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女主剧本拿反了

作者:公子成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前尘

      可是再不能思考了,他直接将张侍君捆在石头上,给他塞了药,不等杀手来,张侍君就能醒了,到时候他也可以回去搬救兵。
      
      苏野一个鱼潜跃进水中。
      
      他心里乱糟糟的,只有一点分外清晰,他一定要去。
      
      可此时已经不见女帝,苏野只好按照预判女帝可能被冲走的方向去。
      
      到了下游,水流已经没有那么急了,渐渐变得平缓,苏野在水里泡了大半天,仍然一无所获。
      
      他觉得女帝最多就到这里了,水流到这里,已然变成一面平静的湖泊,他游到尽头,只有一口小道容水流继续下流。
      
      苏野在水里泡的太久,又逢入秋,水里凉的很,他浑身僵硬,越游越慢……
      
      就像是,极寒的雪夜,黎明迟迟不来,天光无处得见。
      
      苏野开始觉得自己的身子热起来,他知道这是冻到极致的现象,小时候他经常这样,把手埋到雪里,之后手便会无比的热。虽然得了冻疮。
      
      再冻一会儿,他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他开始往湖边游。
      
      这不才秋天么,刚刚入水也没有这么冷……TM什么怪湖……
      
      苏野的意识渐渐涣散,他觉得自己的手还在动,他还在往回走,可是残存地意识告诉他,他动不了了。
      
      也不知道是先淹死,还是先冷死。
      
      苏野脑子里开始闪过穿书以后经历的一切。
      
      其实很多时候所作所为并不是他所想,只是小说这么写,他就得这么干。
      
      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原男主形象太单薄,刻板的近乎令人发指了,就只会付出付出再付出,似乎就只是女帝成长路上的一个工具人,没有自己的思想,他的一生他的一切都只绕着女帝打转,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
      
      而因作者的设定,他守着感动自己的想象,一遍遍的自我牺牲,却从不管女帝的想法,只按着自己的理解来。
      
      他能感觉到,原本女帝应该也是喜欢“苏野”的。
      
      可“苏野”心里只有打仗、念书、一心想要做个贤臣,让女帝变得更好,变成他想象中的好。
      
      女帝做什么,“苏野”都只有否定,不断要求女帝做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等女帝成了真正的帝王,反倒到了他的死期。
      
      功高震主,手握重兵,满身权势,而不肯明言为女帝所用……
      
      不论哪一项,都符合一个权臣该有的特征。
      
      最后,只得女帝诛杀。
      
      苏野记得分明,北境木堡那一战前,他受诏秘密回京。
      
      那次回京,他按照原小说所写,在宴上顺势应下了与沈氏门阀沈小姐的婚期。
      
      虽然沈小姐纳了众多男人,但婚约一事,终究还在,苏野一点也不介意,毕竟于他而言,与谁结亲,都没什么不同。
      
      反正都是按着剧情走。
      
      按照剧情,沈氏渐大,掌势愈重,女帝欲除之,却不得法门。
      
      “苏野”想要为女帝牵制沈氏,于是与答应履行先帝定下的与沈小姐的婚约。
      
      离京之际,已经登基为帝的女帝亲来送他,在长亭折柳,喝下送别酒。
      
      她已是女帝,身边有一位凤后,一位侍君,而他是国朝大将,她举杯痛饮,祝他得胜归来。
      
      苏野向她承诺:“陛下,臣不收复北境,势不归朝。”
      
      虽然他不是真正的苏野,但毕竟他在这里活了二十多年,在他眼里,身后守护的百姓是真的,脚下的万里山河是真的,眼前的沉稳女帝,亦是真切存在的。
      
      她笑得从容大气。
      
      苏野欲打马离开,女帝忽然抱住他,说:“苏野,你记着,不管陷入何种境地,不管你有多绝望,要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她松开苏野,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野懵了一瞬,只道是帝王无寻常。
      
      自先帝驾崩,她便越发沉稳从容。
      
      看着她的背影,苏野默默在心里回答:“好,我一定等你。”
      
      苏野相信剧情的强大,不管女帝是不是动摇了,她都不会改变主意,他一定会死在北境。
      
      可是,的的确确,她那一句,不论陷入何种境地,不论有多么绝望,都一定要等她。
      
      他信了。
      
      五千人马被戎人追杀,滚落洛水,满身是伤,他坚持下来了。
      
      将士越来越少,尸骨越堆越多,伤重难行,他坚持下来了。
      
      哪怕最后只剩他和十人队的将士,困于荒野,大雪连天,数日饥荒,士兵内讧,互相残杀,尸骨成霜,他也坚持下来了。
      
      等她,不知不觉,竟成了支柱,化作他坚持到底的信念。
      
      直到……等来了她的援军,将他逼入戎人陷阱,万箭穿心。
      
      他一直都在等她。
      
      可北境的冽冬从没有暖阳,春光也不会乍然洒落,他满身狼狈,苦苦挣扎,却等不到她。
      
      “苏野——!”
      
      恍然间,苏野似乎听到了谁在喊他,飘渺又遥远,他脑子一沉,不知为何心头骤然收缩。
      
      苏野醒来的时候,身前是烈烈火堆,身后是坚硬石壁,他立即打了自己一巴掌,茫然片刻,发现一个事实:嘿,没死成!
      
      这啪的一声实在是响,惹得衣服架后面的人探出头来:“你在做什么?”
      
