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来

作者:吾为深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也算是久旱逢甘霖啊

      黑夜是一片比实际更大的云,是一个满身是眼的妖魔。
      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而流。
      这徐徐日盛的世间,满是人潮洪流,车行不止,灯火不息。不曾想,戳破这层覆盖景象,皆有妖魔藏匿其中。
      他们不嗜血,嗜心……
      他们说“就你?,你个垃圾。”
      “你寻了这么多次死,怎么还没死成?哦…我知道了,你连这点能力都丧失了,你还真是个废物呢!”
      “没人养的牲畜,滚远点!”
      他们…不杀人,却比杀人更可怕。悄无声息地靠近你,渐渐了解你,拿捏你的弱点,一点一点击垮。就像濒临腐烂的尸体,等到血肉脱离躯壳,跳动的红心不再闪烁。
      恭喜你,你自由了。
      “……”
      她被无尽的黑暗包裹,躲藏在瘦小的躯壳里,好像… 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她便走向了死亡。
      她的世界里,没有白天与黑夜,只有无尽的深渊……
      人生如戏剧,人人皆化妆假面,妖魔化成人形,妄想称霸世间。在面具的掩饰下,混淆视野,祸害众生。
      唯一不同的是,戏剧终会散。而缠绕她人生的妖魔却不知何时离场…
      “……”
      无数个夜里,辗转难眠。没有人知晓妖魔有多可怕,没有人理解她的无端自卑,亦无人看清她的内心,理解她的周遭际遇。
      她藏得很深,不曾表露半分。
      只是…难熬的总在深夜降临…
      ……
      的确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在雨幕的笼罩下,既看不到泛蓝的天也瞧不见水墨般的景,眼前皆是一片昏暗。
      南城多山,本是山峦秀色。此时…远处的山峦早已被乌云笼罩,大雨倾盆而下,地上野草疯长,淅淅沥沥。遮窗的帐子也被秋风吹出飒飒声响,让人感到糟心。
      尽管是待在室内,也足足让栗染打了个寒颤。随冷空气的氤氲环绕,地表温度骤降。还真是应了那句“一场秋雨一场寒啊!‘’
      “既然觉得冷就不要乱动!”栗墨辞拎着食盒快步走到她跟前,假意凶狠道。
      “哥,你来啦!”某人挤出满脸笑容讨好他。
      他也不回她,瞧着像是真的生气了。
      栗染想着“这可不行啊,得想想办法哄哄。”
      于是嗲声嗲气地道“呀,哥,你这旁边的小袋子装着什么呢?”他拎着食盒的左手旁还有一个糖果色的纸质袋。
      “呐,你的糖葫芦。”
      栗染对吃的一向没什么要求,只是对酸的情有独钟,越酸越爱。但栗墨辞就没有这个嗜好,估计她这是天生的。
      “呀,你怎么知道我想吃了?”栗染眨巴眨巴眼故作疑问地把目光投到他身上。
      “少来了,哪次我出门你不是要我帮忙带糖葫芦回来的,还装。”边说边刮她的鼻翼。
      气氛温馨,屋内的气温也逐渐回升。
      像是多了什么…
      
      “诶,这几个月下来,还好吗”他一边打开包装一边问着。
      栗墨辞的手腕很细,往上,他的手骨节分明,宛若寒玉,又似绝美的工艺品,被细细雕琢过。铅白修长的指节尽显儒雅,全然散发不可亵玩之意。
      这样的手,说想收藏也不为过。
      可现在就是这么一双手,在拆着包装。总感觉这不食人间烟火的设定有些崩塌和不搭。
      
      栗染正咬着糖葫芦,也不忘打起稿腹。
      “不怎么好,医院里都是消毒水味,我都快闻不出别的味了。而且天天都是清淡的餐饮,我这胃都要磨成老年养生款了。”
      “哥,我这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她在这里硬生生地待了三个月,九十多天来也没个人说话,因需要静养的缘故,她哥也很少来。闷都快闷死了,这出院的心情啊可不是电光火石而是比珍珠还真的急切。
      眼看栗染口中的葫芦串已经一扫而空,瞥了一眼手表之后,嘴里发出的音节让她从床上猛地坐起。由慵懒躺转为振奋坐。一把拉住栗墨辞的手臂,像恶狼扑食般。
      “你刚刚说什么!”哇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的她再次询问。
      “我说,准了。”
      啊啊啊啊
      !!!!!!!
      “太好了,终于不用待在这了。”
      她什么也顾不上了,也不管有没有东西要收拾,脑子正美滋滋地想着可以回家了,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你先待一会,我去办手续。”
      “好好好。”激动地三个字三个字地往外蹦。
      
      啊呼吸着没有消毒水味的空气,这感觉可不是一般的好呀!某人在医院门口,肆意地笑着。
      “可再也不想进来了,统统都再见了呀!”
      既然自己的恢复治疗结束了,那这算不算是久旱逢甘霖嘞。想着想着微微勾起嘴角,也没注意自己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件衣服。
      “走啦,回家,发什么愣啊。”
      听到哥哥的声音,栗染总算是从自己解放之梦里清醒了。
      Emmmmm
      或许是因为精神完全放松的缘故,导致她一坐上车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还做了梦……这一睡就睡到了家。
      据说熟睡的人在梦里会看到内心渴望的东西,她这一路梦到的……
      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
      栗染的身体不好,自初中以来便不去学校上课,都在自学。这次住院,也让她想了很久。
      南城六中是南城市顶尖中学,具有高配备设施与高教学资源,是很多人都渴望去的。而她的中考成绩已经达到六中的录取线了,只是那张offer在她哥那里。
      此时梦里的她已经在南城六中上学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几分钟后要面临的狂风暴雨,以及天崩地裂。
      栗染七岁时便和哥哥住在一起,父母离异。长这么大,除栗墨辞外,几乎没感受过亲情。又因为父母如此,她便害怕热闹,因为热闹之后必会冷清,有时恍惚不过来,像梦一般。
      也因此,十分厌倦所谓的亲戚。
      而此时,他们的家里。
      横幅挂在客厅里,气球用胶带绑在白墙上,还有各色彩带,金银交替,晃眼睛得很。什么七大姑八大姨,见过的,没见过的,远亲的,近邻的都充盈在他们家中。沙发上坐着的,待在门前候着的,都有。
      这不仅是栗染,连栗墨辞都吃了一惊,而且…人还这么多!
      栗墨辞想“完了完了,自家妹妹是要炸毛了,得赶紧想个办法把人送走。”
      “墨辞,凝思,都回了呀!”一位他见过的远房表姑妈。
      “别站着啊,我们啊知道你们回来了,就想着给你们弄个欢迎会。大家开心开心。”这位不认识的亲戚说道。
      “就是就是,晚上呀我们还弄了个包间,打算庆祝庆祝。”
      “……”
      “各位长辈,你们……”话音还未落。
      看见了两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