昏倒地!”一道红光自右边射向黑影,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Ξογηг!”

      陡然间,四周的树木开始暴动,舒展着枝条,一瞬间便将赫敏同黑影隔开,赫敏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嗅着那股令人心安的柠檬草的香味,紧绷的精神一下子放松,她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之中。

      沙海牧抱着昏迷中的赫敏,几乎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他刚从马人长老手里接过禁林的所有权,便感到曾经设在赫敏身上的守护咒语被触动了。如果他晚到了一点,赫敏绝不仅仅是受到惊吓这么简单!

      将赫敏托付给一旁的罗南,沙海牧迅速地分开了树枝。他现在只想要让自己的愤怒能够宣泄出来,已经无所谓有其他人在场会暴露实力的问题了。

      但极度愤怒之下的沙海牧却忘记了他现在的身体只是一个才十二岁的男孩,根本不能允许他过度使用高强度的魔法——哪怕是已经融合了精灵血统——刚刚为了救下赫敏利用爱瑟神语发动的自然魔法以及接近赫敏时所用的瞬移已经耗去了他现在身体里的大半的魔力。在放出一个奥术•风刃术却被黑影躲过了大部分攻击后,魔力消耗过度的身体便开始吃不消了,最直接的反应便是麻痹。

      而更糟糕的是,由于沙海牧的插手,反而打乱了原本与黑影对抗的巫师的节奏,黑影趁机逃得无影无踪。

      算了,反正我知道你是谁!沙海牧恨恨地想着,靠在一旁的树干上调理着自己的呼吸,却没注意一旁的成年巫师正脸色严峻地看着他。

      “你是谁?!”斯内普用魔杖指着眼前这位从未见过的陌生的银发少年。如果不是他刚刚救了赫敏.格兰杰,他几乎要以为这位少年是故意放走了黑影。早在赫敏被黑影发现时,他便赶到了这里,由于感到有第四个人的气息,敌友不明使得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现在看来,当时对方大概也是一样的想法,才会和他一样在最后一刻出手。

      “住手,不得对殿下无礼!”抱着赫敏的马人罗南拦在斯内普和沙海牧之间:“你们人类已经违反了约定,将纷争引入了禁林,难道还要进一步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

      虽然不到一秒,但沙海牧依然看清了斯内普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表情。如果是平时,他也许还有闲心在心里偷着乐一会儿。但现在,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斯内普教授,我希望以我禁林主人的身份,可以和阿不思.邓布利多校长谈谈。”

      现在是半夜十二点。

      通常这个时间,学生们在沉睡,教师们在沉睡,我们霍格沃茨历史上最伟大的校长(之一)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爵士……依然在熟睡。

      但是今夜不同寻常。

      校长办公室里,校长邓布利多、斯莱特林院长斯内普以及一名神秘的银发少年面对面坐着,气氛严肃。

      “邓布利多校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禁林的主人,紫因.拉文克劳。”紫因——沙海牧——抬手将一缕头发捋到耳后,露出那尖尖的耳朵。冰蓝色的眼睛看着邓布利多,冷冷地闪着无机质的光泽。

      公开出售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记载的真的只是一段校史——大部分建校初期的历史属于“机密”范围,只有历任的校长才能接触。

      公众版的校史里,大家只知道最初的霍格沃茨有四位建校者以及纷纷传说的第五位半精灵建校者。而在历任校长间传承的校史里,所谓的第五位建校者,其实是禁林主人,一个同样继承了拉文克劳之名的半精灵,但其本身并不承认自己是霍格沃茨的建校者。传说禁林主人在四位建校者离开之后也消失了,从此禁林无人管理。

      自然,眼前这位一看便知具有远古精灵血脉的少年在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他的身份已经毋庸置疑。老狐狸校长一如既往地挂着他那慈祥的笑容不说话,斯内普教授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是黑了脸,心里却在对自称是紫因.拉文克劳的少年来历做着猜测——至少在今夜之前,他从未听说过禁林主人的存在。

      紫因自我介绍之后便静静地靠在了椅子上,那双仿佛看透了一切的冰蓝色眼睛在两人间来回扫视,最后,将目光定在了邓布利多身上。

      “邓布利多校长,我希望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您可以给出合理的解释。毕竟,即使是最初的建校者,也与我定下条约,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干扰禁林的秩序。”

      邓布利多那双隐藏在半月形镜片后面的蓝眼睛微微瞪大了——他注意到紫因刚刚的用词是“与我定下条约”,那么眼前的少年并不是他理解的那种“继任者”,而可能是存在了上千年的——本尊?!

