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要有主动意志

作者:若星若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并没有特意在他面前藏过。

      初高中的时候林诱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对同学又比较友好,经常碰到关系普通的同学来问题,她接过草稿纸,毫不在意给人家讲题。
      因此大部分人都觉得她性格友好。

      再说她长得又好看,同学间胡闹给她封了文静女神、乖巧女神之类的绰号,林诱被架住了,有时候自己都感觉自己挺文静的。
      当时她把徐苗拽到卫生间里抽一顿,出来遇到同班同学,林诱依然挺文静地、恩怨分明地笑了笑,没人都知道她刚干了什么,人设从来没崩过。

      一般在男女感情纠葛中,如果分手不愉快,大部分会把前任描绘成大奇葩,各种性格缺陷和障碍,何况当时确实是林诱言而无信,从章泽的态度就能看出:林诱名声臭了。

      夜风吹得耳颈冰凉。林诱承认:“我确实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许燎看她一会儿,神色无所谓:“是吗。”
      既然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林诱打算说清楚之间的结:“高考之后那件事——”

      “不用说了。”许燎神色厌倦,打断了话头。

      林诱安静下来。

      许燎看着她的眼睛:“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当时年纪小,有些感情处理得很糟糕。你现在也不用再给我解释,因为我完全不在乎,也不想再去考虑一种不存在的东西。不说开我俩见了面尴尬,干脆说开算了。”

      林诱怔怔地看着他。

      半晌,林诱吸了口气,回对上他的眼睛:“你有女朋友了吗?”

      问出这句话时她声音有些发抖。

      没有恋爱经验,说出这句话本以为会很丢脸,但说出去那一瞬间心里反而舒坦了,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许燎眼底沉沉,似是对她的提问意外,也察觉到了林诱的言下之意。这么多年,多少人追他,问出这句话是什么暗示他心知肚明。

      许燎掐灭了手里的烟:“不是这个问题。”
      林诱感觉自己挺勇敢的,追问:“那是什么问题?”

      许燎轻轻搓捻的手指停下了,抬眼,漆黑的眸子注视林诱。
      他给了台阶,但林诱居然没下。

      既然如此,许燎也无所谓:“你一定要我明说的话,从高中以后,我就很讨厌你。”

      林诱心口好像刺了一下,泛起轻度的疼痛感。她再次呼吸了一下,坚持问:“我们不可能吗?”

      没想到还是直球。

      挺有意思。
      许燎将烟头轻轻摁进了盆栽的土里。高中的时候,他追林诱三年也没听见一句准话,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林诱竟然敢这么斩钉截铁地追问他。

      喜欢他的女生一直不算少,可能是图他的家境,也可能是看他相貌,刚开始像林诱这么步步紧逼,极其主动的女生也有。但后来估计问了章泽,都知道许燎喜欢乖乖女,一个个开始装矜持了。

      唯独当时最乖的女生林诱,却卸下面具,走起了进攻性路线。

      许燎抬起视线,盯着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不可能。”

      死一样的安静。

      林诱脸上依然没有任何溃败的情绪,似乎还想说什么,背后传来轻轻的咳嗽声——

      章泽站在原地,一副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的样子,说:“许哥,李总找你。”

      许燎看了他一眼,倒退着走几步,随即转身不再看林诱,踩着漆黑的地板往门口走,细长的手指撩开帘子,进了喧嚣的吧厅内。

      章泽直接给他竖大拇指:“许哥,你真牛,你真爷们儿!总算报了当年的仇了!就她,林诱这种的,不是满地能找到?居然还想着跟你在一起。”

      许燎厌烦地皱了下眉:“滚,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章泽舔了下唇,也挺无语的:“你还替她说话?当初被耍的是你又不是我。”

      许燎没再吭声,回卡座刚坐下取了根烟,想起什么微微欠起身,探出指节在章泽跟前敲了敲:“我是不是没睡醒?”
      章泽看向他:“?”

      许燎摇了摇头,垂眸盯着烟蒂的红点:“她跟以前太不一样了。”

      章泽砸了咂嘴:“那有什么?人都会长大。比如高中还没意识到你的家庭情况,现在意识到了,开始后悔,不是挺正常?”

      许燎嗤声:“我懒得跟你说。”
      章泽继续喝酒:“不信算了,当初叫你别等她,你还不是非要等。”

      许燎眼底一暗,“哐!”地一声踢向玻璃桌。
      玻璃桌开始晃动,周围喝酒的人都停下动作,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章泽的手腕也开始发抖:“我他妈开玩笑的!”

