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要有主动意志

作者:若星若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这个哥们儿,不出意外是许燎。

      原因,自然是刚才章泽说的那句“你长得很像许燎的白月光”。

      但是,章泽这么认真,林诱一时不知道他是天真还是故意设套,因为这实在是太魔幻了。

      林诱脑子里想起《西游记》那句“妖精,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准备拒绝的话到了嗓子眼,却不知怎么没说出来。
      她维持着迷幻的心情跟在章泽背后,绕过拥挤的人群,到了新的卡座附近。

      有几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坐位子上玩手机,另外两个青年陪着喝酒,场景有些奢靡。
      林诱一眼就看见了许燎。

      他一个人坐了一张沙发,半搭着长腿,棒球帽压到鼻梁,耳侧压下缕黑发,覆盖住黑曜石的耳钉,下颌处渲染了几分阴影。
      旁边有人附在他耳边说话,他似乎不感兴趣,微微抬起下颌,漆黑的眸子,跟林诱对了个正着。

      章泽满脸自豪:“许哥,送你一个惊喜,不要太谢我。”
      林诱:“……”

      还真是许燎。

      许燎手指搭在沙发,一动没动,他盯了林诱估计四五秒,视线从她裸露的白净肩头落到腿根。眼前的女人漂亮到让人挪不开眼,绽放的玫瑰般惹火。
      林诱被他看得不太自在,手指攥紧了裙子的尾端,轻轻往下扯。
      许燎视线重新往上,跟林诱四目相对。

      “……”
      就这一瞬间,林诱确定,许燎一定认出自己了。

      而章泽不明所以,还有心思逗:“许哥,你看她,长得是不是特别像你那个心上人?”
      林诱心说:救命!

      不是为自己。
      是为此刻的许燎。
      太尬了!!!!!

      许燎下颌幅度极小地磨蹭着,跟着抬起视线,目光看向章泽,说话的每一声都能听到牙齿咬合的碎音:“章泽。”
      章泽乖乖听夸奖:“嗯?”
      “但凡你有一点儿用,”他呼吸了一下,“也不至于什么用都没有。”
      “?”

      章泽笑意顿住:“啊?!”

      ……看他痴呆的表情,林诱终于确定,章泽不是故意设套,而是真的真的没有认出她。
      林诱打算解释解释走了,没想到许燎突然欠身从沙发里坐直了,扶了扶鸭舌帽,手腕搭在膝盖上,俯视的目光像狩猎时盯着猎物,直勾勾注视林诱。
      “过来。”

      他声音很低。
      随着醉生梦死的歌声,嗓音被厮磨,竟然有种沙哑的质感。

      林诱心尖上似乎刺了一下。

      旁边几个女生以为许燎对她青眼有加,开始争风吃醋:“许燎,你不是不让人跟你坐一起吗?”
      “你想坐?”许燎随意示意身侧,“坐左边。”
      “这还差不多。”两个女生姐妹互撕,其中一位动作快,坐下后被另一位揪着长发。
      “别烦,知道你喜欢许哥,一会儿让给你。”

      林诱垂眼看他左边的女人,手指攥紧,压得指节皮肤泛白。
      耳朵旁浮出一抹让她烦躁的热度。

      但林诱也没别的话,小步走到许燎身旁,在右边坐下。

      “看见了吗?”伴着烟酒的味道,许燎声音像在齿缝间碾碎,含着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我很放荡的。”
      话即刻意又漫不经心,摆明想证明什么。林诱低头扒拉着酒杯,想了想说:“正常。”

      许燎:“什么正常?”

      林诱抬手指卡座这些莺莺燕燕,躁动的音乐和晃动的光影,平静地说:“你有这种生活挺正常。”

      许燎轻轻嗤了声,不置可否。他俩现在才算正式相认,没再藏着掖着了。许燎指骨搭着酒杯推到她跟前,转换话题问起别的:“想喝什么?”

      林诱回绝:“我不喝,我就坐一会儿。”

      许燎探出的手指在玻璃桌沿停下,泛出好看的苍影,他目光再次打量林诱上下,随即撤身坐回沙发上:“那你自便。”

      这时,章泽才弄明白林诱不是什么白月光替身,而是白月光本人。他尬在原地瞪圆眼睛,神色介于发怒和尴尬之间,但唇瓣颤动没说出口。

      林诱看他尬都不忍心,起身:“没事儿我就过去了。”

      她说完这句话,发现除了章泽就没人注意自己。许燎跟旁边一男的说话。台上是某个挺有名的驻唱女歌手,身材火辣,许燎面无表情,但他的朋友非常上头,问他:“许哥,一会儿找她吃个饭?”

      许燎应的声音很低,听不清楚。
      他是这群公子哥儿里的中心,请不动的人都要看他的面子去请。高中的时候大家跪求明星签名照,他都直接跟明星拍合照,还能站C位,让人大呼开眼。

      空气躁动,泛着一股硝烟的味道,林诱感觉胸口有些堵闷。她回到卡座等小梨,人现在玩疯了,站台上甩头蹦迪,充满青春活力。

      林诱给她做了个手势,出门透气。
      风吹得皮肤冰凉,尤其刚从燥热的地方出来。林诱捋着头发别在耳后,察觉到冷意浸透肌理,听到背后开门的声音。

      两个漂亮女生,到走廊点了根烟:“你行不行啊?以前不是一次泡好几个,一起开五排都不会露馅吗?”

      另一个女生撑着栏杆:“我怎么知道?许燎又没那么好钓。”

      “他喜欢什么样的你现在还没摸清楚?”

