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心悦卿卿

      女帝重复了一遍:“一直心悦我?”
      
      她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眼眸里都是茫然,然后她立即转过身去。
      
      苏野:???
      
      许君山喜欢女帝,不仅喜欢还喜欢yy,这一点不是众所周知么?
      
      女帝的声音竟然带了些颤抖:“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是命令。
      
      完了完了女帝生气了,苏野觉得大事不妙!
      
      女帝一直很反感许君山这种油腻作为的,刚才他为了解一时之困,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肯定是唤起了女帝一些不美好的记忆,毕竟谁愿意有人天天yy自己,不仅yy,还写诗,现在不止写诗了,还画黄图!
      
      苏野就是自己要完了。
      
      他端正态度:“陛下,臣知错了。臣从前喜欢陛下,做出许多逾越之举,臣已悔改,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了。”
      
      女帝蓦然回身:“你后悔了?”
      
      苏野:???
      
      他怎么看,都觉得女帝火气更大了。
      
      【警告警告,女帝爽度数值降低1000点!!!】
      
      【宿主你做了什么,爽度为负的话,系统判定宿主自杀哦~~】
      
      苏野:【……艹!!!我TM要是知道哪儿出问题了还至于这样??】
      
      这副画面怎么这么熟悉,上辈子他走剧情和女帝争吵的时候,女帝也是这般决然神情,诘问他:“你是不是后悔选我为帝了。”
      
      他哪位敢啊!!!
      
      苏野:“没有,我从来不后悔喜欢陛下。”
      
      女帝却拂袖而去。
      
      但好歹,爽度数值没有继续下降。
      
      艹,苏野心好疼,我的数值啊———
      
      苏野赶紧披起衣服跟上去,可谁知一到外边,他呆了。
      
      周周带着一队人马垂着头静静地恭候着,姚谦在一旁展开她拿惯的手扇扇风,一边扇一边笑着,还时不时看向苏野。
      
      苏野:……
      
      为什么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如此怪异,似乎有兴奋、好奇、以及一股浓浓的八卦味。
      
      苏野看到,女帝衣衫不整,而自己连衣衫不整都算不上了,就没穿外衣。
      
      他总算明白为何姚谦神色如此怪异了,按照她那种风流性子,肯定是想到别的地方了!
      
      女帝这时转过身来,蹙眉道:“你怎么还不穿上衣服?”
      
      这话……咋听着这么怪。
      
      怪让人乱想的。
      
      苏野立即遵命,再换了衣服出来,姚谦笑着过来拍拍他:“贵人,上马车吧。”
      
      苏野:“我觉得我骑马就很好。”
      
      姚谦道:“马只有两匹,周周一匹我一匹,你要是想走路也可以……”
      
      苏野:“那我走路!”
      
      姚谦:“哎我还没说完,陛下说了,让你到车上去。”
      
      她眨了一下眼睛:“快上去吧,别让陛下久等了,陛下少近男色,机会难得,君山大人要把握住啊。”
      
      这话怎么听着都不是滋味。
      
      苏野一脸愁云进了马车,女帝正闭目养神。
      
      苏野看到几上的香灰,于是主动摆好,点燃熏香。
      
      苏野一个没注意,差点习惯性地谱成上辈子他点香最喜欢的花纹。
      
      他立即用花芍改过来,心虚地觑了女帝一眼,见她没有任何动作,这才安下心来。
      
      他做不惯这些文雅事,上战场前也就会这么一个花纹。后来慢慢的,要学的东西多了,学会了各种各样熏香花纹,反倒独独喜欢第一个做出来的花纹。
      
      这次的花纹是个简单至极的图案,他盯着花纹出神,女帝什么时候开口说话了他都没注意。
      
      女帝再重复一遍的时候,声音已然冷下去许多。
      
      但在苏野耳中,却如平地惊雷。
      
      她说:“骑射大典到此结束,你已为魁首,想要什么?”
      
      魁首……不就是女帝会到夺得魁首的男妃宫中睡一晚么。
      
      苏野支支吾吾,女帝道:“本帝今晚要处理政务,无暇顾及,你可另提一个要求。”
      
      她平静地看他,看他涨红了脸。
      
      “请陛下允我做近侍官!”
      
      女帝愣了。
      
      苏野模样装的好:“陛下,臣真的痛改前非了,臣再也不会做那些龌龊事了,臣只想好好服侍陛下,就请陛下念臣忠心一片,允了臣吧。”
      
      女帝:“只此一个要求?”
      
      苏野继续装的有模有样:“臣之臻志,尽在于此。”
      
      女帝闭上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许君山,从前也有个人这么对我说。后来他背叛我了。”
      
      她睁开眼睛,眼眸明亮而冷淡:“你说的这些话,最好不是说说而已,我会当真的。”
      
      苏野:“……”
      
      “敢问那位壮士……敢问那个人,怎么样了。”
      
      女帝掸了掸衣服,云淡风轻:“那个人,尸骨无存,葬身荒野。”
      
      一路上女帝都没有再说话,看得出来她很累。
      
      他不敢问近侍官一事,脑子里却对他晕倒之后的事情生了诸多疑问。
      
      女帝不是被水冲走了么,他找了大半天都没有找到,还险些丢了性命,女帝是怎么把他捞上来,还拖到山洞里的?
      
