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6章:以色侍君的资格

      苏野觉得自己演技真好,没穿书的时候考什么工科啊,表演系不香吗。
      
      女帝写字的笔略微停了一下,似乎神色微动,良久,才看着苏野道:“你真的……不觉得自己这样让人看着怪难受么?”
      
      苏野:……
      
      奥斯卡奖就这样被女帝轻飘飘几句话砸碎了。
      
      苏野觍着脸:“陛下,其实臣也可以装得风光霁月的。”
      
      女帝忽然笑了:“的确,你真的很会演。”
      
      怎么回事,现在的女帝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难道是大权到手,整个人就会散发圣母光芒,变得和蔼可亲,慈眉善目么?
      
      苏野谦虚道:“……臣也就,一般会演。”
      
      “陛下就让臣去吧!”
      
      苏野虽然胆寒,但是为了活命,也只能拼了。但愿女帝没有丧心病狂到稍不合心就咔擦。
      
      女帝挑眉,漫不经心道:“你觉得你能拿榜几。”
      
      这这这……看不起人啊。
      
      对于许君山这种垃圾炮灰人设,苏野觉得女帝这眼神,是在说他不行。
      
      苏野:“这个……重在参与……”
      
      女帝居高临下:“你要拿榜首,否则,便不必参加。”
      
      苏野:……“那拿不到呢?”
      
      女帝道:“你既自荐,想必信心十足。若拿不到榜首,按欺君罪处。”
      
      ……是他草率了,不该以为女帝真的能变了性子的。
      
      老虎进了动物园都还存兽性呢,更何况女帝这种大变-态。
      
      苏野出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俊逸的身影在几人的簇拥下坐到了凤后身边。
      
      苏野越瞧,越觉得眼熟。
      
      他是不是在哪儿见过那个人。
      
      可惜隔得远,看的不清楚,只能感觉那个人很有气质,不像是男妃,倒像正经的汉子。
      
      周周在帐外守着,见苏野盯着一处望,还以为是他羡慕王贵君,便解释道:“听说今年,王贵君不参加骑射,只论诗词。”
      
      苏野:“啊,那便是宠冠后宫的王贵君?”
      
      周周面露疑惑。
      
      一个人就算变化的天翻地覆,那也不能太过,为了不招致周周生疑,苏野及时圆话,佯装许君山可能有的语气道:“哼,不过是以色侍君,何以长久。”
      
      说完,又问:“大人,陛下真的很喜欢王贵君么?”
      
      他诚恳地问。
      
      要是当贵君那么受宠,那肯定爽度就上升了,也比他累死累活还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求数值好。
      
      但是……苏野很纠结。
      
      他还没调整好,做一个封建帝王的后宫之一。
      
      他又不求感情,当然不在意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
      
      就是,有些膈应,毕竟是个名分。
      
      总不能到时候跟人吹牛,说老子被一个女帝嫖-过吧。
      
      系统这时候晓得出来了:【能不能当男宠,要看攻略目标呢,系统还是第一次见这么自信的宿主啦~~】
      
      苏野:【你现在知道出来!】
      
      系统:【攻略目标气场太强大,系统害怕呢。】
      
      苏野:……那我不怕啊?
      
      【那你一见着女帝就缩起来,怎么帮我?不完成任务了?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任务,我是被你坑的!】
      
      苏野觉得自己需要正道的光!
      
      系统:【系统正在努力呢~~】
      
      但在周周眼中,此时的苏野双目紧盯王贵君处沉思,有对陛下的求而不得,对毫无回应感情的挫败伤心,还有对盛宠贵君的艳羡嫉妒。
      
      此刻仿佛大雪飘飘,满目疮痍,要多凄凉多凄凉,要多悲惨多悲惨。
      
      原本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尽管风评不好,但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
      
      却因月春楼那惊鸿一瞥,赌尽余生,赔了所有。
      
      这是个勇敢的少年,有足够的勇气,却没有足够的运气。
      
      一入宫门深似海。
      
      周周心里叹了一声,试图安慰:“君山大人不必难过,陛下虽是圣君,却依然无法摆脱皮囊困局,在此论,君山大人并不比贵君差……”
      
      啥?这是说,女帝再厉害,也是个看脸的凡夫俗子?
      
      哈哈哈周周回京,变了许多,这话也是越来越会讲了。
      
      苏野道:“陛下等会儿可有安排?”
      
      周周似乎很惊讶我会问出这种问题,虽启齿半天,却还是面色露难地告诉他:“君山大人以后切莫再如此问,打探陛下行程,是死罪。”
      
      苏野:……
      
      这也能死罪?
      
      在这个破地方还有什么是不能死罪的?
      
      但是又不能直接拿便条给他们,这……要是许氏找他麻烦怎么办,要是女帝直接拿他当证据搞许氏怎么办,或者女帝直接把他划为同谋弄死他怎么办。
      
      苏野满怀心事走了,周周掀了帘子进去,女帝刚好批完折子。
      
      她沉默了一会儿,周周把笔墨收好之后,她忽然说:“以后他问我行程,你直接说就可以了。”
      
      周周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应了。
      
      “还有,如果他来找我,不要拦着。”
      
      周周道:“陛下为何忽然对他青睐有加?”
      
