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黛玉她侄女

作者:沙十二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姑苏,金鸡巷林家东院传来阵阵小女孩的读书声:“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女孩声音清脆吐字清晰,让院子里往来的下人听了都面带笑容,走路都轻盈了许多,生怕吵到他们家姑娘念书。
      
      “娘,我这一段已经会背了。”正房一侧的耳房中一个丱发(注一)素衣的小女孩笑着都年轻的妇人说。
      
      “都会背了?”妇人还要说什么,一个婆子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大奶奶……”婆子知道自己打扰到她家大奶奶教导姑娘读书了,不过她要统管这林家上下大大小小的内务,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过来了。
      
      “刘嬷嬷有事?”妇人面对管家嬷嬷的时候笑容微敛,完全没有面对女儿时和蔼。
      
      刘嬷嬷看了眼一旁用好奇的眼神看过来的小姑娘,心里有些为难,这些事情不宜让姑娘听去,省的脏了姑娘的耳朵。
      
      微微一犹豫,她于是上前附在夫人耳边轻声对她嘀咕了几句。
      
      一旁的小女孩低头看向手上的《三字经》,耳朵却竖了起来,注意听着刘嬷嬷跟她娘说了些什么。
      
      无奈刘嬷嬷说话声音很轻,女孩只听到了太太、西院、二爷几个字。
      
      不过这几个字也足以让女孩了解出了什么事,无非是她那个偏心的祖母和她那个处处想要占她家便宜的好二叔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想到这,女孩不由得摇摇头,有所得就有所失。她穿越之后有了疼爱自己的父母兄长,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那位祖母还有西院的二叔一家了。
      
      女孩名叫林祯,如今6岁,正是“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注二)”的时候,不过没有人会知道林祯身体里有一个来自异世成熟的灵魂。
      
      关于前世的一切林祯不想提起也不想牢记,她只知道自己突然穿越来到这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成为姑苏林家林松林举人刚出生的小女儿。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林祯也是十分惶恐不安的,好在她一个新出生的小婴儿别人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异状。
      
      后来因为林松夫妻的疼爱,她渐渐放下心来,一心想要在这个异世跟疼爱自己的父母兄长好好生活下去。
      
      不过她穿越之后的生活也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这就出在她祖母和二叔一家身上。
      
      林祯的祖父名叫林江,娶妻范氏,生有两子,长子林松,次子林柏。
      
      因为生林松的时候,范氏难产差点丧命,所以她一直对这个险些害她死掉的长子十分不喜,也因此范氏对次子林柏十分偏宠疼爱。
      
      好在林松过去有祖母抚养,父亲林江对他也十分爱护,等到他十六岁的时候又由林江做主娶了林江过去同窗的女儿肖氏。
      
      肖氏的父亲是个秀才,母亲则是出身商贾之家,肖氏耳闻目染之下德才兼备,又会理家。
      
      她嫁给林松之后跟林松十分恩爱,过了两年就生下了长子林祎,又过了三年就生下了小女儿林祯。
      
      林松的婚事是林江自己做主的,到了林柏的时候范氏千挑万选给他相中了松江府赵主簿家的闺女赵氏。
      
      赵氏也生了一子一女,分别起名林福、林祥。
      
      林江自己只考中了秀才,因此对两个儿子的学业督促甚严,只不过林柏在举业方面还不如他,至今也只是个童生。
      
      反而林松举业有成,已经是举人了。三年前他原本准备上京赶考,只不过林江染病去世,他只得在家守孝。
      
      守孝期间,没有林江从中调和,范氏没少找事情刁难大儿子和大儿媳,林柏也想尽办法各种占大哥这一房的便宜。
      
      只不过林松夫妻虽然孝顺母亲友爱兄弟,但也不是那种愚孝受人拿捏的面人,所以三年下来范氏和林柏一家也没有从林松这边占到多大的便宜。
      
      不过越是这样,范氏和林柏更是隔三差五就要整出一些事端来,今天多半又是如此。
      
      林祯刚想到这,肖氏突然想起她闺女还在一旁,这些腌臜事情可不能让她听了去。
      
      “祯姐你背了一上午《三字经》去院子里玩一会歇歇,一会你爹爹和哥哥就回来吃饭了。”
      
      “是,娘。娘,我中午想吃油爆笋。”林祯林出门前还跟肖氏提了一个小要求。
      
      肖氏笑着点点她:“知道了,我一早就让厨上做了,中午你就能吃到了,你这猴儿整天就惦记着吃。”
      
