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牛在哪儿

      苏野勉强扯起嘴皮子笑了笑,面露惨色:“大家……我知错了……”
      
      然后众人才又转回头去。
      
      他开始深思一个问题,这么多帅哥关在这深宫庭院这样撕比,是否太过屈才。
      
      毕竟长的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比如……
      
      张侍君射完,一共五次,有三次全靶,两次七环的样子。
      
      他下场了不回自己那里,反而是往苏野这边走来。
      
      完了完了,难道张侍君是觉得自己被影响了,现在来找他算账?
      
      苏野:【系统系统,打架斗殴会不会扣分?】
      
      系统:【叮——由于无剧情,宿主做什么都不会扣分的呢,不过建议宿主量力而行,毕竟在这里死了,就真的死了呢~~】
      
      【那……张侍君这种射箭高手,打架怎么样?】
      
      系统:【系统无法估算人物武力值呢,这要拿到道具卡之后才能启动哦~~】
      
      苏野:……
      
      眼瞅着张侍君越走越近,其他人也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苏野。
      
      苏野一脸黑线:【我记得你说你们原则是有求必应来着。】
      
      系统:【宿主没有认真看通知哦,有求必应是指穿书有求必应呢~~】
      
      苏野:【盲猜是为了你们升级系统,真黑心!】
      
      系统:【建议宿主可以用一颗善良的心来想我们哦~~】
      
      苏野:【呕。】
      
      系统:【……】
      
      张侍君走到跟前,看他玉树临风,身长八尺,又一股子武力值很牛比的样子,苏野觉得……要不然先跑了?
      
      他略不自然但是强装自然的打招呼:“昂,那个,你比好啦,真的很厉害!”
      
      说一就有二,马蚤话苏野本来就张口就来,他恨不得竖起大拇指:“张侍君真的太牛了!”
      
      谁知这看起来气势压人的侍君双眉一皱,说话却十分慢,略显稚嫩:“谢谢,不过,牛在哪儿?”
      
      苏野:……这还得带深层次挖着夸?
      
      “昂……就是说你射箭很厉害。”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牛在哪儿。”
      
      苏野不知道这么回答,他总觉得这位侍君真是倔强的异于常人。
      
      就像小孩子伸手要糖,不给就捣蛋的那种。
      
      眼前一亮,红衣男上场了,苏野道:“看,比赛!”
      
      张侍君不为所动。
      
      苏野只好重新想法子夸他。
      
      直到红衣男比试完了,见苏野跟张小念似乎在对峙,便急急跑过来。
      
      此时苏野已经换着法子夸他四五遍了,简直要词穷。
      
      “干什么呢?”
      
      红衣男如此问道。
      
      张小念看了眼来人,说:“他在夸我。”
      
      红衣男:??
      
      眼神示意苏野,苏野摊手:我什么也不知道。
      
      便有一个宫人出来,对张小念恭声道:“侍君大人,陛下有请。”
      
      不用想,苏野都知道肯定有很多柠檬又长出来了。
      
      张小念面无表情:“不去。”
      
      苏野:???
      
      好大的胆子啊,女帝宣召都敢不见!
      
      苏野正为这位兄弟的勇气点赞的时候,宫人似乎习以为常,仍然恭恭敬敬:“陛下说,她带了糖人和糖葫芦,还有桂花糕,梨香酥,蛋酥卷……去完了她就不留了……”
      
      宫人还在念着各种吃食名字,张小念已经跑的远远的了。
      
      苏野眼睁睁看着他穿过禁军,直接到女帝身旁,脑袋伏在女帝膝盖上。
      
      而这么多禁军,竟然熟视无睹。
      
      女帝轻轻抚了抚张小念的头发,往苏野这边及其随意地扫了一眼,苏野就是浑身上下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太可怕了,居然跟女帝这种魔头如此亲昵!
      
      红衣男奇道:“你怎么了?”
      
      苏野道:“没事没事,就是被他缠的有些紧了。”
      
      红衣男嘿嘿一笑:“早说你不要理那个傻子,你管他干嘛,他再得陛下宠爱,也是做不了什么的……”
      
      苏野:“傻子?”
      
      红衣男指了指脑袋:“难道你这儿也坏了?怎么这么奇怪。”
      
      原来如此。
      
      红衣男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苏野便知晓了一些情况。
      
      比如刚才的张侍君,他家满门都是女帝灭的,可他什么都不知道,被女帝牵了回来,还认仇当亲。
      
      比如许君山原来真的很不讨人待见,红衣男位列受人讨厌后妃第二,仅次于他,所以他们王八对绿豆,狼狈为奸混到了一起。
      
      虽然苏野很想纠正他的用词。
      
      再比如,男妃中,心高气傲的不少,但最麻烦的,当属最受宠的王贵君。
      
      “他也就一般般受宠吧,陛下对他也没有多少好脸色。其实陛下就没给多少人好脸色,她都没怎么笑过。”
      
      红衣男讲的十分认真,虽然小声,却比得上唾沫横飞:“我进宫三年了,他娘的真就没见过陛下笑一次。”
      
      苏野全程当做补知识记笔记,红衣男说女帝没怎么笑过,难道还真像系统说的那样,一直憋着,最后憋出内伤,落得个晚年凄惨,导致系统崩溃?
      