      女帝似乎很疲惫,她揉了揉眼睛,并不打算回答。
      
      周周道:“陛下已经厌了贵君了么?”
      
      “你希望我如何回答?嗯?”
      
      女帝的声音极具压迫。
      
      她冷淡道:“周周,做好你的事情便足矣,很多事情,你不该问的。”
      
      周周低下头,眼眸低垂:“是。”
      
      女帝:“至于许君山,暂且如此,我自有打算。”
      
      苏野离开女帝营帐后,也去换了骑射要用的衣服。
      
      待他出现,场上又是一阵冷嘲热讽,眼熟的眼生的,似乎是个人,都可以过来踩他一脚,对他的鄙夷好像是个必然程序一样。
      
      “这不是那位……输了就哭天抢地的小魔王么,这次还敢来啊……”
      
      “你小点声,毕竟是许氏的人。”
      
      “怕什么,一个草包,也值得你如此小心?许氏早就不管他了,你们不知道,许氏瞧着这个废物无用,打算另找一个进宫呢!”
      
      苏野全当他们放屁,只是没有想到,男人刻薄起来,也比女人差不了多少。
      
      但是他来晚了,两个待家子已经比完了,苏野只能等所有人比完了再去。
      
      到侍君这一品级比试,女帝才从帐中走出。
      
      周周跟随在后,太傅姚千从座上起来,笑意盈盈:“陛下可算是来了。”
      
      女帝随意瞧了一眼,问:“成延没来?”
      
      姚千虽是个女子,但风流倜傥,风采不凡,后院养了不少男子,但只有一个叫成延的男子得她特例允准跟随左右,就连女帝,也因姚千的原因,允许成延进宫。
      
      姚千展开扇子,甚是潇洒地扇了扇,贴到女帝耳边小声道:“昨儿个太累了,没能起来。”
      
      她说完,又是一阵笑。
      
      声音虽小,但周周离得近,又是习武之人,便将这种话听得一清二楚。
      
      顿时脸色就呆滞地跟猪肝一样。
      
      女帝习以为常,并没有给出什么反应,只是说:“既然成延已然如此疲累,你下次找个体力好的便是,光抓着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姚千以扇遮面,笑问:“陛下这话真是说笑,您自己不也是如此。”
      
      女帝抬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姚千娇俏地赔罪:“臣知错了,以后不乱说话了。”
      
      女帝方才转过视线。
      
      在女帝这里没讨到好,姚千便又故意逗周周:“周周大人好啊,好久不见,要不要这场完了去我府上坐坐?”
      
      众所周知,但凡长的不丑的,不论文雅阳刚,羞怯大方,姚千是来者不拒。
      
      去她府上,一般没有正事,多半是酱酱酿酿……
      
      周周本身就是个温雅少年,最是听不得这些调戏一般的话,偏姚千又得女帝信任,他不好在女帝跟前驳斥,于是只道:“谢太傅相邀,但是我没空去,真是拂了太傅好意了。”
      
      姚千打趣:“啧啧,看看看,跟你跟的久了,说的话都是生硬的官话,真是无趣,无趣至极!”
      
      女帝道:“我瞧着成延挺有趣的,听说最近他在钻研西域流行的春宫,似乎还去胡人那儿讨教过了,这样的人,你还不满意?”
      
      太傅咋舌,故作变扭羞讷道:“陛下,你变了。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
      
      女帝冷眼看她演戏,竟笑了一下,没了下文。
      
      周周便站到一旁,凤后说是身子不适,并未出场,于是座上就只有女帝、姚千以及几个官员。
      
      众多不知情的男妃被眼尖的带着见女帝笑了一下,竟然齐齐往女帝处盯着。
      
      但见王贵君不在,众人均是心下一松,便又转回视线各自做各自的准备。
      
      “王之瑕这厮,就会花言巧语哄骗陛下。”
      
      有一身穿绫罗者如此说到,言语间对那位传说中的王贵君甚至鄙夷,甚是唾弃,跟之前别人对苏野的冷眼别无二般,苏野差点以为还有个和自己一样不受待见的可怜人。
      
      这下一秒,另一人说道:“你这话可不对,人家靠的是皮囊,你有吗,你有吗?”
      
      苏野摸了摸自己的脸,镜子他照过,许君山这皮囊还真的可以。
      
      就是不知道比起传说中那位深得盛宠的贵君如何。
      
      “哼!庸俗,肤浅!”前者狠狠拂袖,大有一番不肯与人争高下的感觉。
      
      苏野这边,此刻出场的是张侍君。
      
      张侍君一出场,苏野顿时呆了。
      
      他身穿青白衣衫,长袖飘飘,乌黑长发如瀑倾泻,明眸皓齿。
      
      真好看!
      
      他动作极快,干净利落就射完了第一箭,正中靶心!
      
      苏野爆出一声喝彩:“射得好!”
      
      张侍君似乎被吓到了一样立即回头,见是许君山这个无赖在聒噪,瞪了他一眼,又开始第二次射箭。
      
      而苏野喝彩完,才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
      
      张侍君这么不受人待见么。
      
      张侍君射箭的时候除了他没人喝彩就算了,这些人还齐刷刷看过来,动作还十分整齐,连神情都是差不多一样的不耐烦以及无语。
      
      苏野:……
      
      大家都这么……不团结友爱的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