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后山见

      一直沉默的谢洛然道:“装的?”
      
      谢洛然是谢氏门阀的人,唯二的侧君,只比王贵君低了一个品级,但人一直很低调,因此他此刻开口,众人都忍不住向他看去。
      
      “你们倒是试试,能不能装成他这样,再来让人眼前一亮。”
      
      说完,便又闭目养神。
      
      众人:……
      
      这个……众人回想起从前的许君山,顿时一阵沉默。
      
      许君山,黄诗小能手,纨绔第一名,干啥啥不行,下跪第一名。
      
      操作难度太大了。
      
      周悦又大吼大叫道:“啊啊啊啊啊!!!!君哥,你是我哥,你是我大哥!君哥太帅了!!!”
      
      女帝也浅浅地笑了。
      
      王之瑕看着是在看比试,其实目光一直没离开女帝。
      
      此刻见她笑了,便稍稍转回视线,似乎专注地看着,丝毫没有被这般盛况影响般,但其实眸光已然低垂。
      
      女帝已经很久未曾开怀,而今浅笑,是为了一介粗俗鄙陋之人。
      
      他心高气傲,面上不动声色,淡雅如常,可心里还是略有在意了。
      
      比试之前,他去女帝帐中送茶,可女帝拒了,说让他好好休息,全力准备比试。
      
      可不多时,“许君山”便进去了,还待了许久。
      
      王之瑕感觉,心里似乎生出了些不对味的东西,可他按不住。
      
      就像当年折回去亲自赐死苏野。但他从不后悔。
      
      苏野死在他面前,他亲眼看着苏野咽气,他很高兴。
      
      场上秋风猎猎,风吹草低,苏野傲然搭弓射箭,像是铁狮南下,所到之处,鹿走羊逃。
      
      这个人,一点都不像从前的许君山。那个萎靡、无用、只会哭卿卿的许君山。
      
      许君山不该是这样的意气风发。
      
      王之瑕眯了眯双眸,他发现,这个他从来不屑一顾的人,慢慢地和脑子里深刻记着的某个人重合到了一起……
      
      有人眼羡贵君就是坐的住,便有人眼酸苏野:“不过……侥幸罢了。”
      
      说话都没有之前的底气了。
      
      虽然不知道“许君山”为什么一下子这么厉害,可这现实就是啪啪打脸,周悦与荣有焉,觉得爽爆,说话便更懒得顾这顾那:“你这小人,嘴巴子怎么这么厉害,见不得人好就见不得人好,是汉子就明说!说出来小爷还佩服你硬气,阴阳怪气个乖乖仔,什么侥幸,三靶呢!”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在众人跟前晃了一圈:“三靶全中!”
      
      周悦洋洋得意:“你们谁侥幸的,也给我侥幸三靶来看看。”
      
      苏野又是两箭,全中靶心。
      
      周悦简直要疯了:“爷,爷!你真他娘的厉害!”
      
      “大庭广众,口出鄙词。”
      
      另又有人说:“现在许君山得了一个榜首了,还不能把你们罪堵上吗?”
      
      周悦回头一看,是待家子陈松。
      
      周悦才不管旁人如何看,反正现在旁人都是死鱼死虾乱蹦哒,求最后一丝脸面而已。
      
      有人为“许君山”说话了,他就乐的奉陪:“对啊一群大老爷们娘们唧唧的,叫人看了恶心。”
      
      一个不知名的小侍君涨红了脸:“周大人说的对……”
      
      话虽这么说,但嘴硬的是少数,更多的是沉默。
      
      其实往年都是王之暇魁首,多数人来此也并非真的要争什么,无他,思念家人而已,谁拿魁首,其实跟他们关系不大。
      
      而这少数嘴硬的存在感却十分的强,组成了周悦口中的“娘们唧唧”。
      
      苏野下来之后,周悦几乎是跑过去给他两大拳头:“说,啥时候背着你爹把这玩意儿练得这么溜!”
      
      苏野被他打的胸口一颤,当场弯下腰来:“快要被你打死了。”
      
      周悦乐的又给了他一圈。
      
      再看时,女帝已经了无踪影。
      
      倒是姚千还看的热闹。
      
      苏野认真扫视一圈,都没看见周周。
      
      周周也不在,那就证明女帝短时间不会回到这里了。
      
      遭了!那个便条。
      
      许氏要搞事情的话,绝不可能只留一条路,他不引女帝去后山,许氏自然有其他法子。
      
      苏野这就准备去找女帝了,那个不知名的小侍君过来,郑重地说:“许君山,你很厉害。”
      
      苏野:??
      
      周悦一脸笑意介绍:“欧,他迷恋你。刚才就给你说好话了。”
      
      苏野还了一拳头给周悦,周悦佯装一脸痛色。
      
      “谢谢啊,你也很厉害。”他如此说道。
      
      他懒得再继续这种彩虹屁互吹,心里火急火燎的,飞快跑了。
      
      周悦拍拍小侍君,大气地说:“没事儿,他跑了,你还可以迷恋我。”
      
      小侍君:“……”
      
      苏野到女帝营帐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周周。
      
      他急忙问:“周周大人,陛下呢?”
      
      周周道:“陛下已去了后山。”
      
      什么?这么快?
      
      周周:“不是君山大人你让陛下过去的么?”
      
