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要有主动意志

作者:若星若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何风凑热闹问:“什么东西啊?”

      许燎没回答他,看着林诱:“你说话要注意点场合吧?”

      林诱笑了一下:“对不起了。”

      许燎皱了下眉,好像看到了什么下流的东西,接过啤酒往内倒酒。

      何风还瞪着眼:“什么啊?能不能别说就你俩知道的东西?”

      忽悠过了他,林诱放松地仰躺回沙发里,懒洋洋盯着喝酒的许燎。

      光线落在许燎挺直的鼻梁,渲染阴影,眼睛斜过的角度,有种漫不经心的不驯感。

      林诱唇角轻轻牵着,片刻,确定何风跟旁边的人说话去了,才轻轻用鞋子踢了他一下。

      “喂。”

      许燎侧头看她。

      林诱感觉自己喝醉了,飘得像在做梦:“你收起来了吗?”

      她唇瓣轻启,字句仿佛粘连在一起,让人骨头泛出气泡。

      许燎怔了一瞬,目光落在她染了红晕的唇和脸颊,不知回忆起什么,瞳孔微微缩紧,捏着酒杯的手指立刻内敛——

      林诱微微晃了晃乌秀的长发,脸露出来,眼尾挑了一抹红意,让人挪不开眼。

      那一瞬间,许燎指节收紧,几乎能闻到她身上的甜香味。

      “问你呢?”

      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纯天然,林诱探过鞋尖,再次轻轻蹭了蹭他的腿。

      一瞬间,许燎站了起来,动作非常生硬。

      听到动静,何风转头:“怎么了许哥?”

      许燎深深地看了林诱一眼,说:“没。我想起件事,先走了。”

      “什么事啊?不重要我们先放放——”何风还想说什么,许燎已侧身绕过,沿过道走了出去。

      林诱站起身:“那我也先走了。”

      留下一脸茫然的何风。

      回到小梨和她男朋友这一桌,小梨悄悄问她:“你去哪儿了?”

      林诱拿起外套:“去见了个帅哥。现在我要走了。”

      小梨:“?去哪儿?”

      林诱笑了下:“追帅哥。”

      小梨:“?????”

      林诱拎着包和外套出了酒吧,站在街道四处扫了一圈,没看到许燎的身影。夜风清凉。

      林诱思考了几秒,转头打车回家。

      她洗了个澡,水流滑过皮肤,弥漫出雪白的雾气。对着镜子的脸秀美,被热水烫过升温,肤色泛红显得妩媚。

      林诱拿浴巾擦干,换上一条修身的暗红色长裙,套上大衣,涂完口红重新开门出去。

      猫咖处于热闹的市中心,不过要绕几条街,秋叶落满了地面,潮湿得一踩上去要挤出水。

      林诱停在猫咖面前,值班的还是周翎,看到她二话不说打开门:“姐,您请进。”

      林诱站在门口:“不用预约了?”

      周翎表现得相当乖巧:“老板娘还用预约吗?搞笑了这是。”

      林诱进门,灯光明亮的室内只有猫在架子上跳来跳去,没有一个客人。沿着柜台往里走,门虚掩着,林诱握住门把往外拉。

      室内没有人,但卫生间的水声响着。

      林诱站了一会儿,看他摆在博古架的照片,注意力被一张高中毕业照吸引。她刚想伸手去拿,背后门“咔嚓”响了一声——

      许燎站在卫生间门口,下半身浴巾裹着,上半身裸着,似是弥漫着水汽,锁骨处淌落水珠。他肩膀到腰部的肌肉紧致利落,腹肌沿着浴巾被遮掩,锁骨以下纹着繁复的刺青,尖锐中心指向咽喉,像竖起锋芒的太阳光线,显得诡异而诱惑。

      林诱怔了下,目光落在他上半身,一时忘了挪开视线。

      许燎潮湿的发缕垂落水珠,耳侧翘起几缕,被满不在乎地甩落。他问:“怎么进来的?”

      林诱退了退,说:“周翎放我进来的。”

      许燎往衣柜旁走,林诱看着,才注意到他背后也有刺青,涂色野性震撼,贴合在他绷紧的皮肤上。

      ……本来穿上衣服,还挺符合二十多岁一个年轻帅哥,但现在脱了衣服,身材巨好,加上刺青无意透露出的攻击和诱惑性,让林诱微微磨了磨牙。

      林诱忍不住问:“什么时候纹的?”
      许燎尾调拖长,明显情绪不佳:“嗯?”

      林诱说:“高中还没有。”

      许燎拿T恤的手停下来,侧头盯着她。漆黑的眼珠深不见底,鼻尖垂下几缕碎发,显得眉眼极其晦暗阴沉。

      “……”

      林诱猜他还在生刚才酒吧里的气。

      林诱目光落回他的腰线,腰窄,但肌肉绷的很紧,线条好看又性感。肤色是健康的麦色,有种热烈的夏天的味道,让人联想到蓬勃的运动和力量感。

      林诱察觉到自己脸颊发热,轻轻地咽了下喉头,开口时声音微哑:“你,真好看。”

      许燎猛地侧过身,直直看着林诱。她是纯鉴赏性的目光,但似乎含着别的味道,尾韵勾得千回百转,又低到了心坎里最热的地方。

      空气中浮动着隐隐躁动的气氛。

      许燎都转过去了,林诱还在看他的胸和腰,意识到他的目光也全无避讳。

      等林诱的目光滑到他大腿时,许燎忍无可忍,一把握住她手腕,距离缩短到咫尺之间,彼此能闻到肌肤散发出的暧.昧的香气。

      林诱似乎闻到了,她腰依然很直,但鼻尖轻轻翕动,眸子像水一样泛起涟漪,带着热意。

      许燎没想到她会把欲情表现得这么直白,咬牙:“你到底在想什么?”

