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我给自己上坟

      
      原剧情里,女帝送来一份空白圣旨,时任副将的张均直接宣布他的罪名。
      
      就算他在军中威信再高,人心再盛,也抵不过真话掺着假话造谣,众口铄金,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
      
      万箭穿心,他几乎被扎成了刺猬,整个人都快可以当筛子了,副将张均缓缓步至他身前,走过之处,衣角染满将士鲜血。
      
      那可是个,尸堆累累、哀鸿遍野,将士以血染山河的修罗场。
      
      “将军,陛下问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他笑了笑,满脸嘲讽:“通敌之罪,将军若是想狡辩,那便算了,我想陛下不会想听这种话的。”
      
      连一手拉上来,并肩作战多年的副将也认定他通敌了。
      
      苏野忽然想到,自己是穿书来的,知晓剧情,明白这本就是女帝要他死,所以走剧情走的心甘情愿。
      
      但原本的男主呢?
      
      他是不是一心以为自己守护的人只是被他人蒙蔽,而并非存心陷害,而他到死,都在为身后这群人拼命。
      
      苏野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就憋着一口气等他来了。
      
      原剧情,男主鲜血作墨,残指为笔,吊着一口气写下“护”字。
      
      苏野要同原剧情一般,写下“护”字。
      
      按他的理解,男主这种角色,肯定到什么时候都贼拉高光,他应该是希望女帝能早日醒悟,不要再沉浸在夺权固政的漩涡里,误信奸臣,对忠臣忌惮十足。
      
      毕竟,人是杀不完的。
      
      张均微微动容,连日的厮杀让人疲惫不堪:“将军,你是个好将领,却不是个好政客。安心去吧。”
      
      既然这次重生没有剧情,那就是说任他自由发挥了。
      
      好歹,这辈子能挣扎一下了,不至于明知死路而赴死。
      
      自从系统报告爽度数值不变之后,苏野喝了两碗白酒,为自己死里逃生庆祝一下,他觉得现在自己真是膨胀极了,女帝来了也不怕了。
      
      系统:【叮——,由于宿主已经走完原男主剧情,获得未卜先知道具卡一张,某些时候系统可以预测到可能对宿主有利的剧情,刚刚检测到宿主可做些劳动来提升爽度呢,比如扫墓。】
      
      苏野:……???
      
      啥玩意儿?皇宫里扫哪门子墓?
      
      苏野抓住了关键词:【某些时候?】
      
      也就是说,不管即将发生的剧情是福是祸,系统无法每次都能察觉。
      
      是福就算了,但要是祸呢?
      
      系统:【宿主猜对了呢,由于攻略目标太过强大,系统能做的也只能这些了啦,这次没有男主光环护身,所以宿主要多多注意安全哦,要是在这里挂了,在现实世界也彻底挂了哦~~】
      
      艹,不是吧,上辈子他敢奋勇杀敌,敢违抗皇命,敢与奸臣对抗到底就是因为知道有男主光环不到最后他死不了。
      
      可今儿个走重生文是个什么玩意儿,不仅没有剧情,预告还会失灵,而且性命没有保障……
      
      苏野抽了抽嘴角:【系统,你是不是给我买保险了。】
      
      系统:【亲亲不要这样想呢,系统是意识绑定,无法化出实体,宿主的保险受益人不在系统这里呢,宿主是死是活,一点都不影响系统呢,所以系统是没有给宿主买保险的呢。】
      
      苏野:……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系统你居心叵测!】
      
      系统:【因为帮助宿主完成攻略是系统的任务呢,只要完成这次任务,系统就可以升级了呢~~】
      
      系统造作的声音里充满了欢快。
      
      苏野:【如果你没有完成任务,我能不能申请把你降级为原始系统?】
      
      系统:【本系统已经是最原始的系统了哦,所以不能往下降啦~~】
      
      苏野:【原始系统可还行……那升级了有什么好处?】
      
      系统:【系统会非常稳定而且有稳定的读心术并且可以随时申请新的道具卡呢,从此以后无剧情也可以直接预测对宿主最有利的选择呢,可惜那个时候宿主已经不在了呢~~】
      
      苏野:……
      
      不知道要便宜哪个孙子了。
      
      入夜,暮色沉沉,苏野在殿门伸了伸脖子看,狭长幽深的走道空无一人,凉风吹来,星辰殿的丛生杂草摇曳不止。
      
      这种环境也太好演鬼片了,不过身为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东风快递的未来扛把子,苏野披着夜色,戴月而行,去了系统指引的所谓坟上。
      
      他从来不知道,皇宫里还能有坟。
      
      七拐八拐之后,苏野到了一个荒凉的地方。
      
      其实系统提示的这块地儿,还真挺适合葬人的。
      
      可问题是,这儿有个围墙啊,而且四处有人看守。
      
      看来是座不寻常的坟。
      
      但这里的看守比正仪阁少很多了,苏野蹲了半天,终于找着换岗的机会□□而过。
      
      虽然许君山的小身板儿很弱,但他上辈子的战神之名可不是吹的,练武的时候是实打实挨了很多。
      
      也不知道要是有幸逃生,回到现实世界,这一身镇守北境,拳打戎人,足以保家卫国的武功还在不在。
      
      苏野觉得甚是可惜。
      
      不过他倒是一下子就找到了一座坟,嘿,还别说,做工贼好,感觉很有排面,也不知道是谁葬在里面。
      
      苏野把周围扫感觉以后,准备把贡品再摆摆好。
      
      可这无意的一眼扫去,苏野感觉自己可以直接原地炸裂了。
      
      墓碑上写着:苏野之墓。
      
      右侧一行小字,更让他不敢说话:帝主立。
      
      帝主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个人民的圣君,完美的政客,心狠手辣的女帝陛下!
      
