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翼

作者:囧*******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灰夫人和弗立维教授离开之后,沙海牧便疲惫地用被子蒙住了头。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天知道刚才在骨血融合的那一瞬间想起的事情令他多么的崩溃!那些血腥的黑暗的记忆,曾经在阿洛伊修斯的帮助下被他用灵魂之力封印在最深处,却在那时迫不及防地一股脑儿涌入了脑海。

      真是的……为什么要想起那样的记忆……

      紧闭的眼角慢慢渗出一滴泪珠,然后隐没在发际里。

      第二天,沙海牧的独眼龙造型在霍格沃茨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虽然弗立维教授曾经公开说明那是一次魔法试验造成的事故,但共同经历了那一晚的四人却不这么认为。赫敏认为肯定是过度使用魔力和精神力造成了失明,内疚不已,使得沙海牧不得不再三跟她保证视力没有问题,甚至还特地拜托庞弗雷夫人开具了证明书。

      那天之后,哈利罗恩赫敏以及德拉科居然成了好朋友,顺带着四人总是一起来找沙海牧。哈利和罗恩都极其地崇拜两个简单咒语就轻松搞定了巨怪的沙海牧,嚷嚷着要拜他为师。

      沙海牧答应了,德拉科却不乐意了。最后协商之下,竟然变成了每逢周一和周四,沙海牧要对四人进行辅导,地点就定在八楼的有求必应屋。

      对于赫敏和哈利走得太近,沙海牧是有些不乐见的。哈利是邓布利多竖起的招牌,是邓布利多重要的棋子,和他在一起就意味着被邓布利多关注,意味着和麻烦挂钩。梅林知道为了维护霍格沃茨的防御系统他已经够忙了,为什么还要再加上一名救世主?!

      想归想,沙海牧还是很认真地教导着五人——赫敏把纳威也拉上了。毕竟哈利越强大,就意味着他身边的人越安全。劝说赫敏和德拉科离他远点是不可能的了,那么至少应该让她有自保能力。

      “哈利,罗恩,纳威,你们先练习朗诵,直到你们能够准确清晰地念出咒语为止。”三本厚厚的绕口令集锦砸在了仨人手中——这仨的基础太差了,必须从头学起。

      “赫敏,你魔咒没有问题,但是你的身体不够灵活。一个灵活的身体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从今天开始,由灰夫人教你跳舞。”灰夫人对着赫敏优雅地行了一个宫廷礼。

      “德拉科,你的魔咒水平和身体素质都不错,只不过你过于急躁,很容易中计。所以,我来教你围棋吧。”最后,沙海牧拿出一罐黑白子笑眯眯地看着德拉科。

      时间在上课和练习中飞逝,魁地奇赛季也渐渐近了。哈利由于要训练魁地奇,有几次都没有来参加练习,罗恩也跟着一起失踪。这令沙海牧很不满,但在那两个人眼里,与沙海牧这些“不知所谓的练习”相比,魁地奇显然更重要一些。

      “他们认为你没有真心教他们,他们想要学习实战。”又一次,哈利和罗恩缺席了训练,纳威讷讷地解释着。

      “可是纳威,你不觉得自从训练之后,你的魔咒课的成功率高了很多吗?”赫敏反问。

      “我是这么跟他们说了的,罗恩说那是我原来确实吐词不清的缘故。”纳威有点脸红地挠挠头。

      某只最近热衷于用入段水平调戏初学者的狐狸偏过头一笑:“不想来就不用逼他们了。”同时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德拉科看着瞬间白子情势大好、黑子颓势尽现的棋盘好一会儿,不得不认输。他鼓着包子脸收拾了棋盘,不服气地瞪着沙海牧:“再来!”

      赫敏耸耸肩,继续和灰夫人练习华尔兹,不再提起另外两人。

      纳威见此,也走到一边开始练习:“How much wood would a woodchuck chuck if a woodchuck could chuck wood……”

      哈利的首场魁地奇比赛对战斯莱特林。在哈利和罗恩的热情相邀、赫敏撒娇外加威胁下,对魁地奇一点兴趣也没有的沙海牧只得答应了去观战。

      魁地奇比赛那天,天气很冷。沙海牧和德拉科一起坐在斯莱特林边缘的位置,克拉布和高尔像两个保镖似的坐在两人身后,德拉科得意地冲着同样位于格兰芬多边缘的赫敏和罗恩眨着眼,把那两只气得牙痒痒:沙海牧好不容易如约来观战,却被德拉科拽到了斯莱特林那边,怎能叫他们不恼?

