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要有主动意志

作者:若星若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因为心情好,林诱回律所上班时,得知自己的案子又被毙了一个也没生气。

      洪森笑眯眯地看她:“年轻同事要加油啊。”

      笑得非常恶心。

      周志有点看不下去了,拉着洪森到办公室吵架:“这次又是为什么?”
      洪森说:“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委托人对她不满意。”

      周志问:“为什么不满意?!”

      洪森:“我都说了我不清楚。”

      他俩共同入职好几年了,周志拉不下脸,倒是洪森突然阴阳怪气:“周律师,您以前带的几个学生,我看您也没这么勤啊?怎么带了个漂亮的女学生,就隔三差五帮她找公道?”

      周志气得脸涨红了:“我五十多岁了,没有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

      林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周志一个小老头怒气冲冲从办公室出来,随后回到座位擦拭眼镜。

      林诱给他倒了杯茶,问:“怎么了?”

      周志摇了摇头,说:“你们女孩子真不容易。”

      林诱深呼吸了下,笑道:“老师您别为难了,我最近忙着谈恋爱,巴不得少干几件工作呢。”

      周志笑了:“你有男朋友了啊?”

      林诱:“没,还在奔赴当中。”

      周志心情好了一点了:“行,加把劲。你条件好,那男生要是一般你别被骗了,不合适再找,我给你介绍对象也行。”

      好说歹说,总算把周志的心情给说通了。

      中午吃了顿饭,下午接着写案卷,快下班时林诱松了松肩膀,拿起手机给许燎发消息。
      【晚上吃个饭?】

      她重新坐下,许燎回了:【有事?】

      林诱:【没事,但我还不能和你吃个饭?】

      发出去有短暂的空档。

      在这阵沉默中,林诱眼前几乎能浮现出许燎盯着手机,掐灭了根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画面。

      林诱喝了杯水,消息回来了。

      许燎:【我不在海市了。】

      林诱:【?】
      林诱:【什么意思?】

      许燎:【我刚下飞机,去了外地。】

      林诱:【??????】

      她平时性格镇定,头一次遇到手指头疯狂在屏幕上戳问号的离谱事件,随即“刷拉!”站起身,往人少的楼道过去。

      边走,林诱边拨通了电话,跨出门瞬间“嘟”了一声,接通。

      林诱呼吸很快,胸口怦怦乱跳,对面反应却很平静,能听到机场值机的温馨提醒。

      林诱自己都能察觉到声音的颤抖:“你去哪儿?”

      许燎:“日城。”

      林诱:“日城在哪儿?”

      问的同时林诱打开了地图搜索。靠近中国西南藏区的一个小城市,属于318国道上的旅游小镇,特别偏远,海报还高,完全没听说过。

      百科上弹出简陋的城镇照片,一条街就几百米,零星地落着几座酒店和驿站,走出去便是人烟稀少的荒原,非常偏远贫穷。

      许燎声音平静:“我要在那边呆几个月,或者半年。”

      林诱声音抬高:“去干什么?”

      许燎:“帮朋友看店。”

      看店?!

      林诱就差机关枪一样吐出这两个字。

      片刻,林诱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说:“许燎,你想躲我,也用不着去这么远吧?”

      她说着,察觉到自己话里的颤音。

      许燎那边响起别的动静,似乎有人在喊他:“许哥。”

      许燎声音较远的应了一声,重新回到手机旁,说:“没事我就挂了。”

      林诱抬高音量:“有事!”

      许燎安静下来。

      林诱:“你给我回来。”

      对面没出声,只能听到很浅的呼吸。

      林诱握紧手机,掌心被掐的发疼:“你回来,我不找你睡觉了,慢慢来,行不行?”

      许燎:“有人喊我了。”

      林诱猛地吼了一声:“许燎!”

      “……”

      电话挂断。

      林诱看着楼道,胸口的怒气还没发泄完,没忍住冲着空荡荡的楼道,跺着脚猛喊了一声:“许燎你王八蛋!”