      林诱后退一步,抵着博古架,眉眼依然很清醒,但又像喝醉了。
      她笑了笑,自己将手腕卸了力,好像浑身都松弛在许燎的怀里。

      林诱说:“我想和你上.床。”

      许燎看着她的眼睛。

      林诱眼睛不算大,单眼皮,但中心却很亮。此刻有一些微微的涣散,心跳迅速,十分坦诚地看着他。

      许燎低声问:“你这么不会保护自己?”

      男人的体力比起女人有天然优势,许燎很高,站在她跟前,阴影几乎将她吞噬殆尽。林诱头一次感觉自己这么弱小,但是想依靠。

      林诱声音发颤:“我能保护好自己。”

      她不是随便的人,她做出这一切,早计算好了结果和可能突发的意外,她知道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舍身求爱,她不是那种会失控的女人。

      “你不能。”许燎眼底涌动着情愫,像火一样,逼近林诱眼前:

      “你还以为我是以前的我,所以敢这么挑衅我。”

      许燎捏住林诱的下颌,迫使她直面自己。他呼吸很快,盯着林诱的眼睛,声音几乎贴着唇:“但我不是,我一直想提醒你,不要待在梦里不肯醒来。”

      周围温度攀升,滚烫的呼吸吐在鼻尖。

      林诱手腕作痛,才意识到许燎已经攥得很紧。

      他说话的情绪压得很低,眼底滚烫,但眉眼却毫无情绪:

      “我现在就能睡了你,不带套,弄得你伤痕累累,但我不想负责任可以不付,穿上衣服就走,让你从此再也见不到我。”

      他贴着林诱的耳朵,仿佛呢喃:“我还能让你怀孕,被玩弄,名声败坏……你以为我没有这样的能力吗?”

      林诱牙关打颤,像是面对恶魔无处逃离的败者,她手指抓紧,抬头寻觅许燎的眼睛。

      她才意识到,这段时间以为自己身居主动,其实是许燎在退让。当他认真起来,林诱发现自己是多么脆弱,又多么容易被伤害。

      “考虑得怎么样?”

      许燎眉眼掠低,捏着林诱的下颌,逐渐滑落到纤细的脖颈,轻轻摩挲着她的白皙的耳颈,力道很重。

      他的眼里不带感情,只有纨绔一般漫不经心的玩弄:

      “如果你不能接受,就别说想和我上.床。”

      语气恶劣得像个玩弄过无数少女的渣男。

      林诱愣了好一会儿,以为自己浑身的热血会冷却,在心潮却依然起伏着,像是不甘,又像是愿意沦陷。

      许久。

      林诱抬手勾上他的脖颈,像扑身于烈火中:

      “……我接受。”

      她心里默念:我能保护好自己。

      她知道结束的边界。

      房间里灯光昏暗,像泄下的流水,在骨骼和肌肉起伏的斑斓刺青上流动。

      林诱探手勾着他肩膀,好几次没勾住,被重重的力度撞击得手腕垂落至床沿,指尖蜷着。

      许燎胸口的刺青像一把太阳神的光轮,炫目耀眼,林诱指尖拂过他淌着汗水的锁骨,凑近轻轻吻着刺青的尖端。

      像抚过他的伤痕。

      滚烫的温度平息,快深夜了,窗外响起下雨的声音。

      林诱穿了件浴袍,颈侧敞开露出锁骨。她靠着枕头看博古架上的照片,身旁,许燎平身躺着,似乎已经睡着了。

      林诱探手勾过床头柜上许燎的烟盒,倒了一支,点燃。

      她试着抽了一根,随即被呛得轻声咳嗽,尽量压低了声音。

      片刻,林诱看着窗外笑了一声,掐灭烟,掀开被子慢慢滑进了被窝,转向许燎。

      “晚安。”

      林诱说完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一阵轻微的动静吵醒了。
      林诱睁开眼,手臂随意捞了一把,发现身旁空了。

      林诱翻了个身,许燎已经穿好下半身,拉开衣柜找了件长袖,布料遮挡他后背的刺青后,松松地落到腰际。

      ——昨晚上的野和狼被封印住了,现在看着就挺帅挺真实一年轻人。

      林诱掀开被子起身,也开始穿衣服。

      虽然有些不舒服,但她调整得挺快,穿好后刚想说:“许燎,你送我去上班——”

      才发现门打开,许燎已经下楼了。

      林诱抬了下眉,想起昨晚的话。

      林诱若无其事,走到猫咖门口,停在门口那俩豪车刚发动引擎离开,剩下昨晚落叶的痕迹。

      看得出来许燎心情不好。

      林诱低头笑了笑。

      ——但她现在心情很好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林诱:主要是昨晚上很快乐。
    --
    ……说了这篇文我要放飞自我的TAT
    对了,女主是真的能保护好自己,才这么狂野的哈。现实中建议还是不要太铤而走险就是说。
    --
    感谢看文嗷!
    感谢在2021-12-17 22:43:13~2021-12-18 19:3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oft亲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榕榕不容易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