      沙海牧给自己和德拉科施加了温暖咒,德拉科被冻得苍白的小脸上渐渐泛起了血色。比赛还没开始,德拉科正在兴致勃勃地试着和沙海牧手腕上的海尔波说话,那种专属于孩子的天真神色令沙海牧一阵恍惚,仿佛看到了很久以前,自己的养子,阿洛伊修斯.马尔福。

      当年自己就那样任性的追随大家死掉,阿洛一个人担负起霍格沃茨,想必遇到的阻碍不小吧?记得曾经在马尔福家看到的家谱,他的阿洛,去世的时候才八十几岁——对于长寿的巫师而言,阿洛走得实在是太早了。

      “阿洛……”轻轻叹息一声,喷出的雾气渐渐消散在空气里。

      “海米?”德拉科疑惑地看着沙海牧,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惆怅。

      “没什么,德拉科。”沙海牧温和地看着德拉科:“比赛快开始了。”

      “斯莱特林一定会赢!”一提到魁地奇,德拉科就兴奋起来。

      德拉科快乐的神情感染了沙海牧,他也跟着微笑起来。

      阿洛,对不起。

      德拉科,我不会丢下你的。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遍,我会守护着你直到你长大,然后看着你结婚、生子……

      比赛进行得很激烈,解说员是格兰芬多的李.乔丹,韦斯莱家双胞胎的好友,是一个和他们一样脱线的家伙。乔丹总是偏题的解说令斯莱特林看台上嘘声一片,德拉科更是激动得恨不得亲自上场把他换下来。

      突然,沙海牧敏锐地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魔力波动,哪怕在这片充斥着小巫师们激动的混乱的魔力的场地内,依然是那么的明显。但是,魔力源头似乎很不清晰的样子。

      斯莱特林领先四十分时,观众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沙海牧顺着大家的视线向上看,却看到哈利险险挂在扫帚上,而扫帚还在拼命抖动,似乎想要将他甩下来一样。

      沙海牧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教师席——这种程度的魔法,学生是不可能弄出来的。

      果不其然。

      沙海牧眯起了眼,盯着那个一脸害怕的捂着自己的嘴的男人,同时开始默默召集风灵,托住了哈利。

      哈利正在空中努力挣扎着不松手,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仿佛有种站在实地上的感觉。尽管扫帚依然在他手中不断扭动,但显然已经可以控制了。他开始试着翻上扫帚。

      与此同时,赫敏已经跑到了教师席下,点燃了斯内普的袍子,教师席上顿时一片混乱。

      哈利的扫帚顿时停止了抖动,哈利重新控制了扫帚。在看不见的风灵们的护卫下,他骑上扫帚,慢慢降落到地面,然后……从嘴里拿出了金色飞贼……= =

      看到这一幕的斯莱特林们同时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这场比赛以格兰芬多的胜利结束。回到城堡的路上,德拉科都闷闷地没有说话。赫敏拉着罗恩和哈利,挤过涌动的人流费力地赶到沙海牧身边:“德拉科,抱歉!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海米说!”

      德拉科扬着下巴看了三人一眼,带着克拉布和高尔走开了。

      “斯内普教授想要哈利死!(“得了,赫敏,你现在还要称那只油腻腻的老蝙蝠为教授吗?!”罗恩不满的抱怨着。)”有求必应屋里,赫敏激动地在原地走来走去:“刚才在赛场上,是他在对哈利的扫帚下咒!”

      “斯内普教授?”沙海牧被这个出乎意料的信息给震撼了一下,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似乎解咒的那个人才是斯内普吧?否则哈利早在一开始就掉下去了。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虽然斯内普教授确实对格兰芬多有偏见,但是身为一个教授是不会做出伤害学生的事情来的。”否则《教师守则》的魔法效用何在?

      “没有!我用望远镜看到他在看台上盯着哈利念咒!肯定没错!”赫敏在沙海牧身边坐下,自信满满地提出证据:“况且,在我点燃他的长袍之后,哈利的咒就解开了!”