      他吼得比许燎还大声。

      许燎摇摇晃晃站起身,没再说什么,冷着脸调头离开了卡座。
      他觉得空气很闷,想找个通风的地方。到二楼走廊时,开阔的视野现出深夜街景,与此同时,街边站着的女人也进入了视线。

      林诱背影苗条,站在路边,或许觉得冷,抱住了肩膀。

      许燎点了根烟叼着,静静地看她的背影。

      有男人过去搭讪,林诱都摇头拒绝了。

      许燎咬着烟头,齿尖轻轻碾磨,嗅到香烟里呛人的味道。

      片刻,他伸手叫来了酒保,再示意街道上的女人。

      “把我卡座上那件外套拿给她。”

      -

      林诱踩着高跟鞋,低头反复看手机,确认那条带了夜店定位的自拍朋友圈已经发出。

      片刻,底下来了评论。
      王瑜:【你在夜店啊?】

      林诱:【对,跟朋友玩儿呢。】
      王瑜:【笑哭.jpg,我刚到海市,你妈托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刚准备给你呢。】

      林诱:【是吗?】
      王瑜:【你要是方便的话,我来找你吧。】

      林诱正在犹豫怎么回复,背后响起声音。
      “小姐,您的外套忘拿了。”

      林诱回头,夜店的酒保手腕搭着一件黑色棒球服,领口有奢侈品的刺绣,站在她背后一两步。

      林诱瞟了一眼:“这不是我的。”
      酒保笑了笑:“是您的。”

      林诱转过头,盯着他。
      盯了几秒,重复:“这不是我的。”

      酒保:“……”

      为什么来这儿的女人还有不懂男人搭讪手段的?

      酒保勉强笑了笑,接着说:“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是有人委托我给你的,或许是看小姐冷,特意表达关心吧。”

      原来如此。
      林诱第一个联想到许燎,但随即自我否认了。
      她抬眼确定周围有摄像头后,接过了外套。

      一般来说,外套的口袋里留着联系方式,这代表某个女生被夜店的有钱人看上了。酒保善意提醒:“或许你可以看看兜里有没有东西。”
      说完,他转身离开。

      林诱莫名其妙,听酒保的话翻了翻外套衣兜,倒没有什么小纸条,手指反而触及到一种冰冷的质感。

      林诱怔了怔,掏出了一块手表。

      这块手表,估计是外套主人不小心留在里面的。

      林诱拿着手表对准灯光,看了好一会儿。

      ……瞬间,她想起了前几天,许燎电瓶车跟人撞了时装逼那块表。
      三千万。

      林诱回头再看了看热闹的酒吧。

      ……是不是他给的衣服?

      联想到他说那句“不可能”时的坚决,林诱心口发凉,实在不敢确定。
      那块表,当时也就模糊地看了一看,认不出是不是同一块。

      林诱想了一会儿,散开外套,慢慢披在了身上。

      她重新看手机,才注意到王瑜发来了新消息。
      王瑜:【我过来接你吧。】
      林诱:【不用。】
      王瑜:【没事儿,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家,不安全。】

      林诱在屏幕上打了好几句略显生硬的话,删掉,还在犹豫时,一辆奥迪停在了面前。

      车门打开,下来的年轻男性高瘦清秀,先抬头看了看灯火辉煌的酒吧,似乎大受震撼,轻轻啧了一声,开始四处扫视。

      王瑜没认出林诱,林诱先认出他了。
      林诱挥手:“你好。”

      王瑜笑着走过来:“你好你好。”

      他看到林诱身上男款的外套,怔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我过来开会,明天要忙,就想着先把你妈准备的东西给你了。”

      林诱跟着他上车:“什么啊?”

      “应该是炖的鸡汤,保温杯装着呢。”

      林诱脚步顿住,轻轻啊了一声。
      动作突如其来。

      王瑜转头看她:“怎么了吗?”
      林诱:“我妈从来不给我炖鸡汤。”
      王瑜惊讶地笑道:“是吗?哪有妈妈不给孩子炖鸡汤的啊?”
      林诱好笑:“是啊,真不炖。估计她为了今晚就让我俩见面,特意准备的吧。”

      “……”
      王瑜咳嗽一声,笑不出来了。
      车内的气氛开始僵硬。

      王瑜试图缓解气氛:“长辈嘛,操心孩子的事,可能观念跟我们不太一样。”

      “有可能。”
      林诱肩膀放松地抵在后座,闭目养神,手揣在外套的兜里,指尖一直抵着那块冰冷的手表。

      片刻,林诱掀开眼皮,见王瑜握着方向盘的手腕上也戴了一块表。

      林诱取出手里的表,掂了掂,问他:“你对表有研究吗?”

      王瑜瞟了一眼:“一般吧。”

      林诱递过去。

      王瑜拿在手里反反复复看了一会儿,啧了一声,递回来:“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这具体是哪款我就不认识了。但这种表特别贵,前几天刷视频还看见,最贵的一款三千万。”

      林诱嗤一声笑了。

      王瑜看她笑,也笑:“挺好笑是吧?我也觉得好笑,什么表敢卖三千万?”

      林诱转过脸,真的说不上哪儿好笑,但真的特别好笑。她本来不是很爱笑,但现在抿了唇,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笑得止不住,肩头的外套往下滑。

      王瑜笑着笑着觉得冷了:“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

      林诱摁下车窗,冰冷的夜风吹进来,吹得明明浑身冰冷,但心口却烫得要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家人们,这篇文决定放飞自我了。
    --
    感谢在2021-12-08 23:38:28~2021-12-09 22:42: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ft亲爹、光焱、[]、木兆木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波万很行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