      突然,系统报告:【叮——,女帝爽度提升值……】
      
      苏野提着心等。
      
      【爽度提升值:5】
      
      苏野:……
      
      【系统你不如直说,5个数值的爽点能干嘛!】
      
      系统:【宿主扫个墓就能提升5个数值的爽度,就偷着乐叭~~】
      
      等等!
      
      他扫的是谁的墓!
      
      苏野忽然觉得心头火起,这这这……这也太过分了!
      
      合着是,他死了,女帝是有多开心?
      
      系统:【系统提示,重要人物即将登场,等宿主做好准备,再重复一遍,请宿主做好准备……】
      
      啥?
      
      什么重要人物?
      
      轻轻的脚步声钻入耳中,地上的枯叶被踩出碎裂的声音,月光很亮,披洒大地,星空明耀,夜幕沉沉。
      
      大晚上的,谁还来上坟啊……
      
      苏野愣愣的转身,心头不断念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苏野呆了。
      
      女帝身披月白衣袍,卸了帝王宝冠,满身轻盈,长发飘飘。
      
      “许君山?”
      
      苏野立即跪下行礼:“陛下晚安!”
      
      这这……社会主义好青年的他也不想这样。
      
      可一见了女帝,这腿就自己先贴地上了。
      
      这里毕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
      
      不过女帝竟然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这说明当年许君山在女帝心里的印象,那是相当深刻啊……
      
      女帝并没有让他起来,而是审视般打量他几眼,问:“今儿个,是你打扫的?”
      
      苏野抬起头,弱弱地应了一声是:“陛下恕罪。”
      
      他在犹豫,那天让周周转达的那些话,她究竟有没有听到。
      
      女帝的桃花眼生的极美,眉目都恰到好处,眼眸深邃,不怒自威。
      
      可她这样看他,目光沉沉,总让他产生等会儿就要被丢去凌迟的错觉。
      
      女帝走过苏野身前,带过一阵淡淡的清香。
      
      她淡声道:“你怕什么,本帝又不会吃了你。”
      
      苏野的心蓦然一缩。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怪。
      
      就贼像皇帝要临幸哪位妃子,而妃子十分紧张,皇帝安慰妃子……
      
      艹,这个方向不对,不能再想下去了!
      
      重生的这些日子,经他多方打听,他重生的这副身躯,其实本来就是来给人做侧君的。
      
      但原来的许君山太油腻了,生生把女帝恶心地把他丢到冷宫里。
      
      虽然现在换了个灵魂出来蹦哒,可身子还是那副柔弱身子,人还是那个油腻的人
      
      女帝没有让他起来,苏野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跪着。
      
      “你可知,这里葬的是何人。”
      
      求生欲爆棚的时候总是能激发人的潜能,苏野迅速联想到门口的禁卫,以及秘密的埋葬。
      
      女帝根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里埋是谁。
      
      可是,他都扫到坟头跟前了,又不能说他一下子就突然文盲了。
      
      于是苏野咬着牙说:“回陛下,小的晚上容易瞎,看不清,不知道碑上写的什么字,故而不知所葬何人。”
      
      女帝眉心一折,却大方道:“欧,是苏野。”
      
      苏野窒息,女帝怎么玩这么野啊,这话他不好接啊。
      
      他总不能说,作为国朝子民,还是门阀中人,竟然识不得一国战将,尤其是这战将还火热一时,最后又想不开“通敌叛国”了。
      
      一个受万民追捧,最后又被万民唾骂,站过云端,也狠狠跌到过泥里,这种人怕是任谁都不会不清楚吧。
      
      况且……他们许氏,还和苏野的苏府是对街来着,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太扯了。
      
      女帝看都不看他一眼,把随身带来的贡品换上,又点了香火。
      
      苏野正在心里低叹幸好女帝懒得跟他计较,女帝清淡的声音砸到耳边:“既然晚上容易瞎,想必听力有所提升,方才你可有听到本帝说了什么?”
      
      苏野:……
      
      这……他光顾着想怎么接招了,压根没听到啊……
      
      苏野颤颤巍巍地说:“小的晚上不仅爱瞎,还爱聋……”
      
      暴风雨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谁知女帝却浅浅笑了,一步一步走近苏野,在他跟前半弯下身子,说:“昨儿个本帝梦到苏野了。他说他回来了,要杀我。于是我来上香。刚刚我说,尽管来杀,我等着。”
      
      苏野:……
      
      天地良心,日月可鉴,他哪儿敢啊。
      
      可她垂眸看他,眼神里全是审视,冰冷刺骨。
      
      女帝的眼睛又大又亮,是他喜欢的那一挂,可这双眼睛藏了太多东西,见过太多血腥,看着人的时候,又压迫又沉重。
      
      威压尽发。
      
      苏野勉强回道:“苏将军死了好几年了,要回来也早回来了,而且就他,哪能敌得过陛下龙体天佑。一介孤魂,不足为惧,陛下不用放在心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