      等她骂完,才看见律所另一个男同事,打算来这儿抽烟的,神色惊呆。

      林诱看他一眼,男同事直接被林诱可怕的眼神吓得后退一步,满脸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时的惊悚。

      “……”
      林诱发泄似的将头发揉得蓬乱,拿出手机粗暴地戳着屏幕,给许燎发了一条消息后,随即将手机砸到桌上。

      -

      机场外,西南的干湿冷风拂上脸,带着潮湿的水意,天空仿佛冻结着一层苍灰色的薄雾。

      跟在背后杨霖打了个呵欠:“怎么飞来都傍晚了啊?你要来也早点来。”

      许燎目光从消息上那句“你妈死了,渣男”上挪开,熄灭屏幕:“决定得比较匆忙。”

      杨霖的车就停在外面:“在附近住一晚,还是直接开车过去?”

      许燎:“随便。”

      “那找个酒店住一晚吧。”杨霖乐摇头啧了声,“这一段路天天出车祸,尤其现在天气冷,路上海拔高,泥土冻融,底下有暗冰,晚上还有他妈滑坡泥石流,走着特别不安全。”

      许燎嗯了一声,想起别的:“你跟汪诺什么时候结婚?”

      “再说呗,”杨霖摸了摸自己的短发,“我姐现在在家带孩子,孩子没断奶她来不了日城,我帮她看店,也回不去海市。”

      许燎闲聊着:“汪诺不着急?”

      杨霖打开车门:“25岁着什么急?”
      他停下动作,好笑地看许燎一眼:“喂,你一个人恋爱都没谈过的人,搁我这儿催什么婚?”

      “操。”
      许燎刚抬手,杨霖立刻拱手求饶:“许少爷,我错了,您这是情种,哪儿能跟我们见异思迁的人比。”

      许燎作势开车门:“你再这样我买机票回去了。”

      杨霖脸色严肃起来:“别,我已经叫客栈的厨子杀了两头羊,就等你过去,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许燎停下动作,看着窗外的风景。

      片刻,许燎在座椅里欠了欠身,说:“小杨子,跟你说个事。”

      杨霖:“你说。”

      许燎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街景:“我遇到林诱了。”

      “哟,”杨霖语调升高,“然后呢?”

      许燎说:“她表现得想跟我重新在一起。”

      杨霖回头看他,眉眼惊讶:“有点意思啊!”

      杨霖转过去继续开车,想起什么猛地拍了下方向盘,彻底明白过来:“所以我催你来找我玩儿,催了大半年你都不动身,今天突然过来,不会是为了躲她吧?!”

      许燎笑了:“嗯,脑子还不错。”

      其实也不全算躲,有些事情他想自己沉淀一下。

      “操!”杨霖驱车左转,“虽然我从来没指望在你心中的地位能超过林姐,但你确实有点儿伤害兄弟感情了。”

      许燎懒洋洋地躺着,听杨霖瞎几把扯淡,感觉放松了很多。

      杨霖停下车等红绿灯,转头:“既然你不顾兄弟情义,我也告诉你一件不太快乐的事吧。”

      许燎:“嗯?”

      “汪诺这几天来看我了。”

      许燎:“然后呢?”

      杨霖笑得乐见其成:“徐苗跟她一起来了。”

      许燎眼皮抬了一下,暂时没说话。

      杨霖很快乐地补着刀:“记得这个人吧?林姐的高中室友,追了你三年,大学又追了你四年,被你狠狠拒绝后投身娱乐圈,现在小火,据说依然对你念念不忘,是不是有这回事?”

      许燎:“我特么怎么知道?”

