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要有主动意志

作者:若星若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死寂。

      但寂静的时间不长。

      许燎还拿着手机,但他注意力明显没在上面,换了条长腿交叠着,似乎短暂地卡壳了。

      半晌,他抬头盯着林诱,眼里闪过极为复杂的情绪。

      他想问:你是故意的吗?

      但透过林诱潮湿的衣衫,能看清肩头的水痕,布料垂坠,线条勾勒出成熟饱满的曲线,锁骨也流淌下几滴透明的水珠。

      许燎问不出来了,继续低头刷手机。

      林诱坐在沙发另一头,低头看了好一会儿,下单成功后放下手机,坐着理了理T恤的衣摆。

      “买好了,一会儿超市到家送过来。”

      “嗯。”许燎应了一声。

      但他手指抵着几个软件来回进入,退出好几次,却发现几分钟内自己什么都没看进去,余光里只有林诱坐着,指尖轻轻拽着衣领,被潮湿的贴身布料弄得心不在焉。

      许燎说话了:“还有多久到?”

      林诱看了看手机:“估计二十分钟。”

      许燎安静了会儿,说:“你先进去洗,我一会儿帮你拿进来。”

      “……”

      林诱对他这个提议似有意见,抬了下眉。

      但许燎提议完,没再继续要求,而是若无其事接着玩手机,相当的轻描淡写。

      林诱想了几秒,但快要沸腾而出的尴尬中,镇定地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去洗澡了。”

      许燎手指顿了顿,接着也平静地说:“嗯。”

      林诱进了卫生间。

      许燎放下手机,手指捏着眉心无声地骂了句操,眼神中的头疼与刚才的镇定完全不同。他闭了闭眼,仰头盯着天花板,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紧,过了很久。

      直到林诱的手机响时才松开。

      配送员站在门口探头往里张望,看到过来的许燎,递过去:“您买的东西送到了。”

      许燎说了声谢谢,接到手里。超市包装是一只纯白色塑料袋,口子敞开,隐约能看见里面内衣的颜色。

      许燎视线匆匆扫过就挪开,觉得指尖火烧一样的发烫。他往楼上走,周翎从柜台后抬起头:“许哥你买的什么啊?”

      许燎:“跟你没关系。”

      周翎看了看楼上,张大嘴:“那女的谁啊?咱老板娘吗?”

      许燎皱眉:“说了跟你没关系。”

      周翎一脸憋屈,又坐下了:“哼。”

      许燎没工夫搭理他,卧室的水声小了很多,响起吹头发的吹风机的声音。

      一门之隔,许燎站在卫生间外,屈指敲了敲薄薄的门板。

      声音一下子停止。

      许燎:“我。”

      林诱声音模糊:“到了吗?”

      “到了,怎么给你?”

      一阵诡异的沉默。

      “……”林诱认真地想了想,“不然你放在门口,然后下楼,我自己拿。”

      其实她穿上衣服出来拿也没关系,但不知道怎么,她觉得自己和许燎现在脑子都很不中用。

      许燎转头:“那我出去了。”

      房间重新归于安静。

      许燎下楼,随手抱起猫爬架上一只布偶猫。周翎见他又下来了,再次站起身:“许哥?”
      许燎瞥他:“嗯?”

      周翎:“那女的到底谁啊?”

      许燎垂眼:“都说了跟你没关系。”

      “你,你……”周翎快笑了,“居然不告诉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八卦了几句,外面门开,章泽浑身雨水从外面进来了,闷着头往里冲:“许哥,进下你屋。”

      但他刚走到楼梯口,被许燎横出一条腿,挡住了。
      许燎示意楼上:“有人。”

      章泽满脸惊讶。

      周翎补充:“一个女人。”

      章泽:“操。真的假的?”
      周翎:“千真万确。”

      章泽扭头看世界奇观一样看许燎,表情混合了震惊,欣喜,迷惑好几种情绪,连自己浑身的雨水都忘了:“谁啊?”

      许燎抵着门,抬了抬眉:“林诱。”

      章泽脸刷地就黑了:“跟你说几遍,这女的不是好人。你又开始了!”

      许燎半压着眼皮看他,从烟盒里倒了根烟点上,也没反驳他的话,问起别的:“上哪儿去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章泽说,“你赶紧让她走!”

      话刚说完,楼梯响起了动静。

      林诱抬手扶着栏杆,穿着许燎的白衬衫,底下是刚才的长裙。她头发松散地垂落在耳侧,显得脸只有巴掌大,但眼睛很有神,正欠身看着章泽。
      “……”

      章泽顿了两秒,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被血脉压制的感觉。

      他这段时间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林诱跟个正宫皇后娘娘似的,不紧不慢往楼下走。

      许燎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点烟。

      林诱笑了笑:“这么热闹啊?”

      上星期白月光那件事确实把章泽尬惨了,他底气不足,不好跟林诱吵架,转头看别的地方。

      林诱没跟他扯白,转向许燎:“衣服我放到洗衣机里了,能用吗?”

      许燎:“你随意。”

      林诱再转向章泽。

      章泽看她穿许燎的衣服,脑子里已经浮现出少儿不宜情节,启了启唇。

      他没说话,林诱先说了:“你淋这么湿,不换身衣服吗?万一感冒了。”

      章泽:“我——”

      林诱关心道:“要不然,你找两件许燎的衣服穿穿?没关系的。”

      这浓厚的来自嫂子的关爱感是怎么回事啊!!!

      她什么时候在许燎这能说得上话了!!!?

      章泽吸了口气,转向许燎,尽量想找回一点兄弟的尊严:“我先找件你衣服穿?”

