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章:许君山的赋

      女帝回身瞥了他一眼,说:“如此战将,怎能轻易忘却。君山是心里只有风花雪月么?”
      
      糟了,女帝这是觉得他没有格调,肚子里只有那点子油腻心肠?
      
      等等!女帝说的什么?不可轻易忘却?
      
      不是吧,上辈子的事情记到现在?
      
      苏野自认为和女帝是没有什么仇的,小的时候还诚心诚意地带过她一阵呢。
      
      翻脸无情啊翻脸无情!
      
      在他对女帝为数不多的了解里,女帝特别喜欢听彩虹屁,只要夸她好,说她牛,她就能乐呵。
      
      苏野:“并非如此啊陛下!臣心里并非风花雪月,臣这颗心,装的只有陛下啊——”
      
      女帝俯视着他,面容微动,但顷刻间又回复冷淡。
      
      苏野生怕女帝想起许君山写的那首黄诗,急忙表忠心:“只因陛下乃千古圣君,百姓父母,于江山社稷那是功劳无数,臣一心一意,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以陛下为先,而并非有其他图谋啊——”
      
      女帝盯着他,苏野几乎头皮发麻:“譬如……臣知陛下日理万机甚是劳累,于是专门去送了醒酒汤,譬如,臣想为陛下分忧,所以才来此地……”
      
      她一字一句:“你派人监视本帝?”
      
      “天大的冤枉啊——”
      
      苏野硬生生挤出几滴眼泪,流的那叫一个断线珍珠。
      
      女帝蹙眉:“你哭什么。”
      
      她忽然走到身前,甚是嫌弃地掏出手帕:“自己擦干净。”
      
      苏野愣了。
      
      习惯了女帝冷酷无情的人设,她这么一递帕子,递的是他心惊肉跳。
      
      就连回到星辰殿,苏野都还是愣的。
      
      【系统,女帝是不是ooc了?】
      
      系统:【系统尚未查到相关数据。】
      
      苏野:【……还有查不到这回事?】
      
      系统:【既然没有先人造福宿主,宿主可以选择造福后人呢,等宿主完成任务,系统就可以升级啦,到时候才能查到呢~~】
      
      苏野:……
      
      【叮——爽度数值飙升5000!!!宿主可选择体能道具卡、预测道具卡、避祸道具卡、暂停爽度道具卡。】
      
      !!!
      
      什么?!!
      
      爽度飙升?
      
      苏野目瞪口呆。
      
      【爽度在坟地那里就开始提升了哦,不过系统会延迟统计,所以宿主现在才知道呢~~】
      
      ……怎么还有延迟这种东西,破系统!
      
      【怎么回事?难道吹彩虹屁真的有用?】
      
      系统:【系统无法对此做出判断呢,得靠宿主自己挖掘啦,不过系统可以提示,上次宿主送醒酒汤的时候吹彩虹屁,爽度数值没有变呢~~】
      
      难道吹彩虹皮还得当面吹才有用?
      
      似乎get到了什么。
      
      苏野:【预测道具卡、避祸道具卡我暂时能猜到,不过暂停爽度什么鬼?】
      
      【就是说,如果哪一天攻略目标爽度下降,宿主可以选择消除下降的爽度数值从而保持爽度不变呢~~】
      
      说的苏野都心动了,爽度完全按照女帝的心情来的话,她这么喜怒无常的,万一哪天哪根筋抽了,爽度下降,他岂不是很亏。
      
      系统补充:【不过建议宿主选择体能道具卡哦,如果宿主无法恢复体能,是不可能在骑射大典夺魁的,更不可能继续进行对宿主有利的剧情啦~~】
      
      ……那还说让他选。
      
      利用体能道具卡,苏野在星辰殿练了将近一个月,几乎不眠不休,才把上辈子那些感觉找回来一些。
      
      不过对付骑射大典,应该问题不大,毕竟参加骑射大典的女帝侍君们都是深闺男人,都没怎么练过武的,最多就是强身健体好早日让女帝怀上龙嗣而已。
      
      骑射大典如约而至,因是后宫的活动,所以百官来的不多,一般都是来给自家入宫的侍君加油的,当然也是借机见上一面。
      
      毕竟庭院深深,皇宫这座金丝笼,一旦进了,就是一辈子的枷锁。
      
      许多不得女帝宠爱的男子,一辈子只能郁郁而终,而骑射大典,是他们能见亲人的唯一方式。
      
      因此几乎连后宫没有位分的待家子都出来了。
      
      苏野就是没有位分的这一批,谁让之前的许君山得罪女帝了。
      
      可是,爽度飙升5000个数值,莫不是如今占着许君山躯体的他不油腻了,所以女帝就喜欢了?
      
      女帝还挺花心,一位正宫凤后,一位恩宠贵君,还有大大小小各种侍君侧君……
      
      直到骑射大典,苏野才明白后宫的真正含义。
      
      骑射大典设在皇家猎场,主骑射类,诗书为辅。
      
      没有名分的待家子只有几个人,挤在一个马车里赶往皇家猎场,苏野一路闭目养神,另外两个待家子却要纠扯:“不知道君山大人此次准备如何?”
      
