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黛玉她侄女

作者:沙十二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林海是过于欣赏林松才一时脱口而出说要过继他,不过等说出口之后,林海反而觉得理应如此。
      
      他们这一支是林氏一族的主支,历代担任族长。林松有能力,如果能够成为他的儿子理所应当就会成为下任族长,对于林氏一族来说有益无害。
      
      这一刻林海想到的是林氏一族还有他们这一支的未来,他认为林松是过继的最好人选。
      
      考虑到这些,他觉得他只能对不起妻子了。
      
      “松哥是个赤诚之人,若他是玉儿的兄长,必然会好好照顾她。”林海心中这么想着,觉得回去跟妻子好好说说,贾敏未必会不赞成。
      
      林海脑子转的飞快,片刻间已经想通这些事,现在就坦然的看着林松,完全让人看不出他之前只是临时起意。
      
      这个时候反而是林松因为有些惊讶而失态了,他没有想到林海会提出过继他,毕竟算起来他并不是过继的好人选。
      
      “我……”林松有些纠结。
      
      他明白过继给林海是个非常好的选择,这代表他不光会摆脱偏心的母亲和拖后腿的弟弟,还会有光明的前途,将来他会继承林海的钱财和人脉。
      
      可是林松同样也知道一旦过继,他就会与现在的一切说再见。
      
      已逝的慈父林江会变成他的族叔,自己还有后代子孙都与他无关,也无法祭祀他。
      
      另外虽然范氏待他不公,毕竟有着生养之恩,林松确实有些放不下。
      
      想来想去,林松终于有了打算,他郑重的跟林海躬身施了一礼:“对不起叔叔,松无意过继。”
      
      他这话说的很干脆,一点不拖泥带水。
      
      他的拒绝并没有让林海生气,反而林海更加欣赏他。
      
      林海知道过继自己的好处多多,否则族中那些人也不会削尖了脑袋今天在祠堂中百般表现了。
      
      而林松能够这么果决的拒绝,这不就说明他并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这样的人品更是令人钦佩。
      
      林海决定,即使林松最后不能过继于他,他也会好好提携林松,结一份善缘。
      
      于是林海只是笑着对林松说:“这事不急,我还要在姑苏停留几日,你如果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来找我。”
      
      林海又说了几句就告辞离开,反而是林松自他走后就一直心神不定的呆在书房不出来。
      
      直到晚饭的时候,肖氏派人过来请他去用膳,他这才出了书房。
      
      “可有事?”肖氏下午就听闻林松呆在书房里似乎有心事,于是在林松走进上房的时候迎了上去。
      
      林松摇摇头:“等晚上再说。”
      
      林松的事情从来不瞒着妻子,他本想跟肖氏说一下林海想要过继他的事情。又眼见两个孩子也已经过来了,他就闭口不提,这不是说这件事的合适时机。
      
      两夫妻落座,林祎兄妹行过礼后也坐了下来。
      
      饭菜摆了上来,一家人又吃了起来。
      
      林祯吃了几口就偷偷打量自己的父母,虽然他们家也是书香人家,可是规矩并没有大,并没有食不言的规矩,以往在饭桌上一家人也是能说上几句的。
      
      可是今天,她父亲似乎是有心事,连带着她母亲也沉默了许多。
      
      两个大人不说话,她哥哥林祎可能也是受到气氛影响,安静了许多。
      
      想了下,林祯就开口了:“娘今个算盘巷的二姑姑戴的绢花好漂亮,我也想要。”
      
      她笑的十分可爱,就跟一个天真无邪的想要打扮自己的小姑娘没有区别。
      
      听她这么一说,肖氏也想到了今个在祠堂遇到的同族的姑娘,那姑娘头上戴的新式样绢花连她都多看了几眼更何况这小姑娘呢。
      
      肖氏正打算打趣女儿几句就答应下来的,一旁的林祎就嘲笑起妹妹来:“你才那点子头发就想学着大人扮俏。”
      
      听他这么一说,本来是为了插科打诨活跃气氛的林祯也不乐意了,当即放下饭碗跟林祎你来我往斗起嘴来。
      
      被这两兄妹一闹,刚才因为林松的心情而变得凝滞的气氛也又轻松起来,就连林松也笑着摇摇头,指着这两兄妹一脸无奈的跟肖氏说着什么。
      
      看到林松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林祯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爹还是脸上带着笑最帅气了。
      
      吃过晚饭,林祎两兄妹被肖氏打发下去休息,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两夫妻在。
      
      这时肖氏递了一杯茶给林松,自己也端了一杯茶挨着林松坐了下来。
      
      林松默默的呡了口茶,然后才开口说道:“下午林大人跟我说,他有意过继我为子。”
      
      饶是肖氏已经预料到下午林海必然说了些什么,她也没有想到居然是过继这种大事,端茶的手也抖了下,茶水不小心溅到手帕上。
      
      手帕上传来的湿意让她回过神来:“那大爷如何回复林大人的?”
      