      但他就见过女帝笑了啊,虽然次数也不多,而且极为克制——毕竟是皇帝嘛,表情管理还是要做好的,至少得喜怒不形于色吧。
      
      看红衣男这丰富多彩的表情,他第一次觉得,女帝似乎也挺不容易。
      
      毕竟,他一个现代人,都觉得女帝该带上面具再讲话。
      
      这是偏见,却十分必要。
      
      因为皇帝的喜好被人知晓,小则往吃里投毒,大则以人以物要挟。
      
      红衣男激情地说了片刻,看苏野如此认真听讲的模样,忽然长吁一口气,问:“许君山。”
      
      苏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昂?”
      
      红衣男认真且狐疑:“你不会,对陛下余情未了吧。”
      
      苏野:……
      
      本来就没有情,有情的是许君山不是我!
      
      红衣男险些要揪住他的衣领:“不是吧,连你也要跟我抢陛下?”
      
      苏野不能否认,他确实有这个想法,虽然很冒险,但是爽度数值很可观啊。
      
      苏野:“我觉得我喜欢陛下也没用,毕竟我排第一呢。”
      
      他说的是令人讨厌的后妃那个榜单。
      
      不过,红衣男的意思,他喜欢女帝?
      
      苏野几乎要给他竖一个大拇指,太有胆量了!
      
      红衣男这才松了一口气:“是吧,我也觉得。毕竟当年我就是看中你这一点哈哈哈哈。”
      
      苏野:……“你这是不是不太厚道。”
      
      红衣男哈哈道:“呀,有什么不厚道的,兄弟手足的,尽讲这些,伤感情伤感情。”
      
      红衣男都比试完了,自然就不用回侍君品级那个区域了。
      
      按照红衣男的说法,为了兄弟,他愿意屈尊到品级最低的待家子这里坐着。
      
      苏野挺想说,这份屈尊他愿意还给他。
      
      又过了很长时间,都没几个射的比较好的,苏野便开始听红衣男扯皮。
      
      从扯皮里,苏野知道了红衣男名周悦,因为生在悦城,长在悦城,千里迢迢来到京都,说是来做侍君,实则深宫后院,生死难料,他希望以后能葬在悦城,于是给自己取名为悦。
      
      苏野由衷地感叹:“你想的真深刻,真长久。”
      
      周悦笑得像村口的二愣子。
      
      战鼓擂擂,牛角吹起,苍凉悠长的战鸣响起,眼前仿佛映现苍茫戈壁,大漠孤烟,一下子把人拉回北境战场。
      
      苏野几乎神经反射般站起来,标准的大将姿态,所幸动作不大,也没人注意他,倒是把周悦唬的一愣一愣的。
      
      “你干啥?”
      
      苏野:……
      
      “我说我尿急,你信吗?”
      
      他已经觉得自己没有脸面了,这洋相出大了。
      
      周悦哈哈大笑:“你急你就去解决啊,我可没竹片,你自己扒拉两根叶子擦擦干净吧,实在不行就去河边洗洗。”
      
      倒是个合他胃口的汉子,只不过他如此认真地给出这些建议,苏野竟然无言以对。
      
      苏野:“算了,快到我了,我再等等。”
      
      周悦取笑他:“我说你,怎么年年不肯歇着,非要丢这个丑。你许氏的人是不知道你有多差,非要每年拉出来遛遛?”
      
      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等了片刻,还没人出来,苏野问:“怎么回事,没人吗?”
      
      周悦道嫌弃道:“还不是王之瑕那个麻烦鬼,因为他是战场下来的,曾经亲自捉拿反贼,陛下对他另眼相看,便给他这么大的脸,每年到他出场,都要吹牛角擂战鼓。”
      
      战场下来的,捉拿反贼?
      
      苏野听着,这剧情咋这么熟悉?
      
      便见一蓝衣男子从人群簇拥中缓缓走出,一袭黑发在风中飘洒,只松松垮垮束了个冠,配饰也极其简单,弓也是公用的,除了大家的目光都钉在他身上之外,本人看来并没有周悦说的那么高调啊。
      
      而且就算苏野这种现实生活加上辈子加这辈子阅人无数的毒辣眼光来看,都觉得这位贵君看起来身段真的很好,不愧是女帝最为宠爱的男人。
      
      举止从容,动作干净,自成一派风雅。
      
      然而,那位贵君正脸转来,苏野原地裂开。
      
      这位,改姓了?
      
      他不是叫张均么,改成王之瑕了?
      
      真有趣。
      
      苏野头一次冷下脸来。
      
      按照重生之前的剧情,张均的确是“功臣”。
      
      可问题在于,撇开女帝要陷害他一事,当时军中是真的出了细作,他查出细作与张均关联不小。
      
      之后他便秘密修书给女帝告知此事。
      
      后来抓到细作,女帝下旨要秘密押送细作回京,张均本该是亲自押送细作回去的。
      
      他不能接受这种安排,认为是对张均放虎归山,但女帝如此安排,他也无计可施。
      
      可张均后来竟然折返,还送来了空白圣旨定他的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