      苏野睁眼,随意道:“就准备了一丢丢。”
      
      谦虚是本性。
      
      一位待家子随口问好之后,就开始发言了:“应该的,可能就准备如何输的好看些吧,毕竟是门阀里出来的,脸可不能丢。
      
      不过君山大人以前,一向也只会耍些□□手段,毕竟是著名的草包,闻名京都的混子,骑射大典更是输的可怜,不知道这次君山大人可准备了什么输的姿势,也让我们共乐一番。”
      
      说完,竟然笑了。
      
      ……不怪别人有这种反应,苏野记得,之前系统告诉过他,许君山的人生准则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比不上人好就跟人比烂,没入宫前最喜欢斗鸡遛狗钻赌场,吃喝嫖赌样样通,简直正事啥不会,油嘴滑舌争第一。
      
      就连入宫,原本也是他自找的。
      
      据说,那是个春意洋洋的早晨,初阳方生,暖意遍洒,许君山趁着大早上偷摸从月春楼,也就是妓院里爬出来回家,毕竟是个门阀之后,不好让人笑话留宿妓院。
      
      但是吧,他本来都要出门了,可乍一眼见到微服私访的女帝,霎时惊为天人,竟然把女帝当成了月春楼新来的头牌,趁人不备竟然摸人家手!
      
      女帝当即就把人拿下,可不知为何,最后竟然没有治罪。
      
      许君山就大肆宣扬女帝对他一见钟情,闹着要进宫去,不然就要出家,不吃不喝。
      
      自那以后,赌坊也不去了,妓院也不去了,天天搁家里写诗,那时候写的诗都还比较正常,都是一些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卿卿侬侬的东西。
      
      许氏主事怕再闹下去,会无法收场,于是趁着选秀,把许君山塞了进去。
      
      反正各大门阀都必须送一个人进去当质子,许君山这么想去,那就让他去好了。
      
      于是,在女帝揭了许氏牌子那晚,许君山专门写了一首赋,还饱含感情地朗诵了一遍,女帝当晚便把他打入冷宫。
      
      至于是个什么赋呢,大致类于古代女子出家娘家都要给准备的那种小册子吧。
      
      不过许君山比较特别,他是自己写的,还直言参考了好多春宫,那首赋里把那些姿势描写的贼拉到位,姿势又新又多,简直可以出版新春宫……
      
      苏野认为,幸好许君山只写了这么一首,若是写的多了……指不定能成为黄诗大头哈哈哈哈。
      
      至于跟前这人说的,许君山确实骑射不好,虽然次次都没上榜,也不至于说的这么垃圾吧。
      
      他就是……参加骑射大典的第一回,在众人面前摔了个狗吃屎……
      
      第二回,在“射”这一项目次次空靶……
      
      第三回,直接被树枝扒拉掉裤子了而已……
      
      也算不得多严重……
      
      苏野这么出神想着,霎时想到,那么,托重生的福,他借着许君山的皮囊成无赖了。
      
      不待他回答,赵言却道:“陈松,人人都有痛处,你何苦戳出来?”
      
      苏野:……我哪有这个痛处了……
      
      看来看不惯许君山的人还是有的,在冷宫待惯了,苏野都差点忘了,就算女帝后宫里全是男人,也还是需要向上竞争的。
      
      除了许君山这种满肚子花花肠子被女帝厌弃但又有背景被人罩着可以混吃等死的官二代。
      
      虽然男人之间不像电视上的后宫那种勾心斗角、腌臜玩阴,但男人狠起来……也是很要命的。
      
      陈松道:“赵言,我劝你做好不要在我面前装好人,你那些阴间的玩意儿,我还不知道么?呵,陛下看不上的东西,也敢跟我叫嚣。”
      
      叫赵言的看起来比较文雅,小袖一收,两眼一闭,似乎懒得与人计较。
      
      而陈松也是沉得住气,看赵言不理他,也懒得继续说了。
      
      就是……说话太像拉屎了,说的话真是又臭又多。
      
      苏野的目光在这两个充满□□味的男人之间来回转换,寻思着,大家都是女帝看不上扔冷宫里的,大哥何必讲二哥。
      
      看来,男人们都不太满意自己被女帝冷落如斯啊。
      
      不,不是冷落,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后宫多少也跟前朝有所关联,女帝是头太铁了吗,想爱谁就爱谁,想冷落谁就冷落谁。
      
      苏野仔细瞧了一瞧这两个男人,长的真是细皮嫩肉,俊美丰仪,水灵灵的,怪不得女帝喜欢。
      
      可女帝把他们往后宫一放,放着放着居然就忘了。
      
      除了许君山这种官二代,一般的待家子根本见不到女帝。
      
      他们上次见女帝,应该是骑射大典,那得是去年了吧。
      
      惨,真惨。
      
      这里地势复杂,山连着山,湖藏着湖,苏野绕了一圈打探,发现这里简直到处是坑。
      
      因此特地划出一小块比较安全的地用来举行骑射大典。
      
      凤后身为六宫之首,是不需要下场的,他只需要负责贤能,当个排面。
      
      但王贵君再受宠,也是必须要比试的,像王贵君这种得宠的,挣得就是女帝的面子。
      
      听说……上一届骑射大典,王贵君位居榜首。
      
      【系统提示,不止去年哦~~从他入宫开始,就一直是榜首啦,宿主要加油哦,系统相信你啦!】
      
      苏野:……【麻烦你不要相信我。】
      
      年年榜首,真是不给其他人一点活路,这也……太厉害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