      林祯冲她甜甜一笑:“古人圣贤都说了民以食为天嘛。”说完她已经出了屋子,身后她的贴身丫头红叶连忙跟了上去。
      
      看着女儿离开屋子里还能隐约听到她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肖氏摇摇头有些无奈,这孩子个性太跳脱了。
      
      一旁的刘嬷嬷知道肖氏最疼爱这个小女儿,还跟着凑趣:“祯姐不愧是书香门第的姑娘,我刚才听她读书真是跟大爷一个样,将来也必是一个才女。”
      
      肖氏淡笑道:“我只有祎哥祯姐两个孩子,我也不盼着将来大富大贵,只期望他们能一世平安罢了。”
      
      她这么说也是这样想的,不过长子林祎是他们这一房的长子嫡孙,又颇有读书的天分,她这个做娘的不能阻了他的青云路。
      
      她只能希望小女儿将来嫁个普通人家,翁姑和善丈夫体贴能够和和美美的过一生,不要像她这样。
      
      想到这肖氏又想起了正院那一位和西院的那一家,她的笑容又淡去不少。
      
      随后她看向刘嬷嬷,又低声跟她吩咐起来。
      
      “老爷的三周年就要到了,除服的时候,族里的长辈亲戚们都要来的,切记不要再出错。要是……你再来找我,我决定不了,还有大爷在。”
      
      肖氏故意停顿了一下,刘嬷嬷立刻心领神会的点头领命准备下去。
      
      “等一下,你去吩咐厨房中午再加两道素菜上来。”肖氏又想起什么叫住了刘嬷嬷。
      
      刘嬷嬷当即领命下去。
      
      出了耳房,她就看到林祯正在红叶的陪伴下踢毽子,又是说了两句闲话才离开。
      
      刘嬷嬷一出了东院就先顺路去了厨房,把肖氏的吩咐传达下去。
      
      她暗地里在心里嘀咕,老爷林江过世,东西院两房人都在守孝茹素。
      
      不过西院那一家子背地里都不知道偷吃了多少荤腥,只有东院一家子还老实规矩的守孝,大奶奶也只能多添加几个素菜来保证几位主子的身体了。
      
      偏偏像西院这样只是嘴上说说的“孝子”太太那里却喜欢的很,而真正孝顺的大爷一家子却又不待见。
      
      “唉!”刘嬷嬷叹了一口气,她只是一个下人,主子间的事情她也说不得的。
      
      有关范氏的偏心林家的下人都清楚,也都有些同情大爷林松一家子,现在眼看着就要除服了,到时候分家也不知道背后有老太太范氏的林柏一家那时候会占林松一家多少便宜。
      
      二叔一家会占自家多少便宜林祯不知道,她现在就知道一看到她爹林松带着她哥哥林祎进到院子里就笑着迎了上去
      “爹爹,哥哥你们回来了。”
      
      林松正一边走着一边跟长子林祎说着今日登山的感想,迎面一个粉妆玉砌的小丫头就冲了过来,他们两个同时笑了起来。
      林松一伸手把小女儿抱了起来:“爹爹的祯姐今天上午可好?”
      
      刚刚还笑着的小丫头一下子不笑了:“祯姐一点都不好,爹爹带着哥哥去登山却不带着祯姐去!”
      
      因为是胎穿,一直又受到家人的宠爱,林祯的言行表现也越发的符合她现在的年纪,看起来就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一看到小女儿扁着嘴跟自己撒娇,林松的心都要化了:“爹爹是带着你哥哥去看你祖父的坟茔,顺便让他领略一下古人诗书中描写的意境。”
      
      林祎也连忙附和:“是啊妹妹你都不知道一路上父亲考问了我多少诗词文章,妹妹你跟去一定会觉得无趣的。”
      
      林祯本来就是为了闹闹父兄,这一次也并不是执意要跟着去的。
      
      她只不过是想让家里人记得下次出门带上她,毕竟来到这样的朝代,她想像以前那样随意出门都是不行的。
      
      于是林祯顺势也就不说什么,反而询问父亲和兄长路上是否辛苦,让林松父子十分感慨,还是他们的女儿(妹妹)贴心。
      
      林松抱着林祯已经来到正房门口,门口肖氏的丫头已经把门帘打开。
      
      肖氏就站在门内笑吟吟的看着夫君儿女:“大爷辛苦了。”说着她从一旁的嬷嬷手上接过热乎乎的毛巾来替林松擦脸。
      
      林家族里出过开国列侯,不过林松这一支并不是家族嫡枝,只守着一些田产度日。
      
      他们家里虽然有下人,也不过是林松身边两个常随肖氏身边一个丫头和一个嬷嬷,林祎和林祯身边各有一个小厮和丫头,所以一家人之间相处并没有那么大的规矩,显得格外的亲密。
      
      现在林松和肖氏坐在主位,林祎林祯两兄妹一边一个,一家人坐在一起聊着天等着一会一起吃午饭。
      
      肖氏就问了几句有关林江坟茔的事情,眼看着要除服了,林松一大早就带着儿子去检查了一下坟茔那边的情况。
      
      林松简单说了几句:“父亲坟茔的西北角前一阵子下雨的时候塌了一角,我已经叫人去修理了。”
      