      “我拒绝了。”林松回答的很干脆,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不舍。
      
      肖氏叹了口气,果然是她的丈夫会有的回答。
      
      乍一听过继的事情,就连肖氏也心动了,在她看来这过继真是太好了,能够摆脱不省心的婆母和小叔子,还能有林大人这样父亲。
      
      不过她跟林松做了十年夫妻了,对于丈夫的秉性也是了解的,如果答应了就不是他了,也不是她倾慕的端方公子。
      
      接下来肖氏体贴的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陪着林松坐在那里。
      
      “我出去走走。”林松起身。
      
      肖氏目送林松离开,自己又坐了下来。
      
      过继的事情太大了,她现在心里都乱糟糟的胡思乱想着,看来她今晚也不用睡了。
      
      林松背着手先是在院子里踱步,随后又出了院子。
      
      他信步走着,就来到了正院。
      
      除了一个正在打盹的婆子,院子里很安静没有其他人,倒是范氏的正房里亮着灯,显然范氏也没有睡下。
      
      林松没有惊动那婆子,自己走到正房窗外。
      
      他本来是有些犹豫自己这么晚过来是不是打扰到母亲了,这个时候从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娘,有大哥在前面,那林大人绝对不会多看儿子一眼的。”原来不光是范氏,就连林柏也在。
      
      林松听完一愣,他索性站在窗下听范氏如何说,这个时候他心中有些期待,特别希望范氏能够说一些话。
      
      就听到范氏用一种宠溺的语气说:“柏哥你放心,有娘在不能让你大哥欺负你。娘去跟你大哥说,让他不要跟你争。”
      
      “可是你看今天林大人的样子,他是多么的欣赏大哥。他那么有权有势,大哥还不跟那苍蝇一样扑过去。”林柏的语气里充满了对林松的厌恶。
      
      “那……那该怎么办?毕竟那林大人的权势我们得罪不起,他要是相中你大哥,我们也没有办法呀。”
      
      林柏冷笑了一声:“那就让大哥不要出现在林大人面前不就好了,不,是不能出现!”
      
      林松一震。
      
      紧接着他就听到林柏说:“儿子在街面上也认识几个朋友,他们都为人仗义,只要娘你出些银钱请他们一顿茶酒就行了。”
      
      “你是要?”范氏的声音有些发抖。
      
      林柏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一不做二不休,他不仁我不义!”
      
      “可是他是你的亲大哥啊。”范氏的声音有些发颤。
      
      “娘你想想,只要我们能够得了林大人的家财,我们母子就要过上那人上人的日子了。”
      
      范氏沉默了一会又说道:“他毕竟是我的亲子,你的亲大哥,伤他性命要不得。要不……”
      
      随着她的停顿,窗外的林松的抬起头来,他的眼中带着几分希翼。
      
      范氏终于继续说了下去:“要不你找人打断他的腿,让他不能起身摊在床上就行。将来你要是真得了林大人的家资,也不要忘了你大哥,你要出钱养着他一家。”
      
      “就听娘的。”
      
      两母子又继续说些什么,林松已经顾不得听下去,他看了眼窗上映出的那对母子的身影,随后转身离开。
      
      林松直接叫醒了看门的老仆,让他把门打开。
      
      “大爷这么晚你要去哪?”老仆有些担心的问。
      
      “无事。”林松只说了这一句就迈步出了林府。
      
      这个时候城门还没有关,他直接出了城,去了郊外林江的坟前。
      
      “父亲!”林松一掀袍子跪了下来,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带着几分委屈。
      
      林松在林江的坟前呆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家,身上的衣衫都被寒露浸湿了。
      
      因为他一夜未归,肖氏也一夜未眠,见他回来立刻迎了上去。
      
      肖氏看他衣服有些湿,就急着要给他换衣服。
      
      “我没有事,我去书房,要去写封信。”林松冲她一摆手,随后去了书房。
      
      在书房里,林松写了一封信,又吩咐自己的小厮去送信。
      
      这个时候林祎兄妹已经过来请安了,按照前几日范氏的要求,现在他们每天一大早都要去正院跟范氏请安。
      
      林松和肖氏刚刚抓紧时间洗了把脸,让人看不出他们一夜未睡。
      
      “走吧,我们去请安。”林松沉声说道。
      
      林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有些奇怪,总觉得她爹今天有些不一样来着。
      
      去到正院,范氏已经起来了,林柏正陪她说笑,赵氏和她的两个孩子都不在。
      
      “你们来了。”范氏淡淡说着就示意林松一家坐下,她跟林柏商量好了要先礼后兵,先跟林松好好说说。
      
      不料林松却没有坐下,他站在堂前施了一礼说道:“母亲,孩儿有事回禀。昨日林大人过府,跟孩儿提及过继孩儿一事。”
      
      他这话一说,范氏也端不住老太太的架子一下子站了起来,林柏同样身体前倾。
      
      “孩儿当时拒绝了,不过经过一夜的考虑,孩儿决定答应过继林大人为子。”林松的话掷地有声的响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听了老妈和弟弟的对话,林松寒心了决定过继,他不是一个愚孝的人。
    跟一个儿子商量去算计另外一个儿子也是有的,比如著名的偏心娘武姜



    [足球]错位
    冬菇灵魂互换错位人生



    律政女王[综]
    周奕霏的男人,谁也抢不走



    [足球]因为你眼睛太大了
    大眼萌和他的暴娇青梅



    [综]颠覆红楼
    不一样的红楼



    [足球]我的竹马很少女
    罗二和他家青梅的故事



    [足球]因扎吉夫妇
    因扎吉夫妇扬威亚平宁



    [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
    囧女神炼成史,厨房大娘心情日记



    [开封府]猫儿爱吃鱼
    当展护卫有了老婆



    [足球]古蒂小姐
    当古蒂性转成古妹



    黑色荣耀
    穿越时空从千年前来的彪悍布莱克大魔王



    铂金秘史
    马尔福们与魔王们的纠缠



    回到过去
    教授回到过去和过去的过去的历程



    [神雕]芙华经年
    不一样的郭芙,不一样的神雕。



    (圣斗士同人)双鱼座女神
    雅柏菲卡的女神之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