      “可是赫敏,你不要忘了,除了施咒,解咒也是需要盯着目标的。”赫敏的“证词”反而肯定了沙海牧的猜想,他笑眯眯地看着三人补充道:“而且,以斯内普教授的魔力水平,想要对飞天扫帚下咒只要用无声咒就可以了,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的。”

      “怎么可能!斯内普明明恨不得我死不是吗?!”哈利难以接受地大喊:“沙海牧你的意思不会是他是在解咒而不是在施咒?那为什么赫敏点燃了他的长袍后我就又可以控制我的扫帚了?”

      “赫敏的火影响到的可不只是斯内普教授,应该说教师席上的教授们全部都被吓到了——赫敏的魔咒运用得很棒!”沙海牧解释了他们的疑惑,随即感兴趣地看着若有所思的三人。呵呵,侦探游戏吗?让我看看你们会将真实发掘到哪一步吧!

      赫敏和哈利对视了一眼,他们觉得沙海牧似乎知道什么。

      “海米,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赫敏看着沙海牧,神情严肃:“事关哈利的安全,你不能置身事外!”

      沙海牧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赫敏,学校的教授们有义务保护学生的安全。”

      “可是,我们现在无法相信教授们!”赫敏激动地争辩道:“如果真如你所说,斯内普教授是为了保护哈利念咒,那么只能说明,施咒的人能力与斯内普教授相当甚至更高!而在霍格沃茨,没有学生可以做到这点——也就是说,是一名教授想要哈利的命!”

      “非常正确!让我们为格兰杰小姐精彩的推理加十分!”沙海牧拍拍手,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三人:“哈利,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有些事情我有我自己的考虑,所以关于你的事情,我不想参与。甚至如果可能,我也不想让赫敏参与进来——但现在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沙海牧看了一眼赫敏,赫敏点头。于是他又继续道:“中国有句话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意思是当一个人受到主观条件的影响时会看不清事物的本质。所以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置身事外,才能看到一些你们看不到的地方,才能在你们遇到真正的危险的时候拉你们一把。”

      说罢,沙海牧便离开了有求必应屋。

      幼狮只有通过磨炼才能成长,若有母兽在一旁,他们永远都不会学会独立。有他在一旁参与,这些孩子的成长势必受到影响。

      从那天起,每周两次的集会也取消了。沙海牧偶尔会在空闲的时候指导一下他们,回答一些问题。一旦当他们流露出想要沙海牧参与的念头,沙海牧便会结束话题,回到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任谁找也不出来。这样几次之后,三只小狮子开始疏远了沙海牧。

      他们不来找沙海牧,沙海牧正好乐得轻松。在弗立维教授和幽灵们暗地的活动之下,永恒之翼增加了不少新成员。针对新成员的训练已经开始,作为教官他每次训练都必须到场。永恒之翼的新成员涵盖了各个学院,有些是在自己学院表现得比较突出的,比如赫奇帕奇的塞德里克.迪戈里和拉文克劳的女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有些则是属于平凡得容易被人忽略的,比如格兰芬多的纳威.隆巴顿(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沙海牧相当吃惊,好在掩饰在了面具之下)。最令沙海牧感到惊喜的是,弗立维甚至将霍奇夫人和庞弗雷夫人找来保证训练时的安全和治疗。所有的成员都和泰瑞凯雷嘉一样签订了契约,无法将有关永恒之翼的一切透露给无关的外人。

      十一月中旬的时候,由于沙海牧魔药课表现优秀,斯内普教授破格让他和德拉科加入了魔药社,本来就不多的时间变得更加有限,甚至他不得不每天使用时止之术以得到足够的睡眠——不到万不得已,返时计他是不会轻易动用的。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当沙海牧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中旬,迫近圣诞了。给众人的礼物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准备,级长们已经开始拿着登记表清点留校的学生了。圣诞节是理所当然要和赫敏一起回到格兰杰家的。在填完离校登记表之后,沙海牧开始烦恼圣诞礼物的问题。

      哈利和罗恩的最好办,和魁地奇有关的任何物品都可以令他们兴高采烈;纳威擅长草药学,送一盆米布米宝给他是个不错的选择;潘西和布雷斯,稍微高档一点的魔法饰品也可以搞定;泰瑞和凯雷嘉只要是书就什么都不管了;德拉科就送一个可以帮助学习精灵语的水晶球好了;邓布利多直接用蜂蜜公爵的产品活埋了就是了;斯内普教授嘛……嗯,一些珍稀的魔药材料倒是不错的选择,到时候只用让禁林里的动物们随便贡献一点就行了……