      肖氏点头:“当时父亲坟茔是二爷主动提出由他修缮的,他从账上支了钱去了,我也以为他是个妥帖人……”她说话也就点到为止,林松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她想说的。
      
      林松没有说话,心里多少对他那个一事无成连自己父亲坟地都没有修好的弟弟有些失望。
      
      眼看父亲的心情不佳,林祯立刻发挥自己天真无邪小女孩本色插科打诨,过了一会东院正房就传来了一阵阵笑声。
      
      在姑苏林松一家欢声笑语的时候,在扬州巡盐御史林海家却是愁云惨淡。
      
      林海夫妻老大年纪却膝下空虚,只有一子一女,前一阵子小儿子又得病去世,如今只有一女承欢膝下了。
      
      “我已经请下假来,过一阵子就送吾儿回苏州老家祖坟安葬。”林海夫妻相对而坐,林海揉着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
      
      丧子之痛给了他们夫妻很大的打击,强撑着把孩子的后事都处理完,他们两夫妻坐下来相对无言,只觉得身心俱疲。
      
      贾敏的眼睛红肿着,丧子之痛对她的打击要比林海这个男人还要大。
      
      用手帕蘸了蘸眼睛,贾敏张了张嘴,又闭上嘴巴。
      
      过了一会她又想了下前日她收到的京中老母史太君的信,这才定定心神开口:“老爷,妾身如今年纪老大,只怕再也不能为老爷开枝散叶。妾身也不是那善妒之人,家里的几房姬妾却也无一有出。只怕我们百年之后,只剩下玉儿一个人……”
      说到这里贾敏的眼圈又红了起来。
      
      林海叹了口气:“我们夫妻命中屋子,这是定数,以后也只能好好教导黛玉,权当慰藉了。”
      
      贾敏带着一丝哭腔:“可是我担心我们夫妻百年之后,只有黛玉一个人,将来她也要出嫁的,要是在婆家受了欺负也没有人给她撑腰。”
      
      林海也是一片慈父心肠,听贾敏这么一说也是心里跟翻江倒海一般难受,连连说道:“这可如何是好!”
      
      贾敏趁势说道:“老爷,虽然我们这一枝子嗣不丰,可是林氏一族还有其他旁支,不如我们选那幼小懵懂的孩子过继过来。一来我们夫妻百年之后有子孙供奉,二来也可以成为黛玉的依仗。”
      
      过继?
      
      林海摸着胡须思索起来,贾敏的说法也未尝不可行。
      
      “你且让我想想。”林海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一:丱(音冠)发,儿童或者未婚少女的发型
    注二: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出自左思《娇女诗》
    新文开更,这一次是红楼题材,穿越女主。
    本文女主林祯,跟黛玉同年,略长几个月,不过从书名上你们就可以知道,她的辈分要比黛玉低。
    贾敏的想法是过继一个小一些不懂事的孩子回来教养,不过她是一定不会如愿的。



    [足球]错位
    冬菇灵魂互换错位人生



    律政女王[综]
    周奕霏的男人,谁也抢不走



    [足球]因为你眼睛太大了
    大眼萌和他的暴娇青梅



    [综]颠覆红楼
    不一样的红楼



    [足球]我的竹马很少女
    罗二和他家青梅的故事



    [足球]因扎吉夫妇
    因扎吉夫妇扬威亚平宁



    [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
    囧女神炼成史,厨房大娘心情日记



    [开封府]猫儿爱吃鱼
    当展护卫有了老婆



    [足球]古蒂小姐
    当古蒂性转成古妹



    黑色荣耀
    穿越时空从千年前来的彪悍布莱克大魔王



    铂金秘史
    马尔福们与魔王们的纠缠



    回到过去
    教授回到过去和过去的过去的历程



    [神雕]芙华经年
    不一样的郭芙,不一样的神雕。



    (圣斗士同人)双鱼座女神
    雅柏菲卡的女神之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