      女帝!
      
      苏野立即醒神,明白过来这是逃生成功了,他觉得自己表忠心的时候到了,晚了说不定就成献殷勤了。
      
      他道:“陛下——臣可算找着你了啊!!!您是不知道臣被您吓得有多惨,您不见了,臣都快伤心死了!”
      
      他这连哭带吼的,情真意切,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女帝神色古怪,仿佛被噎住一样,声音沉闷,嗓子像是被火烤过一样,她嘶哑着声音说:“知道了。”
      
      下一刻,苏野就知道为什么女帝用这种眼神看他了。
      
      他急着表忠心,都没看清,直接扒人手上了,关键是,女帝没穿外衣!!!
      
      这下子,里衣被他扯下几分,锁骨之下若隐若现……
      
      苏野的目光却不在此,而是被她身上隐隐约约露出几分的伤疤所吸引。
      
      这些伤似乎很密集,又有砍伤又有鞭伤,虽然早已愈合,但伤痕十分的深,说是伤痕累累也不为过。
      
      谁能对女帝下如此狠手?
      
      女帝黑着脸:“还不放开?”
      
      苏野:“……”
      
      他恨不得自戳双目换女帝信任,他真的没有乱瞥啊……
      
      陛下,臣知错了,臣再也不敢了,您听到臣的心声了么……
      
      女帝搭上外衣,苏野等她穿好衣服之后,十分殷勤地添了许多柴火。
      
      女帝道:“你的衣服也快烤干了,你穿上吧。”
      
      苏野:“好嘞!”
      
      此时此刻,只要女帝还愿意好好说话,苏野都觉得是春暖花开了。
      
      然而,他的春天没来,花也蔫儿了。
      
      女帝拿出他的衣服时,掉了一个物事出来,湿漉漉的,听砸到地上的声音就知道份量不轻。
      
      苏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想起来了那是什么东西了。
      
      这重量听着就不一般,因为,那是知识的力量。
      
      女帝疑惑地捡起来,念了封面上的字《君山诗集阅春图》。
      
      艹,TM还带了名字,还阅春图,周悦你等着!
      
      苏野恨不得找个地缝就钻进去。
      
      女帝问:“你的?”
      
      看她神色并无异样,也许她只当是他随身带的诗集,毕竟许君山再废物也是个饱读诗书的人,随身带着诗集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啊!
      
      苏野忽然又燃起了希望:抢在女帝翻开之前拿回来不就行了!
      
      他道:“对……是我的。”
      
      苏野神情殷切,手伸的老远,就差张嘴说:“快还给我”了。
      
      女帝挑了挑眉,略湿的头发沾了她脖子和额头,黏黏地扒在上面,她又长的极美,一双桃花眼就算在面无表情的时候也是含着笑的,此时她唇角微微上扬,格外魅惑。
      
      苏野觉得脸开始发烫,心火燥热。
      
      女帝道:“你平日也爱作画么?”
      
      她那副表情好像:你竟然也会做这种文雅的事。
      
      苏野只想赶快把东西拿回来,然后离女帝远远的。
      
      于是他道:“对,是我画的,陛下快些还给我吧,刚才见了人间盛景,我急着画。您知道的,作画就跟写诗一样,都是要有感觉的,感觉没了就画不成了!”
      
      女帝一声轻笑:“我可否看看君山画的什么,幼时教我作画的是国朝丹青大师苗先生,我的画也算可以,倒是能与你讨教一二。”
      
      什么?还要讨教?
      
      不带这么玩儿的!
      
      女帝你不是应该高冷至极,二话不说把东西甩过来然后说:“呸,谁要你的破东西!”吗。
      
      女帝说完,便翻开图册。
      
      苏野凝固住。
      
      山洞石壁上的水滴滴答答落,洞内火光刺眼,苏野咬着牙在绝望中眼睁睁看着女帝翻开那本册子。
      
      当册子徐徐展开,眼前画册落入眼中,女帝呆住。
      
      “这画……还是彩描式的……君山你原来还有这个癖好……”
      
      女帝头一回说话变得吞吐,这简直难以启齿!
      
      苏野:“陛下你听我解释……”
      
      女帝愣了一愣,立即把书丢给他。
      
      真不是这样儿的……这癖好真不是我的……
      
      苏野欲哭无泪,远在营地的周悦打了一个喷嚏,他纳闷地想,这……没着凉啊。
      
      苏野正在深刻反省中,生怕女帝爽度下降,这时女帝忽然发问:“你亲手画的?”
      
      苏野:……
      
      这是个触及灵魂的问题。
      
      女帝:“你方才……见了什么……”
      
      她似乎说的尤为艰难:“见了什么人间盛景,着急画下来……”
      
      苏野噎住,艹,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了拿回图册说的话有什么错处……太禽兽了!
      
      女帝:“……还有……要趁着感觉赶紧画……”
      
      苏野:……
      
      女帝:“什么感觉?”
      
      苏野:……
      
      她渐渐地逼近,苏野知道女帝阅男无数,方才那些话根本不是问他!
      
      苏野心如擂鼓,砰砰直跳,女帝将他逼至石壁,才堪堪停下。
      
      她深深地看着他,眼中闪过太多东西,苏野只觉得女帝眸中似乎隐藏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隐秘而晦涩,旁人不可触及。
      
      苏野结结巴巴地说:“陛下你是知道的……我一直心悦于你,但你不喜欢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