      同样注意到这点的斯莱特林院长震惊地望向这个怎么看年龄都很小的少年——完全和一年级的孩子差不多!

      “精灵的年龄是不能以外貌来衡量的。”看出了他们眼光里的含义,紫因有些不耐地挑挑眉毛:“邓布利多校长?”

      “啊,抱歉,拉文克劳先生。您知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您给的信息不是?”邓布利多眨眨眼,顺手将面前涂着厚厚的生奶油的蛋糕向紫因推了推:“不需要来点吗?毕竟这么晚了,像我这种老人家都是会有低血糖的……”

      “我想,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学生跑到禁林里并且受到黑巫师的攻击再享受甜点会比较好,邓布利多校长。”紫因毫不客气地打断老人家试图转移话题的忽悠大法:“即使你要培养所谓的‘救世主’,也请不要牵连到禁林!尤其是在现在已经造成我们的独角兽一死一伤的情况下,希望你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尽管现在更担心的是赫敏,紫因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在没有准备好之前,他绝不会让人确认沙海牧和禁林主人是同一个人——其实今天和邓布利多见面就已经过于冲动了。紫因的外貌和沙海牧的外貌大概就是色彩的差异,然后紫因因为精灵血统的关系可能会显得更为纤细一点,只要熟悉的人,很容易将两人联系起来,但是只要没有证据——哪怕使用返时计也要制造不在场证明——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从刚刚追捕黑影时就可以看出,紫因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如果暴露了,他身边的人以及禁林里的生物会遭受怎样的危险可想而知。

      这么想着,紫因的眼神愈发地冷了。

      邓布利多心中的惊异远远大于他所表现出来的。事实上,一见到紫因,他便认出了他——一个人的外貌再怎么改变,灵魂是不会变的。但邓布利多从未想过紫因会是这样一个身份,这与他所了解的——一个自幼父母双亡,与麻瓜姑父一家一起生活的男孩——相差太多。而邓布利多在惊异之下习惯性的转移话题,便被紫因理解成了忽悠,无意中引起了紫因的反感。

      一直在一旁冷眼打量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的“禁林主人”的斯内普教授越看越觉得眼熟(当然,今天下午刚刚进行完本学期最后一次魔药社活动),只是一时半会儿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能够对应的人物。紫因的脸仿佛隔着一层薄雾,朦朦胧胧,怎么也看不清晰。

      在紫因的质问之后,校长办公室里居然是一阵长久的沉默。紫因也不恼,半敛了双目,陷入沉思。在与斯内普交换了几个眼神之后,邓布利多终于开口:“对于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我们也很抱歉。毕竟我们也没有预料到会令禁林生物受到伤害。但如您所见,这对于我们而言也是迫不得已的。对于这件事,我愿意做出补偿。请问阁下有什么要求吗?”

      好一个没有预料到!紫因几乎控制不住想要冷笑。在任凭那个死魂混入霍格沃茨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圣洁的独角兽会因此而受伤!不过,事先没有预料到这点的自己也有责任。

      冷静地思考良久,紫因打了个手势,他面前的桌上立刻准备好了一叠羊皮纸以及羽毛笔和墨水——看到这个现象的邓布利多眼神闪了闪——然后开始刷刷的写字。几分钟之后,紫因将一张写满了字的羊皮纸推到邓布利多面前:“我想,我们最好在遵守古老契约的前提下订立第二份契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邓布利多可以分辨灵魂波动,大家权当是那根水性杨花的老魔杖的特技吧……


    一帘幽梦之一帘恩劈
    此文甚抽……腐女紫菱,额滴神那……



    I am Juliet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同人



    每日一家暴,健康身体好
    夫人用第六个马甲开的第N+1个坑



    重生君临天下
    正在追……



    [梅林传奇同人]Merlin’s magic
    捂脸,此文我甚萌~



    巫妖初稿:没有雷古勒斯和珀西的OOC世界
    此版本乃无头无尾的深坑一枚,慎入



    格里芬士兵前哨
    牛嫂出品,不用我说了=w=



    囧猫封面小店
    承接封面、文案排版



    巫妖
    新的长篇



    [HP]多比多比
    一个WS的短篇……



    西风乱响曲(HP/创龙传同人)
    个人觉得灰常有爱的文……



    向猫头鹰致敬
    复习时的YY产物,更新不定期。。。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