      许燎探手杵灭了烟蒂,说:“随便。”

      章泽还没来得及发力,林诱又温和地笑了笑,说:“快去吧。”

      依然是嫂子照顾小弟的慈爱语气。

      章泽气不打一处来,在原地楞站了几秒,随后扭头怒气冲冲道:“我走了!”
      他直接把门一摔。

      林诱侧头,一脸不解:“他怎么生气了啊?”

      许燎:“……”

      他指间反复摩挲着半截烟头,看了林诱好一会儿,似是无话可说。而林诱背着手撑了撑腰,满脸写着高兴,语调上扬:“都快天黑了,今晚吃什么?”

      许燎眉梢小幅度地挑了下。
      显然不乐意。

      林诱抬手往上指,标准微笑:“再说衣服还没干,我也走不了。”
      “……”

      这个时候,许燎已经开始感觉到难缠了。留下来,继续相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未知的事。而他从重新见到她以后,就决定无论如何要离她更远。

      许燎抬头:“你自己在这儿等衣服干——”

      他想说:我就先走了。

      但几乎是与此同时,林诱道:“我刚才看到你厨房有面条——”

      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许燎被堵住话头,习惯性地道:“你先说。”

      林诱放慢了声音,看着他:“你厨房有东西,我可以给你做饭。”

      她做饭手艺很好。

      初三的时候参加课外活动,虽然明显是学校搞素质教育作的秀,所有同学得邀请爸妈一起到野外春游办活动。大家的家里人都来了,只有林诱是一个人。

      每个家庭要做一道菜,分组,参与品评。许燎妈妈那种大小姐贵妇人,为了孩子的面子,也挺笨拙地对着大厨的攻略做糕点。

      只有林诱一个人站了一会儿,开始包饺子。

      许燎只感觉指尖的温度褪尽,抬头,林诱似是准备上楼了。

      许燎看她的背影。林诱穿裙子很漂亮,虽然高中时几乎没见过,但她腰细,腿长,棕色长裙让她穿得摇曳多姿。

      林诱进厨房前折叠着袖口,打开冰箱。

      许燎坐上沙发那一瞬间,才清醒过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放任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洗衣机里的声音,厨房里的女人,窗外阴沉的下雨天……

      林诱端着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出厨房,还穿着他的衬衫,有那么一瞬间,许燎觉得自己在和她谈恋爱。

      林诱将碗放到茶几上:“调料有点少,但味道应该还行。”

      “谢了。”
      许燎打开电视看球赛。

      扬声器内热闹的欢呼声冲淡了两人沉默的尴尬。

      林诱才吃了没几口,手机来了电话。

      看到洪森的名字时,林诱想都没想点了拒绝,公事公办地回复:【周末假期,有事请留言,谢谢。】

      没想到对面又回复,一起名誉侵权案,委托人打算面谈,周志老师让林诱过去帮忙解决。

      林诱只好边吃饭边粗略看对面提供的证据。

      约定见面的地方离这儿不远,但时间也不多。林诱加快吃饭的速度。

      许燎拿着遥控器,侧头问她:“怎么了?”

      林诱:“我要去加班了。”

      许燎静了下,点头。

      林诱换上已经烘干的打底衫和外套,坐上沙发,“啪”地打开小镜子补口红。乌秀浓密的长发别在耳后,侧脸小巧,但鼻梁很挺,眼睛明亮。

      “……”许燎目光从她脸上扫过,看到被口脂染红的唇瓣,顿了一秒,有些仓促地移开视线。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化妆,但看到林诱,心里的感觉很微妙。

      林诱收拾好,说:“那我走了。”

      许燎抬了下眉:“慢走。”

      也不知道这一走,下次再来又要找什么借口。
      雨停得差不多,借伞也多少有些赘余。

      林诱站门口想了好一会儿,实在想不到,只好决定:要没借口,下次就直接过来。

      她离开的步伐干脆了很多。

      背后,许燎回了楼上。

      电视里还放着闹哄哄的球赛,面碗也放在茶几上,飘几根白菜。林诱坐过的地方浮动着花香,明明是他平时用的洗发露,但不知道为什么异香不散。

      女人都是香的。

      他以前闻到的是轻浮的香水味,和林诱身上残留的气息不同,似乎还带着体温,淡到难以捉摸。

      许燎坐着看球赛,直到深夜,起身将茶几上的碗端到厨房。

      洗衣机盖子开着,许燎本来随意瞟了一眼,脚步突然停下来。

      他瞳孔微微缩紧,盯着底层的一片布料。粉白色的布料,边缘缀着蕾丝花,形式非常的素净。
      “……”

      许燎脑子里混乱了好几秒才确定这是什么。

      他站了好几秒,皱眉,随即大步走向卧室。

      -

      七点钟谈到快十点。

      林诱坐地铁回家,脑子里被疲惫的情绪填满,进门踢掉了高跟鞋,躺沙发上放空了估计十几分钟。

      手机响了一声,提示有新消息。

      本来不想理,但可能是工作,社畜林诱坚强地撑起身拿过手机。

      没想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了一条消息:

      【?】

      林诱:“?”

      莫名其妙,语焉不详,大概率是骚扰短信。

      林诱刚准备放下手机,提示来了新消息。

      【你这么野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林诱:?
    许燎:??
    林诱:???
    许燎(微笑):勾引我真犯不着这样。
    林诱(社死):…………
    -
    感谢看文!
    感谢在2021-12-13 23:22:19~2021-12-14 21:47: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ft亲爹、光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波万很行、陈明明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