      杨霖啧了一声:“看吧,除了我们林姐,你对所有女孩的芳心都不屑一顾。”

      “……”

      许燎听烦了,“滚。把嘴闭上。”

      他俩说笑这一会儿,许燎手机响了几次,但开了静音,没被注意到。

      和他俩隔了几千公里的海市。
      林诱盯着屏幕上无人接听的红色号码,半晌,猛地又把手机“哐当!”砸在了办公桌面。

      隔壁的白灵抬头看了看她,没说话,又低下头。

      她失魂落魄,连小梨都看出来了。

      清晨,小梨拿着一瓶牛奶进卫生间,看见林诱站在镜子前洗脸,洗面奶敷满了脸颊,被她的手指按压到泡沫全无,还怔怔地站着发呆。

      小梨惊住:“姐,你咋了?”

      林诱才回过神,舀冷水冲脸:“没事。”

      “你那个傻逼前辈消停了没有,还欺负你?”

      林诱苦笑:“哪有这么容易消停。”

      “那怎么办啊?”小梨忧心忡忡,“这种中年油腻男最恶心了,不会非要你跟他睡觉,才罢休吧?”

      林诱摇了摇头:“不至于。”

      不想再散发负面情绪,林诱收拾好,拿起包和外套出了门。
      冬天的清晨转冷了,晨雾中混着雾霾,周围人流来去匆匆。

      上班中途的路程,足够林诱思绪放空。

      她没跟任何人说过许燎的事。这个人短暂地出现了一会儿,就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又变成了她的秘密。

      他和许燎都很清楚,几千公里的距离意味着什么。

      不过好在林诱的想法一直是,能多和他待会儿就待会儿,不管结局怎么样,她并不在乎。

      地铁在“叮——”一声响后打开门,林诱随着上班的人流走出站台。

      到律所,林诱习惯性拿保温杯去接杯热水,热水间站了两位同事,正在闲聊。

      “挣钱的案子都被上面接完了,给我们全是挑剩下的,我之前为他妈2000块钱跑了3个月!”

      两个比林诱早进来两年的同事,正在抱怨工作辛苦,行业内卷。说着,转头看到林诱:“林律师,你就没有我们的烦恼了。”

      林诱疑惑地发笑:“我怎么就没有呢?”

      “好的案子有周律师给你把关,会替你争取,我们就不一样,什么都得靠自己。”

      林诱顿了顿,手指捏紧茶杯的盖子:“我也是靠自己啊!周律师有他的案子要忙,我拿的也都是大佬们挑剩下的。”

      她说完,不知怎么,有个一向以直爽著称的同事猛地嗤笑了一声。

      林诱看着他。

      “不用装,我要是有个这么漂亮的学生,肯定遇到赚钱的案子都给她。不用藏着掖着……”

      热水响了一声。林诱声音冷下来:“什么藏着掖着?”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的事,我们又知道什么呢?”

      “什么,藏着掖着。”茶水间变得很安静,林诱微笑着,“我听不明白,请你说清楚。”

      气氛一瞬间冷了下来。

      还想打哈哈,但林诱再次开口:“请——说清楚。”

      片刻,对方开口:“洪律所说,星期天,看见你和周志从酒店出来,我不知道真的假的。”

      林诱的茶杯“咔哒”放在桌面。

      律所人差不多都来了,互相打着招呼。

      洪森抛着车钥匙,笑眯眯跟旁边的女生说话:“不懂就来问我啊。”

      女生眨了眨眼,看见从他背后走来的林诱。

      有人打招呼,林诱都笑了笑,一派和气。

      女生刚想说:“林律师早——”

      就看见林诱伸出五指,一把揪住洪森稀疏的头发,迫使他脑袋往后折,随即抬手“啪!”地扇了一耳光。

      非常响亮,贴着肉,洪森的脸立竿见影地红肿。

      女生惊呆了,直接从座位站起来。

      洪森满脸错愕,抬手指着她,一时竟然语无伦次。

      林诱说:“来,你有本事直接把我炒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林子和许公主斗法,目前打个平手。
    --
    抱歉更新晚了。
    感谢在2021-12-18 19:32:27~2021-12-20 00:03: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ft亲爹、烟雨绵绵、榕榕不容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波万很行 20瓶;烟雨绵绵 10瓶;小炸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