      苏野想着想着,竟然开始瞌睡,等他惊醒,已然是回到宫里,女帝下了马车,他身上披着一件明黄外衣。
      
      苏野吓得立即把外衣急急放好,待下了马车,只见女帝在与长公主相谈。
      
      苏野便乖巧地站在一旁等候,随后周周也下马过来,经过苏野的时候,多看了他两眼。
      
      姚千哈哈笑道:“莫紧张,莫紧张,陛下不是个爱强求的人,而且陛下也不会强求谁。”
      
      苏野十分谦虚地道谢:“谢太傅提点。”
      
      她眯了眯眼睛看向女帝那边:“长公主就这么迫不及待了,许君山啊,劝你不要有什么歪心思,我会在陛下动手之前,把所有不干净的东西拔除掉的。”
      
      姚千不论对谁都是张笑脸,但说出来的话,比寒冰还刺骨。
      
      苏野心里一惊,许君山深居后宫,哪来的歪心思。
      
      说的歪心思,怕是指的许氏吧。
      
      她斜斜睨了许君山一眼:“哪怕陛下要养条狗,那也得是听话的。喂不熟的东西,下场会比剥皮抽筋还要惨。”
      
      苏野道:“记住了。”
      
      姚千就是要警告他罢了,苏野不想跟任何人起冲突。
      
      姚千却忽然凑近,用扇子拦住旁人目光:“知道你昏迷的时候,我想做什么吗?”
      
      苏野:“……”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怪。
      
      她一字一句:“那个时候,刀都架好了。可惜我手慢,比不得陛下,不然,该一早抹了你脖子。”
      
      苏野:“太傅为何以此恶意来想我?我喜欢陛下,又怎会对她不利?”
      
      姚千嗤笑:“这种话你骗骗自己好了,欧,也可骗骗陛下。”
      
      昂?这招当屡试不爽,怎么姚千就偏看出来了,难道是他演技下降了?女帝亲手盖章的演技唉。
      
      姚千皮笑肉不笑,目光聚在女帝身上。
      
      是个变脸的好手。
      
      女帝似乎与长公主说完了,便由周周随侍着离开。
      
      这时候苏野才看到,女帝走路有些不便利,一瘸一拐的,虽然极力掩饰住了,普通人看不出来她受了腿伤,但苏野还是一眼就看到了。
      
      苏野沉默了片刻,打算问系统:【女帝的腿什么时候伤的?】
      
      系统一直没有出来,苏野猜要等女帝走远些它才敢出来,于是到了偏僻的地方等。
      
      系统默默地爬出来:【宿主你听我解释……】
      
      苏野:【我不听我不听?】
      
      系统:【……】
      
      【系统知道为什么每次在女帝面前就无法出现了。】
      
      苏野:【为什么?】
      
      倒是个他想知道的问题。
      
      系统:【因为异世界本来就是为女帝服务啊,系统与女帝是共生哒,只要系统出现,女帝必能感应,而女帝感应,系统就会出错……】
      
      苏野:【等等,你的意思是,我见女帝的时候你不能出来,不然会被女帝感应……那你不出现就没有任何问题,系统又怎么能崩溃?】
      
      苏野深刻怀疑他被系统坑了。
      
      原本就是如此,一直都是系统在牵着他走,系统叫他往东他便不敢往西。
      
      系统就相当于异世界的规则,他所能感知,都要靠系统提供线索。
      
      苏野:【你不会爽度数值也是乱给的,然后我一直无法回到现实世界吧?】
      
      苏野磨刀霍霍。
      
      系统:【系统无法更改宿主所得数值呢。】
      
      苏野:【那你为什么崩溃,我前世走剧情的时候有的可只是孤军奋战。】
      
      系统:【……因为前世宿主走原男主剧本的时候,女帝去见你了。】
      
      苏野:【……???】
      
      见了他又怎样,见了他就能让系统崩溃?
      
      苏野:【系统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虽然我追究的很迟。】
      
      系统给了苏野一个上帝视角。
      
      这似乎是一个捏出的幻影,天地苍茫,暮色沉沉,天边尚有残鸦掠过。
      
      苏野认得那个人,虽然穿着便装,看起来与平日十分不同。那是姚千。
      
      姚千拿了水囊递给一个浑身裹着布子的人,那人喝了几口,说话的声音又低又嘶哑,像是嗓子被火烧过一样:“姚千,再过前面这个林子,你就快马加鞭赶过去,一定要阻止苏野举兵,让他等我半刻。”
      
      女帝?这是女帝!!
      
      苏野震惊,还真来了?
      
      姚千低头收了水囊,犹豫片刻:“陛下,苏野拒不肯降……他若是不听我说呢?”
      
      女帝沉默了很久,忽然大咳了几声,撕心裂肺般。
      
      姚千立即给她抚背,急急地问:“陛下,你不如就在此停了,再走下去,你会受不住的!”
      
      女帝抓停了姚千的手,摇摇头:“我没事。但是苏野等我等的太久了,我要给他一个交代。”
      
      姚千似乎蓄了很久:“那谁给你一个交代?你已经伤的这么重了,若是再不听那郎中的话……就算是江湖郎中,总还有几分可信……”
      
      女帝阻了她说下去,可苏野却听不到女帝说了什么了。
      
      苏野:【系统,你这怎么回事?怎么听不见了?】
      
      其实也看不见了,眼前景渐渐化为虚幻。
      
      系统:【系统……无法……出现……】
      
      苏野正愣着,女帝却忽然走过来了。
      
      她披着一身暮光,眼神平静,话语平和,要说的只有一个:“不是要做近侍官么,随我走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