      我让女帝过去的?我哪儿敢啊!
      
      苏野:“你怎么不拦着,我没有啊。”
      
      周周:“那人传信,说君山大人有神秘的东西给陛下,要陛下一个人去,连我也不能随同……”
      
      苏野:“我从来没这么说过。周周大人,怕是有危险,你赶紧召禁军过来。”
      
      周周急急地应了,立即去找人,苏野心知不能再等,于是自己先找到后山去。
      
      后山有一面很大的湖,一眼望去茫茫不见边际,现近酉时,秋日的天黑的快,苏野找了一圈都没见着一个人影。
      
      他又不能喊女帝,招来许氏的人就不好了。
      
      苏野觉得自己真的是大意了,虽然知道许氏没了自己这颗棋子倒是也能引女帝来,但他没想到比试才刚结束,许氏就迫不及待了。
      
      苏野走到一处杂草地,正晃着眼寻着,忽然听得身后一点动静,凭借上辈子那点经验立即躲开,下意识反手一扳,忽然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住手!”
      
      是女帝!
      
      苏野先寻了声音来源,见女帝坐在草丛里静静地看着自己,眼睛平和,面容平淡,他心里忽然放松下来,才卸了手上的力。
      
      张侍君还被他钳制着,看神情满是委屈。
      
      苏野意识到自己下手过狠了,他还蛮不好意思:“呀,张侍君啊,对不住对不住。”
      
      张侍君哼了一声,跑回女帝身边扶她起来,女帝走近几步,苏野才发现女帝似乎一瘸一拐。
      
      苏野问:“陛下,您受伤了?”
      
      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忽然心紧了一下。
      
      女帝垂眸,她的睫毛很长,刚好可以盖住眸下眼神,似乎不想让人窥探她内心想法。
      
      可是她看起来很失落。
      
      女帝道:“无碍。”
      
      张侍君很乖地待在她身旁,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生怕磕着碰着了。
      
      苏野有些尴尬,他也不好直接问是不是有人要对她不利,他现在顶着许君山的名字,许氏有麻烦等于他有麻烦。
      
      可是许氏又不消停,唉!
      
      女帝走了几步,苏野停在原地,想上前扶,又觉得不合适。
      
      女帝要是一个不高兴说他不敬,那他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可女帝停了又停,偏过头来好几次,欲言又止。
      
      苏野道:“陛下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女帝停住步子:“不是你叫我来的么,说有要事。”
      
      苏野:“……昂,是有要事。”
      
      女帝偏着身子看他。
      
      要不干脆说了吧,女帝虽然变态,但也没有到动辄杀人的地步,要是他举报许氏,女帝心有防范,做足准备,对于他这个通风报信的人,不至于灭口吧。
      
      苏野:“其实就是……”
      
      张侍君突然喊道:“小心!”
      
      女帝早已反应过来,抽出张侍君身上的刀砍去,几支箭顿时掉的七零八落。
      
      苏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眼眸蓦然瞪大——这次是万箭齐发!
      
      艹,许氏是不是太狠了,对付三个人而已,至于万箭齐发么!
      
      他太了解万箭齐发,是什么个下场了!
      
      【系统,系统!!!怎么办怎么办!】
      
      【啊啊啊啊啊系统也不知道怎么办啊!!!系统也害怕万箭穿心啊啊啊啊啊!!!】
      
      【强烈建议宿主自杀,避免万箭穿心之痛!】
      
      【警告警告!!!】
      
      【艹!我艹!!!】
      
      万念闪过,他只知道,没了女帝就没了爽度,没了爽度他就没了!
      
      来不及了!
      
      苏野直直朝两人扑去,将两人连扑带拉扯下身旁的急流,仓促间,他看到女帝略有惊慌的神色,和张侍君几乎刺破耳朵的大喊声。
      
      落水之前,他竟然想到的是,刚才女帝看他的时候,眼里只有他。
      
      扑通——!!!
      
      顿时感官混乱,张侍君不会游泳,在水里一通乱抓,险些把女帝都拉下水底,苏野快速憋气,一个砍刀打晕张侍君,把他身上的带子系在自己身上。
      
      可女帝被张侍君扒拉太久,喝了不少水,原先又收了伤,经此,双眼开始迷离,慢慢地竟然闭上了,而她也渐渐往下沉,任着水流冲走。
      
      苏野心里急得火烧,岸上不断有箭射进来,苏野不慎中了一箭,伤在肩膀,急流中散开一团血水,又很快消失不见。
      
      TM还玩儿盲射!
      
      水流波涛汹涌,不一会儿,在水里漂远了,岸上的杀手也被甩的远远的。
      
      看来暂时是没人追来了。
      
      可纵是他武功再高,水性再好,身上拉着一个人,水流又急,水里暗礁接连,撞了好几下后,呛了不少水,苏野倒是扒住石头,暂时寻得安生,可却离女帝越来越远。
      
      苏野在水流上面,女帝被水流往下冲,若是任她这样被冲走,不知要撞上多少暗礁,就算浮着没被淹死,漂了没被追杀,可这样留下去,迟早要被暗礁撞死。
      
      可他也不知道这河里究竟去到哪里,他就没来过皇家猎场,更别说这一片是划定禁止进入的地方了。
      
      苏野自己都不确保自己跟着下去,会是死是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