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来

作者:吾为深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所谓火山大喷火

      坐立的两人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依旧是老样子。精干的面容搭配上得体的服饰,从容不迫的谈吐和有礼的举止。好像浑身散发着优越感像是不屑于沾染杂尘,令人厌恶。
      由于他们的突然出现与到访,确然是让自己措手不及。
      自从十五岁他们离开之后,栗墨辞再也没见过他们,唯一之间的联系是他们的外婆。由于一个人带栗染,总归还是不放心的。外婆就在家带了他们几年,做做饭,照护日常生活起居。一直到栗墨辞成年,有能力照护自己和妹妹时才离开。
      不得不说,外婆大概是最亲近的人了。
      慈祥的老人,和蔼的笑容。和他们完全不一样呢…
      谁都不想见一个一声不吭就离去的人,谁都不想见一个抛弃自己的人。
      他们啊,已经被迫独立太久了……
      不知不觉,思绪蔓延。他就这样愣了神。
      左侧旁的栗染见他不说话也不动,拉着他黑色长款风衣的衣角。疑惑道“哥,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话还没说完,她便顺着他的目光定向看去。
      “……”是他们的父母,哦不,严格来说,是具有血缘关系。
      仅此而已。
      栗染原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又上了层冰霜,眼角的情绪愈加浓烈。熠熠辉采的双眼怅然间失了颜色。像针线缝绣的木偶娃娃,无神,无采。
      她想逃离,她不想见到他们,她恨,她怕,她……满是不安。
      人性的脆弱在于一点点小事就可以安慰我们自己,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会刺痛我们,缄默的苦难没人知道,亦无人能感同身受。
      栗染快步向左走去,啪的一声,关门。
      或许,只有远离才能平复胸口的情绪。
      “……”
      门房内,她蹲坐在门后,防御性地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臂膀。越来越紧,好像这样可以减轻痛苦。眼睛微颤,像是眼前面临的恐惧会把她吞噬,逼得她颤抖。
      记忆里的黑斑点点,杂乱不堪。有人在叫,有人在喊,有人在逃离…
      可它是一只猛兽,慢慢逼近你,在你身旁踌躇,等待最佳的猎杀机会。你太弱小了,瘦小的骨架和它比起就像袖珍玩具。你该怎么办,你逃不掉的,没办法的。
      只好坠入无尽的暗流……
      
      栗墨辞看着栗染慌乱地跑进房间,已是心中忧虑,他晓得她…还是受不住。
      他想“得赶快结束这场…闹剧。”
      怀着客套有礼的疏远口吻道“抱歉,医生嘱咐了,栗染还需要静养。所以烦请各位亲属移至它处。”
      场面霎时因此冷下,但碍于栗父栗母的面子,也不好多说什么。
      “栗墨辞,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快和各位长辈道歉!”
      “多大人了 ,还不知道礼仪。”
      “抱歉,实话实说。”
      栗墨辞的父亲像是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也是,他这话说得的确果决不留情面。
      “……”
      本就是秋风瑟瑟的天气,愈发刺骨了。
      因这父子两人的交谈甚是冷淡漠然,会看眼色的人自然是懂得避之远之了。
      人性就是这样,本能地趋利避害。总是想着怎样能不吃亏,怎样不会连累到自己。虽然很难接受人本如此,
      但,这些都是事实。
      “呐,栗景啊,小染刚回来是应该好好休整。我们啊就不打扰了。
      “是啊,小景,既然都到家了,大伙啊就放心了。”一位看上去有些年龄的长辈徐徐道来。
      “那咱们就走了,改天再聚啊。”此时亲属们大都起身要离去了。
      他目送着一位位亲属离开,看上去礼仪俱到。满是古书里描绘的知书达礼谦谦公子的模样。
      只一会,人都散去了。
      只是,屋内还有……他们。
      老话说的好,破镜难重圆。总不能奢求用破布织成华服吧!
      破碎的终究是碎的,再修补也无济于事。何况…连碎渣都是不齐的。
      “请您离开。”栗墨辞对着眼前的那个人说,语句里透露着冰冷气息,满是低气压。不带一丝情感,像是对待陌生人一般。
      不,准确来说,连陌生人都不如。
      也是无奈,他摇了摇头,和栗墨辞的母亲一同离开。
      屋内……归于宁静。
      栗墨辞小跑来到妹妹的房门前。
      轻声道:“小染,他们走了。”
      无人回应…
      “哥进来了…”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刚开了一点,看到房门压着的杏色衣角。
      “这丫头,又靠着门睡着了。”无奈......
      
      秋日清晨,和煦日光洒在公寓内,因阴影斜射勾列出蜿蜒的弧线,阳光泄入,满是傲气。
      栗染还没起,她夜晚总是会醒,睡眠质量不好,一到白天,全身心才会放松。
      导致有些嗜睡。
      也是因为如此,栗墨辞很早就开始学习生活技能了。
      这不是得照护他妹妹呗。
      比如,他现在正在做早饭。用栗染的语言来形容“她哥做的饭,老夫甚为满意。”
      栗墨辞生得一张好面孔,只一双清雅灼亮的眼,便可折煞旁人。浓厚深邃的眉,高挺精巧的鼻梁,浅色微翘的唇珠,被画写在一张纸上,亦是若仙人。
      “哥,金澡..上池生命啊?”栗染已经起来了,倚在墙柱上刷着牙,倒是有些口齿不清。
      没经过思考,他便回了“早上吃双花煎蛋,紫薯吐司,红豆粥。”
      “还有你的栗子。”
      不错不错,怪丰盛的。
      他的厨艺确实是不可否认的,双花煎蛋,分离出蛋白,将蛋黄液倒进分割好的模型里,撒上孜然胡椒增味。紫薯吐司,早早蒸熟紫薯,用案板夹反复碾压至泥状。一旁取出烤好的吐司面包,取出紫薯泥沓上。红豆粥,小火精煮淘好的红豆,再加入定量水,慢煮。
      在等待的过程中,栗墨辞便剥着板栗,剥好之后再搭配上蜂蜜,蘸着吃。
      一顿早饭便算是大功告成了。
      关于栗染喜欢栗子这件事,想来是名字的缘故。因为…她哥也很喜欢栗子。
      等到她将这些爆风吸入之余,栗墨辞递给了她一张信封。
      颇为惊叹。“这是?”
      “好东西。”他哥的笑意咧上嘴角。
      “这卡片看上去还挺精细啊。”
      !!!
      “下午带你去报道,去官网看看吧。”
      吸引力法则表明“当你真正渴望某件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帮你完成。”
      
      “freedom,freedom,freedom……”栗染轻声慢念着。那让人向往的窗外,金色微荡带来些许生机。
      “可算是等到你了”她想着念着就差实践了。上次做的梦也是与这有关。那树丫上的胜景,悄然无声却清雅诱人的嗅觉刺激,无不安放了自己那浮躁不安的心。
      抽屉里,躺着的是南城六中的录取通知书。
      一颗种子悄悄裂开了芽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