      “没,他朋友圈我翻遍了,没看出什么兴趣爱好。再说,我还从来没这么舔过呢。”

      另一个女生催促:“你快点儿,跟他谈恋爱就什么都有了!活生生的提款机你不要?正好香奈儿的包又出新款,他给你买了你借我背背。”

      女生估计也就二十来岁,边说话边笑。

      林诱认出这是刚才跟许燎喝酒的女生,扬了扬眉,心里升起为许燎默哀的情绪。

      女生叼着烟转过脸,看见了林诱。

      两个人表情僵硬了几分:“……”

      林诱笑了笑表示什么也没听见,降低存在感回到夜店。

      她寻找小梨的身影,走到人堆拥挤的地方,肩头被轻轻拍了拍。
      “哟,又见面了,我俩今天真有缘分。”刚才的浪哥。

      林诱说:“巧。”
      蒲浪抬了抬眉:“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小姐姐,是不是该赏脸跟我喝一杯了?”

      林诱摆手表示拒绝。躁动的歌喉响起,彼此说话的声音都快听不见,但对方摆明要请林诱喝酒,满脸带笑,就笑着往另一头请。

      林诱被拥挤的人堵着,被声浪搅得头晕,感觉耳朵里有什么东西撕拉着,再次摇头。

      但蒲浪满脸笑意,看口型似乎在说“您今天不赏脸可就不让您走了啊”。

      林诱想赏脸都没法儿赏了,她很烦自来熟的陌生人。心里涌起烦躁情绪的同时,脸不由自主垮下来。

      对方看出了她情绪不好,还是没让。

      林诱把手抬了起来,一个扇耳光的前兆。

      对方脸色顿时僵了:“…………”他在夜店还没遇到过不愿意喝酒直接翻脸的人。

      林诱深呼吸了一下:“你让不让。”

      蒲浪:“你想干什么?”

      林诱声音大了不少:“我问你,让不让。”

      她声音不算大,但中气很足,目光也非常直接。

      蒲浪是确定这姑娘真想扇自己了,脸色从嬉皮赖脸转成了惊讶,接着是丢脸的恼怒,嘴里嘟哝两句,开始辱骂:“你特么当你谁啊——”

      林诱二话不说扇上去,但就是那一瞬间,手腕被发烫的掌心包裹。很大的手,骨节分明,轻松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林诱侧头,阴影先落下来,是许燎略低的声音。
      “怎么了?”

      那男的都不好意思继续骂,说了句“给脸不要脸”,满脸漆黑调头进去人堆。

      林诱手腕微微发抖。

      她对上许燎的视线,情绪还没稳定,胸口微微起伏着。她唇角小幅度抿紧,眼睛里是一种刚生完气还没平复的乖戾,但……又有些委屈。

      是弱小的姑娘刚解决完强敌,回想起来觉得无语那种委屈。

      许燎眸底情绪加深,没说什么,松开了手。

      林诱深呼吸了一下,转头往人少安静的地方走。

      许燎站了两秒,目视她背影,随即跟在她背后几步远。

      对着街景,凉风吹了满脸,林诱胸口的堵闷感平复下来。许燎站盆景树底下,从烟盒里倒了根烟,点上,垂眼看她。

      林诱说起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许燎挑眉:“不用谢。”

      两个人都安静了一会儿。林诱对着夜风勾了勾头发,整理情绪。高跟鞋叩地面发出清脆的“嗒嗒”的响声,短裙紧贴着大腿,锁链堪堪滑到肩头的位置,舒展的身体线条曼妙有致。

      她抬头对上许燎的眼睛。

      许燎看了她会儿,不知道想到什么:“你一直都挺厉害。”

      林诱:“嗯?”

      “刚才拿巴掌扇别人,也不管真打起来能不能打过,”

      许燎眸中闪过回忆,转头看楼下的夜景,漫无目的闲聊似的,“我高考完才知道。你以前把徐苗从寝室拽到卫生间,用冷水冲她的脸,还扇她耳光,也这么厉害是不是?”

      林诱安静了会儿。
      她手臂搭着栏杆,姿势毫无怯意和隐藏,抬起下巴:“她还说了什么?”

      “都是不好听的话。”

      林诱直直地看他,没有任何躲闪:“她没说她和汪诺孤立我,跟全班造谣我暗恋班主任,还故意扔我衣服和午饭的事?”

      没想到他问起这个,但林诱丝毫不觉得亏心。
      这事儿发生在高一的时候,徐苗先跟林诱是室友,后来许燎过来找林诱玩,间接才互相认识。徐苗公主当时一看见许燎就一见钟情了,逼着林诱帮忙介绍,不帮还甩脸生气,脾气很大。
      而得知许燎其实在追林诱,她开始对林诱冷暴力,导致寝室氛围非常差,直到高二林诱搬寝室。

      林诱知道高考后徐苗还没放弃追许燎,但没想到会跟他说这些事。

      许燎手里的烟盒转了转,目不转睛地看她:“真打了?”
      林诱点头:“打了。”

      林诱是在全校升旗仪式时突然被陌生同学憎恶地推了一把后开始追究的,好不容易问出证据,挑星期天,拽着徐苗头发拉她到卫生间,把手机截图放在她面前,说今天我要么打你几巴掌,要么把截图发给班主任和你爸妈,你看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徐苗挨了几耳光,出来还说哭是因为想起了伤心的事,都没敢说自己是造谣被天谴了。

      听到她干脆利落地承认,许燎静了好一会儿。

      随即,低头又点了根烟。

      “我以前都没看出来,林诱,你藏得还挺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燎:原来你是暴躁女人设。
    对了,男女主都是双洁,无前任。
    ---
    感谢看文。
    感谢在2021-12-07 21:36:29~2021-12-08 23:38: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ft亲爹、Star、劈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6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