      最后,沙海牧发现最不好办的是赫敏的礼物。

      对于亲人的礼物选择沙海牧一向是很慎重的,他喜欢投其所好,送其所需。比如德拉科的那个水晶球。虽然送赫敏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总觉得太一般了……

      原来圣诞节的时候他都送罗伊娜什么来着?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否则至少可以参考一下的。

      沙海牧陷入了深深的烦恼。

      快放假的时候,沙海牧总算想到了送给赫敏的礼物——曾经在罗伊娜生日的时候他送过她的奥丁之冕,那顶冠冕上被他施加了提神术,可以使佩戴者头脑清醒、思维敏捷,而且还没有副作用。如果还在的话,找出来改改样式送给赫敏好了。

      “海莲娜,知道你母亲的那顶冠冕放在哪里了吗?”沙海牧一边看着永恒之翼的成员们进行放假前的最后一次训练,一边问道。出于避免麻烦不想解释的心理,训练的时候沙海牧一直都戴着面具。但看凯雷嘉和泰瑞的反应,他们肯定已经认出来了。

      听到这个问题,灰夫人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那么久远的事情了,我怎么会记得?”

      “诶?”沙海牧诧异地回头:“这么多年就没有学生找到过?我还以为会被拉文克劳或者格兰芬多找到呢!”

      “……啊,是啊……”灰夫人仿佛在掩饰什么似的调转了视线。看到她的举动,沙海牧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既然海莲娜不说,问巴罗好了。

      “奥丁之冕?”听到这个问题,巴罗一副古怪的神色,眼神也开始飘忽,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或者,掩饰。见此,沙海牧笑得很温柔:“现在说不知道,无非就是让我多花一点时间去找……巴罗,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欢无谓的浪费时间。”

      如果有第三人在场,肯定会很惊异地看见学校里最恐怖的幽灵血人巴罗先生听到这句话之后抖了抖。

      “……几十年前,斯莱特林的末裔找到过它,然后放在了有求必应屋。”

      得知了奥丁之冕下落的沙海牧也没做多想,半夜无人时直接给自己加了一个隐身术来到了八楼的有求必应屋。进去之后,他很黑线地看到了一个堆满了各种杂物的屋子。

      很好很强大,就连不知道从哪个厕所拆下来的马桶圈都有。

      懒得一点点地从这些莫名其妙的杂物中将冠冕扒拉出来,沙海牧直接使用了飞来咒。

      “奥丁之冕飞来!”

      一个精致小巧的镶着三颗美丽的蓝宝石的银色王冠立刻从某个角落里飞了出来,落到沙海牧手上。接着,沙海牧立刻变了脸色。

      “Эεвςоδ!”

      浅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一个黑影渐渐在奥丁之冕的上方凝聚成形,一位黑发红眸的俊美青年出现在沙海牧眼前,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右手拿着一本书,疑惑地看了沙海牧一眼,随即严肃地说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外面?拉文克劳扣十分!”

      “……”沙海牧囧住了。

      这个来历诡异的青年继续在喋喋不休:“……真难为你居然是拉文克劳的,我还以为只有格兰芬多的那群大脑长肌肉的家伙才会大半夜的时候在城堡里进行那些所谓的‘寻宝’,想不到拉文克劳也有这种莽撞的家伙……”

      【嘶~你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五十年前曾把我放出来的家伙!】一直缠在沙海牧的左手上睡觉的海尔波突然钻出来道。

      “咳,请叫我Voldemort教授。”美型青年,Voldemort严肃地纠正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冠冕君,偶把你放出来了……


    一帘幽梦之一帘恩劈
    此文甚抽……腐女紫菱,额滴神那……



    I am Juliet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同人



    每日一家暴,健康身体好
    夫人用第六个马甲开的第N+1个坑



    重生君临天下
    正在追……



    [梅林传奇同人]Merlin’s magic
    捂脸,此文我甚萌~



    巫妖初稿:没有雷古勒斯和珀西的OOC世界
    此版本乃无头无尾的深坑一枚,慎入



    格里芬士兵前哨
    牛嫂出品,不用我说了=w=



    囧猫封面小店
    承接封面、文案排版



    巫妖
    新的长篇



    [HP]多比多比
    一个WS的短篇……



    西风乱响曲(HP/创龙传同人)
    个人觉得灰常有爱的文……



    向猫头鹰致敬
    复习时的YY产物,更新不定期。。。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